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旅途
    人生是一次蕴藏着酸甜苦辣的旅行,途中遭遇的每一件事情都有它的意义。

     1996年7月23日,不请自来的雷阵雨断断续续地已经下了多半天,这使得那列本来就慢条斯理的绿皮车速度愈发的迟缓了,不过车上的乘客们并不在意耽误的那点时间,首先这些人谁都不想跑到外面去淋成落汤鸡,二来他们的抱怨和牢骚估计都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车厢里头的状况给人最直接的印象就是混乱,人们为了打发时间几乎什么办法都想到了。位置挨得近的凑一块喝酒打牌闲扯淡,安静地抽着烟读书看报发呆睡觉也不少,相比之下还是那些忍受着酒气烟雾打呼噜和各种气味还能心平气和地该干啥干啥的人最值得敬佩。

     人群里总会有那么一些引人注目的存在,角落里靠窗位置挤着的那几个家伙显然就是这种类型,这几个人里头年龄最大的那个叫梁冲,按照他自己的说法梁是逼上梁山的梁,冲则是林教头名字里那个冲。这人四十多岁了啥事都干过就是没有发过财。梁冲旁边是个喝得半醉话还有点多的年轻人,这哥们虽然以前就认识梁冲但绝对没想到能在这里遇上他,除此之外就是那最具特点站没站相坐没坐相的一胖一瘦,操东北口音的胖子捧着本旧书时不时的还嘀咕几句,沉默寡言嘴里叼烟的瘦高个拿着把吉他盯着水雾朦胧的车窗发呆,值得一提的是梁冲带的那几瓶二锅头已经所剩不多了。

     “你们都是什么地方来的。”梁冲觉得这里的寂静和周围不相称所以就想说几句

     “我叫周澜,山西大同来的。”瘦高个掐熄了烟语气不急不缓

     “兄弟你是哪里人啊?”梁冲拿出了平日里罕见的礼貌问道

     “你听不出来我说得是东北话吗?”胖子脱口而出的话让梁冲下意识把头转到右边

     “我是哪里人你知道,孙川平这仨字也不难记。”坐右边的老相识冷冷的回了句

     “你还带着吉他,《血染的风采》你会吗?”梁冲强压着尴尬继续追问

     刚点着烟的周澜羞愧的摇了摇头,听到那首歌名的孙川平因想到些往事而陷入沉思。

     “我捋明白你啥意思了,不跟你说清道明都浑身不自在。”胖子突然插话打破了寂静

     “你弄清楚什么了?我们俩没聊几句就让你打断了,要是有话就快点说。”

     “刚才你不是问我哪里人吗,我叫李兵,小兵过河赛大车的兵,我祖籍山东家在辽宁锦西葫芦岛,我们那地方站在山上能看见海风景可好了,不和你说清楚我浑身不得劲”

     “我就是好奇你那么专心致志到底看的啥书啊?”

     “你说这本书啊,中国古典文学名著。”胖子晃了晃快要散页的书不安分的笑了

     “你别急着挑明先让我猜猜,三国水浒还是西游聊斋啊?”

     “不是水浒但有那么点关系,我想你也猜个八九不离十咱们也就心照不宣了。”

     “这有啥啊,不就是《金瓶梅》吗。你遮遮掩掩的还包上书皮。”

     “当这么多人面不太好讲啊,这样的东西还是自己留着看比较好。”

     “我掏钱买的二锅头让你喝都白瞎了,不过你这个人真是有意思。”

     梁冲不等胖子回答就把剩下那点瓶根喝个精光,旁边那老相识见他这副样子忍不住要说几句

     “一开始我怕认错人都没敢叫你名字,不过看这抠门成性的样子就知道是你没跑了。”

     “咱不是没钱吗,要是咱有钱的话哪至于光喝酒连个花生米都没有。”

     “你从来就没有有钱的时候,前些年你净瞎折腾赚了不少钱吧。”

     “很多事到头来都是白忙活,就连我这次出门也是为了.....糟心事不提了。”

     “火车快到站了不跟你啰嗦了,以后有机会见面请你喝两杯。”孙川平冲他摆了摆手

     梁冲听到这句话时望了望周围发现许多人已经收拾行李,在这里下了车的人们在雨里一脸羡慕的看着车上那些依旧玩得起劲的乘客们,虽然梁冲也是这些落汤鸡里头的一个,但他看到一胖一瘦和孙川平也夹在人群里挨淋的时候心里的阴影一下子就消散了不少。

     那列火车保持着同样的速度渐行渐远了,甭管是接站也好冒着雨自己找地方也罢反正人都走的差不多了,胖子端详着皱巴巴的地图左顾右盼地走远了,瘦高个扔下烟头抱着吉他冒着雨拔腿就跑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人群里,浑身湿透的梁冲只想着抓紧时间离开这地方。

     急着找地方避雨的梁冲没有看路,因此导致他和个穿的花里胡哨的撞了个满怀。

     “你TM没长眼睛啊,要不是今天没闲工夫搭理你让你进医院信不信?”

     虽然梁冲很清楚他是唬人的,但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还是跟人家道了歉。

     这时候那人伸向腰间的手缩了回来,梁冲纳闷他想拿啥的时候听见有人在叫他。

     “这雨一时半会停不了,咱俩做伴一起走。”孙川平站在街角广告牌底下朝梁冲招手

     “行!你先等我会。”梁冲向那个方向加快了脚步,与此同时鬼鬼祟祟的花衣男默默离去

     虽然这两个人穿过人群结伴转过了街角但雨势丝毫没有减弱,不得不说这条街让这两个心情糟糕的落汤鸡倍感亲切,各种各样的门店像小孩堆积木一样挤得满满当当的,电线杆子上贴着这样那样乱七八糟的小广告,那些缠的像中国结抑或麻花一般的电线更是让人觉得无比舒心,斑驳的墙上旧日的标语口号仍依稀可辨,虽然这种天气基本没有人到外面街上挨淋。

     这两个为了避雨的家伙连看都没看随便就进了间房子,反正他们开门做生意的绝对不会往外撵人,梁冲到了里头发现这很不起眼的地方居然是家餐馆,正好这两个外地人才发觉都到下午了还没有吃午饭,他们商量了一下一致认为光躲雨不照顾照顾人家生意实在说不过去。

     这俩人互相拧了拧衣服刚找地方坐下,店里的人就神不知鬼不觉的过来了。

     “二位想吃点什么?”这声音出自那个手里拿着菜刀围裙油渍麻花的胖厨师。

     “你特么谁啊,走路没点动静都没有吓唬人啊。”脾气暴躁的孙川平头也没有抬

     “老子是做饭的,噢,服务员我也兼了,还有这里的老板也是我在当!”

     “他脾气直你不要和他一般见识,你先把菜单拿来看看。”梁冲朝胖伙夫硬挤笑脸

     “墙上写着认识字就自己看。”沾血的菜刀指向了那工整的几行字。

     “谢了,我先看看都有些什么菜。”梁冲挺着那有颈椎病的脖子费劲巴拉的往那里瞧

     “梁哥你别费力气了,十五个菜我们都挨着尝尝。”孙川平的语气依旧不耐烦

     “这么多菜吃不完还有饭钱谁掏啊,这两年我缺钱。”梁冲觉得这事应该弄清楚

     “我说了有机会请你喝两杯,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儿吧。”

     “行啊,好几年都没有正经八百的吃顿安稳饭了,不过喝酒就免了我还有事。”

     “酒是一定要喝那点小事以后再说,不过在此之前能麻烦你个事吗?”

     “拣咱办得成的说。”心情稍悦的梁冲一口应承下来,雨水却顺着他的衣角落到地上

     “没别的就是跟你借点钱用用,我浑身上下只有二十块钱了。”

     “算了,这钱还是我付吧。”梁冲恨铁不成钢的摸了摸衣兜但表情瞬间由愉悦变了错愕

     “给你说个好消息。”梁冲话没说完胖厨子端着盘菜慢吞吞的过来了

     “咋了。”直勾勾望着那盘鲶鱼炖茄子的孙川平心不在焉地随口问道

     “没啥事儿,不过恭喜你啊,你现在比我还要有钱呢。”

     “我现在比你还要有钱,什么!照你这意思是说.......”梁冲连忙对他使了个眼色

     “我明白了,没什么别没钱是这意思吧。”对视的两人能看到对方脸上滴下的冷汗

     “你忘带钱了吗?四十多岁人不该健忘啊?”胖厨子走后孙川平谨慎地压低声音

     “这不可能,出远门不带钱也买不了车票。”梁冲仔细回想路上的每一个细节

     “你先别想你的钱包了,先想想怎么离开这里才是上策。”

     “要不然咱们用最简单的三十六计走为上,咱俩现在快点跑吧。”

     “你挨淋挨上瘾了?先稳住他再找机会溜。你说是....吧?”孙川平瞥见了旁边的厨子

     “放心,一个也跑不了。”端着猪肉炖粉条的胖厨子颇显语重心长

     “我们不是吃霸王餐的,我们就是避避雨顺便念叨报菜名没想你当真了。”

     “你看我好忽悠是吧,退一万步讲老子智商二百五。”

     “不是,我的钱可能让小偷顺跑了,他说他请客身上却只有区区二十块钱。”

     “看你四十好几编个理由也编不利索,你再敢这么胡咧咧我特么打断你的腿。”

     “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们俩除了那二十快以外真没钱了。”

     “呦呵,真以为我不敢把你们怎么样了?老子好歹杀了二十多年的鸡鸭鹅狗猪了手利落得很,你们说我是送你们到派出所走一趟呢还是你们给我干活抵债呐?”

     听到这孙川平流露出不安而不发一语,但梁冲权衡利弊之下还是选择了后者。

     就在这个需要做出抉择的时刻,有个全身湿漉漉的家伙着急忙慌的闯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