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有信仰的人(4)
         “叮”手机响了。她没理,没到两分钟,“叮”“叮”“叮”连续响起来。

         叶小麦不情愿地从包里掏出手机,果然是吕安彦。

         在干嘛?

         出门了吗?

         为什么不理我?

         人呢?

         叶小麦扫一眼,打算放回包里。信息又跳出来,敢不回我?

         叶小麦赶紧周围看下,确定吕安彦不在附近,才回到:正要回信息,你要给我打字时间。

         吕安彦说:有没有戴钥匙项链。

         没有。

         要天天戴着。

         今天的衣服不搭。叶小麦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

         要不要见我一下?

         昨天不是刚见过吗?

         见一会儿。我是你闺蜜啊。

         啊,什么时候升级的啊。

         你没审批?

         程序没走完呢。

         那我亲自上门监督程序。

         喂!

         在!

         有人开始耍赖皮。

         谁谁?

         吕安彦并没有来,他太忙了,有时在自己的公司,有时在他爸爸的公司,或者在去公司的路上。但短信频繁又殷勤,早晨他发信息说起床先喝杯水再蹲坑哦,午饭要好好吃哦,忙完一件事的间隙说记得喝水哦,好多次在半夜开完会回家的路上给叶小麦发晚安。是谁说男人凡事都让女人喝水会令人反感的?叶小麦愿意每天四遍听吕安彦提醒她喝水。

         叶小麦最期待忙完一件事,有短信等着她点开,而每次她都能如愿。这让叶小麦觉得安心。

         姜饼屋到了最后一道工序,叶小麦把姜饼模板用糖霜粘起来,等待定型。用手指饼干做了栅栏,用蓝色的食用颜料刷了个水池,边上用彩色硬糖做装饰,撒上糖粉,粘上两个姜饼娃娃。一鼓作气忙完,已到下午。

         店里有了几个客人,其中两个小姑娘饶有兴趣地拿手机偷拍姜饼屋。叶小麦走到一个没有客人的角落,窝到沙发上喘口气,使劲伸了个懒腰,接过凌蓉端来的柚子茶,咕噜咕噜一口气喝完。

         凌蓉把茶壶放到桌上,又拿来一个马芬,继续忙去了。叶小麦呆坐一会,看茶壶口缓缓升起一股细细的雾气,用手一勾,雾气慌乱地四散开。

         下午照例是去健身房。叶小麦换好衣服,走到瑜伽室,找个后排坐定。大概是做姜饼屋站太久太累了,从开始练习起,听到舒缓的音乐,叶小麦就昏昏欲睡,以至于中间吕安彦悄悄走进来,坐在她身旁位置上也毫无察觉。

         那是个晴好的下午,阳光正好,音乐正动听,阳光照耀下的叶小麦正睡眼迷蒙。吕安彦忽然很是心动,他想,她掌握了一个好时机,走进了自己心里。

         瑜伽老师拍一下手,说,好了,我们……

         还没讲完,叶小麦听到喊声,一咕噜爬起来,对着前面一个合掌半鞠躬,拍拍屁股就往门口走去。

         大家都善意地笑出声,叶小麦一回头,才发现原来并没有结束。她吐下舌头,退回原位。

         我们开始下一个动作。瑜伽老师继续说。

         吕安彦轻声说,有双人瑜伽吗?相互凝视喘气的那种。

         叶小麦一挑眉,吕总日理万机的脑袋怎么能那么污?

         吕总时间就是金钱,当然只做高效率和有回报的事。吕安彦说完,也回敬一个挑眉。

         叶小麦嗤嗤笑起来。

         旁边有其他学员朝他们做一个嘘的动作。叶小麦一缩脑袋,偷偷伸脚轻轻踢下吕安彦,吕安彦想回踢过来,叶小麦赶紧也做一个嘘的动作,得意地看吕安彦忍受吃亏的样子。

         吕安彦说:占上风的总是你。

         叶小麦疑惑道:我怎么觉得占上风的一直是你?

         叶小麦洗完澡出来,吕安彦从便利袋里拿出一小瓶酸奶,叶小麦接过来,不客气地一阵吞,浑身热乎乎的正需要点凉凉的东西浸润下心肺,舒爽啊。

         被人照顾的感觉也是。

         不过吕安彦依然没法确定拍卖会能不能同去。

         隔天下午,叶小麦和凌蓉用食品箱把姜饼屋小心地装好,把新做的姜饼人用小包装袋包装起来,整齐地摆放在小竹篮里。又嘱咐凌蓉把之前制作的咖啡店的名片带上一盒。一切准备妥当,叶小麦打电话给袁西西,告诉她出发时间,一边走回家换衣打扮。

         叶小麦换了件烟青色的小礼服,挽起头发,别了个简单的发卡,选首饰时,看到吕安彦送的钥匙项链。她犹豫了半晌,拿起项链戴好,对着镜子找到一个自己认为最美的角度,满意地咧嘴笑一下。

         袁西西果然比预计的时间要晚半小时,不过不用着急,叶小麦告诉袁西西的出发时间里已经考虑到了她的磨蹭。读书时,袁西西就是出名的迟到大王,永远不会按点做事,不过她跟叶小麦相比,胜在从不逃课,再晚也会在课上出现。

         袁西西开车来接了叶小麦去店里。果然也是精心打扮过的样子。两人心照不宣地把对方上下打量一番,互相满意地点个头。人们总说女为悦己者容,现在真的不是这样了。姑娘们化个精致的妆容,用心地搭个配饰,只为了能愉悦自己,大街上对面走来另一个美女,只需上下扫视一眼,便知道对方是不是同道中人,如果是,惺惺相惜地一笑,便是最大的满足。

         凌蓉已经抱着食品箱在大门口等着,见到叶小麦惊呼:姐,你今天好美啊。我也好想穿着这样去玩。

         叶小麦说:晚上店里客人不多,你就早点关门过来吧。

         凌蓉高兴地蹦跳起来,袁西西照例嫌弃地翻个眼白,发动车子出发。凌蓉不管,隔着窗户喊:西西姐,你今天也好美啊。

         一直到叶小麦和袁西西把东西都布置好,拍卖会开始,吕安彦也没有出现,连信息也没有。很快就到叶小麦的姜饼屋了,起拍价500元,一次加价100元。叶小麦收起手机,有些紧张地听交易员喊价。

         起先,有几个加价100的,叶小麦要求不高,能到1000就很开心了。忽然就听得门口喊道:1500!大家猛回头,吕安彦!

         叶小麦笑开了花,招呼吕安彦坐到自己身边。吕安彦每次的出现都不按常理来,但叶小麦承认他的每次出现都是惊喜。

         吕安彦侧身从座位间走过来,上下打量叶小麦:以前看你都是村妇模样,今天看起来很不习惯呀。

         她低声说:是不是大开眼界了?所以你这钱花得值咯!

         吕安彦说:你高兴?那我再加。

         叶小麦忙按住他:不许乱加价,大家都拍才好玩。

         吕安彦就一百一百的加,价喊到两千,再叫价的人就少了,偏偏有个人跟吕安彦杠上了,两人你来我往,不停往上喊,直到对手喊了三千,吕安彦停了。

         姜饼屋最终以3000的价格成交。叶小麦激动得给袁西西一个大大的拥抱,吕安彦也要来加入,被叶小麦挤到一边去。

         派对开始了一会,凌蓉才赶过来。端着堆满食物的餐盘,浑身blingbling地挤到叶小麦身边。

         看到凌蓉壮实的身躯包在黑色夹金丝的包臀裙里,袁西西皱一皱眉头,往后退了一大步。凌蓉偏不识趣,往她身边靠靠,姐姐姐姐地喊着。

         吕安彦从凌蓉餐盘里拿了一根薯角,说:妹子,你今晚火树银花啊,像舞池里的滚灯。

         凌蓉缩脑袋嘿嘿笑着,和吕安彦斗嘴打闹去了。

         袁西西跑到一边座位去,专心捏手机,整个拍卖会她都在捏手机,叶小麦和她讲话,她嘴上答应着,眼睛根本不离开屏幕,叶小麦翻个大白眼,喊一声:袁西西!袁西西才抬头看她:嗯?你刚讲什么?

         一瞬间,只剩叶小麦独自站在舞动的人群里,她有些不自在,正要离开,有位男士对着她喊道:叶小麦!

         Dean!叶小麦迎过去,接受他热烈的拥抱。上一次见面叶小麦还是循规蹈矩的上班族,工作时筋疲力尽,周末只想宅在家里睡个昏天黑地。Dean拉她参加各种派对、莫名其妙的聚餐,或者周六一早被拖过去加入一群信基督的主妇的祷告,叶小麦没有明确的信仰,她只是被用做翻译。她和一个来自台湾的主妇辩论,她知道很多圣经故事,也承认很多教诲很有道理,争执不下的是世界究竟是被上帝创造出来的还是大爆炸形成的。叶小麦是个生在红旗下,长在甜水里的好苗子,从小被喂的是唯物论,所以她怎样也不同意世界是被创造出来的,她不能接受也不能理解。台湾的主妇也没有足够的证据和理论来说服叶小麦,她只声称自己某一时刻呼唤主名,主真的出现了,她说:你很难体会我那一刻的感受。叶小麦确实难以体会,她们辩论了一年,此事无果。但每周六的上午,她们依然相聚在一起,辩论无休。

         dean和叶小麦后来各自忙碌,已经一年多未见。如今,他的中文已经运用得炉火纯青。比如他们聊起这一年多彼此的经历,他去爬庐山,爬到顶他感叹道:哇叉,一览众山小啊。

         你看,他把俚语和古诗行云流水般地结合起来说了。

         两人聊得起劲,叶小麦感觉肩膀猛然被谁使劲搂过去。

         谁这么没礼貌?叶小麦一扭头,吕安彦正微笑着看着她,又继续微笑着对Kaya说:excuseme,she’smydancingpartner。

         Kaya耸耸肩,跟叶小麦说声callme,走了。

         吕安彦托起叶小麦胳膊,和着音乐滑动舞步。

         叶小麦正要开口,吕安彦说:我刚离开一会,你就要反了?不许和其他男的跳舞。

         叶小麦想反驳,吕安彦继续说:不许和其他男的单独吃饭,不许和其他男的约会,不许对着其他男的笑。

         叶小麦觉得他幼稚好笑,心里又觉得甜蜜。好像从认识了吕安彦开始,叶小麦的情绪就是分裂的。

         圆舞曲正好跳到蹁跹奔放的段落,吕安彦带着叶小麦一气乱蹦,其他人都惊呆了,他们倒玩得尽兴。

         吕安彦说:好,你看其他人反应,你以后在这个圈子怕是混不下去了。

         叶小麦说:混不下去就缠你。

         吕安彦回道:喜闻乐见啊。

         叶小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