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有信仰的人(3)
         吕安彦原本安静地看书等她,看到她算完账高兴的样子,忍不住一直盯着她看,直到她走到自己跟前,才捧起她的脸说:我暖暖的姑娘。

         叶小麦抬眼看他:你克制下,别乱滴口水。

         吕安彦捏着她下巴说:很好,你成功吸引了本总裁的注意。

         叶小麦内心一阵战栗,夸张地抖给他看。然后问:下周三晚上有个感恩节慈善拍卖会,我想做个姜饼屋去,邀请你一起啊。他说:看情况吧,我很忙的。

         叶小麦说好吧。心里略失望。

         叶小麦读书时给一个来N城读书的英国人Dean做中文老师,时间久了,就成了朋友。每年感恩节前,Dean都会和另外几个外国人策划一场慈善拍卖会,参加的外国人居多,其中又以家庭主妇参加的居多,不少是跨国企业驻华的中高层家属,他们可以带自己的朋友来,也有些商家,大家展示自己的手工艺品、食物或字画,参加者可自愿提供一件物品作为拍卖品,拍得的金额除去场地费,悉数捐给当地一家慈善机构。其他的物品也会提供展位,自由买卖,像个bazaar。因为拍卖会后会有派对玩到深夜,有酒,因此没有小朋友参加,倒是吸引了很多单身男女。

         叶小麦从前都是被拉着参加拍卖会后的派对,这是她第一次参与拍卖,还要在拍卖后推销自己的咖啡店,既兴奋又紧张。

         吕安彦从双肩包里拿出一个包装雅致的盒子,递给叶小麦,示意她打开。

         这么快就……求婚了?叶小麦接过来,一边说一边打开。

         是一条镶钻的钥匙项链。

         叶小麦觉得贵重了,推说不能要。

         吕安彦却不由分说,拉过叶小麦,让她背对自己,轻轻给她戴上,又轻柔地把头发拨出来。再掰转叶小麦,面对面仔细看看,说:好看。

         吕安彦说:慈善拍卖会那天就戴这个吧。

         叶小麦说:要看我那天穿的衣服搭不搭。

         你怎么那么难相处呢?能不能哪次直接轻快地答应我一件事?

         唔,好吧。但我更愿意吕老板多送我些生意。

         那好办啊。吕安彦打个响指,说:来人呐,马上给我先充100年黑金服务卡。

         叶小麦说:30年吧,我可能只有精力开30年的店。

         好,我来店里30年。

         干嘛忽然送我礼物。

         喜欢你啊。

         为什么喜欢我?

         你很漂亮。

         嗯,这句评价很中肯。

         吕安彦不聚焦地目视远方,幽怨地说:我以前喜欢修长丰满的,现在不喜欢了。都是因为遇见了你。

         叶小麦敲他一个栗子:什么嘛,我好歹也算修长好不好。

         大概是降温的缘故,店里客人渐渐多了些,这样的天气就适合窝在暖和的咖啡店,独自看看书或者跟朋友聊聊天。

         叶小麦在新品里增加了热酒,很受欢迎。用半干或半甜型的红酒泡上苹果块,加入肉桂粉,醒上半小时,斟上半杯,喝上去有水果清香,又热乎乎的。

         她冲完所有咖啡,有些累,洗洗手坐到靠窗的沙发上休息了会,拿出便签纸,边想边写下做姜饼屋要买的原材料,设计了草图。阳光让人有些恍惚,她眯起眼看着窗外的院落,这样的日子在她从前上班时尤其珍贵,而现在她每天都过着这样的日子,像在做梦,她近来常常把现在的生活和过去上班时做对比,不清楚会不会有一天也会厌倦,但目前为止,她尤为珍惜。

         叶小麦喊袁西西陪自己去麦德龙,两人在货架边穿梭,把购物车填得满满的,购物总能让人心情愉悦。袁西西说起店里的那个有自己公司的客人,流露出止不住的笑意。

         袁西西说他叫唐哲,做汽车配件的,家族企业。生意做得很大,多大呢,马路上跑的汽车一半以上有他们家零件。这可能有点夸张,但比袁西西还富有,这是真的。

         叶小麦打断她的话,说:袁西西,你喜欢他啊?

         袁西西被冷不丁地一问,脸噌地一红,说:没有啊,就说说而已。

         我们午餐吃什么?她生硬地转换了话题。叶小麦也没有追问,但知道她有。只是这喜欢有了几分,是出于何种缘由,叶小麦不清楚。

         袁西西有个羡煞旁人的家庭,她说:也就是看上去很美吧。子非鱼焉知鱼之乐。她热衷于奢侈衣服、鞋子、包,当然她也很有钱,她的丈夫会给她充足的零花钱,鼓励她做她想做的事。即便是这样,她还是偶尔叹口气道:叶小麦,我觉得我生活特别没劲,我少一种心动的感觉。

         叶小麦翻个白眼,作势要揍她,她哈哈笑,说:真的,我好像都忘了当初为什么要结婚。好像到了合适的年龄,出现了合适的人,日子就这么过了。

         叶小麦问:难道现在不合适了吗?

         她说:肯定合适啊,只是没劲而已。

         叶小麦不太明白,没有心动怎么算爱情,没有爱情为何在一起。不过她没有追问,任何人做任何事都有自己的原因,他人可以建议,但不便评论,对朋友尤其如此。

         他们去吃了上好的牛排,食物上来后,都把唐哲的话题给忘了。

         回到店里,凌蓉快步迎到院门口,把后备箱的东西都搬进去。叶小麦打算做一个30厘米高的姜饼屋,步骤很多,要分几次完成,今天先把所需的基础姜饼做出来。店里客人不少,袁西西和凌蓉忙前忙后,叶小麦在操作间专心做姜饼。大厅里挺热闹的,她喜欢置身在这种热闹当中但又不参与的感觉。

         大厅光线渐渐暗下来的时候,听到吕安彦来了,他们热烈地讨论着什么,叶小麦把最后一份模饼放进烤箱,急切地想参与到他们的话题中去。

         吕安彦买了一盒马卡龙来,姑娘们很激动,表示如果每周都能有次这样的口福就好了,吕安彦说,没问题,你们去买,我给你们报销。

         听到这里,叶小麦凑上去说我也要报我也要报。吕安彦就走过来,结结实实给叶小麦一个熊抱。袁西西和凌蓉开始起哄,鼓掌,发出呼声。叶小麦忍不住想笑,说:喂!拍一下吕安彦的背,把他挪开。他说:你自己要求我抱的。

         像这种赖皮的理由,叶小麦该接什么好呢。她常常被他一句话噎住,到晚上睡觉前还在回想,觉得自己当时反应不够好,应该怎样才会显得更俏皮更迷人。如果想到如何机智幽默地回击他,她就翻来覆去懊恼当时为什么脑筋就短路了。

         可是现在,叶小麦不知道接什么好,白他一眼,跑到咖啡机旁假模假样地工作。烤箱叮一声,姜饼模好了。叶小麦戴上手套,拉开烤箱门,一股香喷喷的热气冲出来。大家都深吸一口气,坐到长桌边等待。

         叶小麦取出晾凉,把边角料用一个白色的骨瓷碟装起来,送到他们面前。几个人迫不及待地拿起品尝,真是好吃,节日的氛围一下子来了。尽管感恩节不是中国传统节日,但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愿意乘着这个理由狂欢。

         吕安彦又开始贫嘴了,说:再配杯红茶,真是太幸福了。叶小麦,介意跟我结婚吗?

         凌蓉说,娶她!娶她!

         吕安彦说,好啊。语调里一丝犹豫也没有,但显然也没用心。

         大家发出吁的嘲讽声。

         叶小麦不知道该不该上心,她很喜欢吕安彦,潜意识里又觉得他很危险,她已经过了不管结果如何都要奋不顾身去爱的年纪。怎么说呢,人一长大,就开始计较获得与付出,不会天真的相信免费的午餐,也同样不愿意自己的投入有去无回。

         有了咖啡店之后,日子变得不紧不慢,叶小麦有更多时间思考些很微妙的关系,尤其是在她对吕安彦的情感如此不确定的情况下,她甚至想重读费洛姆《爱的艺术》。

         吕安彦依然不定时地来店里,他们的约会——如果能叫做约会的话——都是临时起意,叶小麦主动约饭两次,被拒绝两次。她害怕被拒绝,因此不再主动提起任何邀约,在他们还没有明朗的关系里,叶小麦是被动的那个。

         有了咖啡店之后,还有个好处是:除非赶花市,叶小麦早晨可以睡到自然醒。她做完早餐喊凌蓉起来吃。早餐看心情,煎鸡蛋、蔬菜、水果、前一天剩余的面包或面饼,颜色搭配看起来可口时,就拍张照发到朋友圈,引来一片口水。反响好的,叶小麦记下来,经过反复练习加到咖啡店的餐单去。

         说是早餐,其实也不早了,太阳把客厅照得亮堂堂的。

         凌蓉扒拉下早餐,一边喝橙汁一边扯外套要出门。叶小麦说,我做得那么有美感的早餐,你狼吞虎咽地对得起食物吗?

         凌蓉说,老板,要赶去店里准备开门营业的是我。

         说着拿上包,又从水果盘了捏了两片猕猴桃,出了门。

         叶小麦慢条斯理地吃完,慢条斯理地刷完所有碗碟,看它们在碗架上沥水,滴答滴答敲落洗水池。

         叶小麦盯着水滴发了会呆,拿本书塞进拎包也出发去店里。

         今年冬天来得格外早,11月初的户外已经凉透了,阳光很灿烂,照在身上没有看起来暖。叶小麦的房子离咖啡店很近,10分钟的步行路程,她甩着包,沿着人行道一路踱步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