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于白翻了翻自己的那堆东西,只拿走了一摞弓箭制作相关的书籍,其他都留在云司易那儿了。

         他是觉得自己一个下人抱这么多东西回去太打眼,云司易则觉得于白把东西放自己这儿就会经常来找自己玩了,于是两人都满意这样的安排。

         中午躺床上细细翻了翻书,发现比夫子给自己的专业得多,也有针对得多,甚至除了弓箭,还有长矛箭弩一类的,图文并茂,太对于白胃口了。

         越翻越开心,没忍住在床上打了个滚,怎么就能这么刚好呢?想什么来什么!

         翻着翻着从书里掉出一张纸,于白以为是原主人落里面的,拿起来看到“于白见字”四个字登时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

         这字迹他百分百确定是云司简的!

         “于白见字:余闻尔欲习制弓艺技,然,吾于京中鞭长莫及,故寻书籍些许,愿有助益,其余小物乃京中特色,捡汝喜好之物。年节将至,祝好。”

         于白捏着那张薄纸,既新奇又心暖。

         未来的年代,通信太过方便,早已没人选择这样的通讯方式,习惯了邮件短信视频的交流,第一次收到带着墨香的书信,于白突然明白了“鱼肠尺素”的情怀,古人的成语果然都有些独有的韵味。

         翻来覆去把几列字看了又看,脑子里浮现出云司简一脸面瘫地坐在书桌前写信的样子,一边想嘲笑他挑的些玩意儿都跟云司易的差不多哄小孩儿的,一边又觉得大冷天的从脚底暖到了心窝。

         离得这么远都能被人惦记的感觉,于白第一次感受到,除了新鲜更多的是兴奋,竟然不争气地红了脸。

         在床上摊成个大字型,于白心想,还是承认吧,他想云司简了。

         这么一想,突然打床上一跃而起,从柜子里掏出了个小盒子便跑了出去,出了院子又觉得自己这模样有点蠢,旋即顿住,却刚好遇上路过的管家。

         “这么冷的天,于小公子怎么一个人站在这儿吹冷风?”

         云司简稍回来的东西自然避不开刘管家,能得将军独一份的东西,便表示这孩子在将军心中的地位不低,以至刘管家都称呼起于白“于小公子”。

         只不过,还在跟自己做思想斗争的于白,没注意到刘管家的称呼问题。

         刘管家在云家这么多年,不谈人精,眼力劲儿还是足够的,看于白手里拿着东西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笑问,“于小公子是想给将军捎什么东西吗?”

         既然被问出来,于白也不扭捏了,“是有这个想法,就是不知道方不方便,要是不方便的话就作罢,没关系的。”

         “自然是方便的,将军回京,府里自然是要保持书信往来的,随信捎个东西不碍事的。”

         闻言,于白便放心地把盒子给了刘管家,递出去的时候又想起来自己匆匆忙忙的都没留个书信啥的,可东西已经递到刘管家手里了,又不好意思再拿回来,摸了摸身上,好像也就手腕上有个一直就在的造型奇怪的金链子,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就一把扯了下来仓促塞进盒子里了。

         刘管家笑了笑,带着盒子离开了,于白还在原地盯着刘管家的背影看了两眼,突然伸手一拍脑门,自己这又蠢又俗的模样,好像不太妙啊!

         然而,一边唾弃着自己,一边嘴角又止不住地往上扬。

         第二天一早,于白推开门稍稍诧异了下,一夜之间院子里的雪积得已经淹没过台阶了。

         不过,于白也就是因为在青荣没见过这么大的雪才一瞬间地惊了下,倒也没觉得稀奇,毕竟前世出任务的时候比这更大的雪都遇到过。

         那次因为在雪地里蹲久了,伤了膝盖,此后一到阴雨天就痛苦得很。

         下意识摸了摸膝盖,于白吐了吐舌头关上了门,决定在屋子里宅一天。

         谁知,还没来得及往火盆里多扔块碳,便响起了敲门声,“于白哥哥,我们来堆雪人吧!”

         于白扶了扶额,一般男孩子难道不是该说“我们来打雪仗”吗?或者干脆二话不说把人摁雪里才是正常吧?

         为什么这位却是堆雪人?

         当然,这不代表变成不激烈的堆雪人他就愿意在这么大的雪中做户外活动。

         “小易啊,这么厚的雪,在外头待久了不好。”

         云司易显然不能理解怎么就不好了,于白又没法跟他科普什么关节炎风湿症一类的东西,两人在门口大眼瞪小眼地站了片刻,于白突得捂着肚子,“其实吧,是于白哥哥夜里着凉了肚子疼,不能再出去受冻了。”

         “哦。”云司易的脸上写满了失落,转身准备离开。

         于白不忍心地喊住,“但是,我们可以在屋子里玩!”

         对方立马欣喜地回过身来,“玩什么?”

         “下棋?”

         “好呀好呀,象棋还是围棋?”

         于白抽了抽嘴角,他似乎除了跳棋飞行棋,还有打发时间的五子棋就没有会的了。

         “这个,我不会象棋更不会围棋。”

         “那我们下什么棋?”云司易丝毫不觉得于白不会这两样有什么问题,可于白听着这样的问句,总觉得透着股子哄孩子的味道。

         在自己的杂物柜里翻了翻,突然想起前两天无聊雕的一组军棋,洋洋得意地掏了出来,“不玩象棋也不玩围棋,咱下军棋!”

         把铁路公路替换成官道小道,地雷替换成陷阱,大致讲了下规则,结果第一局就被还不太会玩的云司易赢了。

         于白觉得自己丢了现代人的脸,都这般开外挂了,还赢不过一个古人,连第一局都没能赢!

         不甘心的于白认为云司易是新手光环,卯足了劲儿想反击,可却连输三局,拧巴劲儿上来了,非要赢把爽的。

         两个人,一个是倔劲儿上来非要赢一把,一个是新学会满满的都是手痒,竟然就这样厮杀了一天,连午饭都是端着饭碗边吃边玩。

         云司易直到他院里的人来催着回去睡觉还恋恋不舍,大有想要睡在于白这里的架势。

         “这棋送给你了,下次我去你屋里玩,你屋比我的暖和,还有点心茶水。今天就先这样吧。”

         云司易得了承诺也就不再纠缠,认认真真地将棋子棋盘收了起来。

         于白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这才发觉坐了一天,从脖子酸到了腿,扭曲着给自己敲了敲,难得有危机感地觉得,就自己现在这四肢不勤的样子,恐怕连遇到危险逃跑的技能都归零了。

         “不行,万一以后跟着云司简出去遇到什么危险,自己不就歇菜了?看来得把每日一动提上日程了。”

         方宇年前最后一次获准进宫,除了给云司简带来了元帅的常规信件,还附带一个盒子。

         云司简想也没想就开了,看到的是一枚雕工精致甚至还嵌了铁线的箭头,抬头看了看自己剑上挂的那枚,嘴唇未动,眼睛却弯了弯。

         将箭头取出来,在手里摩挲了片刻,感受着上面的每一个雕纹,突然发现正面是个小篆的“云”字,背面却是个不认识的符号,似乎是个图腾一样的一串符号。

         云司简自然不认识,那是个英文单词“blank”,也是于白中二时期给自己取的英文名字,那段时间思考人生太多,以至他觉得自己的生活就是一片笼罩在别人要求下的空白,后来“病”好了,他却没再更换英文名,所有的作品都习惯性得留下这串记号。

         “来人有说什么吗?”

         方宇诧异于云司简柔和的表情,楞楞得摇了摇头。

         云司简有那么一瞬间不知名的失落,却也是稍纵即逝,没什么表情地把箭头放回盒子,这才注意到蜷在角落里的东西。

         拎起来瞧了两眼,确认是于白手腕上的那条,毕竟样子这么独特的东西,还真没见过第二条。

         云司简还在盯着链子想这是他不小心掉进盒子的还是特意放进去的,方宇探了探头,咦了一声,“长命结?这不是勿黎人的玩意儿吗?”

         “你认得?”

         “以前听一个战俘提过,这是勿黎的习俗,寓意类似我们祁国的长命锁。孩子落地成结,周岁时二结连环戴在孩子手腕上,此后每年生辰会卸下添结,直至身亡。男为金结女为银结,每家的结花都不同,越是富贵人家越讲究,王族为鹰,贵族为鹤,百姓除此二物外任意。据说在他们勿黎,有些德高望重的老者,手腕上的长命结都能绕满整个小臂呢。”

         云司简不动声色地把链子攥进手里,“那要是把这东西送人呢?”

         “将军说笑呢?在勿黎,长命结与主人同在,所以一般都是焊的死结,毕竟没人会愿意丢了自己的‘命’,也没人轻易把自己的‘命’送人的。”

         “照你的说法,不是不能送,而是一般人不愿意送?”

         “那是自然,勿黎人信奉泉神,认为勿黎的一切都是唯一的水源——蓝泉——赐予的,怎么可能轻易认为别人的性命比自己重要,重要到能托付长命结的?”

         云司简眼神微闪,让方宇回去了,自己重新端详起手里的长命结,豁口的地方一看就是人为扯断的,又数了数,一共十三个结花,也就是说,自己带回于白的时候,他是十二岁。

         云司简出着神,手指在结花上无意识地摩挲,倏地捏紧手指,下了一个决定。

         重新给链子找了个小的精致盒子放进去,那不知有没有被人忽视的老鹰结花也随着落锁关进了黑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