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三章 刘薛岳的意图
        “哈哈哈,果然是盘老带出来的学生啊,连处事方式都那么像!”

         办公室内,刘薛岳听完凌惑刚刚的经历大笑着不停拍腿。

         本以为自己打了他学院里的学生这老头会有什么不悦,现在看来是自己多虑了。

         “我打了你的人你难道就没什么不爽?那人可是你学校的学生啊。”

         虽然没有想象中的情况,但凌惑还是忍不住作死问了句。

         “你是盘老的人,只要不是杀人放火啥的我都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况且我相信盘老带出来的人不会随意做出这种事。还有,这个学校本来就是为了培养人才,等他们走出了学校谁还会保护他们,现在打个架而已,以后指不定就是没了命。”

         刘薛岳笑归笑,但在说到严肃的事情时脸上的表情还是收敛了许多。

         “还有啊,你居然还能治的了海娜那个小丫头。不错不错,算是帮我跟她爸出了口气。爽哈哈哈。”

         刘薛岳说完又自顾自地拍起大腿。看着他鬓角花白一脸皱纹的模样。凌惑想,给他换身衣服丢路边真不一定有人认得出他是个大陆强者。

         “不过她说要把这事告诉她爸,没事吗?”

         凌惑想起之前刘薛岳提到洪海娜父亲时候一脸忧虑的模样不禁有了些担心。

         “她不会跟博文说的,在这个学校是个人都知道她和她爸关系不好......啊,我是说在这个学院办公的高层。”

         刘薛岳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窗边吸了口空气缓缓说道。

         “怎么,还有料要爆?”

         “海娜讨厌权贵讨厌关系户,都跟她父亲有着说不尽的关系。”

         “难道是因为她爸在学院做高层只给她安排个老师的职位,她不高兴了?不会吧,我觉得她不是个看中自己地位的人啊。”

         凌惑想起之前在教室里她一心袒护学生的模样,开始思索她的为人。

         “不不不,海娜不是这种人。她当上教师完全是靠自己的实力。准确的说,如果她愿意按她的背景随时都能进入管理层。”

         刘薛岳双手背在身后继续欣赏着窗外的风景。虽然学校办公区是在山腰,但由于楼修的非常高所以整个学院一览无余。

         刘薛岳将目光落在了外院广场上正在修炼能量破体的学生身上,看着他们勤奋的模样他的手在背后搓了搓又缓缓开口。

         “洪博文一直想要院长这个位子。”

         凌惑本来以为他会跟自己扯些洪海娜的家长里短但没想到居然说的是跟学院有关的事。

         “能力者学院是由四个分院区和一个主院区组成。每个区的院长都是一个家族的代表。所以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五大家族。但家族必有兴衰,所以能当上院长的人家族肯定也很强盛。”

         “洪海娜那家子是要谋权篡位?!”

         听到这,凌惑的眼里来了神。自己在的世界由于父亲经商,几大财团明争暗斗的事情他也清楚,所以从小他就对这种事情极为重视,毕竟一刻的松懈自己家就可能会顷刻覆灭。

         “洪家的实力老实说放在其他学院,分院长洪博文随随便便都能当,但恰恰他在了主大陆。又恰好遇上了我......”

         刘薛岳嘴上这么说眼里流露出的不是自豪而是惋惜。

         “这么多年洪博文从不服我,而且家族实力并不一定要靠同姓来维持所以他在这段时间一直在吸纳人才,闯涛就是他门下的一员。”

         凌惑忽然听到这个名字眼里闪过一丝诧异,望向刘薛岳却发现他早就已经在看着自己。果然啊,在学院啥事情都瞒不过这老头。

         “你就那么在意院长这位子?难道你这偌大的刘府就找不出其他强者?再说你不还有菲利嘛。”

         “哎,这位子我当然是可坐可不坐。强者,我刘薛岳的名字报出去还怕招不到天下的强者?只是,我不甘心......我不想就这么简单的示弱......毕竟盘老,我们的老师还在旁边看着呢。我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学生败下阵来。”

         看着他眼里不屈的神情,凌惑想不通这人怎么就那么在意阿尔法,那老不死的老头真对这人有什么天大的影响?

         “既然你都知道闯涛是他的人你还让菲利跟他走那么近。他俩可是用姐弟称呼哎。”

         凌惑刻意岔开了话题。

         “知己知彼嘛......不过,菲利虽强但她毕竟是个女孩。就算以后执掌大权我担心还是会有人不愿听她的。”

         本想聊些其他话题的凌惑没想到这老头居然又把话绕了回来。

         “说到菲利我想起来了,她不是你的女儿吗?怎么刘悦还喊她姐姐。你是有多风流啊,孙女都那么大了居然还有个差不多的女儿。刘悦的爸爸就没意见?”

         刘薛岳听完凌惑的话脸上又是一阵苦笑。

         “菲利虽然名义上是我女儿但你听过她喊我一声爸爸吗?她是我收养的孩子。至于刘悦的父亲嘛......死了,若不是当初我没听老师的话,我也不至于像现在这么纠结......”

         凌惑没想到自己随口一问居然挖出了那么多料,自己明明只是想岔开话题的啊。

         哎哟卧槽,捅蜂窝了......

         “哎呀,放轻松啦,一个洪家还不至于让你这么焦头烂额吧。你不都说了嘛,肯定会有办法的。”

         本来愁眉苦脸的刘薛岳就像是在等他说这句话一样,刚听凌惑说完脸上就露出了笑容。

         “是啊,好在遇到了你啊!本来我当时只是想请老师来帮我治病的,哪想到老师居然给我送来了你这份大礼!”

         此刻刘薛岳看着凌惑的脸就像是看到希望的火炬般,黝黑的瞳仁里散发出光亮。

         “什么鬼!”

         “我之前不是说了吗,家族不一定是要靠同姓成员才能组成的。既然洪博文他能吸纳人才,我为什么就不能?”

         “你这是要招募我?”

         凌惑看着他死死盯着自己的眼神也是猜出了他的意图。刘薛岳一听兴奋地点了点头。

         “我靠,我有啥实力能让你那么倾心了,操!”

         见这马蜂窝越捅越大,凌惑忍不住蹦出了脏话。明明自己特么只是为了回个家才跟你们扯上关系的啊,怎么现在还越陷越深了。

         “有啊,你是老师的学生,又是他的孙子。只要有其中一点就够我倾心了,何况你两者兼备!”

         “马丹,老子说是你就真信啊!”

         “信,当然!而且菲利已经跟我说过你们俩的关系亲密无间,别说爷孙了简直就像是兄弟一样。那我还有什么理由怀疑。”

         特么的,那个女人!救了她居然还在背后嘲弄自己。

         凌惑看着刘薛岳的笑脸自己可是笑不出来,咬牙切齿地在内心埋怨起那个假高冷的女人。

         “况且你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将能力者等级稳定在二等三十转。这等学习能力可不是随随便便哪个所谓的强者能匹敌的啊。”

         还没等凌惑反应过来,刘薛岳又说出了让他极为好奇的话。

         “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