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剑典
         陈云沉迷在这般妙境中不知过去了多久。

         蓦然,一点灵光闪现,沉迷不知多久的心中突然生出一个疑问,我是谁?

         “我是谁?”

         “我是谁??”

         “我是谁???”

         “我是陈云……”冥冥中三声灵台叩问后,陈云清醒过来,浩大声音响彻脑海。

         他的心神慢慢自突破入道境的玄奥境界中醒转过来。

         “九九归一,一元复始。”

         《元气篇》上最后一句原本一直不怎么明白的话,突然间涌上心头,陈云恍然明悟。

         “一元一元,盖世间之数,以九为极,越过九之后,复归成一,如此方合一元之数。妙哉!妙哉!这经文果不愧“仙道奠基”之名。”

         《元气篇》修炼到九层至极就是先天圆满,至此之际最多不过数日,就必然会另生玄奥。

         真气自行转化冲开识海玉门。助修炼者踏入入道之境,神识涌现,算是迈入了准修士的行列。

         这也是这门功法号称仙道奠基的缘由。修行至此才算的上是在长生路上跨出了半步,可享寿三个甲子。

         这是一片紫色虚空海洋,广袤无比。

         环顾一下四面,陈云心中了然,这里就是自己眉心识海所在,紫府魂灵居所

         看着远处,陈云的心神惊疑不定。

         一尊金色的大鼎立于紫海中央,足有近丈大小,通体光霞璀璨、道韵隐现。周边被白色雾气弥漫。

         说也奇怪,紫色识海广袤无比,一眼望去四边无际。陈云却在一见到大鼎的刹那就知道那是中央。

         他心念微微一动,即知那白色雾气就是由自己苦修一元真气转化而成的灵力。比之武者的先天真气更胜一筹。

         让他心中惊疑的是,被白色雾气包裹的那株大鼎对他来说实在是太熟悉了。

         就是因为它,他才来到了这个世界。同样,因为它传下的《元气篇》,他才能在这个世界短短七年就修炼成为一名先天武者。

         原本以为它早已消失,没想到居然是寄居在自己的识海之内。

         将目光投注在大鼎之上,周围弥漫的灵力似乎正在被大鼎一点一点的吸收,慢慢变得稀薄起来。

         楚云浩意念一动,霎时出现在大鼎边上。

         “不对,这大鼎上的花纹亮起了一片?我记得上一世接触时,整座金鼎都是暗淡才是

         近距离面对这株改变自己命运的大鼎,才瞄一眼,陈云就发现大鼎边上居然有一片花纹居然亮起了,心中不禁大为震惊。

         还没等他仔细打量,大鼎似乎知道他来了,变化忽起。

         从金色的大鼎射出一道霞光将他魂灵所化的躯体笼罩,耳畔隐隐传来无数呢喃之音,仔细分辨却又听之不清,只觉玄奥非凡,闻之心情气爽,就如刚刚突破入道时所沉浸的那般妙境一般。

         不知何时,原本环绕包裹住大鼎的灵力已经被吸收殆尽。

         大鼎随之变化再起,

         道道流霞道韵从花纹上散逸开来,在大鼎上空旋绕变化,最终化为无数个金色玄奥古朴的文字。在虚空中依序排列,流霞飞溢,变化无穷。

         最终如有灵性般围绕陈云旋转数周后,如潮水般涌入他魂灵内消失不见。

         “诛仙剑典?”

         陈云看着这般变化,震惊的无以复加,唯有这四个字在心中回荡不已。

         这是刚刚那篇经文的名字,他虽不认识这种散发着古朴苍凉气息的文字,却并不是第一次接触。莫不是前世神话传说?

         七年前,他刚忆起前世时,就见识过一次,就是那《元气篇》。

         这种字符也不知是哪位大能所造,居然有让人不识自明的威能。只需观望,就能知道字体代表的意思,实在是太过不可思议。

         这七年来陈云也曾在这个世界追寻过这种字体,认为大鼎把他带到这个世界,必然会与这个世界有着某种联系,却没找到半点蛛丝马迹。

         他没想到时隔多年,居然会重新见到这导致他穿越的大鼎,并再次得到一篇仙道法决。

         依据他刚刚自经文中得到的信息来看,《诛仙剑典》是一篇讲述剑修入道冲窍的法决,修炼后足以让他冲破入道,凝聚道体,成就真正的仙流中人。

         再次将目光投注在大鼎,,陈云心中升起一丝火热,有了一个猜想。

         这是他的识海之中,只心中微一动念,就一步跨出,立身在了大鼎之上。

         仔细观望已经绽放的那两片花纹,只见其中刚刚绽放的那片花纹赫然印着《诛仙剑典四个流光溢彩的大字。再望向另一瓣,其上果然也有《元气篇》的字迹浮现。

         在看似无穷广阔的紫色海洋中,一座金色大鼎陈云立于其上,隐隐竟有一种玄妙的气韵浮现。

         他牵引体内灵力输入其中一片花瓣上,数千古朴字体重新凝聚而出,在识海中翩然飞舞。

         注视着脚下才绽放两片花瓣的金色大鼎,陈云心中不禁涌起一阵狂喜。

         ……………

         …………

         自定境中苏醒过来,天际早已蒙蒙发白。

         陈云打开窗户,外面却是不知何时下了一场好雨,院子中一片湿漉。此时雨已经停住,唯有屋檐仍有水滴滑下,落在石板上发出“滴滴”响动。

         一眼望去,陈云只觉这天地间的一切,比之昨日似乎都要生动许多。

         就像一面镜子终于拭去了上面沾染的尘埃,显得格外清澈。

         方圆二十丈之内,一切动静,皆如历历在目,了然于心。

         地下洞里老鼠磨牙,屋檐底下蚂蚁列队,甚至院中那数株青竹枯叶被风打落在地,全都清晰入目。

         这是突破入道之境后具有的“心眼”,修行中人称之为神识。

         望着屋檐下朵朵水花落地,晶莹破碎。

         陈云不禁嘴角微扬,露出一丝笑意,脑袋里面天马行空,猜想着大鼎可能的来历。

         “这大鼎不知是何宝物,可惜以我目前的实力不足以催动其本身的威能,甚至连将它带出体外都不行。不过光其内存储的仙道法决,价值就已经不可估量了。”

         “只是似乎都是要达到一定境界,体内灵力达到要求才能满足大鼎的需求让那莲瓣绽放一片。只是当初第一片花纹是怎么开放的?那时我还没开始修炼的啊!”

         “这大鼎原本的主人也不知是谁?从凡人开始修炼奠基的《元气篇》,再到现在突破入道后用来冲窍的《诛仙剑典》。大鼎中的法决明显是相辅相成、循序渐进的。”

         “一片花纹就是一篇法决,难道这是一位大神通者留下的传承之物?只是如此的话为什么又没有留下丝毫讯息?仅仅是一件宝物就可带人跨越两个世界,那留下青莲的大神通者想来最少应该也是仙人了吧!,”

         陈云脑海里千思万绪,揣测着种种可能……

         只可惜大鼎传下的法决详细,对于修仙界也有着简单的介绍,却没有留下丝毫前主人的讯息,陈云心中的种种推测终究得不到证实。

         将目光自窗外收回,陈云在桌上铺开文房四宝。抽出一张淡白色的纸,提笔在上面写下一个个苍劲有力的小楷。

         “剑者,争之道也。孕灵守心,秉持一剑,锋芒……”

         正是陈云刚刚得到的《诛仙剑典》。字数不多,抄写下来不过寥寥数千字,却字字珠玑,精炼之极。

         陈云抄完一遍又是一遍,宣纸换了一张又一张,心中默默诵念经文,笔下行云,不带一丝拖沓。

         他心中的种种杂念随着抄写《诛仙剑典》渐渐抹去,脑海之内一片清明。

         陈云笔如剑锋,心念不止。

         笔下字迹慢慢跟着变化,依然是那般的苍劲有力。但此时若有人观看比较,却可以察觉到字体之上比之刚开始书写时,多了一丝凌厉飘渺之意。

         凌厉如剑,飘渺似仙。

         这是陈云将自己的精气神凝聚如一,渐渐领悟了这《诛仙剑典》上所述的种种要诀,落笔到纸上所产生的变化。

         “啪”

         写完最后一张纸,陈云把笔放下,眼眸内淡然一片。因为见到大鼎在自己识海中带来的震动、心头的重重杂念,终于被他借书写剑典,默诵玄法给平复下来。

         长生路遥,仙道飘渺。

         一入此途,欲问谁不想试剑登高。

         分云气,破长空。

         千年万寿永不灭,飞驰星海纵逍遥。

         这种种一切听来固然美好,但踏上修仙道途,若不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杂念,坚定道心。

         那纵然有千般神法在脑海,万条大道通长生。

         也不过镜花水月,终将破碎。

         深吸口气,陈云看着桌上铺满的数十张素雅宣纸。上面都写满了《诛仙剑典》。

         站起身来,在他衣袖轻挥之下,所有宣纸瞬间全部化为白色齑粉,一扫飘出窗外。

         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