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吴畏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刚想坐下去,大龙赶紧拦住了他:“吴哥,你座位上有个东西”说着话,大龙从副驾驶上拿出一个翠绿色的小茶杯。

     看着这个茶杯,吴畏这才想起来,这不就是武大郎家的那个茶杯嘛!自己那会儿就是因为大龙一个劲儿的催,都忘了给人家送回去了,这人家要是当自己故意顺的这多丢人呀!

     吴畏是越想越后悔,可是自己又没办法回去,只能是暗气暗憋,大龙看着这个杯子突然说道:“吴哥,你这水杯我看怎么像个古董呢?”

     “废话,宋朝的茶杯,可不是古董吗?”吴畏没好气的说道。

     “吴哥,那我可要恭喜你了”看着大龙的笑脸,吴畏觉得这家伙是不是傻了啊,我这正愁着呢!你恭喜个毛啊!

     “给我个恭喜的理由,要不然,你就给我继续上树上蹲着唱征服”大龙看着吴畏那酷酷的小眼神,顿时后背开始冒凉气了!

     “吴哥,你这杯子,看起来挺不错呢!我认识一古董店老板,您要有时间的话,咱俩明天拿着去看看?让他给估个价”大龙边说话边看着吴畏的脸色。

     唉!这杯子可能送不回去了,拿去估个价也好啊!吴畏笑着点头答应了,大龙一看吴畏笑了,他也跟着笑。

     “你认识那人靠谱吗?可别黑咱们啊!”虽然说大龙是听话了,可是让别人给黑了总不是件舒服的事儿啊!

     “吴哥,你放心,绝对靠谱,那人是我老叔,亲叔啊!我就是不争气,要不然我也不用开出租了,嘿嘿”看着大龙傻笑的样儿,吴畏还真觉得他现在有点意思了。

     第二天中午十二点,大龙准时的到了吴畏家楼下,两人来到了整个金陵最大的古玩市场,朝天宫。

     看着眼前这家名叫御宝斋的古玩店,吴畏有点儿吃惊的说道:“大龙,你叔这生意做的可以啊!朝天宫这地儿可不便宜啊!弄这么大一个店得多少钱啊!这店得有八十平吧?”

     大龙很淡定的说道:“哥,不是这家,是这家”吴畏顺着大龙手指的方向一看。

     靠,大龙找的这点儿还真精致啊!

     看着眼前这个不到十平方的小店儿,吴畏有点怀疑它到底靠不靠谱,不过,看这名字倒是挺特别的,俊杰坊,得就为了这名字,咱也得进去一圈啊!要不然怎么能算是俊杰呢……

     一小时后

     “我说叔叔,您这都看了一小时了,这杯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吴畏看着这老头那不打算松手的劲儿,他是真急了啊!这杯子毕竟不是自己的啊!要是哪天再遇上,自己不好说啊!

     “唉!侄儿啊!你朋友的这件儿瓷器啊!”吴畏一听到这儿,赶紧往前凑了凑,老头顿了顿才说。

     “了不得啊!了不得,这是件儿保存完好,品相绝对堪称极品的磁州窑瓷器啊!不过有一点较为可惜啊!”这家伙,大龙他叔五十多岁人了,说话还拍桌子,吴畏这没准备被他吓得差点一蹦多高啊!

     “老先生,有什么话,您尽管直言,咱都不是外人”吴畏稳了稳心神,亲切的说。

     “可惜的就是老朽我无能收购啊!遇宝物而无力收取,憾甚,憾甚啊!”看着老头一副唉声叹气的样子,吴畏也有点儿不忍心。

     “据老朽观察,此杯与宋代著名的磁州翠柳壶当属同类,而翠柳湖乃是磁州窑的得意之作,所以此物如果是成套,估计价格不会低于三百万,就算是单单这一个杯子,它的价格也绝不会低于八十万,单单它的品相,我敢断言绝对值这个价……”看着这位老先生唾沫横飞的样子,吴畏也是大为吃惊,这武大郎家随便一茶杯,都能值上这么多钱,这要是我拿个碗回来,那还不得赚翻了啊!

     “求求您了,帮忙掌掌眼看看吧!这件珐琅彩绝对是雍正的,我们家老祖宗传下来的,不会有错的,您就帮忙看看吧!我们这等着这钱救命呢!要不,我们便宜点也行啊!”听着门外传来的声音,吴畏走到门口朝外边看去。

     一个老太太带着一个小孩,就在刚刚自己走过的那个御宝斋门口,看样子是想把手里这瓶子卖给御宝斋这家,不过看样儿这御宝斋不打算收啊!不仅不收,门口的人,还骂这祖孙。

     “你一个臭老婆儿,整天弄这么件儿破瓷器来这儿,谁要啊!就你这玩意儿,西街口,我十块钱买俩,你不是要卖吗?五块钱,卖,你就拿走,不卖你就滚一边去……”吴畏看着说话这人岁数也不大啊!三十来岁,长的还不错,白白净净的,这嘴咋就这么损呢!听了几句之后,吴畏忍不住了,他从小就是跟爷爷奶奶长大的,最看不得就是这么欺负老年人。

     “喂!喂!喂!说话尊重点儿老人好不好,谁家没有个老人啊!东西你乐意收就收,不乐意收你也没必要这么对一个老人家吧!”这个中年人在吴畏说话的时候也在不断的打量着吴畏。

     衣服,地摊儿货,裤子,淘宝9.9包邮,鞋,全身也就这是个牌子了,绿星尔克的,估计不超过300块钱,表?精工的,测试结果,屌丝一枚,这我就放心了。

     吴畏看着这家伙上下看自己,眼神儿里似乎还有点看不起,顿时这心里的火就起来了吗,你大爷的,你欺老凌弱,老子还没看不起你呢!你反倒先看不起我了,不给你点儿颜色看看,我都对不起我今天穿的这鞋!

     “你瞅啥!”吴畏这一生气,多年学的京腔儿也没了,直接把老家话干出来了。

     “瞅你咋地!你不是人啊!还不能看了啊!”这个中年丝毫没把吴畏看在眼里,在他的心里对于吴畏这种的定义就是,屌丝,纯度百分百的纯屌丝。

     “瞅不瞅的咱俩一会儿说,我就问你,你懂不懂尊重老年人,这位老阿姨起码有六十了吧!你呼来喊去的,你算个什么玩意儿,麻溜儿的道歉啥事儿没有,要不然我今天就让你知道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

     “道歉?哎呦我去!小逼崽子,你跟你爹开玩笑啊!这老逼太太的事儿扔一边不说,你算什么玩意儿啊!谁他妈的裤档坏了,把你露出来了啊!”这家伙骂完吴畏还一脸嚣张的表情看着吴畏。

     “嘶”吴畏倒吸了一口凉气,奶奶的,今天我要是不教育,教育你,我都对不起我奶奶。

     中年人还在自鸣得意的时候,吴畏一个箭步蹿上前,弓步,屏气,凝神,定位,出拳,五个步骤一气呵成,一记漂亮大摆拳砸在了中年人右胸上,可能这家伙体质差了点儿,直接就倒在了地上。

     吴畏走过去看着呲牙咧嘴喊疼的中年人说道:“记得要尊老爱幼,如果你不懂,欢迎你随时请教我,,我叫吴畏,口天吴,无所畏惧的畏,欢迎你可以去报警,我打你一顿,他们最多拘我个十天半个月,等我出来,我保证,保证,让你的双手,双脚这辈子都抬不起来,唉!世界如此美妙,我却如此暴躁,这样不好!不好!”做了几个深呼吸的动作后,吴畏拍了拍这个中年人肥嘟嘟的脸庞,看着肥肉抖动的样子,吴畏猖狂的笑了起来。

     大龙站在门口看的都傻了,他从来没见过吴畏跟人吵架,更别说动手了,今天这一幕让他对于吴畏彻底有了个新的认识,吴畏,真乃狠人也!

     “那个阿姨,小妹,你们别怕啊!这家不收,我领你们到别家去啊!”吴畏温柔的对这对祖孙说道。

     “唉!你年轻人,咱们不带这么坑人的呀!”老太太一把推开了吴畏的手,坐在地上就哭了起来,吴畏看着这一出,脑子直接短路了。

     “我帮人还帮错了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吴畏心里在呐喊!在咆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