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云司简例行给太后问安,察觉太后今日总是在东拉西扯拖时间,心下有了预感。

         果不其然,半盏茶的功夫,御国公府的老诰命夫人便请旨求见,云司简连忙起身,“既有女眷,司简还是告辞的好。”

         “哎呦,就是哀家的老姐们罢了,你小孩子家家的有什么好避讳的。”

         云司简垂了眼眸,随手拿过一旁的茶杯喝了口水,看样子只能不变应万变了。

         老诰命进来的时候,云司简连头也没抬,就好像这屋里完全没他这个人,虽然他也知道他这样很不顾礼节容易佛了太后的面子,然而,太后他可以慢慢哄,皇上可不是一个听人哄的人,眼下的情况,也许他这样失礼是最合适的。

         “老身拜见太后,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思绮拜见太后,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平身平身。”太后余光扫了一眼云司简,见他连头都没抬,只好自己把话题往正主身上引,“这就是刘国公的小孙女了吧,早就耳闻才貌双全,怎么,今天终于舍得带来给哀家看看了?”

         太后这话说得有意思,寻常人不得召见哪有可能自己往上凑的,可太后既然这样问了,就断然是不能照实回答了。

         老诰命自然也是人精,哪里会没眼力劲儿,闻言笑道,“那都是虚传,自家的孩子自己知道,不把礼貌规矩学定了,哪里敢带来太后眼前碍眼?这不,稍微觉得能待得出来了,就赶紧带来给太后拜年了。”

         这话说得太后挺高兴,笑了笑给二人赐了座。

         再看云司简,刚才是悠哉地喝茶,这会儿直接侧过身剥起了瓜子,不急不缓,半天才剥一个,也不吃,就攒着放在一旁的小碟子里。

         “司简,过来见过老诰命,说起来,哀家的老姐们就剩这一位还在了,你呀,叫声姑奶奶也不为过。”

         老诰命一边说着“使不得”一边却又因为太后给足了自己面子难掩喜色。

         云司简冷冷地点了点头,“见过老夫人。”

         老诰命脸色变了变,只能干笑,太后轻皱了下眉头,一旁的刘思绮偷偷看了一眼“狂妄”的云司简,也是颇为怔楞,御国公府的名号,放眼整个京城,也就皇室中人可以抗衡,这是哪里冒出来的年轻人,竟然如此的不放在眼里?

         太后连忙出来打圆场,“这孩子,青容待久了,一身的武人脾气,老太太多担待。”

         太后一说青容城,老诰命自然就猜出了眼前人的身份,哪里还敢有什么不快,“原来是云元帅的儿子,我说呢,看看,这脾气跟年轻时的云元帅一模一样。说起来,你的周岁礼上老身还抱过你呢,一晃这么多年没见,都认不出来了呦。”

         云司简自然不会去接话,仍旧不咸不淡地点了个头。

         太后再怎么想引话,耐不住云司简不接茬,一时间聊的兴致也差了不少,原本想得好好的一场牵线,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老诰命前脚刚刚告退,太后便板下了脸,云司简毫无犹豫一个大跪跪在太后跟前。

         “哀家就不信你不明白哀家的意思,哀家老了,不怕被人驳了面子,可你让御国公府的人怎么想你?”

         云司简不卑不吭,“司简此跪,只为愧对姑奶奶的一番心意,于御国公府无关,更何况,司简此番反应才是真正地为御国公府好。”

         太后不甚了了地哼了一声。

         “姑奶奶,婚嫁之事并非要事,司简也并非完全不想,但不论是谁,绝不可以是御国公府的掌上明珠,京城之中,除皇家子孙,唯御国公府最大,御国公府的子孙,只可婚配皇家。姑奶奶疼司简的心司简知道,知道就够了。”

         太后被云司简的一番话说得没了脾气,“你这孩子,哀家有时候真对你的懂事又爱又恨!”

         一听太后这话,云司简便知道这关自己算是哄过去了,也不等太后让他起来,自己起来坐到了太后身边,“姑奶奶,司简难得进京,又难得得恩准可住在宫里,就让司简好好陪陪姑奶奶尽尽孝可好?司简不求其他,开开心心地陪姑奶奶过好这个年,就是司简最大的心愿了。”

         “云司简真是这么做这么说的?”

         “回皇上,一字不差。”

         皇上看着前面的小祥子,不知在想些什么,小祥子也不敢轻易出声。

         “小祥子,你说,朕这么些年,是不是确实亏待了云家?”

         “哪儿呀皇上,皇上给云家的封赏咱大祁独一无二,放眼大祁,除了云家,哪还有能得封地的?”

         “朕虽给了封地,却没给王爵,说是不改先祖封号,其实……”

         “皇上,天子赏赐只有嫌多哪有嫌少的,皇上就放宽心吧。云将军一心想着太后,也不过是亲情使然,等有一日他能明白皇上长治久安的苦心,自然也会对皇上亲近几分的。”

         皇帝挑了挑眉,“罢了,他要真能说出什么‘开开心心陪朕过年’的话,反而假了。这么多年,把云司简远放青容的唯一好处,便是远离了京城,只染一身武人耿直,这样的人不藏着掖着,倒也容易把控。”

         一晃便是除夕,宫里自然是张灯结彩大摆筵席,云司简只是露了个脸,等太后一离席便也离了,连借口都懒得找,无视各路准备敬酒的官员,提着一壶好酒径直离去。

         回到自己的青和宫,把所有人都屏退,自己搬了张椅子坐到了门前的廊道上,连杯子都省了,默默地独酌着。

         每次回京都是差不多的人差不多的事,云司简早就习惯了,可偏偏这个年过得万分无聊,也许,待在青容跟于白练一天的箭都比这有意思多了。

         云司简微楞,怎么就想起那小子了呢。

         这般想着就有点愣神了,一跃进屋抽出自己的佩剑,飞身跳下台阶,伸手而来一套云家剑法,如同每天晨练一般,远处烟火爆竹声瞬时炸开,云司简充耳不闻,只一遍一遍地将手里的剑舞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偌大京城,却无他容身之地,苦心经营多年的消息网络、手下势力系数交到了太子手里,不管他成败与否,这个京城,恐怕只会比现在更难回了。

         一个腾跃再一个空中转身,将剑狠狠地插入了廊驻,坠在下面的木雕箭头一荡一荡,似是无声的争鸣。

         也许,这一次,我不该待到元宵再返程了。

         相比于宫里,青容城的年味就随意得多了,过了小年,天天能听到城里百姓放爆竹的声音,不分白天黑夜,一开始于白还经常在睡梦里被吵醒,毕竟,在未来的世界好多城市已经禁放烟花爆竹了,后来,想得再厉害也照睡不误了。

         除夕,元帅府里也自是有一番热闹,不过云司易跟邵时都说因为将军不在,明显不如往年热闹,这于白就无从对比了,更何况,在他的想象中,多那一个面瘫脸不该是更加无聊吗?怎么会热闹呢?

         “因为将军没有架子,每年都会舞剑助兴,然后席上的大家都会彻底放开的!”邵时不服气地反驳于白。

         于白自然懒得跟邵时争辩,反正在邵时眼里,云司简就是天边的云彩,耀眼异常高不可攀。

         “小易,你真的不用去元帅那儿守岁?”

         云司易摇头,“不用,我爹已经把压岁钱给我了,让我爱哪儿玩哪儿玩去。”

         于白对老元帅这般放养政策也是无奈,你老让他爱哪儿玩哪儿玩去可是坑了我呀。

         再一看眼巴巴等着自己想出什么好玩点子的两人,于白第一次希望云司简快点回来,以后他一定充分做好一个跟班,再也不偷懒耍滑了!

         “走走走,放炮玩去。”

         云司易跟邵时同时撅起嘴,“又放炮啊?”

         于白听了特别想给两人屁股后头各来一脚,别生在福中不知福,以后这些在城市里都是会被禁止的!

         心里抱怨是一回事,于白还是转头去自己的屋子翻出了一个包袱,“咱放点不一样的炮。”

         那两人一见于白从自己的“百宝箱”里掏东西就来了精神,“怎么个不一样法呀?”

         “放一个就知道了。”

         其实要说多神奇也没有,也就于白充分利用了自己穿越人的优势,做了一些“摔炮”,这玩意,毫无技术含量,对他一个玩枪的人来说,整点这玩意的火药什么的,比整子弹容易多了,除了“摔炮”,还把这个年代只能响一声的炮竹改成了可以响三声的类似二踢脚。

         “给给给,拿手里往远处地上扔。”

         那两人将信将疑地试了试,看到只在砸到地上的时候“啪”地响了一声,立时来了兴趣,一个接一个的扔,尝试仍在树上、石头上,甚至互相往身上扔,发现除了炸响一下,没有任何伤害,更是玩得根本停不下来。

         “等着哈……哥哥给你们放个响的。”于白说着,掏出自己“改良版”二踢脚,点上引线便又跑了回来。

         只听“嗖”地一声攒上天,紧接着“砰啪啪”连响三声,最后落下来一个小小的纸降落伞,直接把那两人看呆了。

         云司易乐颠颠儿跑过去捡起降落伞,“还能藏着纸伞?怎么没被烧坏啊?这个好好玩啊!与白于白,你这么厉害,是不是可以去哥哥部队的兵器部呀?”

         “这都小儿科的东西,跟兵器……”于白突然一凛,对呀!自己能玩火药,为啥就不考虑去改良兵器呢?光想着自己不会造兵器,却忘了可以提想法改呀!

         想到这儿,扔下身后一脸莫名其妙的两人飞奔去了箭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