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雨夜
    “叔,我来投奔你了!”那家伙见没人搭理他便嚎了一嗓子

     “你来了,看着衣服湿漉漉的先自己拧拧吧,我这也没有适合你的衣服,这下雨阴天的也不好出去买,等天晴了你自己去买这三百块钱你就拿着用吧。哎呀,三年不见你怎么瘦成这样了,以前你都比我还胖一些,这几年家里情况怎么样?”胖厨子嘘寒问暖的方式一向铺头盖脸

     “家里挺好的,听说这里比咱们那....你们两个怎么会在这?”

     “到饭店还能干啥?吃顿饭顺便避避雨。”梁冲认出这人就是火车上那个李兵

     “那细高挑呢?这一路上搞的我跟腾云驾雾似的,烟瘾真特么的大。”

     “咋地,你们认识啊?”胖厨子把李兵拽到一边还有意压低了音量

     “来的时候在火车上碰见的,也谈不上认识。”

     “那你看见他们身上带钱了吗,不会是身无分文的货色吧?”

     “出门哪能不带钱啊?我还喝他们的酒来着,不过我看见......”

     梁冲见那俩胖子低声讲起了耳语,趁此机会招呼着孙川平坐下吃那俩东北菜

     “别吃了,你们的事我都明白了,你们走吧饭钱我掏。”

     “行啊,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咱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再见。”

     “站住,走之前最好看看这里谁说了算。”胖厨子拿刀使劲敲了几下桌子

     “您还有啥事?噢,让我走这话说一遍就行。”其实梁冲和孙川平没有动一丝一毫

     “这件事情闹到公安那里不好,我觉得咱们私了方为上策。”

     “您说说怎么个私了法?就算是欠你钱你也别太无...有理取闹。”

     “你想哪去了,我就让你们给我干一段时间活抵债,你们意下如何?”

     惯于避重就轻的梁冲想都没想就同意了,自知跑路出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孙川平尽管一百个不愿意出于谨慎也答应了,同时他心里决定接下来的日子让这肥佬不得安生。”

     “为难人家干啥,钱包丢了还不够倒霉?”这回换李兵把胖厨子拽到了一边

     “你当茄子和白菜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还十五个菜都挨着尝,七个荤八个素吃的完吗?我把他们折腾个七荤八素还差不多。毛主席不是说我们要艰苦朴素勤俭节约吗,这俩人算老几啊敢和咱伟大领袖叫板。正好这个月有点我不太愿意干的脏活就留给他们俩解决吧,让他们领教领教防盗意识淡薄的后果,这些菜倒了怪可惜,晚上热热再吃权当是给你接风了。”

     “这办法挺好。”李兵心里暗骂这老家伙不光抠门还学会借花献佛了

     “趁现在没有什么事,我要给你们俩说几句。”胖厨子装腔作势点上支烟

     “您还有什么吩咐?”说完这话梁冲感觉自己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也谈不上吩咐,就是简单说两句。你们住的地方我早就已经安排好了,唯一不妥当的地方就是那间屋稍微有点乱得费点时间打扫干净才行。再有就是跟你们介绍介绍我的那几个街坊邻居,和咱们挨的最近的是开小卖部的那个阴阳怪气的丁老头,跟他说话的时候尤其要注点意他可是房东。再有就是炸油条煮馄饨外号老油条的那家伙和长年修自行车的老黄,最可气的就是我那个竞争对手开川菜馆的四川人刘前进,这伙计费尽心机跟我对着干千万不能给他好脸看。”

     “三个人住一屋不太好吧这大夏天的不嫌热啊?”梁冲一向按耐不住反对意见

     “就他妈你事多,老子上学的时候快七十个人睡一屋都没说啥。少他妈跟我唧唧歪歪,实在不愿意住就到外头将就一晚上还能免费洗个澡。”胖厨子吐掉了烟头使劲碾了碾。

     尽管梁冲很无奈但并没往心里去所以走的比谁都快,他发现这地方外面看起来很狭窄但后院却相当宽敞,因为下雨淤泥漾出来的下水道飘散着惹人厌的气味,牲口棚里的鸡鸭鹅兔悠闲的打转溜弯,外置的楼梯不但锈迹斑斑还爬满了葡萄藤,三人拾级而上时确实有些心惊肉跳。

     虽然孙川平已经做好了那个地方脏乱差的心理准备,但现实的情况愣是比他设想的要多上堆蜂窝煤,接下来打扫卫生的过程异常简洁,孙川平啥活不干就拉着梁冲唠起了嗑,李兵哼哧哼哧忙活到下午五点多钟才把乱七八糟的屋子打扫干净。梁冲不厌其烦的听了一下午孙川平的絮絮叨叨,孙川平提到自己退伍回家没消停半年就见义勇为揍了个没事找事来头还挺硬的,那家人在当地势力很大属于老虎屁股摸不得那种类型的,孙川平觉得惹不起人家但还是躲得起的,他揣上传呼机和几百块钱就跑路出来了,虽然他对这些细枝末节添油加醋但对这几年颠沛流离的日子是如何熬过来的却只字不提。梁冲想到了他怕见到公安的事情但觉得他不会干不三不四的勾当。

     “要是你们俩有空的话,咱们玩会扑克?”李兵掏出来副皱巴巴的扑克

     “这玩意不带点钱玩没啥意思,你哥我一毛钱都没有。”孙川平不太愿意理他

     “你就多余和他废话.....“都给我下来吃饭!”胖厨子粗犷的嗓音居然能透过雨声

     已经大半天没吃东西饿的发慌的老孙和梁冲冒雨飞奔到了厨房,李兵默默撑开伞看着手里的书慢吞吞的往前挪。二十多分钟后胖厨子一通臭骂才把他的思绪从书里拽回了1996年,后来孙川平问过这个看见书就走不动道的,得到的回答相当简单,不看金古柳,枉在世上走。

     “换书了,李瓶儿属什么你现在搞明白了吗?”孙川平吃饱了撑的笑了

     “不看那东西了,《笑傲江湖》知道不?我感觉我特像那个令狐冲。”

     “先撒泡尿照照自己,不过你可能和岳不群是一类人。”梁冲总爱乱插嘴

     “少来,不过卓尔不群就是形容我李兵的,党而不群说的那是你们俩。”

     “武侠小说看多了是吧,吃完饭都他妈给我滚屋里睡觉去。”胖厨子狠狠敲了下盘子

     之后这三个家伙全都做到了食不言,也都照着胖厨子说的到那间屋里去睡觉了。

     干了半天活的李兵累的沾枕头就睡着了,看那架势往他耳边扔个手榴弹他都醒不了当然也可能永远醒不过来。至少往他脸上打两巴掌没什么事因为孙川平就这么做的而李兵依然打着呼噜形同死猪没有半点反应,这时候梁冲才放心的执行吃饭的时候想出来的那个计划。

     这计划的主要的内容是离开这个地方,梁冲这次是出来讨债的但钱包被偷阴差阳错的又被扣在这总不是办法。原本他是想着自己一个人半夜溜走,但考虑到万一胖厨子找不到自己了把有案底的孙川平交给公安就不妙了,他不太愿意添累赘但出于道义还是叫上他一块离开。

     梁冲搬张椅子在窗边一直坐到了夜里八点多钟,这时候的雨势已经减弱了许多,梁冲使劲推了一把昏昏欲睡的孙川平,顺便也把现在可以离开这里了这件事跟他说了。

     “这上头有钢筋防盗窗怎么走从哪走?从哪学的缩骨功啊。”

     “谁说我们要跳窗户了,咱们从哪进就从哪出呗。”梁冲噌的一声把窗帘拉上了

     “你觉得胖伙夫会不会怕咱跑了就把房门从外头给锁上?”

     “反锁了门有什么大不了的?上帝关上一扇门总要打开打开一扇窗的。”

     事实证明孙川平说的话是正确的,从房门出去这条路已经走不通了。

     “防盗窗你想怎么弄,实在不行我先睡觉了,打几个月零工总比东跑西颠强。”

     “你放心,这事儿我有办法。”梁冲一边回答一边脱衣服

     “咋滴?你也脱衣服睡觉啊,我就是觉得气氛太单调开个玩笑。”

     “你可拉倒吧,我想到解决这事情的办法了,今天让你开开眼界。”

     “行啊,我倒想看看你有啥神通,要是头夹缝里拔不出来我可不管你。”

     梁冲懒得搭理这种不知好歹的东西,他把自己湿乎乎的褂子绑在钢筋条上然后找了根棍子使劲搅,十分钟之后两根钢筋中间的缝隙已经勉强可以过人。梁冲解下了衣服缠上手光着膀子跳过窗户顺着水管滑到了街上,孙川平如法炮制爬下去把两只手都磨破皮了。

     “既然出来了咱就此别过吧,以后有缘再叙。”梁冲穿上衣服就要走

     “前头有个大排档,我请你吃点东西喝顿酒再走?你这招挺管用”

     “真是的,掉钱眼里了下着雨还搭棚子做生意。说到钱你身上有钱吗?”

     “大钱没有小钱还没有吗?这两张大团结买下这摊子都能剩十九块八。”

     “你刚才用的那招挺神的,是跟谁学的?有没有和那差不多的我想学学。”

     “厮混这么多年不会点东西那不是蹉跎时光吗,多吃几回亏受点罪你也会。

     “你这都有些啥.......是你!快点还我钱包!”梁冲发现摊主就是那穿花衬衫的

     “是你们俩啊,让我还你钱包,什么钱包?”花衬衫挥了挥手里的蒲扇

     “你这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敬酒不吃吃罚酒啊,你要是识相就跟我借一步说话。”

     “我跟你走了这摊子谁看?我不去。”花衬衫把啤酒往三轮车上搬看架势想走

     梁冲和花衬衫推搡起来孙川平赶紧过去拉偏架,啤酒瓶子噼里啪啦摔得稀烂液体面包淌了一地。眼尖的孙川平发现地上掉快个东西就捡起来了,他瞧了瞧那个写着公安局工作证的蓝色小簿顿觉浑身冒冷汗直接停了手。梁冲当然不会有这玩意儿的,所以他被花衬衫变着法暴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