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成了一个混混
         摘掉眼镜后,我看清了他整张脸,这是一张十分帅气的脸,很刚毅很阳光五官菱角分明,看长相他的年纪其实也比我大不了几岁,最多二十三四这样。

         不过听到他这样说,我不乐意了,朝他碎骂道:“有你妈!你不是要杀我吗?有本事来啊……来啊……”手上有武器和没武器,心理是完全不一样的,斧头在手我心里的底气也足了起来。

         我开口骂他,本是想激怒他好寻找机会出手,可让我失望的是,他非但没有生气嘴角的笑意也越浓了起来,看着我饶有兴致的对我问道:“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老子叫江辂!你他妈到底打不打,不打就放我走……”我朝他喝骂道,我手里的消防斧挺沉,起码有十来斤重,这么一直提在空中时间久了肯定会乏力,不过我也知道这样拖下去,对他也不利,毕竟他杀人了也要逃命,不然等一会警察来了,他想跑恐怕就困难了!

         他凝视着我的脸,看了一会后轻轻笑了一下,道:“好啊,来啊!”话音还没落下,他甩手一刀就向我的身体斜劈了下来,速度很快在空中划拉起了一道白练。

         想躲我是躲不了的,一是无路可退,二是不管左闪右闪都避不开,所以我只能拿斧头对着刀砍来的轨迹硬抵上去,他的刀很锋利,不过我却占了斧头柄纯铁厚实的便宜,刀砍在斧头柄上溅起了一串火星子,我也算是挡住了他的刀。

         一刀过后,刀被轻微的反弹了回去,我抓住机会不让他抽刀,用斧子柄抵在他的刀上,连斧带人用力向他扑了过去,在扑上去的同时,我的右脚猛地抬起一脚暴力向他肚子踹去。

         他向后轻轻一跳后退收腹,躲开我的脚,手上的刀却突然一转,刀面贴着我斧头的柄,刀锋沿着斧柄呲啦向我握斧的右手手指削来,不放手的话我的几根手指肯定就报销了。

         在千钧一发之际,我险之又险的松开右手,躲过断指的危险,可右手松开后左手拿着整柄斧头却让斧头失去了平衡,也没办法对他做出进攻,他的刀斜下而过划空。可就在我准备右手再次握上斧头的时候,我右眼余光瞥及一道破空残影对我当头劈了下来。

         是的,鞭腿!

         在他的刀划空后,他的身体借势扭转,一记鞭腿回旋踢在我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就狠狠劈在了我的左脸上,‘嘭’的一声我只觉眼前一黑,整个人就重重撞到了右边的墙上。

         脑袋磕在墙壁上和墙壁做了亲密接触很痛,可即便在这一刹那,我眼睛有点短暂视线失盲,可手上的斧头却不敢停歇,仍用力胡乱挥舞着,防止着他上前。

         不到一两秒种,我就恢复了视觉,等我扶着墙壁爬起来的时候,那人正站在原地笑嘻嘻的看着我,语气揶揄说道:“小子,你很菜啊!”

         他看着我眼神很戏诌,脸上满是调侃的味道。不过我也知道,自己确实输了不是他的对手,这家伙的身手估计可能和疯子教官是一个级别的。他要想杀我的话,刚才一脚鞭腿踢飞我后,就可以乘势追击要了我的命。

         我朝地上吐了口嘴里的血沫,冷眼瞪着他道:“你想怎么样?”

         他摸了摸下巴,静静看了我一会后,正准备张口说话,身后走廊里的888包厢里,却跑出了一群人飞快来到了他的身后,其中一个身材魁梧的胖子来到他身旁后,笑道:“陆飞哥,全搞定了……咦,这小子是?”

         被胖子称为陆飞哥的他,听了胖子的话后点点头,在深深看了我一眼后,对胖子说:“这小家伙,是A8的服务员……”说完陆飞把他手里的刀丢给胖子,胖子接过刀眼神耐人寻味的看了我一眼,见陆飞转身离开,就带着人跟着陆飞一起离开了。

         这些人来的快,去得也快,从来到离开包括那个陆飞的家伙和我交手在内,前后的时间一共还不到五分钟。

         陆飞和胖子离开后,我也整个人瘫倒在了地上,坐在地上摸出手机,我很想给疯子打电话问问究竟是怎么回事,可想了想电话还是没有拨出去,而是在第一时间拨了110报了警。

         陆飞他们前脚刚走,警察还没到,A8的安保队长王昆和经理韩风就带人来到了三楼。888包厢里余承韵带来的男男女女,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不过还好的是都没有生命危险,伤的最重的是那个从包厢里跑出来的四眼仔,一共被人砍了二十三刀。

         至于那个余承韵,他身上倒是一点事都没有,只是被人扇了几个耳光,扒光衣服仍进了包厢卫生间里。

         韩风让人把那些受伤的人,在警察到来前都从去了医院。最后还把我叫到了他的办公室,我进了办公室后,保安队长王昆正在办公室里抽着烟,韩风让我坐下后对我问道:“小江,你看没看清那些闹事的人,长什么样?”

         我不太清楚韩风这么问我是什么意思,因为酒吧里每层楼都是装有监控摄像头,即使我没看见楼道里的摄像头也能录下那些人,在事情没有搞清楚前,我不想多事所以对韩风摇头道:“韩经理,我没看清楚。”

         韩风听我这样说,脸上似乎松了口气,对我笑了笑道:“小江,你来A8上班有多久了?”

         我回答道:“有两个月了。”

         韩风点点头,看向王昆说道:“昆哥,小江是个可造之材啊,要不以后就让他跟你怎么样?”

         王昆一边抽着烟,一边抬起头扫了我一眼,抿嘴想了想后,看向我说道:“你叫什么名字?哪人啊?”

         我回答道:“昆哥,我叫江辂,我是N市本地的。”

         王昆点点头道:“嗯,你小子确实挺有胆色,当个服务员是有点可惜了,既然韩经理都开口了,那你以后就跟着我吧。”

         王昆这话一出口,我就知道王昆和韩风肯定之前通过监控,看到了我和那个陆飞交手,只是我不明白他们明明知道我撒了谎,为什么还要提拔我。王昆是A8的保安队长,不过不是穿保安服的队长,而是看场子的人,A8也有王昆的股份!

         跟着王昆自然比当酒吧服务生好,也比穿那一身难看的保安服要来得来好,虽然没有明面上的工资,可王昆的手下几乎个个都吃相的喝辣的,所以对普通人来说,这绝对算是提拔了。我假装有些兴奋的对王昆问道:“谢谢昆哥,谢谢韩经理。”

         王昆朝我罢罢手,把手里的烟掐灭在烟灰缸里,站起身走到我身边,伸手捏了捏我胳膊上的肌肉,笑着问道:“以前练过?”

         我摇摇头说道:“以前在老家C县的时候,经常打架……”

         王昆点点头,抬手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嗯,以后你就跟着猴子,怎么做事猴子会带你的。这钱你拿着,去给自己买几件像样的衣服……”

         我看着王昆递过来的大概三千左右的现金,犹豫了一下,没有客套就揣进了裤袋里,“谢谢昆哥。”一旁的韩风见我收了钱,笑着对我说道:“小江,我跟你老大昆哥谈点事,你先出去吧。哦,还有,一会如果警察来了,你知道怎么说吧?”

         我微微一愣,点点头道:“嗯,我知道的。那韩经理昆哥,我先出去了。”出了办公室关上门,我站在门外长舒了口气,手摸着裤袋里的钱,也多少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韩风和王昆之所以给我来这么一套,应该不是真的想收我当小弟,而是想让我在警察面前闭嘴而已,我心里有两种猜测,一个是A8毕竟是娱乐场所,事情闹大了会对A8生意有影响,不过我心里却更趋向于另一种可能,那就是来闹事的那个陆飞的家伙,恐怕来头不小。

         而事后,也证实了我的猜测是正确的。

         在我看来,今晚888包厢发生的事情,怎么都应该属于是重大伤人寻衅事件,其他包厢里的人伤的怎么样不清楚,可那个中了二十几刀的四眼仔,在我看来就是能救活医好,下半辈子估计也残废了。

         可最后让我没想到的是,这事最后就这样不了了之了,余承韵这位以往在X县横着走的二世祖,不仅没有用他爹的权势给警方施加压力,还花大价钱选择了息事宁人,就连我也分到了三千块的封口费。

         警察来了之后,也只是走了个过场,带我到派所处里录了一下口供,不到半个小时就把我放了回来。说实话我很想向给我录口供的民警,检举这事情的严重性,可想到自己卧底的身份,还有任务在身,才忍耐了住。

         从派出所出来后,正好是凌晨十二点,这时间正是酒吧营业的客流高峰期,不过因为我手臂上被玻璃划破的伤口还没有处理,所以我给猴子哥打了个电话请了个假,就去了医院。

         从医院里包扎好出来后,我收到了疯子教官的短信“行动暂缓”,我知道疯子也应该知道了A8酒吧里发生的事情。只不过,我怎么都没有想到的是,这行动暂缓,最后竟整整展缓了两年的时间,而我没有打入鸿运集团,却成为了一个小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