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木段和杨鹏
        木万树神情清冷的坐在书桌后面,紧抿着嘴角,想到木万树对自己儿子做的事情,脸色越发的暗了下去,自己主家多年,木万树在背后做的事情他不是不知道,只要不太过分的都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放过他,毕竟是自己的弟弟,但是此次竟然把手伸到了自己的儿子身上

         真是对他们过于宽容,看来也是时候出手了,不能让他们继续放肆下去了。

         思及此处,木万林的眼神中透露着杀戮凶狠精光,周身散发着暗冷的气息。

         然而木万林不知道的是,木万树已经将消息向阳春城的各大家族散播出去,各大家族都已经接到了这个消息,此时的杨家开始已经开始谋划了,这次的机会难得,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要把握好这关键的时刻,趁此机会扳回一局。最好可以扳倒木家。

         木段连夜骑马回到了森林中,发现还有另一对不是自己的人马,身着服饰也不是木家的人,不是木万树派出来的人马。

         木段心中疑窦丛生,便带了人隐了气息前去悄悄查探,走到跟前发现这是杨家派出的人马,杨家一直与木家不和,明争暗斗,然而更巧的是这个杨家人马的领头也是自己多年的死对头杨鹏。

         木段看着杨家人马仿佛也是在搜寻着什么东西,难道也是在在找自家的少爷吗,在这晃神之间,木段不小心踩了脚下的树枝,发出清晰的断裂声,木段赶紧隐藏到树的阴影中去。

         杨鹏听到这断裂声,眼神犀利的朝着木段的方向看去,大声说:“是谁,出来!”

         边说边领着人马朝那边走去,木段看自己已经躲不过,所幸就出来与杨鹏面对面。

         “我还当是哪个老鼠不长眼跑到这,原来是你,你也会偷听做这种不入流的事情。”

         敌人相见分外眼红,杨鹏看见是木段在那里,更是用尖酸刻薄的话语嘲讽着木段。

         木段不理他的讥讽:“你们杨家深更半夜的不睡觉,跑来这深山老林里做什么”杨鹏当然不能说出自己的来意,便扭头不说话,木段随即说道:“怎么了,刚才还挺能说的,现在就哑巴了?”

         杨鹏本就是一介莽夫,听到木段的这个讥讽,从心中对木段的不满便流露了出来,想到自己一直都是木段的手下败将,心中不甘,手紧握着一对板斧,抬眼看到,木段那不屑一顾的神情,更是激发了自己心中的怒气,抡起手中的板斧,向木段砍去。

         木段看到一对板斧抡了过来,身影一动躲了过去,从腰中的剑鞘中拔出自己的长剑,与板斧在空中相撞,长剑虽然纤细,然而威力无穷,抵住这杨鹏的大力一击,在这漆黑的夜空中,能看见板斧与长剑摩擦出的火花。

         两队人马见到自己的头领都打在了一起去,便也打在了一起去,只见夜空中刀光剑影,,两队人马在奋力的厮杀着。

         木段灵活的身影跃起,执起长剑,如若游龙破水之势向杨鹏刺去。

         杨鹏有意要躲,可是剑已到了自己的面前,躲闪已是不可行,便抄起板斧迎接这带着满满攻势的一剑,只见长剑一转,在板斧上留下一道深刻的划痕。

         杨鹏看到从小习武就跟在身边的板斧就这样留下留下一道划痕,自己平时都是小心翼翼的擦拭着,从来没有过损坏,今天就这样被木段给划了去,杨鹏怒火中烧,将积压在自己心中多年的怒火在一时爆发出来。

         杨鹏面色涨的通红,眼神中闪烁着怒火。眼睛紧紧盯着木段,将自己的全身气力运到自己的手上,将大部分真气灌入自己的斧子中,只见杨鹏的斧子在黑夜中熠熠发亮。

         杨鹏一跃而起,将自己的斧子朝着木段抡了过去,木段身形一闪,却还是没快过这携带着劲风的板斧,衣角被划落,随机,杨鹏将斧子召回手中,施展着轻功来到木段面前,飞快的挥舞着板斧,直冲木段的面门。

         木段看形势不好,赶紧拿剑抵挡,杨鹏招招狠烈,直欲取木段的命。木段心中一惊,难道这许久不见,杨鹏他一惊突破了这板斧决的第五式?要不这斧风怎么如此狠辣,不同于以往。

         木段本来不愿意与他打斗过久,毕竟身上担负着寻找木青少爷的重任,可是见杨鹏这招招欲取自己的命,想必今天就算是自己不想打也是不能避免这场恶战了。

         木段调整好气息,屏气凝神的对付杨鹏。

         木段一招苍龙出水,剑势破竹而出,左脚向后猛力一蹬,身子便飞速向前跃去,眨眼间来到了杨鹏眼前,剑尖刺向其胸口,杨鹏面色一紧,赶忙向后撤去,堪堪的躲掉这一招,木段还未等杨鹏回过神来,手腕一转,长剑云台三落,向杨鹏的眉心,心脏,大腿根处连刺三剑。剑气如同劲风,杨鹏一震,向后撤一步,左手用斧子隔开木段的剑刃,右手携带着掌风向木段的胸口打去。木段随即左掌挥出,砰的一下,二人掌心相对,二人震落在地。

         二人你来我往过着招式,这两对人马也打的翻天覆地,深夜随身带来的火把被扔在了空地之上,在火光之中两队人马激战着,

         两队人马酣战,回首看木段与杨鹏的打斗也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杨鹏蓄满了力,裹挟着风,向木段奔去,将一只斧子扔向木段,而另一只手紧握着斧子,朝着木段劈去,这一劈用了十足十的力,木段躲过飞来的板斧,却发现迎头之上一只板斧劈来。

         木段心中一紧,长剑一挥,调动意念,汇于剑锋,木段把剑高举,挡在自己的面前,斧子逼到了自己的眼前,再近一点就要了自己的命。

         木段反手挥剑,剑气如虹,天下武功无快不破,单手挽起剑花,看的让人眼花缭乱,一剑仿佛变成了数剑,木段凝视着杨鹏,一招剑履山河。

         只见剑直直的冲向杨鹏的胸口处,杨鹏此时已躲闪不及,生生的受了这一剑,然而木段并无意取他性命,便在最后收住了力道,剑尖刺进了他的皮肉,却没有伤及内脏。

         木段将剑收回到腰中的剑鞘,对着杨鹏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来这干什么,识相的赶紧回去,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我的手下败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