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域外文明2
    这座巨大的宫殿走近一看,是由规整的巨大石块累积而成,不知要耗费多少的人力,同时殿外还绘有各种图案浮雕,无论是云梦大陆内陆的珍奇走兽,还是外域的山川大泽,全都栩栩如生。

     跟着几个人走入宫殿,沈云狂虽然身体上感觉很累,可是眼前却涣然一新。殿内用极其高大的巨石支撑,并且用一面面像铜制棱镜的巨大立体隔开一个又一个独立空间。如果有人第一次走入其中,肯定会迷路。这些铜棱镜不仅可以照出来往人的身影,还会通过反射殿顶的巨大扇形铜镜收集的阳光,散发出绚丽多彩的光辉。

     公主带着众人迂回曲折,走到了大殿的主室。只见上面陈列着四列卫兵,卫兵身着铁甲,手执利器。文武大臣分列两侧。中间又有四位法师,扶掌而立,大殿之上,一个气宇轩昂的君主正襟危坐。

     “下面何人,为何不经禀报,就擅自闯入,扰乱朝政。”

     这个时候,只见艳丽女子把手伸到一个传令兵的耳边,嘀咕了几句。

     然后传令兵又走上前去把所得情况告诉位于大殿中的主事。那位主事才向这边摆了摆手。示意公主退下。

     于是艳丽女子又带着沈云狂众人来到大殿的侧室。只见一群僧侣在那里诵经念佛,中间的僧侣慈眉善目,正在冥想。当有一位僧侣看到公主前来时,马上把情况禀报给了中间的僧侣主持。这时只见他示意旁边的一位禅师走下前来,又将众人领入另一间屋子。当这位禅师走到沈云狂面前时,不禁有些吃惊地注目一看。此时屋中香火缭绕,这位禅师坐到屋子中央的蒲团上,又示意公主坐在旁边的木椅上。

     然后才向前做了一个致礼动作,“施主,公主年幼贪玩,对远道贵客多有得罪,还请原谅。”

     沈云狂也是一惊。

     “我看施主身上虽破烂,却掩盖不住你一身习武之人的元气。莫非因为路途窘迫,才来到鄙国。”

     沈云狂注视着这位禅师,他能感觉的到他四周深厚的法力,每说一句话,虽然是随意而出,却字字蹦入耳根。就算他已经完全领悟了左玄功法,对内力运控自如,仍然感觉不如眼前这个人对于法力的掌控。

     “不错,我来自中原内陆,因为受人追杀逃难,却不想走到这蛮夷外域。”

     这时,公主站起身来,似乎要反驳他的话。

     禅师却示意她坐下,“蛮族确实不敌中原内陆之一万,近些年来,多亏我族君主目光宏远,多与内陆交际,方才学到不少东西,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啊。中原也有许多人投入我族之中,传扬文化,教化风俗,通达贸易。”

     沈云狂示意的点了几下头。

     “我看施主一身武法元气,不如就先投入我门下,与门下众徒共同学习,切磋武艺,取长补短。互相交流,各取所需,怎么样?”

     沈云狂略微想了一下,当下也只能这样了。“好,我答应。”

     禅师笑了一下,扶掌对公主说,“公主阁下,这位客人就先交给你,等休息妥当,换洗完毕。老僧自然来迎接。”说着,退出屋子,走了出去。

     只剩下公主傻傻地站在那里。

     这时,沈云狂对着她说“喂,小妞,老和尚说你要伺候好本大爷。”

     “休得无礼”,这时他身后的一个壮汉拉了一下捆着的绳索,沈云狂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公主看到这,不禁回过神来,捂着嘴偷偷地笑了。然后才又带领众人退出屋子。然后走出宫殿,向着一处偏离主殿的一处阁楼走去。

     只见这里宛如江南,阁楼正中绿水莹莹,浮萍荡漾其上,几盏荷花盛开其中。时常传来蛙鸣阵阵。

     四个壮汉伫立门外,由丫鬟前来迎接公主。这个丫鬟又把沈云狂引入一个男室,送来新的衣物。

     沈云狂一路以来,特别劳累,倒头就睡着。

     梦中的他骑着一匹马,后面的绿袖搂着他的腰际,“云狂哥哥,说好了我们永远不分开。”

     “傻丫头,我什么时候说过要离开你了。等我这次从唐门夺回师傅留下的左玄秘法,为师父报了仇回来,就一定接你,然后我们一起浪迹天涯,每天都像这样。”说着他不由自主地向着绿袖的脸上吻去。

     绿袖似乎也沉醉在他的温柔里,笑咪咪地偎在他的胸膛。如果永远这样下去该多好,沈云狂想到,可是每次想到师门遭受的不幸,他就痛心疾首。无论如何他都要夺回本门秘籍,完成师傅的遗志。

     当他醒来时,他的眼前站着公主,她似乎有些痴醉地站在他的面前,认真地看着面前的这个人。眼中含着深情和自然流漏的母性怜悯。

     “你站在我的面前干嘛?”

     “我就是看你这样睡觉很好看。”公主似乎有些惊慌。然后才说“既然你睡醒了,就去后面换洗一下吧。”说着才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