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武林聚会
    当这群人走进来的时候,这里的客栈老板赶紧笑脸迎上去,“喂,贵客,你们需要点什么?”

     只见其中的一个穿着红色锦袍的人,对着里面说到,“我们几个什么要这里最好的陈酿,顺便把你们这里的舵主叫来,我们有要事相商。”

     这个小掌柜只是笑脸相迎,然后打发一个打杂的去叫舵主。

     一屋的人完全被这种阵势给镇住了,不仅如此奢华的装饰是一般的所穿不起的,还来了就要叫上这里的舵主,舵主可不是什么人想叫就能叫的动的。

     这时外面传来一阵锣鼓的声响,天门剑江左舵主驾到,只见其中从上面的坐架上下来一个带着血色鬼头面具的人,他的胳膊纹着一只蓝色夜叉,这个人用余光看向屋里,只见那几个华服衣冠的人已经站起身来,同时一屋的人也都站起身来,看向这里的舵主。

     这位舵主身后尾随着几个极其魁梧的人,并没有多话,直接走进了屋中,说着挥手示意几个穿着华丽衣裳的人走上楼上的客房。

     只见舵主对着几个人说到“几位贵客,来到天门剑,找到鄙人有何事相商吗?”

     “奥,舵主,承蒙天门剑在蓝月奇地的照应,我们的商会终于能够顺利地经商了。如果舵主不嫌弃,这里有我们商会的一点心意。”边说边命令手下,呈上一只古朴典雅的木匣。

     江左舵主命令手下缓缓地打开匣子子,只见其中有一颗巨大的夜明珠,同体闪着夺目的光辉。

     江左舵主看了之后,示意地点点头,“这本来就是天门剑的职务所在,各位这样就客气了,我们会在蓝月领地一只保护鬼商会的。”

     “奥,对了,我们这里还有一事相商,”一个穿红衣锦袍的人说着对着江左舵主耳语起来。

     过了一会,如果此时办成,当然少不了舵主您的犒劳,就麻烦舵主你了。

     “奥,还有这等事。”江左舵主沉思了一下,然后才说,可以我会派我最得力的助手帮助贵商会完成这件事的。”

     说完几个人就要退下。

     江左舵主说“各位可以在这里坐一下,自然有最好的招待。”

     “不,不,舵主客气了。”说着红衣锦袍的人带领着手下开始撤了下去。

     这时江左舵主对着近身的手下说了几句话,只见这个手下匆匆离去。

     不久之后,蓝月领地最大的商会被全部灭门,江湖之上虽然都知道这是天门剑所为。可是都不知道为什么,以前这个商会一只在天门剑的保护之下运作,怎么反而被突然灭门呢,这可是会严重影响一个帮派在江湖上的形象的。

     即使天门剑现在已经成为整个大陆之中第一帮派,可是因为这件事还是会失去许多的商会客户。

     江左舵主此时正在跪在一个黑子蒙面人的前面。

     “总舵,这次确实是龙舞商会把咱们给出卖了,因此我才决定铜下杀手,复制(蓝月奇地,本来就是鬼宗的领地)此次我们好不容易扶植的力量已经全部被龙舞商会的人透漏给了鬼王。天门剑几年间呕心沥血在此建立的间谍力量全被拔去。”

     黑衣蒙面人说“龙舞商会是如何知道我们的计划的?”

     “还不是因为江右的分舵主贪图小利,把我们在蓝月奇地的势力匿名册出卖给了龙舞商会的会长。”

     黑衣蒙面人说着把巨大的拳头砸在面前的桌子上“哼,如果不是江右舵主被总盟主委以追缴秘籍的任务,这次我一定不会轻饶他,被手下卖了竟然还被蒙在鼓里。”

     “好吧,从今天开始,你就全权代理在蓝月奇地的管理工作。”

     “如果鬼王的势力在不得到压制,不出几年,十大门派将没有力量可以抗衡。”

     “是,总舵主”说完之后,江左舵主抱拳退下。

     而此时十大教派悉数汇聚天门剑的天门山之上。等待盟主地选举工作,这个工作也不过是一个流程而已。最重要的是天门剑要借此机会,壮大自己的势力,打压异己,同时联合十大门派追缴武林中的上榜贼人。

     于正恩此时满面红光地面对着眼前众人,放眼看去。

     从左至右,分别坐着嵩山少林寺空空长老及门下弟子。疯魔谷谷主疯魔老儿。冷月派红衣教主及属下。西凉征国将军以及手下将士。南疆巫蛊逆风大护法及手下。玲珑四海黑白无常殿主。唐门六刀客。蜀山传人独孤剑。青花谷青花谷主。

     阵势之庞大,也是历次十大门派选举之最。

     于正恩端起一大碗酒,对着眼前的众人说道“我天门剑承蒙各友派的抬举,成为十大门派的总教,而我于某不才,有有幸成为此次的武林盟主,因此我想多为武林和十大门派做更多的事,鞠躬尽瘁,希望其它九大门派给于某赏脸,共同喝下这碗象征着友谊和团结的酒水。”说完端起大碗,一饮而尽。

     坐下的九大门派各势力也同时喝下了这碗酒。

     “好了,于某还有一点事情,就不打搅各位,此次武林聚会之后,就是我们共同讨伐敌人的开端。”

     等到于正恩离去之后,只见列位在武林中的泰斗人物开始互相闲聊起来。

     这时嵩山少林寺的空空长老对着身旁的疯魔老儿说“老兄,咱们上次相见,已经是十年之前的事了,想不到有生之年,还能在此互相闲聊。”

     疯魔老儿这时拱手相让,“”空空长老,还是威风不减当年,如今门下子弟又新添不少,想我上次拜会少林寺的时候,还没见过坐下的几位。

     “奥,这几位确实是近年的新弟子,如今都是少林的金刚护法,承蒙他们师傅空凡的照应和提携。”

     “说到空凡长老,他为什么没来。”

     这时空空长老眼中一阵不易觉察的悲伤,“他已经在前面圆剂,从此身脱凡尘之外,再也无缘这武林了。”

     “唉,这真是”说完疯魔老儿也是一阵暗自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