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待得于白在马厩里找到云司易的时候,才终于明白,云司简的那句“看到你就知道了”还真不是白说的。

         不论是眉眼、鼻梁、嘴唇,还是脸型轮廓,活脱脱就是个缩小版的云司简,又是七八岁的年纪,不是云司易还能是谁?

         不过,虽然是几乎一样的模样,却没有云司简的冷硬,倒是多了几分孩子的稚气。

         毕竟年纪小。

         于白站在马厩外,正在考虑是直接把人叫醒,还是找人来把小孩儿抱走时,云司易突然睁开了眼。

         原本带着几分朦胧的眼神在看到面前站着一人时,瞬间染上惊慌,尽管手里紧紧攥着身下的干草以克制自己的惧怕,可瑟缩的表情却还是压都压不住。

         于白觉得云司简那句“胆子小”真的是形容地轻描淡写了。

         “小少爷,将军让我带你回去。”于白努力地展出温和无害的笑。

         云司易闻言却只是朝身后的木桩又靠了几分,一点也没有要出来的意思。

         于白试探着往前塌了一步,云司易一个跃起站到了木桩后面,脸皱成了包子,抿了抿唇,用不稳的声音问,“你是谁?”

         “我叫于白,是将军的小厮。”

         云司易眉头皱得更深了,“我哥没有小厮。”

         “这不刚有的嘛。”于白摊了摊手。

         云司易仍然戒备地看着于白,紧紧抿着嘴巴不说话,于白也不急,就那么抱着手,嘴角勾着浅笑回望着云司易。

         其实,于白不是真的这么有耐心,他只是觉得,不管能不能把人带回去,至少不能把人看丢,就眼前的状况,除了站这儿也没其他办法了。

         “哥哥从来不用小厮,为什么要用你?”等了很久不见于白退让,云司易嗫嚅了半天,憋出这么一句。

         不过是随口一问,却让于白为了难,云司简为什么让自己当小厮?试探?监视?默默翻了个白眼,于白很想跟云司易说,老子也想知道为什么啊!!

         “这个,可能因为我比较特别?!”思来想去,于白也只能想出这么一句不像回答的回答。

         可偏偏云司易穷问不舍,“哪里特别?”

         于白嘴角抽抽,再次腹诽,穿越算不算很特别?

         “这个,眼睛呀,你看我的眼睛跟你们的颜色都不一样!”于白指着自己的眼睛一边说一边弯下腰。

         云司易显然也因于白的答案愣住了,挣扎了一下往前蹭了两步,仔细看了看于白的眼睛,先是瞪大了眼睛,随后不知想起什么,明显地放松了下来,从木桩后走了出来,伸出了小手。

         于白对于这般急转直下的剧情也是惊奇,不过,结果好就行,他也懒得过问原因,笑眯眯地牵着云司易往大帐走,心里盘算着是不是可以跟云司简邀功。

         “将军,我把小少爷带回来了!”

         云冀跟云司简同时转过头,看着被于白牵着的云司易,云冀脸上难掩诧异,甚至连万年没什么表情的云司简都没忍住挑了挑眉毛。

         到这时候,于白要还没察觉出什么异样就真心是迟钝了。难怪刚才一路回来,总觉得路过的将士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本来还以为是自己多想了,现在看来,自己可能,大概,也许,干了什么不该干的事?

         云冀看了云司简一眼,见他没有要说话的样子,轻咳了一声,“那个,于白是吧?你在哪里找到小少爷的?”

         “回元帅,在马厩寻得。”

         云冀又顿了顿,“那个,是小少爷自己愿意跟你回来的?”

         于白稍微扭过头看了一眼身边低着头的云司易,“开始不愿,后来说动了。”

         云冀一边跟于白兜着话聊,一边看云司简的反应,实在是找不到话说了,只得先支开两人,“那个,你先带小少爷下去洗洗手擦擦脸再过来。”

         “是。”

         于白领命带着云司易退了出去,云冀一见人走远,两步跨至云司简面前,“早就说过这个孩子不简单,竟然能说动易儿跟他走,自从上次那事之后,除了我们两,你见易儿跟过谁?从来没有!可偏偏这个于白就能,说他没问题,我无论如何都不信!”

         云冀语气着急,云司简却不急不缓地在扶手上敲着手指,“也许,这并不是坏事。”

         “这还不是坏事?简儿,为父知道你向来是个有主意的,也甚少过问你的决定,可对于这个孩子的事,我还是不能苟同,你莫不可掉以轻心。”

         云司简抬头,见云冀一脸凝重的表情,微微笑了笑,难得有耐心多说了两句,“我说并不是坏事并不是说假,爹你细想想,易儿自被救回来,除了我们父子当真就没有亲近过谁吗?”

         云冀想了片刻,“也就是自小奶大他的乳娘了。”

         “这便是了。虽然易儿不记得先前的事情,甚至于当时他连奶娘都是不记得的,但是他本能地亲近你我,亲近奶娘,凭的恐怕就是与兽相似的直觉,他只对真心对他的人亲近,而对非真心的,哪怕没有害他之心的人也是瑟缩的。”

         云冀皱起了眉头,“可这于白跟易儿素未谋面……”

         云司简倏地扬起一丝玩味的笑,“爹你忘了一点,易儿不记得前事,这于白可也是个失忆的主,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当初易儿被掳走的那段时间里见过于白,甚至于再大胆猜测一点,不仅见过,还有过交集……”

         被云司简这么一说,云冀心里有些松动,可即便松动了,却还是没有点头,“这些不过都是你的猜测,没有十足的把握,怎能因着猜测就放松警惕?”

         “我何时说过会放松警惕?”

         云冀还待云司简进一步解释,却不想,云司简施施然闭上了嘴,再次恢复到平日里不苟言笑的模样,又一次被噎得胸口疼。

         云司简站起身,拍了拍云冀的肩,“爹还记得我先前说的易儿的事需要一个契机吗?也许,眼下就是契机。”说完不等云冀反应便转身离了主帐。

         因为云司易的意外,云司简没有与往日一般在校场久待,而是带着云司易先回了府里,将云司易交给乳娘便回了自己的院子。

         于白还是对刚才的事疑惑,为什么一个个都那样的反应,可他思来想去也没觉得自己做了什么奇怪的事。眼看着回到云司简的院子,也没外人在场,这才壮了胆子问道,“将军,今日在校场,我是否做错了什么?”

         正在翻看书信的云司简闻言一愣,“为何有此一问?”

         “就今天我领着小少爷回主帐的时候,一路上遇到的人看我的眼神……怎么说呢,就跟看怪物似的,我也说不上来,就是觉得跟平日里不一样。”

         “哦,你说这个啊,易儿原先遇过点事,七岁之前的事都不记得了,可能因为这样,没什么安全感,见人都怕,也从来不会跟不认识的人走,我想大家是对这个惊奇吧。”

         于白听完愣了一下,他倒没在意其他,就关注这个失忆的点了,心里揣测,难道除了自己这个穿越的,还有其他同仁?那改天要不要去试探试探?这种异世界遇老乡的感觉,想想还有点激动呢。

         云司简见于白没了反应也不在意,反正这人爱走神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遂也随他去了,兀自看起了书信。

         这还没等到于白想好由头去试探云司易,云司易自己却找了来。

         这天于白跟云司简从箭院出来,一眼便看到坐在箭院外的云司易。看见两人出来,先是恭敬地喊了一声“哥哥”随后便把目光转向了于白。

         云司简会意,摸了摸云司易的头,“让于白陪你玩儿会儿吧。”

         云司易顿时眼带笑意,用力点了点头。

         于白也是乐了,正愁找不到机会一探究竟,机会就掉自己眼眉前了。

         “照顾好小少爷,别有闪失。”

         “小的遵命!”

         这之后,每天于白跟云司简从箭院出来,云司易都等在外头,一开始于白还兴致勃勃地陪着云司易,指望着能遇到个同为穿越的老乡,可越接触越发现是自己想多了,这就是个缺玩伴的小屁孩,尤其是从乳娘嘴里听到了云司易失忆的前因后果,于白就彻底断了“老乡”的念头了。

         就知道没这么容易人人大穿越,这根本就是那什么创伤什么后遗症那玩意啊!

         虽然没了一开始的劲头,于白倒也没有不耐烦,一来云司易比他哥哥有意思多了,至少喜怒哀乐都在脸上,从来不会一脸面瘫,二来云司易跟他玩都是听他的,而他在云司简跟前从来不敢有二话,这区别还是很大的。

         再加上,看着七八岁的云司易,于白总是不由自主想起上辈子的自己,虽然不似他这般胆小,但是帮会里没有同龄的孩子,这种成长中的孤单他还是很有体会,也因此,无比懒骨头的于白,却仍旧拿出了百分之二百的耐心,每日练完箭陪一陪云司易。

         有了于白这个固定玩伴,云司易也比先前活泼了些,虽说云冀还是担心于白是否不怀好意,但就目前看来,对云司易的恢复倒是百利无害,又见云司简并不担心,也就不再过问。

         这天,于白刚从云司易处回来便被云司简找了去。

         “今日都与易儿玩了些什么?”

         于白跟云司易玩了这么些天从未见云司简过问过,今日却被特意找来,心下有些不解,却也还是照实说了,“回将军,最近都是在陪小少爷做玩具弓箭。”

         云司简点了点头,“你觉得,给易儿找个先生如何?”

         于白不明白这种事为何要问自己,想了想他跟云司易平日里相处的过程,“虽然不知道将军为何有此一问,但是这几日跟小少爷一块儿绘图纸做弓箭的时候,小的觉得小少爷是识得不少字的,似乎学过一般。”

         云司简没有告诉于白,云司易五岁的时候便跟先生读书,只是那事之后,他不愿意接触任何先生,找个伴读他也不依,除非是云司简或者云冀陪着才肯上课,然而他们两人也不可能日日有空,便索性辞了先生,想着等云司易好一些再念也不迟。

         “我打算给易儿找个先生,以后上午你就无需跟我去校场了,陪着易儿上课,顺便你也学习学习,下午我们还是照旧练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