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赌就赌
     “胖马哥,你要找工作?”

     彭群理打着哈欠,懒洋洋的问道。

     陈非马点头:“是的,想做点事。”

     彭群理问:“你是不是等钱用?对了,前一阵子,你老往医院跑。医院可是花钱如流水的地方,去一次,不扔个上百块都脱不了身。嗯,有困难你直接开口好了,多不敢说,一千几百块,我还是拿得出来的,老王和飞哥也能帮忙。”

     还躺在床上的王江鹏叫道:“尽管吱声。”

     陈非马心里一暖,宿舍几个真得没话说,不过他不愿借钱,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是这样的,这眼瞅着不就要升大四,快要毕业了嘛,我就想着提前进入社会,参加工作实践,积累点经验。”

     彭群理摸着下巴:“这个倒是,有空做做兼职,的确有帮助。那么,你要找什么工作?”

     想着系统的存在,肯定有制约,不能在有损健康的条件下做事,陈非马想了想才说:“最好是工作强度不太高,不能熬夜的。”

     彭群理却误会了,以为陈非马懒散惯了,只想做轻松的事,话说回来,谁不想?就笑眯眯道:“好,我帮你留意,有合适的就把你介绍过去。”

     “谢了。”

     “客气啥。”

     陈非马又去找陈志飞:“飞哥,借你笔记一用。”

     陈志飞光着膀子,从床上探头出来:“笔记?我的笔记你可看不懂,诺,都在书架上。”

     陈非马去抽出来,翻开一看,如看天书。

     陈志飞解释道:“我做笔记,习惯简约,一行字,浓缩成一词,别人瞧不出门道。”

     陈非马不禁鼓起眼睛:“这也太浓缩了,都弄成密码了。”

     陈志飞说:“但是省事,快,话说你怎么突然要看笔记了?”

     陈非马叹口气:“期末将至,心里感觉虚,再不复习下,要是挂科就麻烦。”

     陈志飞道:“要看笔记,去找学霸呀,他那齐全,号称‘百科全书’,就是这货孤寒抠门,还傲气,找他借东西不容易。”

     学霸名叫“张明”,是个“美貌”与智慧并重的奇男子,年年拿奖学金的主。

     陈非马道:“那好,我找他去。”

     径直出门了。

     陈志飞一骨碌坐起来,沉吟道:“这两天,胖马哥一反常态,难不成,真摔坏了脑袋?”

     彭群理没好气地道:“人家胖马哥又跑步又学习,还找工作,就算真是摔的,也是往好的摔。”

     王江鹏笑道:“你们说,他找学霸借笔记,能成功不?”

     陈志飞嘴一撇:“废话,肯定没戏。”

     彭群理皱着眉头:“张明这货,比唐僧还烦,上次我找他借英语笔记,东西没借着,反而受了一通说教。说什么做人要务实,学习要认真,文绉绉的,全是那些名言警句,啥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啊,平时不烧香急来抱佛脚呀……我去!”

     学霸的宿舍就在隔壁,门开着,陈非马走进去,就见到张明正捧着一本书,津津有味地看着。那书很厚,是个大部头,当然不是陈非马在图书馆看的那种龙傲天,而是一本哲学巨著,好家伙,貌似是黑格尔的《逻辑学》。

     “学霸,看书呢。”

     有求于人,陈非马笑呵呵的。

     张明头也不抬:“有事?”

     陈非马说:“嗯,我想找你借笔记复习下……”

     张明慢慢合起书,一本正经地道:“陈非马同学,不是我说你。平时都叫你要好好上课听课的了,就是不听。每个学期都这样,快到期末考试了,这才想着要复习。成功没有偶然,更没有捷径,好成绩也不是赶着几天补习就能考出来的,必须依靠平时积累……”

     陈非马顿时头大,灵机一动:“学霸,你脸上痘痘似乎又多了。”

     张明脸上乌云密布,他身形显矮,微胖,这没什么,要命的是一脸青春痘,疙疙瘩瘩的,非常影响美观。这一点,可是他的逆鳞,最恨别人说的。

     陈非马忙道:“别误会,我没有恶意,就是想向你推荐一款药膏,药效相当好的。”

     说着,掏出那支鱼皮膏来,脸不红色不变地说:“这可是我家传秘方炼制而成,专门除痘除痕,效果显著。”

     张明歪着头,打量那支三无产品:“你不吹牛会死?这东西能乱用的吗?别把我脸给毁了。”

     陈非马干咳一声:“学霸,有句话不中听,你的脸还能毁到哪里去?”

     张明听着,心里居然觉得有道理。

     他这张脸,全给那些痘痘给毁了,看上去,堪比癞蛤蟆的皮,好几年了,不知用了多少药,多少秘方,毫无效果。也是因为这张脸,别说女朋友,连主动跟他说过话的女生都没几个。使得他变得愤世嫉俗起来,怪怨世道不公,女人有眼无珠,只会看脸,不懂内涵,实在肤浅。

     陈非马又道:“学霸,咱们同学一场,我是真心想帮你,害你有甚好处?出了问题,我还得担责呢。这样吧,你先试一点,看看怎么样。”

     就打开瓶盖,示意道:“伸手过来。”

     张明迟疑了一下,还是把手伸出去,让陈非马挤了一小团乳白色的膏体到掌心,先小心翼翼地放到鼻端上嗅一嗅,感觉清凉,不辛辣酸臭,有薄荷的味道,挺好闻的。

     陈非马拧好盖子,装回口袋:“试不试随你,好了,我先回宿舍。”

     等他离开,张明凝视着掌心的膏体,犹豫了一阵,终于下了决心,往脸上抹去。

     却说陈非马返回宿舍,陈志飞见他两手空空,便知结果,笑道:“看,我说得没错吧,想要从学霸那里借笔记,简直像割他的肉,难。”

     陈非马嘴一撇:“那你还让我去?”

     陈志飞哈哈一笑:“正是有难度,才应该去争取,这是考验你毅力的时候,你跑步学习找工作,都需要毅力。我跟你说,只要你每天都跑去找学霸,一个劲磨,坚持一个星期,他可能就答应了。”

     陈非马一挥手:“去,他又不是美人,谁有功夫去磨他。再说了,我不用磨,也能借到笔记。”

     “呦呦,你说这话不怕被风闪了舌头。人家是谁,是学霸!瞧你说的,还想人主动把笔记送过来,想得美!”

     陈志飞叫嚷着。

     陈非马斜眼看他:“你不信?”

     陈志飞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不信。”

     那边王江鹏插嘴道:“我也不信。”

     陈非马眼珠子一转:“要不,咱们打个赌?”

     “赌就赌,赌什么?”

     陈志飞来了兴致。

     陈非马道:“谁输了谁请吃饭。”

     “成交。”

     没过一会,笃笃笃,敲门声响,就见到张明那张标志性的面孔探进来:“陈非马同学在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