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八章 这班,我看是废了
        洪海娜娇小的身子回到了讲台上,这一次她特地在自己的身旁腾出了一片位置像是为接下来的演示做准备。

         “能量,我想就不需要过多介绍了吧,在大家的经脉中流淌,在运用时可以强化体内,也可以覆盖在自己的体外。”

         海娜坐在板凳上,小手一挥,一团金色的火焰便浮现在了她的手上。

         “能量火焰虽然在一定程度上能够保护大家的安全,但在真正的实战中它的作用就像你们身上穿的衣服般毫无防御的效果。当然,除非你的能量等级很高,不过从现在看来当我说的都是废话。”

         洪海娜嘴上说着,两粒杏核般的美眸却是死死盯着凌惑所在的方向。似乎这些话全都是说给他听的一般。

         坐在后排的凌惑虽说脸上面无表情,但心里对那神态可是再清楚不过了。妈的,我就不信这学校就我一个特批进来的学生,你特么老看着我搞什么!不爽你就说出来啊。

         虽然洪海娜现在教的这些都是自己已经学会的东西,但真的不想再高调的凌惑选择默默地听她说下去,包括那些鄙视的言语。

         “首先你们要了解自己能量的属性,像我的金色能量就比较适合进攻,所以在幻化的时候首先考虑的就是进攻属性的形状。当然啊,也不是说你们只能幻化一种类型,只是同属性的形状稍微简单些。”

         在坐的所有人听闻都认真地点了点头。对这些毫无兴趣的凌惑双手抱在脑后四处观望着周围人的动态,只见离自己不远的斜前方良倚已经激动地拉着良宽的领口操练起来了。

         “哎,也不知道瞎激动个什么劲,这种东西也拿出来教,这学校是没救了......”

         靠在后面人桌子上的凌惑感叹这女人尽教些没用的东西,一个嘴皮子上的理论都能让她解释半天,真亏的自己还是抱着想要学点东西的心态来的。

         “想象你们能量要化作的形状,然后努力的催动它们让能量在你的手上逐渐汇聚成形。”洪海娜一边做着讲解一边在手上演示,随着她修长的手指来回拨弄,一朵精致的莲花出现在了她的手掌中。

         众人见状皆是惊叹,随即都各自在座位上尝试起来。

         “说好的要教我们什么保护,什么防御,最后自己倒捏起荷花来了。”

         与周围人格格不入的是,凌惑没有像其他学生那样抓紧时间摆弄手上那些能量火焰,反而嘴上的功夫倒是一会都不休息。

         正当他无所事事的时候凌惑忽然发现身旁的刘悦也是坐在位子上没有丝毫动静。

         “怎么了?你怎么不试试,有什么不会吗?”

         “啊,没有,没有......这些东西爷爷早就教过我了......”

         没想到凌惑会主动找自己讲话,本在神游的刘悦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哈,果然,我就说这学校不行,教的都是些什么东西,一个班就有两个超前进度的人,何况一个学院呢。

         听到刘悦的话凌惑心里对洪海娜这门课更加的鄙夷,对她也更为不屑。

         忽然教室前几排爆出了惊呼声,只见一个男子手上握着一把淡绿色的小刀向周围人展示。

         “很好,我说过你们很容易学会,还没成功的同学也不要急,毕竟你们的底子在那里。”

         洪海娜围绕着前排的几名学生来回打转,似乎在她眼中这个教室只有那里有人。

         就在这时凌惑发现那个成功具象化能量的男生忽然回过头看向了自己,本以为是自己多虑了来回闪躲了几次,却发现那人的目光死死锁在自己身上,凌惑内心不由的感慨:“哎,又迷倒一个。”

         “只要大家好好修炼,努力强化自己对能量流的控制,当你们足够熟练时自然会手到擒来。”

         洪海娜像是终于想起了班里的其他学生,娇小的身躯朝着后排走了过来。

         在众人的目光下,洪海娜慢慢悠悠地晃到了凌惑的桌边,猛地一拍:“但千万不要像某个关系户一样,明明啥都不会,还不去学!这种人的存在简直就像是为了诠释关系户这三个字!”

         本来就比桌子高不了多少的洪海娜怒拍桌子的一幕让凌惑感到甚是喜感,心情轻松的他本打算嘲笑一下,但看到周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自己身上凌惑还是强忍下了笑意。

         “老师,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不动手,您干嘛非逮着我不放啊。”

         看到洪海娜娇小的样子凌惑在心中真的没把她当做老师,也不站起来坐在位置上调侃道。

         洪海娜知道他再说刘悦,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了一抹鄙夷的轻笑。

         “你以为人家跟你一样?别以为所有人都是关系户。论实力人家刘悦同学可是我们这个班的第一名,今天教的这些东西,他们哪个学不会?不都是为了照顾大家的节奏才按部就班上课的?真要说耽误更多的是耽误他们吧。”

         洪海娜指了指坐在前面几排的学生对凌惑嗤之以鼻。同时凌惑赫然发现,就在刚刚那个看自己的男生旁边的旁边空着一个没有人坐的位置。

         “那是你原本的座位?”

         猜到了什么的凌惑侧过身子小声地询问她,刘悦埋下脑袋不敢看他轻轻点了点头。

         “为什么你今天要坐这里?”

         凌惑也不是不懂小女生的心思,语气温柔地问。

         “因为......昨晚听爷爷说,凌惑哥哥今天......要来上课......我想你可能不会愿意跟别人坐,所以就提前来占了位置......”

         听到刘悦那如蚊音般细小的声音,凌惑心里的感慨也是此起彼伏延绵不绝。这小姑娘啥时候变那么害羞了?

         “所以你就认为我愿意跟你坐咯。”见到她这副模样凌惑的坏心思也浮了上来。

         “对,对不起......是我,太自以为是了......”

         以为自己做错了的刘悦赶忙弯着腰对凌惑道歉。

         “我可没说我不愿意哦~”

         见她这惊慌失措的模样凌惑内心的欢喜越来越多,这种捉弄人的感觉真的是太爽了......尤其是这种单纯的......

         啪!

         就在凌惑还在陶醉的时候,身旁的洪海娜又猛地拍了一次桌子。

         “我是让你好好学习,不是让你去撩妹!”

         原本她低沉的声音此刻也因为大声地喊叫而变得尖锐起来。

         不远处良宽良倚二人的目光也一直锁定在这个焦点身上,自从他上次打破菲利的记录后便像是失踪了一般好几天都没有见到。虽说那次测试的结果大家都没有太过宣扬,但对于凌惑的实力他俩可是再清楚不过。

         “这小子怎么每次出现都要闹出点动静。”

         良倚努力搓着手上半成形的火焰似是自言自语地轻叹了一句。

         “海娜老师,让那位同学坐到前排来吧,我们可以好好教他,您就不用费心了。”

         之前死死盯着凌惑的男生忽然站起来说道。

         洪海娜点了点头对凌惑说:“去,你到志强身边坐着去。什么都不会还不好好学。”

         “谁说我什么都不会了。”

         看到她居然把自己往一个男的身边领,再想低调的凌惑也忍不住要为自己说上两句。

         “你会什么?能力测试你都能累趴歇几天的人,你敢说你会什么?不说抓到了,黑玄球你找到了几个?我看你这样是累死了都没见到球的踪影吧。”

         见凌惑居然敢回嘴,本来都打算转身领着他去前排的洪海娜也跟着来了脾气。关系户,除了嘴皮子有本事还有什么本领,不然他要当什么关系户。

         “草包一个......”

         凌惑听到她脱口而出的话,自尊心的怒火开始汹涌燃烧,接着他也一拍桌子站起来:“五个,找齐了。”

         看着她矮小的身子上两个眼睛瞪的老大,吼完的凌惑也不想跟她闹,坐在桌边尽量降低自己的姿态。

         “五个?我看这又是院长给你安排的说辞吧。”

         听到她居然怀疑自己的成绩,凌惑顿时就想叫斜前方的良家兄妹给自己证明。但当他看过去时,只见良倚正压着想要站起来的良宽,给自己投来了一枚得意的坏笑。

         “你不信也好,说辞也罢。事实有些人自己心里清楚。”

         凌惑握了握拳头,忍住怒气,砸了砸嘴。

         “行了,到前面去,别老占着那么好的座位又浪费资源,人家刘悦都不搭理你,你还在那热脸贴冷屁股,丢不丢人。别以为自己跟院长关系好就能对她胡作非为。”

         洪海娜话音刚落,那个叫志强的男人猛地又站了起来,不时地晃悠着手上那把绿色小刀像是在威胁凌惑。

         得,看来刚刚他看我不是因为爱,而是因爱生恨啊......

         “不会就虚心去学,别老成天顶着关系二字活着,到头来只会是你自己活成了废物。”

         跟在海娜身后的凌惑听到她最后落重音的二字顿时像是被戳心窝一般。废物?这两个字轮得到你们来教训我?

         看着远处志强脸上轻蔑的笑容,凌惑忽然右手一震,蓝白能量瞬间聚集在了手掌上,同时能量化形,一把精致的蓝心白边匕首握在了他的手中。

         当!

         伴随着众人惊讶的眼神以及一声清脆的碰撞声。讲台的墙壁上突然多了一道痕迹。

         所有人连忙转过头只见一把蓝白色的匕首穿透了绿色小刀的刀刃将它深深地定在了墙上。

         感受到气息异常的洪海娜还没来得及转身这一幕便已经在自己的眼前发生了。她没有想到凌惑出手居然会这么快。

         同时没有想到的还有那个脸上笑意还没散去的志强,他望着自己刚刚还握着刀的手现在还在止不住地发颤。

         “呐,海娜小姐,我见你长我几岁尊称你一句老师。但现在看来你的实力似乎并不值得我认可啊,别以为是关系户就没本事了。我告诉你,我可不是为了来这里才成为关系户的。要不是刘薛岳那个老头死求着我来这个学校,你以为我会出现在这里?”

         一直本着息事宁人的凌惑态度忽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众人吃惊的目光更是不愿移开了。

         “要他教我?就他那点本事。还是赶紧去幼儿园吧,这种功夫也值得称赞,那我看这班估计是废了。”

         凌惑瞪大了眼睛对着海娜那张充满英气的脸说出了自己最擅长的嘲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