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二章 制伏恶女
        “啊!”

         台下的柳媚看到这一幕害怕地尖叫起来。几个前排的学生见状赶紧跑到教室后面去查看孙志强的情况。

         良倚良宽虽然知道凌惑的脾气但也没料到他居然敢当着老师的面做出这种举动,两人自觉地往边上站了站谁也不参与,安静地看着事情发展。

         前排的刘悦被孙志强那飞出去的身影吓了一跳,本以为自己会害怕,但现在看到教室内乱做一团的样子不知怎地她的心里居然多了点兴奋,恨不得再有更多的人能被卷入其中。

         这与平时自己乖乖女的定位可是截然不符的啊......难道说自己的骨子里......

         刘悦也搞不清自己该做什么,望向台上的眼神里崇拜的气息变得愈加浓郁。

         “快,把志强抬到医务室去,让值班的老师......小悦你也去帮忙。”

         洪海娜见刘悦依旧安静地坐在位子上来不及奇怪,赶忙吩咐道。

         刘悦虽不情愿但还是点了点头。她刚离开座位几个男生像是要为孙志强讨个说法快步走到凌惑面前要将他围起来。

         浑身散发着淡淡蓝色气息的凌惑见到这一幕眼里闪过一丝不屑,但还没来得及招呼他们,洪海娜便插了进来。

         “所有人都给我出去!你们几个没事的就赶紧去那边帮忙,别在这给我添乱!”

         她语气低沉严肃,言辞间充斥着威严。

         见教室里所有的干扰因素都被排除,洪海娜终于可以好好跟凌惑对质了。看着面前比自己高上不少的少年,她面部僵硬没有一点想要和解的模样,伸手朝着那张还有些稚嫩的脸就是一耳光。

         凌惑被她这一下弄的有些懵,他怎么也没料到这女的居然这么直接上来就跟自己动手。

         摸了摸脸,凌惑撇着嘴转回头:“你真是一点也不可爱啊。亏你还长了一副萝莉的样子。”

         洪海娜虽然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但听语气肯定不是什么好话,反手对着他又是一巴掌。好在这一次凌惑有了防备,身子微微一退,顺势躲过了她的挥击。

         “嘿嘿,手短了啵。”

         没了其他人的骚扰,现在的洪海娜虽然气势汹汹但在凌惑的眼中这完全就像是在撒娇一样,配上她那矮小的身材凌惑总有一种想要捉弄的欲望。

         洪海娜见他还来了劲狠狠的一脚踢在了他的腿上。凌惑吃痛地跪了下来。

         “别把我之前说的话当做耳边风,我警告你凌惑,你敢动我的学生我就敢让你生不如死,别以为自己是关系户就了不起!”

         洪海娜浑身冒着金色的火光,脸蛋上的肉被气的一颤一颤的,看着凌惑现在的模样她调整了一下呼吸克制着自己,努力不要一脚朝他的脸上又踹过去。

         说真的,自己很久没有看到过这么嚣张的关系户了。当着自己的面对自己的学生动手?反了他了。

         “嘻嘻,那老师,你不也在对你自己的学生动手吗?”

         凌惑抬起头嘴上挂着丝坏笑调笑道。

         “我没有你这个学生,别想跟我套近乎,像你这种靠关系进来的废物,我真的一点也不想扯上关系!想到就恶心。”

         气急了的洪海娜忘了刚刚自己克制的理由,见凌惑这种情况下还跟自己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抬腿就又是一脚。

         被体内能量强化过的她,腿上带着劲风呼呼就朝着凌惑的脸踹去。凌惑见势不妙下意识地将左手挡在了自己的跟前。

         此时,胳膊上的符文快速闪动,凌惑感到体内大量的能量都往左半边流淌,就在劲风越来越强的时候,一只蓝色的能量手臂出现在了凌惑的胳膊外帮他硬生生地接下了洪海娜满腔愤意的一脚。

         “呼,好险。差点被这疯婆子毁容了。”

         感觉到腿部传来的阻力,洪海娜刚准备换姿势,凌惑顺势手一握,蓝色的大手便抓住了她的腿将她放倒在了地上。同时他赶紧扑了上去。死死压在洪海娜的身子上放声大笑起来。

         “干嘛啊,还想踢我啊。我动他就算打,你打我就无所谓了?这话说的我好伤心啊。”

         “你给我起来!你这个畜生,起来!放开我!”

         凌惑看她张牙舞爪想要反击的模样赶忙两手抓住她的胳膊。将它们分别按在洪海娜的头两边,现在任凭她怎么挣扎都无法动弹。

         “呵呵,还跟我横。信不信老子现在就了结了你!”

         看着洪海娜因为急促呼吸而剧烈波动的胸部,凌惑的脸上又一次露出了坏笑,刚刚的几个举动让她领口有些松动几缕春光差点就要泄露出来。

         “我告诉你!你,你敢动我一根头发,我,我就要了你的命!”

         全身脆弱的部位都悉数暴露在了凌惑的面前,让洪海娜彻底没了安全感,加上自己的四肢又被他禁锢着无法挪动,恼羞的她脸色变得愈发红润,原本凶狠的威胁也逐渐变成了娇弱的撒泼。

         “我动了啊,你能拿我怎样?”

         凌惑拿胳膊蹭了她的头发一下,趴到她脸前得意地炫耀。洪海娜感觉到自己腿上的压力减小了,偷偷运足全身力气准备趁其不备奋力给他一脚。

         “永远别把自己后背留给对手,也永远别以为自己占了上风!”

         看着凌惑近在咫尺的脸,洪海娜忽然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她腰肢一使劲,右腿猛地一下就朝凌惑的背部踹去。

         本以为能这样制服住他的洪海娜怎么也没想到,就在自己感觉快要得手的时候凌惑身上的蓝色气息忽然幻化出了一个人影从他的背上长了出来,反向就把自己的腿牢牢抓住顺势又按了回去。

         这,洪海娜的四肢是彻底动弹不了了。

         凌惑看着她脸上的笑容逐渐被惊慌替代,不自觉地替她笑了起来。

         “记住永远别以为自己占了上风。哈哈哈,老师你教的可真好啊,立马就示范给我看。”

         “那是个什么东西!”

         洪海娜感觉握着自己腿的两只手带有不曾体会过的巨大能量,随即质问起凌惑。毕竟她可从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还有这种本事。

         “你猜。”

         凌惑戏谑地看着她表情的变化。

         不是认为我不行吗?那你现在怕什么。我在你眼中不就是个无能的关系户吗?那你现在这模样又是什么。

         凌惑看着她的脸心里的嘲讽现在是要多少有多少,之前压抑了那么久没有找到机会好好发泄,现在终于一股脑全都发作在这个始作俑者身上了。

         洪海娜看着他炽热的眼神,不死心地一次又一次催动体内能量,妄图能够挣脱这个人的束缚。

         但奈何,这可恶的小子现在的力气像是能无限增长一般,任凭自己怎么使劲他都纹丝不动。

         加之自己不断地消耗能量,自己体内的经脉已经感到有些空虚了。

         “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放开我?!”

         洪海娜的语气开始越变越柔弱,本来刚烈的女汉子性格一点点被凌惑消磨没了,取而代之是一股扑面而来的娇滴滴小女孩气息。

         “你说,我到底实力如何?!”

         凌惑其实对于她刚刚怎么对自己并不是特别在意,但她一再的否定自己应有的实力这点就让他很不爽了。

         老子要是真不行随你怎么说都成,明明我比那个孙志强不知道强上多少你还在那偏袒他,这我可就不乐意了啊。

         红海娜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选择把头撇向了一边。凌惑看她这副不甘心的模样心里别提多爽了,顺着她的方向就把头也挨了过去。

         “躲啊,我看你能躲哪去。你别忘了你现在可是我的囊中之物啊。我想把你怎样那可是反手可得。”

         凌惑故意在她面前把眼神朝下瞄,洪海娜见状就是要挡,但奈何现在自己就像是被囚禁的犯人,除了脸红没有丝毫办法。

         “我之前不该那样鄙视你......”

         洪海娜如蚊音般的小声哼了一句,但却没有逃过凌惑的耳朵。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大声点?你之前声音那么大我耳朵有点受损了,听不见小的声音。”

         见他这一副贱样,洪海娜想把他杀千刀的心都不知道出现了多少遍,但现在自己就是他刀下的鱼肉只能妥协。

         她咬了咬樱桃色的嘴唇勉强说了句。

         “对,对不起......”

         哈哈哈,爽,太特么爽了!凌惑看着之前的恶女现在居然在自己的身下如可怜的兔子一般,心里的成就感简直爆棚。

         特么的,这可比自己原来献殷勤的撩妹方式不知道要爽上多少倍啊,妈的,老子一定要好好跟着阿尔法学能力,以后要用实力征服这世界所有自以为是的女人!

         “哈哈哈哈哈哈......”

         洪海娜不知道凌惑在想些什么,见他哈喇子都快滴到自己脸上了,赶忙喊道。

         “能放开我了吧......”

         回过神的凌惑吸了口口水。

         “讲老实话,要不是因为知道你比我大上个几岁我真的不会叫你老师,你看你这矮个子,站直了到没到我腰都不知道。”

         凌惑视线上下打量着身下压着的洪海娜同时收回了能量分身。

         洪海娜感觉到束缚解除了一半也开始催动体内的能量。

         “不过啊,有一点还是值得称赞的,明明个子不咋地,某个地方到没缺营养嘛。”

         凌惑的眼睛弯成了月牙带着标志性的坏笑准备起身。就在他放开洪海娜双手的一瞬间,感觉到不对劲的凌惑赶紧一跃而起一个加速便冲到了门口。

         原来在凌惑松开她双腿的时候,她便已经开始在腿部积攒能量。都不需要适应,洪海娜也已极快的速度起身朝凌惑追了过去。

         但现在的她哪是早已有防备的凌惑的对手,见她来者不善,凌惑就跟放开绳子的疯狗一样,不要命地撒丫子狂奔。

         只听见身后传来了洪海娜那暴怒的声音:“你小子给我等着!我要回去告诉我爸爸!”

         爸爸?你告诉你爷爷都没用,老子再也不要回来了。

         “哈哈哈,我的信条就是装了逼就跑。真特么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