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磨炼
         如此雄伟的瀑布奔涌倾斜而下,强大的冲击之力不亚于一位入道六重天的高手全力出击。即使以我目前的修为,一旦受其冲击,怕也是难免全身粉碎,骨骼尽裂的结局。”

         “自然之威,实在让人可敬可畏啊!”

         转过身躯,陈云正要抬脚离开,忽然之间,他脑海中闪过一线灵光,回首再次望向那气势澎湃的千丈瀑布。

         他脸上闪过一丝迟疑:“我体内的剑气经金鼎提纯之后太过锐利,而肉身经脉太过脆弱,却是无法承受。导致我每次全力出手都会自伤经脉,犹如修炼的是七伤拳一般,未伤敌总是要先伤自己。”

         “若我在这瀑布底下修炼,必然可以将肉身强化,到时出手对敌之时就无需太多顾忌。且这瀑布就如一位入道六重天的高手一般,若我能修炼到在瀑布底下任其冲刷,而犹自屹立不摇,必然可实力大增。”

         “只是……”陈云的脸色变幻不定:“这瀑布之力威势极重,一个不慎,就要落个重伤,这……”

         陈云心中犹疑不定,望着飞溅而下的瀑布良久,终于他目光中露出坚毅之色:“既然踏上修行,此生仅愿追求道之极致、超脱生死。”

         “仙道修行,注定路上必然风寒路窄、险阻丛生,我既有挥剑斩尽荆棘,踏出一条登天仙路的决心,今日又何惧它区区千丈瀑布?”

         决心一定,陈云心中似响起锵音,如玉锁落地。

         体内第二十五处道窍轰然洞开,瞬时之间,第二重天的登天之阶成,四周灵气灌体而入,陈云浑身气势暴涨,破入入道境第三重天。

         陈云眼中神光湛湛,心中无限欢喜。

         他心中升起明悟,修行之路非只闭关苦修一途,有时修行之中会有各种心魔邪祟阻路,明悟、战胜他们,对于修行有着莫大的益处。

         纵身一跃,陈云哈哈大笑,青衫踏水,凌波而行,朝那气势凌人的瀑布冲去。

         “仙路险阻,艰难重重,我依然不惧,何以惧怕你区区一条瀑布。”

         一声长啸,响彻山野,惊动万兽。

         陈云逼近瀑布,近距离感受到它那波涛汹涌的气势。

         瀑布底下,溅起滔天的洪水,如一凶兽,张牙舞爪,威势骇人。

         陈云一接近,就觉雷霆之音灌入耳膜,震荡的脑中嗡嗡作响。

         心中巍然不惧,陈云望着这如怒海蛟龙咆哮而下的瀑布,心中细细思量:“一口吃不成胖子,那我就慢慢来。”

         他一步一步慢慢靠近奔涌的瀑布,飞落而下的瀑布溅起数丈高的水浪,很快就将他全身打湿。

         强大的压迫感迎面而来,陈云感觉就在跟一位高手搏斗一般,全副精神灌注,他一步一步朝着瀑布行进。

         轰!方一踏入瀑布中,陈云就全身一震,压迫感大增。全身如被万斤之力压身,体内气血一阵混乱,让他不能保持立在水面,落入玉潭之内,顺着水流的涌动被击打出瀑布外。

         “再来。”陈云咬牙,一把将衣物退下,整个人裸着再次向瀑布冲去。

         有了之前的经验,陈云这次稳定住身形,再次往瀑布内深入。

         瀑布之内,越往中间走,压力就越大,外围最多是相当于入道三重巅峰的高手全力出手,在最中间的位置,却是入道六重天的气概了。

         日升月落......

         时间一天天过去......

         很快,就又过了半个月......

         在瀑布之下,距离最中心处不远的地方,一个裸着的身影在咆哮而下的激流中沉浮不定,奋力的抗击着巨瀑的全力轰击。

         陈云急促的呼吸,白皙的胸膛上起伏不定,嘴角却是浮现出笑意。在这个轰击之力相当于入道第五重天的位置已经坚持近半个小时了,较之上一次,又有显著的提升。

         轰!气息逸散,他整个人顿时被万斤巨力压顶,却见他入水身形一晃,似一尾灵鱼般,在瀑布之间穿梭游移不定,将压下来的力道减至最小游出瀑布的攻击范围。

         在瀑布下面呆久了,如一位高手全方位的攻击让陈云在短短时间内学会了寻找瀑布轰击下来的弱小之处,由此练出一身灵敏的身法。

         在玉潭边的青石上调息片刻,恢复了不少体力。

         陈云立身而起,身上独属于剑修的锋芒之气冲天之上,惊惧的附近的兽类四下逃散。

         经过半月瀑布的洗练,他身上的剑气越发的纯粹,周天道窍也已经打通到第三十二处。

         更可喜的是,确实如他所想,在瀑布底下修炼可以强壮他的肉身与经脉。此时再次全力出手,虽依然感觉到经脉隐隐的刺痛,却再无断裂之威。

         陈云立身青石之上,右手一指剑气脱手飞出。

         风声呜咽,破空响动。

         三十丈外,一株古木树身之上,瞬间被快若奔雷的剑气洞穿一个大洞,教人望而生寒。

         看着如此结果,陈云脸上露出满意之色,纵身奔向远处的山林,准备去打两只野味,祭拜下五脏庙。

         入道之境,虽还未完全辟谷,但吸食天地灵气,十天半月不饿也是常事。只是陈云难舍口腹之欲,故每天在瀑布下修炼完后都要去祸害几只兽类。

         山林之间,古木苍翠,陈云立身一座高峰之巅,向着山脉深处眺望片刻。

         近日,在山脉深处,不知为何常常传出蛮荒凶物的暴吼嘶叫,与人的怒喝声。

         传说山脉深处有修成了人身的妖灵,难道进入山脉深处寻觅机缘的那些人与妖灵起了冲突吗?“嗷......”

         蓦然间,一阵阵低沉的嗷叫,在下方的山林间此起彼伏的响起,似是有兽群在怒吼咆哮。

         陈云目光一闪,腾空而起,身形如电朝峰下奔去。

         行不多久,陈云就在一处山间河流处看到了嗷叫的主角,一群肥硕凶悍的黑野猪。

         在河流边上,此时野猪群正对着不远处的一头粉嘟嘟的小猪怒吼咆哮着,嗷叫如雷。

         当先的几头肥壮的野猪步步逼近,露出凶悍的獠牙。

         肥嘟嘟的小猪一步一步朝着后面退去,却不愿离开,看着野猪群,它灵动如星星般的眼眸带着悲伤。就如一个被家人抛弃的小孩一般。

         “被族群抛弃的异类吗?”陈云远远看着,注视到小猪粉嫩的身躯,嘴里不由喃喃道。

         他认出了这只小猪就是当初在他炼丹之时出现过的小猪。

         只是近两个月了,没想到这只小猪居然还是跟原来一样,没一点长大的迹象。

         最终小猪低沉的呜嗷几声,留恋的看了几眼野猪群,转身奔向了山林深处。

         陈云心中一动,忍不住跟随了上去。小猪在山林间并未走远,只是在林木的掩饰下,看着外面那河流边上汲水的野猪群,灵动的目光中乏起水雾,竟然如人般落下了泪珠。

         隐身树上的陈云看着不由讶然,这小东西的灵性真是惊人,喜怒哀乐种种情绪居然都可以在那眼神中看出。想了想,他伸手自腰间“乾坤锦囊”内掏出仅剩的两粒“太上清灵丹”,丹药一拿出,瞬间清香弥漫。

         陈云运转手段,将丹药清香控制在数丈之内,不使其扩算了出去,以免招惹麻烦。

         原本呆呆的看着河流边野猪群的小猪顿时惊醒,肥嘟嘟的脑袋四处晃动一下,鼻端嗅动,它很快就发现了头顶之上的陈云微微一笑,陈云飞身下树,落到小猪身边不远处。

         小猪低沉嗷叫数声,四肢踏地,微微震动,显然它也认出了陈云,知道对方的厉害,并未奔过来抢陈云手中的丹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