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索味咖啡馆开张了(2)
    现在叶小麦有了方向,她不再有时间陷在梁栋梁离开带来的悲伤里,每天除了上班,把时间安排地满满的。她一门心思做起准备,翻出以前种植做的笔记,分类整理了很多资料:店内装修风格,需要种植的花草品种,烘焙模具,打算按季节推出的招牌甜品。她没有急于辞职,她在等待一个时机。总之,她常常像打了鸡血一样不断修改实施计划,又常常陷入自己的梦境不能自己。有时师兄喊她做事,叶小麦,叶小麦,叶——小——麦!喊到第三声她才回过神。

     准备的过程也并非一直顺利,她的床头堆满了书,如何布置花园、如何运营一家小店、如何搭配餐点,有次半夜,高高的书堆坍塌了,掉在地上发出巨响,叶小麦惊醒后再难入睡,顺手把掉地上的书翻完了。房子也一直没找到合适的,不是租金太高就是院子太小。

     直到第二年开春,那个时机终于到来。

     有一天,叶小麦在城区一个小巷子里闲逛,看到有扇木门贴着招租广告,就推门进去了。在那一瞬,仿佛闯入了人生的另一个入口,映入眼帘的是一棵缀满花苞的石榴树,微风拂过,火红的花朵在树上发光。院子有80平左右,除了那棵石榴树,其他地方都长满了杂草,狗尾巴、蒲公英或者一枝黄花之类的,尽管所有的植物都在发芽复苏,还是能从杂乱无章中看出这院子已有时日没人照料。进门左侧是一座青砖外墙的两层小楼,朴实又不失大气。正是她梦中的样子啊,没错,她的梦就跟那石榴花一样,正等待绽放。

     于是她辞职了,就是个普通的工作日,普通的下午,一切水到渠成,递了辞呈,她说:我想要自由的灵魂。师兄“噗”笑了起来,笑过后又意味深长地讲道理,叶小麦一个字没有听进去,只是目光坚定地看着窗外说:我不想干了。掷地有声。然后,她抱着自己的一点东西就出了写字楼。

     做出了决定,就像放下了一个重担,心是轻快的,尽管在之后的筹备工作中也吃了不少苦。最开始,叶小麦想找一个合伙人,这样风险可以分担,两人也能互相照应。她物色了一个也正有此想法的花友,两人在微信里一拍即合,表示要见面详聊。但是见面过程颇费周折,都不愿意先亮出底牌,好像谁主动谁就占据了下风,以至于叶小麦约了三次都没见上面,花友都有理由往后推,叶小麦想你不急我也不催促。第四次终于见上了,叶小麦是新手,尽管之前想好要按兵不动,先听对方计划,结果说到共鸣处,忍不住眉飞色舞地讲了自己的打算,花友只是听着,说要考虑,没有了下文。

     叶小麦就咬咬牙,自己慢慢来吧,反正已经破釜沉舟。

     好在还有袁西西,她找朋友帮叶小麦设计店,盯装修,费了不少力。叶小麦说,冲你这尽心样儿,我都要终身给你免费。

     袁西西赶忙拿出手机,打开录音,说:你说啥,再说一遍。

     袁西西和叶小麦是大学同学,关系一直很要好。后来叶小麦闷头一路读到博士,袁西西则毕业后工作结婚生子,一气呵成,完成了社会对女人要求的所有步骤。因为一直在同一个城市,他们的关系从没断。叶母常常很羡慕地搂过袁西西的儿子,说:啊哟,我的小心肝儿,奶奶带你去买玩具。

     袁西西比叶小麦大一岁,但看起来年轻时尚。她嫁得很好,有孩子后顺理成章成为家庭主妇,孩子是有保姆带的,她在家有些闷,很想找个可以打发时间又不太忙的事做。梁栋梁走后,她心疼叶小麦,不明白两个那么好的人为什么说分就分。她让叶小麦想想梁栋梁可能去的地方,甚至帮她打听。叶小麦都是摇头,一个下定决心从自己世界里消失的人,找到又如何呢?

     袁西西就使劲抱抱叶小麦,想出另一个主意。她认为,能让一个人从失恋中走出来的方法就是陷入另一场爱情。

     于是,她积极地为叶小麦张罗相亲,这个方法得到了叶母的赞许和支持,一有空闲就电话袁西西,探问叶小麦状态怎样了。叶小麦起初对这个提议理都不理,被说得多了,就想个理由搪塞。她也不清楚是单纯对相亲反感,还是对爱情已没了胃口。好在开咖啡馆拯救了她,袁西西看她忙东忙西,精神状态不错,很满意,决定给叶小麦搭把手,也给自己找点事做。因此她在叶小麦决定开咖啡馆后,常赖在叶小麦的店里,直到晚饭时间。

     装修和房租花掉了叶小麦很大一部分积蓄,翻一翻记账簿,还是挺有压力的,不过亢奋主导了她,只想着按着既定的计划,一步一步来,其他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她每天都有使不完的力气,晚上冲完澡往床上一躺,就能沉沉睡去。真好,什么烦心事都没力气想。

     打造花园在同步进行着,叶小麦瘦高的个子,抱着一包泥炭土颤颤巍巍地走到院子里,还没到达合适的位置,土就滑落下来。她师兄来看她,很是心疼。尽管对她辞职的理由啼笑皆非,接下来的周末,还是招呼事务所的青壮年来帮叶小麦做了翻地、拌土的基础工作。叶小麦穿个T恤,袖子捋到肩头,像个发育不良的汉子,不亦乐乎地指挥着另一帮真汉子。

     地弄好了,后面的活相对容易些了,至少叶小麦力气上能承受。她在屋子朝阳的墙上拉起了丝网,种下了白色木香花和藤月大游行,大游行长势迅猛,叶小麦把它往门的四周牵引,肥力跟上的话,无需两年就有个漂亮的月季拱门了。

     叶小麦想要黄色的木香花,逛花卉市场的那天,唯一的一棵被一位老太太先看中了,老太太说:不要跟我抢,你可以来年春天到我院子里来赏花。叶小麦被逗乐了,答应了老太太的邀请。也因此,叶小麦只得把自己露台的一棵木香挖了过去。

     叶小麦挖了好些植物到咖啡馆的院子里去,她的露台一下子宽敞了好多。她重新布局了露台,不再有梁栋梁在时的影子,留下的花草又有了更多的伸展空间,像她整理过的内心一样,慢慢变得舒畅。

     叶小麦把几株大棵的绣球连同扦插的部分小苗带到店里,种在小楼的西侧和北侧。绣球长起来特别迅速,明年应该就会有一条绣球装点的小道了。

     客厅的落地窗外种了棵无花果树。再往外一点的门廊里有几层木架,上面摆了些形态各异的多肉植物,都是叶小麦读书时养的宝贝。

     叶小麦在院子里铺了鹅卵石小路,东侧做了个木质花架,花架上盘着凌霄花,花架下摆放了木质大桌椅,气温适宜时可以垫上坐垫,喝上半天的花茶。

     院子西侧靠墙的地方,挖了个半圆形的鱼池,水里放了两盆迷你荷花,一盆粉色一盆白色,几尾小鱼悠闲地游来游去。水边用大块的石头堆砌,石缝里埋了两棵小小的粉色花叶络石。隔着石头,种着两棵日本枫,橙之梦和红舞姬,春秋时节,两棵枫树会变成橙色和血红色,相映成趣。

     院门上,原本缠满爬山虎,叶小麦没有动它,只把挡住走道的地方稍稍清理了下。花园变成最美最自然的样子,是需要时间的,养花的人都希望自己的花园是有年岁感的,毕竟时间是最出色的花艺大师。

     叶小麦把院门打理干净,钉上一个铁艺板,上面有咖啡馆的名字:索味soulmate。

     索味原本是叶小麦的学姐开的咖啡馆,离他们学校很近,店内简约清新,很快成为他们一众校友的据点。索味是soulmate中文谐音,比起英文,叶小麦更喜欢中文名。两年前学姐出国,店交给一个学弟托管,因为疏于打理,渐渐丢了人气。后来叶小麦在校友群里说到自己的咖啡馆计划,正好学姐有意关店,叶小麦就把这个店名保留了下来。也正因为如此,叶小麦的店得到了一批老顾客的支持,学姐那几年留在这个城市的都要来缅怀下青葱岁月,学长学姐们又带来了学弟学妹们,大家口口相传,顾客说不上盈门,也不至于门可罗雀,这对开业初期需要建立信心的叶小麦尤为重要。

     咖啡馆装修得就如叶小麦魂牵梦绕的那样:灰绿色的门窗,白色的纱帘,做旧的家具,灰绿色或白色,原木色餐椅,鸦青色的沙发,同色系的吧台里整齐地摆放着白色咖啡杯,有一整面的书架,叶小麦花两天时间把自己的藏书搬过来填满,在书架前面摆了两座墨绿底的碎花田园大沙发。落地窗之间的墙面上,有两幅莫奈的印刷品,叶小麦对绘画并没有研究,却不知道为什么独独爱印象派莫奈的画作,也许因为他笔下的田园让人着迷。

     她想给不管是来喝咖啡还是来蹭网的人一个四季有景的花园。

     春天结束时,店终于开张了,叶小麦一边试运营一边调整,生意虽不尽如人意,呃,应该说,生意还没有开始进入正轨,可是谁又在乎呢,任何路都不可能一直平坦,重要的是这个旅程已经开始了。

     早晨九点半,叶小麦带着欢愉的心情,以骄傲的姿态打开院门,轻盈地穿过点缀着花朵的石子小路,再以骄傲的姿态打开店门,自己慢慢手冲一杯咖啡,坐在靠窗的桌子前满意地环视这一切。

     好像姑娘们都想要开这样一家店,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外无花果树的绿叶,透过白色的纱帘挤进来,在一排书架上投下斑驳的影子,偶尔一阵微风吹来,掀起纱帘,这场景单想想就让人舒服地昏昏欲睡。就在这个咖啡馆里,可以看书种花烘焙跟客人们聊天,打发掉剩下的许多年。也许时间分配得过来,还会养只柯基犬。

     这听上去就像一个梦。现在叶小麦把这个梦变成了现实。

     已是6月末了,江南进入梅雨季,上午太阳匆匆露了个脸,中午时分雨又开始淅淅沥沥下起来。每年这时,有下不完的雨和干不了的衣服,到处是潮湿水汽。叶小麦倒不埋怨这天气,她每天心情好得很,有梦想的时候,真的每天过得跟别人不一样。

     池塘里的粉色微荷已经开了,粉到透明的花瓣包裹着鹅黄色的莲蓬,小小的,在微雨下极温柔。叶小麦觉得美极了,拍了张照片到朋友圈,她改了下诗: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花。

     有人在下面评论:真美,葱白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