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妖艳的靓颜颜
         不可否认,颜颜和糖果一样也是一个美女,或许从国人传统意义上的美来讲的话,颜颜要略逊糖果几分,但从年轻人的眼光来看的话,颜颜这样的女生,绝对要比糖果来得更有诱惑力。

         糖果的美,仿若空谷幽兰,清新脱俗;而颜颜的美,则像是绽放的罂粟,让人又爱又恨。颜颜一走过来,就吸引来了周围无数男人的目光,从那些男人的目光里,我甚至能看到那赤果果的欲望!

         虽然不想承认,可我也不得不承认的是,如果把颜颜这样的女孩,和我关到同一个房间,如果她来撩我的话,恐怕多半连我也把持不住。

         颜颜来了后,糖果往里边挪了挪,给她让出了个座位。颜颜坐下后将肩上的红色挎包,往身后轻轻一放,看着挎包上那个标识,我知道这是个LV的名牌包,具体价格不知道,不过大几万肯定是要的。

         “糖果,不介绍介绍!这位帅哥,是谁啊?”颜颜撂了撂鬓角的长发,坐下后笑嘻嘻的伸手轻推了推糖果的胳膊,语气调笑而又揶揄的说道。

         糖果喝了口手上的可乐,咳咳了两声后,指着我对颜颜介绍道:“这是江辂,就是我上次跟你说的,半个月前我回家的时候,在弄堂里替我解围的,和我住同一个宿舍楼的那个男生!”

         说完糖果手拍了怕颜颜的肩膀,对我一本正经的介绍道:“这位呢,是颜颜,我的好朋友,自号C县第一大美女!”

         “去你的,你个死糖果,有你这么介绍的吗!”颜颜假装生气的嗔了糖果一眼,随后看向我落落大方的伸出右手,说道:“你好,我叫颜颜,颜色的颜,很高兴认识你。”

         我看着颜颜伸在空中那白皙修长的手,微愣了一下,说实话以这么正式的方式和人握手认识,我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不过看着颜颜我还是礼貌的伸出手,和她轻握了一下,“你好,我叫江辂,江水的江,商辂的辂!”

         “商辂?明朝的六首状元的辂?”颜颜笑了笑,看着我问。

         颜颜能知道商辂,说实话还真挺让我感到意外的,这个字也算得上是生僻字,许多人看到字的话,经常会念错,而且商辂虽然在明朝时是赫赫有名的六首状元,可在现代知道商辂是谁的人,却不多。

         颜颜一口道出我的名字来历,这也不由让我对她高看了几分,我点点头笑着说:“嗯,是的,六首状元的辂。我爷爷给我起的名字,就是希望我能读书成绩好点,可惜事与愿违……”

         颜颜拿起筷子夹了口菜,摇摇头道:“现在时代不同了,读书又不是唯一的出路,现在大学生毕业,还大把的找不着工作呢!你以后自己上进点,多挣点钱不就行了……小辈过的好,我想这才是长辈们最大的心愿……”

         听了颜颜的话,我是真的愣住了,没想到她能说出这么一番话来。看来人不可貌相,这话真是一点没错,她的一番话,也不由让我对她的感觉,再次发生了变化。

         我看着桌上服务员一一端上来的菜,颜颜极少动筷子,不由对她有些歉意的说:“刚才你没来,我们就点菜了,那个你要是不喜欢吃的话,要不你再看看菜单,再点几个。”

         颜颜还没说话,一旁的糖果就抢着张口道:“不是菜不喜欢,菜不够,是桌上没酒,她吃不下饭。这家伙一直都是这样的,在熟人面前可疯了,因为刚认识你和你还不熟,所以她在这装淑女呢!”

         “你个死糖果,看我不收拾你!”颜颜手伸向糖果的腰挠痒痒,糖果也嘻嘻哈哈的开始反击,两个人很快闹成了一团。

         看她们俩的样子,我看得出来她们的感情应该确实挺好,在糖果和颜颜玩闹的时候,我叫来服务员,又让服务员拿了四五瓶啤酒过来,酒拿上来后我启开盖子,给颜颜面前的玻璃杯倒了一杯,在给糖果倒的时候,糖果则伸手盖住了杯口,示意不喝酒。

         我端起自己面前的酒杯,对颜颜歉意说道:“不好意思,我以为你们只在上班的时候喝酒,所以……”

         颜颜摇摇头,端起酒杯和我轻碰了一下,笑着道:“没事,反正我是来蹭饭的,有没有酒也没关系,我就是来看看我家糖果姑娘嘴里老念叨的救命恩人,到底长啥样,呵呵呵!”

         “什么啊,你别瞎说!我哪有老念叨了!”糖果白润的脸颊微微一红,手轻推了颜颜一下。

         颜颜笑了笑,看了糖果一眼后,说道:“好吧好吧,没念叨没念叨,行了吧。”说完颜颜将玻璃杯里的酒一饮而尽,喝完又拿起桌上的啤酒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端起酒杯对我笑道:“喏,帅哥,这杯呢是我感谢你上次救了我家糖果的。”

         一只玻璃杯,刚好能倒半瓶的雪华啤酒,两杯的话则正好一瓶,看着她脸不红心不跳的,一连闷了满满两杯酒,我才总算知道,糖果刚才为什么说她无酒不欢。看着她喝完一瓶,接着又拿起桌上的啤酒启开盖子往自己杯里倒酒,我才知道今天遇上对手了。

         来C县两个来月,我不论心情好还是烦闷的时候,都是一个人自酌自饮。今天总算碰到一个,能陪自己好好喝一场的人了。

         “等等……”在颜颜又喝了一杯,又开始往杯里倒酒的时候,我伸手拦住了她。

         “……”颜颜抬起头,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我笑了笑,没说话在喝完自己杯子里的酒后,拿起桌上的啤酒启开,对着嘴一口气吹了起来,在七八秒干掉一整瓶啤酒后,我朝她笑了笑说:“你三杯,我三杯,现在你可以喝了……”

         颜颜愣了一下后,哈哈笑了笑,看着我说道:“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我这电灯泡,太亮了呢!江辂,你这是想和我比酒吗?”

         我摇摇头道:“没,我只是觉得,和女孩子在一张饭桌上吃饭,不能让女孩喝的酒比我还多,不然的话,说出去被人知道了不太好听……”

         颜颜听了我的话,用胳膊轻顶了顶身旁的糖果,挑了挑眉,讪笑说道:“糖果果,你这恩公,好像很嚣张啊。我要是把他灌趴下了,你不会心疼吧?”

         糖果眼睛轻瞪了颜颜一眼,低下头一边吃着菜,一边头也不抬的挥手说道:“臭颜颜,你喝你的就是了,别想把我也拉入战场……我才懒得理你……”

         颜颜听糖果这样说,脸上有些失望的耸了耸肩膀,端起杯子对我遥敬了一下,说道:“我说恩公,看来你在俺家糖果果心里的位置,好像还没有十分地重要啊,你可得努力加把劲了,要知道追求我们家糖果果的男人,能组一个加强连呢!”

         我看了眼埋头吃菜的糖果,对颜颜笑着摇摇头,说道:“你可别乱点鸳鸯谱,我和糖果只是朋友,你想多了。别说这个了,我来C县已经两个来月,还没好好喝过一次酒,今天你能喝多少我都奉陪!”

         颜颜撇了撇嘴,失笑道:“什么叫我能喝多少,你都奉陪啊,是你自己想喝酒,想让我陪吧!好吧,看在你上次对糖果果英雄救美的份上,我就舍命陪君子了……”

         在我们家还没破产以前,我们家家里曾经是办酒厂的,所以我从小就比其他同龄的孩子要能喝,好像记忆中还从来没有喝醉过一次,即使喝吐过几次,可脑子里还是依然十分清醒。

         我也知道,一般在夜场上班的女孩,都是贼能喝酒的。或许是这大半年的日子,太过压抑,没有人诉苦没人陪伴,突然碰到一个能和自己放开了喝酒的人,我心里也有点莫名的兴奋,即使不能吐诉心里的话,可却依然感到十分的开心。

         一桌三个人,糖果果然像她说的那样,只吃菜不喝酒,只是笑嘻嘻的看热闹,看我和颜颜拼酒,不仅看热闹,还时不时的在一旁煽风点火。

         我和颜颜你来我往,你一杯我一杯的对敬着,还不到半个小时,我们各自的桌子底下就堆起了一堆空酒瓶子。一旁餐馆里的其他客人,看到我和颜颜这么个喝酒法,也纷纷朝我们看了过来。

         我们都没有往对方的酒杯里倒酒,谁喝了多少都一目了然,最初拿来的六瓶一人各三瓶,之后又各自一人分了一箱,一箱有十二瓶,加上三瓶的话就是一人十五瓶。

         十五瓶大瓶的雪花啤酒喝完,中途的时候我们都各自上了两趟厕所,在各自干完最后一杯桌上的啤酒后,我和颜颜相视一笑。

         她的脸上有了微醺的酒晕,不过我能看得出来,这妹子应该还能再喝不少。说实话到了这一刻,我是真的有点惊着了,要知道这么拼酒,可不像在酒吧KTV里,还能唱唱歌跳跳舞通过运动分散掉一些肚子里的酒精。这是实打实的,没有停歇的往肚子里灌。

         “还来吗?”颜颜把杯子倒过来,微仰起头用嘴接住杯子里最后的几滴酒,喝完后把杯子轻轻放到桌上,笑嘻嘻的看着我问道:“看不出来,你酒量挺好啊,还要再来吗?”

         我笑了笑,看着颜颜说:“你也不错啊!你现在几分了?”

         颜颜笑着说:“放心,醉了我会提醒你的。你要是还能再喝的话,我陪你!”

         我想了想说:“那就一人再来半箱?”

         颜颜点头道:“可以啊!”

         听了颜颜的话,我朝店里的服务员招手道:“服务员,再给拿一箱雪花。”

         人和人之间就是这样,初见的时候第一眼,或许就会让你对某人,莫名其妙的生出好感,亦或是厌恶的反感,可在真正接触之后,可以相处的人和难以相交的人,很快就会凭直觉分辨出来。

         当然,一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这自然是无法知道的,可内心的一个感觉,却会自然而然的发生变化。而此刻颜颜的健谈和爽朗,很显然让我彻底改变了对她最初的印象,在我心里她应该会成为我一个可以很谈得来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