<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入学考试
        讲真,凌惑放下拳头跟着众人来到检测室里并不是因为真的消气了,也不是因为要给嘉玲啊菲利什么的面子,只是因为自己觉得自己之前太窝囊。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天被跟前那个比自己看着大不了多少的男生像逮小鸡一样的拎着脖子在人们面前展览而且差点丢了命,这事要是被闯涛给说出来了,那自己的脸还能往哪放?刚刚自己要揍他,出气只是一方面更主要的是想能把他弄晕,杀人自己是不敢,但昏过去的人总不会乱说吧。要是能在他心里留下点阴影什么的让他一辈子都不敢说出口,那岂不是一举两得。

         “对不起,刚刚我对你的态度凶了点,跟你道歉。”

         菲利进了屋子就在一个操作台前忙活起来根本顾不上别人,这时嘉玲悄悄地走到角落在凌惑的身边小声地说。

         凌惑虽说心事重重但看到嘉玲粉嫩的脸上镶嵌着的清澈瞳仁充满歉意地盯着自己心一软也就装了一把强逼:“没事,哥不喜欢跟女人计较,原谅你了。”

         不过嘉玲这边可就无法理解凌惑的这种温柔了,见他没怪自己立马换了副八卦地表情:“那小老弟,既然你不怪姐,你能不能告诉姐姐你为啥跟他结梁子啊?”

         见嘉玲突然跟自己熟络上了,凌惑也被弄的有些尴尬,但又怕她问的太大声引起了别人的注意赶忙岔开了话题:“小老弟?你比我大?”

         “是啊,我跟你菲利学姐可是一届的呢。”

         “那你也在这念书?”

         “那倒不是,我只是被分院长派过来暂时留在院长身边观察病情的。还有啊,经过上次的事情分院长似乎对你有点另眼相看呢。”嘉玲在凌惑的耳边小声地说道,却在最后的几个字上加了重音。

         “那可不,就你那医疗水平还想跟我比?上次要没我凭你们能治的好?搞笑。”凌惑完全没有理会嘉玲的暗示,自顾自地吹着牛逼。

         “那你那么厉害能不能跟姐姐我稍微解释下你和闯涛同学之间是有什么梁子啊,这动动嘴皮子的事应该是难不住我的小老弟吧。”

         “你小点声!”凌惑见嘉玲七绕八不绕地又把话题拐了回来赶忙想要捂住她的嘴,但可惜还是被不远处的良倚等人听到了。

         “哎对啊,菲利学姐。你知不知道那个凌惑跟副主席有什么怨气刚刚要这么大动干戈?”见菲利终于从操作台前走了下来,良倚拉着良宽赶紧围了上去。刘悦其实对这个问题早就已经充满了好奇但又不好开口问,听到终于有人提了也赶紧身子斜侧着把耳朵挨了上去。

         “前段时间内院高等生考核的时候有人突然闯入闹事。”菲利到不跟他们打马虎眼,一听有人问了脱口便出。

         “喂!你别给我多事!”本来一开始根本没有留意良倚提问的凌惑,听到菲利那冰凉凉的特殊语气立马反应过来。

         “哎呀,姐姐,你也给别人留点面子吧,可不把这小伙子急的。”在房间中央正在做着检查的闯涛听到几个人讨论的事情也是来了劲,赶紧装作好心的样子插了进来。

         “难道说,那天突然闯进来捣乱的就是凌惑?”良倚望着凌惑这种反应哪还猜不出个一二,但她觉得这是难得煞煞他嚣张气焰的好机会也继续装作好像不懂的样子在几个人中间搅局。

         “哎?我还听说那个闯进来的人被副主席狠狠地修理了一顿啊,那应该不是凌惑了吧,不是说他前几天还给院长疗伤吗?要真是他碰上了副主席现在还能下得了床?”良倚眼睛已经笑得眯成一条缝,捂着嘴装作自言自语可声音却大的整个房间里的人都能听到。

         “你们闭嘴......”凌惑听到自己的黑历史正在被眼前的人当做闲谈的笑柄一样一点点剥开。顿时气的脸色铁青浑身颤抖。

         “哎哎哎,你们也少说几句吧。”

         “哎呀,嘉玲姐你也就别说了,那人肯定不是我们的凌同学,据说闯进来的人被副主席跟逮小鸡一样抓着脖子打的半死,最后还趴在地上求饶呢。你看我们凌同学那么威武怎么可能是那种人。”原本嘉玲想要帮凌惑说话,哪想到自己的话反倒成了别人攻击的武器。

         “我说良倚同学你可别忘了,我们体内的能量流可是能帮我们快速恢复伤口的哦。”闯涛像突然想起来一般似笑非笑地看着良倚提醒道。

         “啊?那难道说真的是凌同学啊,我不相信,副主席你肯定是唬我的。”

         听着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调侃,凌惑高傲的自尊心感受到了强烈的侮辱,一滴滴冷汗顺着脸颊缓缓滴落。现在的他只得庆幸在这个房间里没有其他的外人来参与这场自己毫无还口之力的辩论。

         “你们少说两句,行不行!我们是来办正事的。不是来聊天的!”正当凌惑的内心备受折磨之时,许久没有说话的刘悦忽然在一旁为他打抱不平。

         “刘悦妹妹,你这是怎么了,我们没说谁啊。我们只是在单纯的讨论一件学院管理不利而造成的事情。”闯涛见刘悦这样依旧是一副调侃的语气,但刘悦心里清楚即使他不点明,也知道说的是谁。

         “那你们就赶紧办事!别在这浪费时间!不然我告诉爷爷你们借着检测的借口一个个都翘自修!”刘悦实在是替凌惑气不过,粉嘟嘟的小脸被气得通红。虽然自己的实力在几个人中算不上最强,但自己还有一个可以震慑他们的靠山。

         “悦儿说的对,耽误那么久,是该开始正事了。”菲利上前一步走到几个人中央。

         “凌惑。虽然你是院长特批的学生,但我们还是要对你的能力进行审核也就是入学测试。但考虑到你有院长的推荐不属于普通生范畴所以我们直接让你进行内院测试。”

         “内院测试?那不就是我们过几天要测的?”良宽听完突然惊呼了一声。

         “恩,在场的所有人除了我和闯涛接下来的几天都要分批进行内测考核。然后以此评判是否有资格进行更高等的学习。”

         “所以,我到底要做什么呢?”许久没有说话的凌惑忽然冷哼了一声,空洞的眼神中透露出了一丝冷漠。

         “鉴于你没有什么经验,我们也只对你进行一项测试来看看你对能量流的掌握情况。闯涛,把东西拿上来。”

         菲利话音刚落,闯涛便从操作台的底下抽出一个小盒子在菲利的面前打开。一排小铁球从小到大的整整齐齐地排列在其中。

         “这叫黑玄球,是由黑玄铁制作而成,这种铁的特征就是会吸收人所释放出的能量并以极快的速度一次性的释放出来。你要做的就是在这种铁球释放完能量之前找到它并且收集齐它们。每个球会从不同的地方出发并在十八分钟后达到最大速度维持三十秒,如果你在这个时间后才完成测试不管以什么速度都算失败,懂了吗?”菲利拿起了一个最大的球在凌惑的面前掂量了一下。

         “我听说黑玄球测试是每个考生在进行内测时最喜欢比的项目,因为每个人都想刷出更好的成绩来证明自己。”

         “听说听说,你一天到晚就知道听说!”良宽像是终于受不了良倚的语气忍不住抱怨了一句。

         “本来就是嘛,你别不信,我还知道菲利学姐和副主席的成绩呢。副主席好像是当时考生中最快的只用了十五分钟就找齐了所有黑玄球。”

         “十五分钟!我记得黑玄球是要到最大速度的时候才会有明显的能量波动吧,在此之前想要准确无误地定位它简直就是大海捞针啊。”良宽听到闯涛的成绩心中的惊讶溢于言表。而良倚看着他却是非常满意他现在的这副表情。

         “那菲利学姐呢?肯定更快吧。”听完闯涛的成绩,良宽的脸上流露出一股兴奋,在他的心目中自己崇拜的女神肯定有着无人撼动的实力。

         “那不是自然的,菲利学姐可保持着这个学院最快的黑玄球记录。”

         “保持安静。凌惑你可以准备进入虚无空间了。”菲利打断了二人的谈话后又一次走到了操作台前,这一次没有之前那么繁琐的步骤,直接按了一下开关。一个时空裂缝忽然凭空出现在了凌惑的面前。

         “哇......”良倚等人虽然对这个东西早就有所耳闻但第一次亲眼见到这个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实物,都忍不住发出了赞叹的声音。反倒是凌惑虽说是有些意外,但却没有了之前看阿尔法切开时的欣喜。

         “进去吧。”菲利见凌惑还在发愣示意道。

         “菲利的记录是多少。”忽然凌惑转过身问良倚。

         “啊?”

         “菲利的记录是多少!”凌惑像是把憋在肚子里的气一股脑释放出来一般,语气凶狠双目怒视把良倚吓得直哆嗦。

         “十,十分钟......”

         “呵呵,十分钟嘛......太长了!”

         在场的人听到凌惑这话皆是有些摸不着头脑,莫非他是想破了菲利学姐的记录?开什么玩笑。

         “太长了?我看是你这个小子到现在还没搞清楚这个测试是什么性质吧,手下败将?”闯涛听完走到凌惑面前用手指着他的胸口挑衅道。

         现在的后者在他的眼里完全就是一个输不起的疯子,而这个疯子还是个只会吹牛的废物。

         “八分钟,最多八分钟要么见球齐,要么见我走。”凌惑强忍着怒气一把挡开闯涛的手怒视着他斩钉截铁的说。

         “哈哈哈哈,我就说了你小子还没搞清楚测试的性质。”

         “我再说一遍,我只要八分钟!你们都给我睁大眼睛看好了,到底谁才是真正的手下败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