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被祸水了一把
         人们常说漂亮的女人是祸水,其实是有一定的道理的,为什么呢?因为不可否认的,每个男人都喜欢漂亮的女人,不管他仅是欣赏也好,还是他心里有占有的目的也好。这都是男人对美好事物的追求。

         我相信换位的话,女人也一样喜欢帅气的男人,这都是可以互换且相通的,而且也是最浅显的道理,就和粉丝盲目追星一样!

         虽然我已经有了女朋友,有了周芹,可说实话我还是挺享受,餐厅里那些吃饭的男人们,对我投来的羡慕目光,身边坐着糖果和颜颜两个美女,这怎么说都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

         这谈不上出轨,就跟看电视剧里面,喜欢哪个演员不喜欢哪个演员,是一样的道理。仅仅是对美好事物的一种欣赏,多看美好的事物,心情也自然会愉悦一些!心里有了非分之想,那才叫出轨。

         祸水这个词,对女人来说,我一直认为是一个赞美的词,而不是贬义的词!贬义是曾经拥有祸水的男人,对那个祸水的病垢和诽谤,因为祸水让那个男人,失去了什么,比如权利、金钱、地位等等。

         和糖果颜颜两个美女,坐在一起吃饭,我是抱着欣赏的态度,来看待糖果和颜颜的,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即便如此我也被她俩‘祸水’了一把!

         我在向服务员再叫了一箱雪花后,还没等餐馆里的服务员把啤酒拿来。两个剃着小平头,带着金项链穿着牛仔裤和黑皮衣,年纪大概在二十上下的男子,就从餐馆的门口进来,笔直朝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臭娘们,你他妈不是说你生病了吗?放老子鸽子,在这里陪小白脸吃饭,我艹尼玛的!”走在前面,一个耳朵上打着一排耳钉的男子,来到颜颜身后抬手对着颜颜的后脑,就是重重一个巴掌。

         他们刚走过来的时候,我还以为他俩是来吃饭的客人,在那个耳钉男打了颜颜一巴掌后,我才反应过来他们原来是来找颜颜的,颜颜后脑被打耳钉男用力扇了一巴掌后,嘴里发出了一声尖叫!

         只是在回过头,看清身后的俩人后,她的脸色却变登时变得一片惨白,目光里充满了畏惧和惊恐,低着头一声不吭的任由耳钉男大声辱骂着。

         耳钉男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颜颜难听的话,见颜颜不吭声后,似乎心里更来了气,蹿到颜颜身前在颜颜一声惊叫里,左手一把薅起她的头发,右手扬起一巴掌就朝颜颜的脸上扇去。

         耳钉男刚走过来的时候,他一巴掌打向颜颜的后脑,我是没想到他会这样做,有点出乎意料,可在他薅住颜颜头发准备再扇颜颜耳光的时候,我早已提前注意着他了,在他手掌落下和颜颜的脸仅差三四里面的时候。

         我横伸出的左手,也紧紧抓住了耳钉男的右手手腕,耳钉男脸上很是愣了一下,扭过头眼神凶狠的向我看来,应该是怎么都没有料到我够胆敢插手。

         我眼神毫不闪躲,没有丝毫畏惧,一脸平静的对上耳钉男的目光,对耳钉男笑了笑说道:“哥们,这大庭广众的,有什么事坐下来慢慢说,一个大男人打女人,算个什么事儿。”

         “小子,你他妈谁啊?老子打我马子,管你屁事儿!”耳钉男用力甩开我的手,挣脱出手腕抬手手指指着我的鼻子,大声骂道:“你小子敢泡我的妞,等我收拾完这贱货,你也跑不了。”

         说完耳钉男,伸手又去薅颜颜的头发,只是等他抬手又准备去打颜颜耳光的时候,我的手也再次一把紧紧拽住了他的手腕,没等耳钉男再开口说话,我看着被他薅住头发表情痛苦的颜颜,问道:“颜颜,他是你男朋友?”

         “不,不是!他不是我男朋友……”颜颜一边在糖果的帮助下,双手用力扳着耳钉男抓着她头发的手,一边眼神求助的看着我,大声否认道。

         听到颜颜这么说,我紧皱了皱眉头,目光冷冷的看向耳钉男,说道:“哥们,你这样,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呵!”

         “过分你麻痹!还有更过分的呢……啊……我艹尼玛……你个贱货敢咬我!”耳钉男嘴里发出一声惊叫,原来颜颜和糖果怎么都扳不开耳钉男揪着颜颜头发的手,糖果就扑上去对耳钉男的手背一口咬了下去。

         耳钉男剧痛下松开手后,甩手对着糖果的脸就是一个响亮的耳光,只打的糖果整个人都扑倒在了餐桌上,看到糖果被打后,我整个人也瞬间怒了。

         反正这一架,是怎么都免不了,我想也没想拽起桌上的空酒瓶子,对着还想要再对颜颜出手的耳钉男的脑袋,就一酒瓶子狠狠砸了下去。

         耳钉男身后的男子,看到我抓起酒瓶后,脸上也吓了一跳,伸手过来想要拉开耳钉男,只是他的速度却显然没有我手里啤酒瓶落下的快,“嘭”的一声我手中的啤酒瓶,砸在耳钉男的脑门上应声而碎,玻璃渣子从他脑袋上渐飞了开来。

         那么多年打架打出来的经验,让我深深明白一个道理,打架其实就是拼狠,既然动手了,那么在没有彻底干倒对手,让他没有反抗之力前,就决不能收手!不然的话,最后吃亏的只能是自己……

         更何况,昨天晚上在A8的时候,我被那个陆飞的家伙莫名其妙修理了一顿,心里还憋着一肚子的火,眼前这杂碎撞到枪口上来,正好让我出出火!

         一啤酒瓶砸到耳钉男头上后,没等他头上开始流血,我抬腿一脚猛力对着他的肚子踹了过去,耳钉男嘴里发出一声嚎叫,整个人被我踢的躬着身子向后倒飞出去,撞倒在了和他一起来的他身后的男子身上。

         两个人站立不稳,下一刻又狼狈摔倒在了地上,连带着乒铃乓啷还摔碎了桌上一桌的碗筷盘子。我知道耳钉男,被我这连环两下,应该是打的差不多失去战斗力了,不过他身后的同伴却还有反抗之力。

         我没有丝毫犹豫,没等耳钉男和他同伴从地上爬起来,就操起邻桌桌上的一只啤酒瓶,在桌角敲碎握着半截尖锐锋利的啤酒瓶,就朝耳钉男他们冲了上去。

         在冲上前,一脚狠狠踏在耳钉男胸口后,我并没有搭理耳钉男他身后爬起的同伙,而是左手一把揪起耳钉男的胸口衣服,锋利的啤酒瓶用力抵在他的脖子动脉上,眼神冰寒的盯着耳钉男,冷声道:“你刚才骂我什么?有种你再骂一个……”

         此刻我面前的耳钉男,眼神满是惊恐和害怕,额头上和发际里被刚才我那一酒瓶砸破皮的脑袋,鲜血也止不住的从他裂开的头皮上渗了出来,很快沿着他的脸颊,流满了他整张脸。

         我瞠大了眼睛,一脸狰狞的死死瞪着耳钉男的眼睛,手上拿着的半截玻璃瓶的锋利瓶口,在他脖子上越来越用力越顶越紧,一边使劲还一边朝他咬牙吼道:“说啊,我刚才没听清楚,再说一个,怎么不说话了!我干你娘的,说啊!”

         真的划开耳钉男脖子上的动脉,替他放血,我自然是不敢的,我也没有那么傻,为了一个杂碎陪上自己的命。不过既然动手了,那么有些事是一定要做到位,至少要让他知道我不是好惹的,让他以后不敢轻易对我生出报复的心。

         耳钉男似乎是肚子挨了我一脚重踹,胸口还咽着气呼吸还没有回复过来,所以被我吼叫逼问,只是神色恐惧眼神哀求的看着我,嘴里吭哧吭哧的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后,在我手上那半截玻璃头,割破他脖子皮肤上很细小的一道裂口后,耳钉男的裤裆都湿了,被吓的尿了出来!

         那个已经爬起来的耳钉男同伴,看到我像是随时会要了耳钉男的命样子,吓得脸色煞白朝我跪了下去,一边磕头一边嘴里哆嗦的求饶道:“大,大哥,我们错了,求,求你放过我们吧……我和李挺以后再也不敢了!”

         我缓缓抬起头,眯眼看着跪倒在地的耳钉男同伴,嗤笑了笑说:“放过你们,呵呵呵,有这么便宜的事儿吗?我问你,你和这杂碎都是谁啊?”

         “大哥!我……我叫张旭……他是我大哥……李挺!”男子眼神闪躲,似乎十分害怕和我对视。

         “就这种货色,也可以当大哥!艹……”我眼神鄙视的瞅了眼李挺,松开揪着他衣服的手,站起来用力踢了两脚他的大腿,随后走到张旭跟前蹲下身,拍了拍他的脸说:“这杂碎是干嘛的?他混哪的……”

         张旭看了眼在地上满脸是血,一动不动的李挺,咽了咽口水说道:“李挺是X县教育园区,技工校的老大,我和他都是技工校的。”

         “你们俩都是技校的?不是,我看你们都二十出头了吧,还是在上高中?我说,你小子是当我傻呢,还是怎么地?”我听了王旭的话,抬手对着他的脑袋就是一巴掌。

         王旭看着我打来的手,想躲又不敢躲,在挨了一下后,一脸委屈的道:“大哥,我真没骗你,我们真的是高中生,我身上还带着学生证呢。”说着王旭连忙从皮衣内袋里掏出学生证,递给我说:“大哥你看,我真的没骗你,李挺在学校留过两级,他今年二十,我留过一级今年十九。”

         我接过学生证,对照着王旭的脸看了看,还真的是同一个人,心里也七八分信了王旭的话,不过这俩货长得也实在太着急了些,不是他说他还是高中生的话,估计谁看到他们的模样,都会觉得这俩货是混社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