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冲霄
         “哧!”

         巨网落下,陈云所化青芒匹练撞击在上面,居然破不开,无法靠近蓝衣青年,反倒是巨网收缩回卷,要将其包裹在内。

         陈云周身剑气纵横激荡,却依旧脱不开身,这巨网周围存在着某种怪异的黏力,让人无法轻易摆脱。

         黄色的光波拂来帮助,无济于事。

         急促的嗷叫乱起,小猪粉嫩的身躯如电闪动,来到陈云旁边。四肢踏地,地龙翻身涌起,想要帮助陈云解围。一位手持玉箫的绝美女子,慵懒的躺在两株参天古木中间用蔓藤搭成的悬空之床上。无视左近的参天之树轰然倒下,人影快速闪过,她依旧吹奏着一首靡靡之音。紧随其后越过蓝衣青年似对这女子多有敬畏,远远绕行开一段路才朝着又拉远不少距离的陈云追去。

         从头到尾,女子始终只是在吹奏着自己的玉箫,不曾正眼扫过路过的两人一下。

         陈云在荒林之间快速穿行,蓦然身形一晃,只觉喉间一甜,一口逆血流出,先前动用了剑修保命手段的后遗之症终于爆发......伤爆发,急需调息。陈云的身形不似之前那般迅疾,与蓝衣青年的距离被越拉越近。

         三百丈......两百七十丈.......两百二十丈......一百六十丈......

         追逃的两人,彼此的距离越来越近,陈云甚至已经感觉到了来自背后的那股凌厉逼人的杀气。

         陈云心中知道被追上是迟早的事。他长发在风中披散乱舞,眼中眸光绽放锋芒,就欲停下转身,以伤体之躯迎战紧逼过来蓝衣青年。

         既然逃遁无望,那就战,即便是死,也要让背后那家伙留下点纪念。

         就在他要转身的那一瞬,一直被陈云抱着的小猪挣脱他的手,跳下了地。小猪双目充满着灵动,看了他一眼,冲着他嗷叫了两声,粉嫩的身躯就如闪电般朝着另一个方向冲去。

         陈云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小猪这是要自己去引开蓝衣青年,以它表现出的聪慧,很明显察觉得出蓝衣青年紧追不舍的主要目标是它。

         果然,仅相差五十丈的距离,就要追上的蓝衣青年一看小猪弃陈云而去,仅是用冷冽满带肃杀的目光一扫陈云,即转向朝小猪遁走的方向追去。

         陈云望着那快速消逝的小猪,心中一时升起一股说不出的滋味。

         说到底,他不过是看它哭时灵性逼人,才给了它几粒丹药罢了,就如幼儿哭闹时给几粒糖果哄哄一般。却没想到小猪居然会这样回报。回想起初入山脉是所遇到的那位白衣女子,陈云不禁暗叹,有时候人心真是还比不上兽心。

         他眸光一闪,神情露出坚毅之色,身形也跟着变化。朝着小猪遁去的方向追去,他怕这小东西会发生意外。如他此时掉头就走,那与之前那白衣女子其实没啥两样。

         一道粉嫩的白光在慢慢荒林中急速奔跃,快如闪电,蓝衣青年与陈云各自相隔数十丈左右在后边急追。

         追踪一段时间,陈云发现小猪很是神异,其速度之快居然更胜过入道四重天的蓝衣青年,彼此的距离在慢慢拉远。

         他顿时安下心来,不再为那小家伙担心。望了一眼那犹自在奋勇直追的蓝衣青年,陈云目中闪烁着寒光。今日之事,他日必有所报......

         “噗!”损失一道本命剑元,又连番催动剑气,陈云再次喷出一口鲜血,意识一阵模糊,他强自支撑,转身朝远处快速离去,准备找个地方去疗伤。

         在这白云山脉深处,妖灵猛兽与强大之人太多,即便在附近布下“九转迷魂阵”,若碰上有心人,绝对会被举手之间就给破去。

         朝着山脉外围行了约十来里路,到了一处茂密无人的原始丛林,陈云再也坚持不住,奋力爬上一株足有两人环抱粗的参天大树,就在粗大的枝桠间昏睡过去。

         一日后,陈云在树上缓缓睁开了眼,吐出了胸中的一口浊气。

         细细感应一下,逼出体内凝聚的那道剑元所损伤的元气,恢复不到十分之一。

         好在此处乃是白云山脉的深处,可以用来补益元气的奇花异草不少,只需采摘几株炼化,最多几日就可完全恢复。

         “却不知那小家伙怎么样了?”眸光流转,陈云心中思索起来。

         突兀,他耳边传来一阵“嘶嘶”之音,背后寒毛倒竖而起。

         不敢怠慢,陈云整个人翻身而下,他轻巧的落在地上,抬头望上去,不由骇出一身冷汗。

         方才他所在之处,此时正有一条两丈长的大蛇盘绕着,蛇头呈三角形,扁扁的,一对闪烁的森寒光芒的眼睛正盯着他。

         陈云注意到旁边一株古树的枝桠还在晃动,显然这条大蛇是从那边爬行过来,将他当成了食物。

         “想不到一道剑元居然让我元气损伤到这种地步,被这畜生靠到那么近才察觉出来。”陈云苦笑一声,对于本命剑元的重要性算是有了有了充分的认识。

         “噗!”

         大蛇张嘴朝下喷出一片雾气,陈云身形朝旁边跃去,同时一道剑气出手,青芒闪烁,在大蛇头部一绕,顿时就将这只已经活了百年的大蛇脑袋斩下,血液飞洒,落到地上发出“嗤嗤”声,冒起烟气,显然有着剧毒。

         巨蛇身体滑落下来,陈云上前,并指成剑,在大蛇的腹部轻轻划开一道口子,手伸进去掏出一枚色泽乏青的蛇胆。

         他走到一株粗大的巨树下,在四周布下“九转迷魂阵”后盘坐在地,一口服下了这百年老蛇的精华,恢复受损的元气。

         陈云垂帘闭目,体内《剑典》运转催化,不过片刻,他鼻下就有着稀薄的白气涌出。

         道道天地灵气、草木精华从茂密的林木间朝陈云涌来,淡淡的氤氲光霞笼罩在周身,随着一吞一吐,他渐渐入了定境。

         黄昏将夜,天际残留一抹红霞。

         陈云自定境中缓缓醒转过来,只是他方一睁眼,就不由吓一跳。

         黄昏之时,茂密的丛林中一片阴暗,就在他面前不远处,有一群数不清的各种大小不一的毒蛇环绕在蜿蜒爬行,蛇躯前面翘起,口中丝丝吐着信子,让人望着心中升起寒意。

         之前被他所斩杀的那条老蛇早已不见踪迹,自现场的痕迹来看,应该是被这些同类给分食了。

         这些蛇四处游走,不时可见同类相食,这处密林居然是一处蛇窝,陈云探出神识,笼罩方圆进三十丈,尽是扭曲的爬虫在蜿蜒而行。

         “发生什么事了?为何突然会有如此多的蛇出没?且其中不少都是有些年头的了。”注视着不远处几条散发着淡淡妖气的老蛇,有两条居然比之前他斩杀的那条看起来还要修行的久。

         陈云心中惊讶万分,眼前所见是在太过惊人。

         可昨日来到这密林之时却并非如此,四处都尚可见到不少其他生物,为何会在一日之间就化成了一处蛇窟?

         “嗯!这是?”陈云盘坐在阵中,四下扫视一番,注意到自这片荒林之外不时有蛇蜿蜒爬行进来。

         他心中更添疑惑,在密林中四处密布的这些种类不同的蛇显然都是这般自四面八方赶来的,为何蛇群会突然聚集在一起?

         就在这时,在荒林的深处突然传出阵阵强烈的“嘶嘶......”之音,蛇群一阵骚动,顿时都朝着密林深处如潮水般蜂拥而去。记得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