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从西凉出发
        这个楼阁中分别供奉着西凉第一代教主绝月长老,曾经叱咤江湖多年,著有武学攻略铁血剑法。第二代教主繁星长老,曾经单人击杀上千敌人,著有铁骑篇,可以御千军于手下。第三代教主妖月长老,是西凉秘法攻略御兽术的发明者。

         等到红衣教主和绿秀看完了西凉君主的后花园,也累的差不多了。于是回到宫殿之中。这时西凉君主对大家说到,这里还有一局专门款待大家的酒席。敬请教主尽情地享用,然后过了今晚的休息时间。教主自可挑选数量等同于自己人数的御兽,然后随我西凉征国将军共同赶往中原。说着拿起一杯酒敬给红衣冷月教主。

         冷月教主对着他说到“感谢贵派的盛情款待,不久的将来我们必当感谢教主的恩情。说着把酒已经喝到了腹中”脸上泛起薄薄的红晕,虽然称不上倾国倾城,但也是曼妙绝伦。

         一个下午的时间红衣教主及众人都在把酒言欢,直到黄昏时刻才被扶到后花园的专门迎宾所用客房休息。

         一夜时间暂且不提,等到第二天,红衣冷月教主亲自挑选了55匹精良的飞禽御兽,然后随着西凉征国将军的百人旅浩浩荡荡,遮天蔽日地去往中原。

         从西凉出发,途经嵩山少林,中土虎狼地域,一路只向着天门剑进军。而此时此刻十大门派都在向着天门剑的领地天门山赶来。

         天门剑内部正殿之上,于正恩此时正在和教内的各大法师在教坛之上做法。只见巨形的剑阵此时被供奉在大殿的正中,下面分别跪拜着天门剑内门弟子,外门弟子,还有就是天门剑的各个中原大陆分舵点的领班。

         这个时候于正恩转过头来,对着堂下说到,“各位天门剑弟子,此时此刻十大门派的小部分已经来到了天门山的领地,其中大部分到来的都是其它各个小门派的闲散人员。希望各位弟子能够配合此时的各位舵主做好管理工作。”

         这时只见天门剑的各大堂前都是车水马龙。江湖之中的一些绝世高手此时也重现江湖之中,赶来参加此次的聚会。

         天门剑最大的客栈之内,这个时候一个全身纹着青色巨虎纹身的人,此时提着一个铁锤正在客栈之内咀嚼着大鱼大肉。同时扯着嗓子大叫道“哈哈,这次,天门山的会晤真是高手云集,我大铁锤已经几十年没见过这种场面了。在我有生之年还能见到这样的场景真是一种荣幸啊。”

         这时一个秃头老汉对着这边说到,“铁锤兄弟,看来你真是没见过大世面啊,我秃头老汉虽然不能说走南闯北怎么样,但是对于这种场面还是不太感冒。”

         “什么,秃头老儿,你竟然嘲笑我铁锤没见过世面,想当初我铁锤也是中原之内一顶一的好汉,我这铁锤一轮,又有几个能够接住。”

         “你那铁锤怎么吹嘘,也是假的,怎敌的武林之中的千军万马。”

         这时一个坐在角落里孤独地饮酒的吸血鬼一样的附和到,是啊,你那铁锤,想必也是徒有虚名,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铁锤兄就是当年的铁骨四雄的老二吧,可惜其它三位兄弟都葬身海域了,不想你还能够参加今天的聚会。

         大铁锤听到这里,似乎极其的不高兴,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号,对面的丑鬼?

         这时秃头老儿对着对面的人说到“想不到死灵谷也会有人来到中原来看热闹,难道就不怕那些名门把你们追杀灭绝了吗?”

         这时吸血鬼一样的人吐出了一口酒,顿时一股阴冷的气息弥漫了整个酒馆,我们死灵谷已经多少年没有出山来到中原,此次也是荣蒙于盟主的邀请。

         他刚刚说完这话,只见一只梅花镖搜得击碎了他眼前的酒杯。这时吸血鬼一样的人顿时警觉起来。

         只见六枚飞镖直向着他的面门飞来,死灵吸血鬼口吐血气,一阵血雾过后,六枚飞镖已经齐齐落在地上。

         这时只见角落里蹿出三个袖口镶有梅花的人,只听的当首的人大声说到“对面的死灵,你们欠我们梅花镖局一条人命,既然今天遇上了,那么就必须好好算上一算。”

         说着不由分说,又是六枚梅花镖凶狠地打了出去。

         这时只见门外飞出一个壮汉,转身踢倒了梅花三友,然后接住打出的六枚镖。

         然后才对着屋里的所有人大声说到“这里是我们客栈特意为江湖之上各地来的友人所准备的住所。如果大家顾及于盟主的面子,就不要在这里互相寻仇或者滋事,否则绝对不会得到善待。”

         说着转身离去,只剩下还在地上呻吟的梅花三友。

         这时酒观里的众人似乎都噤若寒蝉。

         这个时候,还是秃头老儿打破了僵局,“我说各位这里上好的茶水,酒水伺候着各位,为什么不尽情地享受呢,还非要互相寻仇,到底有多大的仇恨啊,江湖上的恩怨,到自家领地互相解决不就完了吗。”

         秃头老儿打破了这种僵持的气氛,于是又有人参加到这场讨论之中。

         “我说老秃驴,你怎么什么都有插嘴的地方啊,这可是天门剑的地界,何况人家的恩怨又不归你说了算。”

         秃头老儿转过头来,对着这边破口大骂“我说,这是哪里来的野人,来到你爷爷头上撒野。难道四海之内没有听过我秃头老怪的名号吗?”

         “老家伙,你也忒抬举自己了吧,就你也配在天门剑内发号施令。”

         “奥,原来是盗门里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兔崽子,你们竟也敢来这里撒野。”

         “秃头老儿,今天你和道门的梁子算是结下了,看你以后怎么在江湖上行走。”

         “哼,一副小人嘴角,就因为几句话,就跟我结下什么恩怨,果然盗门尽出些鸡鸣狗盗之徒。”

         这个时候外面又走进来一群人,这一群人一看就来自名门望族,各个都是锦色衣衫,桂冠翩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