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结束亦是开始
        第一章结束亦是开始

         我不明白为何会这样?不过这样似乎也不错吧?我已经不止一次的思考这个问题,我甚至已经对此觉得有些厌烦。这样的生活难道不是我想要的么?起码物质条件上要比以前好上太多了。可在那个世界总还有一些无法割舍的人呀。无论是家人,前辈们,还是那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们……

         又开始发神经了。

         尚顺从宽大柔软的床上默默偏过头,看着窗外的高楼有点失神。

         虽然从前世开始,他就不时的有着这个习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感到异常的暴躁,这个时候的他没人能安抚下来,或许有人可以吧。但那个人显然对他是不屑一顾的。家人也认为他的努力是毫无意义的,他的梦想只不过是在浪费家中的钱财和自己的生命。

         尚顺当然是喜欢她的。当他提出交往请求的时候,总是被顾左右而言他。当然,如果说洛丽塔、达西先生是那么的深奥,可巴黎圣母院却也被推托不知的时候,尚顺的内心是无比的惊愕,甚至还有些愤怒。他感觉自己被耍了。虽然也隐隐有了少女确实不知道这些,而且也不想和任何人交往的心理,但他还是有些不快。而这种不快直到重生前的那一刻都没能抚平。

         尚顺的梦想真的不高,他只想自己安安静静的做研究,偶尔在别人的恳求下讲一些历史上的研究发现,金融例证和文学理论。东大也好,京大也好,以他所有的实力,加上一份不错的研究计划书,在和未来的教授导师打好关系,他几乎不会被那些大学院拒绝。可家人却认为他去日本毫无用处,只是在浪费而已。

         尚顺承认,自己很自私。为了梦想甚至损失了太多太多。可他没有后悔过,连梦想也没有,他又靠什么而活的呢?如果不给自己找这么一个羁绊,如果不和很多女孩子建立了及其亲密的友谊关系,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在某天突然去死。

         前世的尚顺就是一个这么阴暗的人。如果不这样,他甚至找不到活着的意义。

         尚顺是一个天才,他只不过自学了三年的日本中世史,却在整个内地罕有敌手,他半是玩笑的看了半年电影理论,居然就可以自己分析影片运用的技巧,以至于一个北影毕业的女孩半开玩笑半是认真的劝他干脆转学去北影算了。可是,就是这样的他,直到最后,他都没能达成他的梦想。

         遗憾,当然是有的,父母也好,朋友也好,甚至是……那个他并未怎么放在心上的富有女友。这些人他又怎么可能不思念呢?他毕竟不是钢铁,就算钢铁侠,也还是个花花公子呢。

         可是……终究是越来越模糊了,他们的影子。从十五年前,就开始了,越来越模糊。思念也越来越少,虽然那是前生的亲友,可就算不算上时间的推移,这一世的亲友对他的爱,也并不逊色前一世。

         而且,已经十七年了,而这一年,整整好好是2010年。是的,尚顺穿越已经十七年了。他的大脑终究不是电脑。

         翻开枕边索尼的盖子看了看时间,尚顺掀开被子默默地起床,慢条斯理的换上了一件洁白的衬衫——这是从他前生就带来的喜好,他异常的偏爱黑色和白色——他当然也想多睡一会,可他还要去上学。没人规定重生者就可以不用去上高校(高中),就算是他这么想,他的家人也不会同意的。用他今生的父亲尚通的话来说,我们家来还没穷到供不起你上学的地步。

         当然,尚顺家是一点也不穷的。但从这栋在中野区的豪华公寓就能管中窥豹了。而且之所以尚顺是住在中野区,还是为了上学能更方便一点。虽然新宿区和中野区是毗邻的,但每天跨区也稍显麻烦,更何况东京都的人流量实在不少。

         至于尚顺的学校嘛,也不是什么知名的高校,只不过是一个拥有国立大学法人资格的国立東京大学教育学部附属中等教育学校而已,你看,所以说,这真的不是有多么了不起的……你妹啊。这种学校有多少人想上都上不了好吗?

         “今天要不要再请个假呢?”尚顺扭了扭身子,一边吃着早餐,一边在心中嘀咕着。请假这种事他当然没少干了,可是那可是东京大学附属的学校,想请假不是不行,但随便请假就太过分了,而且经常不出勤不大不小的也是个麻烦,虽然尚顺不在乎这种麻烦,但为了处理这种麻烦而衍生出来的麻烦在他看来也很麻烦。

         请假这种事情如果没点门路的话在这样的学校还真的轻易办不下来。以日本大学为例,除非是发生了天灾导致学生根本没法来上课以外,就算是生病了只要不出勤也要按旷课处理。当然,如果你家里势力大这个自然就可大可小了。毕竟这个世界根本就是一个人情社会,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都是讲人情的。

         但可大可小不代表可以天天请假!

         尚顺已经用身体不舒服的理由请了一周假了,而在这之前,他又以自己的小说需要做宣传推广为由,又请了一周的假,也就是说,他已经半个月没去学校了。就连他家里都开始对他这种行为心生不满,甚至他爷爷还亲自打电话来警告他,如果再不去学校,后果自负。

         去学校就去学校。尚顺还不至于为了这么一点小事情就顶撞已经六十四岁的老人家。至于到学校之后干什么……这当然就是他的事了。

         像他这种天才,当然是……不会听课的了。他还有很多自己要做的事,去学校也好,如果在家的话,恐怕又要懒懒散散的一天什么也做不成了。这也是他从前世就带来的习惯,没有一点办法。

         PS:老实说,许多话都是出自自己内心的,当然,也经过了一些加工,包括夸张化处理,无中生有什么的,毕竟就算是半自传也还有个半字,更何况这还不是,只是一个小说而已笑。连续弄砸了两本书,真的很抱歉,明明还有着一些人关注,可是莫名其妙的就开始自暴自弃,看着自己写下的文字也开始异常的别扭。我不会在保证什么,因为每一次保证都只像在给自己立FLAG而已,我只会尽我的可能去做。能做多少就做多少。更新可能不会很快,这两个月发生的一些事也给了我很大的触动,或许不该用触动这个词吧笑。就像和我的日本朋友在闲聊的时候抱怨的那样,不断的失败,什么时候才能够成功一次呢?记得前几年有朋友替我占卜,说我前半生苦难,后半生发迹,可能真的是这样子吧。Lovelive的内在是不可忽视的,当我在这个月开始重新审视整个动画的内容的时候(虽然更喜欢印在纸上的铅字,但谁也没法否认动画的形式传播的更广),我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得连自己都不认识了。已经失掉了那份最初的感动。当然,现在籍由缪斯,我已经找回了其中的一些。回想起当初的对LL的一笑了之到此后的为其精神而赞叹沉醉,也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奇迹吧笑。自然,如把这种精神看成是以前旧日本所提倡的大和魂,现在的自由灯塔所说的美国梦,元首所讲的意志的胜利,当然也无不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