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入道
         一道血红色的影子自瀑布方向往古木村漂移而来.动作迅捷,形如鬼魅。

         眼看就要进入村子,血影周边阴风大作,显得极为凶虐。

         却见古槐树树身微微一晃,一道雪练清光在黑暗中闪现,如蛟龙般自树冠之上朝血影迅即劈下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血影飞退。身躯一瞬间虚幻不少。

         于此同时,古槐树上数片枯叶在空中打旋,陈自树冠之上轻飘飘落在地上。

         “阴魂?”手执长剑,望着不远处犹自嚎叫的血色身影,陈云心中一直紧绷的那根弦一缓,徒然松了口气。

         阴魂虽然对于普通人来说也是可怕之极的存在,但先天境界的武者,百脉畅通,血气刚烈。先天真气外放之下。只要不是积年老鬼,还是可以应付的。

         不等血影反应过来,他朝前纵去,手中长剑清光闪烁,无回剑诀施展开来,化作重重剑影朝血影笼罩而下。

         凄厉啸音入耳,陈云只觉心中生出种种烦闷之感。

         阴风乍起,眼前的血影突然消失,他感觉到后背突生寒意,不及细想,手中剑光一转,直往身后削去。

         “哧!”剑光挥舞之下,无数血色发丝散落虚空,然后化作青烟消失不见。陈云后背冒出一层冷汗。

         那血影早在他转过身来之前就已不见身影。

         这不是普通的阴魂,这是陈心中刹那间升起的念头。能突破先天的武者,心性必然坚硬如磐石,特别是他修炼的《元气》对于心性的修炼更强于一般武者。普通的阴魂虽然厉害,却绝对不可能影响到他的心智。

         “呜呜呜……”四周阴风大作,耳边传来种种诡异莫名之声,听不清晰,不明方位,眼前似处处都见血影,却又处处都是虚幻。

         辨不清真伪,在血影越发凄厉的嘶叫中,陈眼前渐渐变为一片血色,心中越发烦躁起来。

         锵!

         剑吟铮铮而响,似一道清泉流入心海,陈云眼眸中复见清明,

         惊鸿亮起。

         不理面前百千血影做出的种种攻击之状,数道剑气将不远处的一道虚幻身影绞碎。

         凄啸尖锐,响彻夜空,百千血影幻灭,一道虚幻血炼破空,朝着远处飞速遁去。

         陈云手指长剑,看着血炼飞遁,眼中闪过一丝无奈。阴魂飞遁,以他武者的轻身之术根本追不上。

         这次虽仗着法器,重创了这阴魂,却终究还是让它给跑了。日后怕是此地还有祸患,不过那一剑斩掉了它大半阴气,没有数十年的功夫想来也恢复不过来。

         “阿弥陀佛!“

         就在陈云心中惋惜之时,突地一声洪亮的佛号声响彻四野,仿若自天际传下。

         一个非金非木的紫钵散发着道道金光,在遁走的血炼前面虚空中升起,钵口正对阴魂。

         佛号响起时,阴魂所化血炼为之一顿,想要转向,却被紫钵发出一道金光罩住。随即凄厉惨叫响起,阴魂种种挣扎都是无用之功,最终被吸入钵内。

         就在怨魂被紫钵收了的瞬间,离青木村数十里外,一座险峻山峰的洞府内蓦然传出一声怒吼……

         紫钵悠悠飘落,最终稳稳停落在一个白衣僧人的手中。

         这僧人面色温润如玉,脸色带着浅笑,长的甚是俊俏。看来不过二十来岁年纪,眼眸却清澈如明镜,似可光照大千。如那端坐庙宇的佛像,已洞彻世情,慧深如海。

         在其身后,身材魁梧的陈一目现惊奇,盯着陈云不放。他虽然知道自家这堂弟平日素有习练武艺,却没想到居然已经到了能伤鬼魅的地步了。

         夜风吹拂。

         青年僧人眼含慈悲,手托紫钵,其宽大的僧袍净白如雪,不染一尘,在风中猎猎。

         紫钵落在手中时,青年僧人眉宇间先是微不可查的一皱,随即舒张开。望着不远处的陈云,他微微一笑,单掌一竖,微施一礼道:“贫僧念空,见过施主。”

         陈云将目光自紫钵上移开,心中暗暗吃惊,没想到陈一居然还真请来了一位修有神通的修士,还是佛门中人。

         “多谢大师为本村除一祸害!”陈云行了一礼,真心诚意的谢道。

         念空和尚看着陈云所行之礼,目中闪过一丝讶色。端倪了陈云一会,才温和笑道:“降妖伏魔乃修行中人份内之事,无须多礼。贫僧收到这位陈云的报信时,还担心妖孽猖狂,忙以神通赶路。没想到此处居然还有施主这般深藏不露之人。也幸得如此,这片村庄才免遭涂炭。”

         陈云微微一笑,方才他所行之礼乃《元气》上记载的古礼,这位念空和尚显然把他当成了某修行宗门的弟子了。

         此时村内灯火亮起,传出阵阵喧哗声。不少村民举着火把往村外行来,显然是为查探刚才的异响而来。

         “此处危机已解,贫僧尚需回去超度这钵内怨魂,就不在此多做打搅。两位施主,告辞了。”

         念空和尚竖掌喧了声佛号,大袖一甩即飘然离去。

         只从夜风中传来朗朗清音:“贫僧目前在流波城外寒山寺挂单,若施主有空,他日可来一叙。”

         陈一望着念空和尚身影,不由羡慕道:“这位大师真是洒脱。幸得他最近云游至此,又曾施展神通救治百姓,我才能第一时间找到他。”

         陈云闻言晒然一笑,不做言语。心中却是打定主意,要择日上那寒山寺去拜见一番。

         自觉醒前世至今,陈云浩都是独自修炼。俗话说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看对方行事正派,显然是真正有慈悲心的佛门修士,既然遇见就应该去好好请教一番。

         这一夜,村民们得知妖孽已经被一位高僧大德收走,一场危机就这样避过,都很是高兴了一番才各自返回家中。

         陈云盘腿跌坐在床榻上,长剑在膝盖上平放。

         眼眸微闭,静心呼吸吐纳,一边牵引天地间道道灵气汇聚周身,做那修道孕养之功。

         方才见识了一番念空和尚的神通手段,让他心潮澎湃,了无睡意,索性就修炼起来。

         他能在短短七年时间内,独自将《元气篇》修炼到第九层的先天圆满境界,靠的就是这份勤奋,时刻不放松的心态。

         没人指点的散修,一点一滴都需要靠自己去摸索。稍有懈怠的心里,纵有仙道妙法在手,都很难真正走上那条通向长生久视之道的路。

         滚滚红尘,人中长寿者也不过百年。若不朝夕必争,以求大道。日后黄土裹身却怨不得人。

         陈云浩自是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有志长生之道的他对于修炼从不懈怠。

         他静心冥思,根据《元气篇》所传授的法门,感应周身经脉,运气调息。

         功行九转后,按说此时楚云浩应该导气归源,将真气收回丹田。

         毕竟他此时已经将这门功法修炼到了圆满之境,进无可进,每日只需调养片刻即可。

         可不知为何,今日他的心神却没能及时从修炼的空灵状态苏醒过来。潜意识里似乎隐隐觉得,应该继续调息下去。

         随着真气持续在经脉中运转,速度越来越快,慢慢的,居然开始偏离了《元气篇》的行功路线,沿着一条玄奥的经脉飞速运转起来。

         陈云心神微浮,自灵灵冥冥的定境中苏醒过来。

         体内真气围绕奇经八脉,经十二重楼,过天地玄关,最终直奔眉心处的泥丸识海而去。

         陈云心神随真气到此,好似进入一方虚空世界,前面一道玉门横立。

         陈云熟读《元气篇》,知道这是眉心识海门庭,冲开之后就迈进了入道之门,可以开始运使一些小道神通。自此就与凡俗武艺分道扬镳,踏上了另一条路,具备了向仙流修士冲击的资格。

         莫非这股真气是想要冲开这道门户?

         《元气》号称仙道奠基,凡俗三关中却只有到先天境的功法陈云也曾嘀咕名不副实,尽是夸大之词。此时却是心中一动,起了几丝猜测。

         轰!

         陈云原本盘坐如山,巍然不动的身子猛的摇晃一下。

         如他所想,真气行至此处,轰然撞击在玉门之上,体内发出巨响,如古寺内的洪钟大吕般。

         吱嘎吱嘎……

         随着真气撞击,玉门发出嘎嘎响声,缓慢移动。

         陈云心中一凛,忙定气凝神,知道一切皆是心神幻化,值此之际,若不谨守心神,必为外魔所侵入。

         噗!

         真气连续数次撞击之后,玉门轰然破碎,一股玄奥气息自眉心处弥漫而出,笼罩全身。

         霎那间,陈云心神为之所动,只觉清净莫名,身不由己地跟随全身真气如开砸泄洪般冲了进去。

         恍恍惚惚中不觉己身处于何地,心神意识若有若无。只觉妙音绕耳,清香扑鼻,就如当年投胎之时,还在母体中般的温暖缭绕于心......

         ps:大家如果觉得本书还行的话,麻烦收藏下撒!

         要知道幼苗大都需要呵护才能茁壮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