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章
        柳婷婷面色苍白地看着戚悦手中的手机,眼神恶毒得像是要随时冲上去将戚悦撕成碎片。

         戚悦把手机放回口袋,面带微笑地望着柳婷婷。她是见惯了大场面的人,又怎么会被柳婷婷这样的小阵仗给吓住呢?

         “你到底想要怎样?”柳婷婷恨恨地望着戚悦。

         戚悦道:“你退学离开庆临二高。”

         “你说什么?”

         “你已经听得很清楚了。”戚悦道,“相比较于你做的事情,我只是让你离开庆临二高,已经很便宜你了。”

         至少她希望,当汪晓回到学校的时候,柳婷婷这样的人已经没办法再伤害她。

         柳婷婷愤怒地看着戚悦,不肯轻易答应。之前她是借着戚嫣的关系才顺利入读庆临二高,现在让她主动离开……她怎么可能甘心?戚嫣还在这里,要是她走了,戚悦再来收买戚嫣的心,她可就鞭长莫及了!

         然而,戚悦手中的录音却是让她无法逃避的东西,如果不听戚悦的话,对方一定会把录音公开,到时候她在庆临二高照旧没办法待下去。

         柳婷婷咬牙沉默良久,才不甘心地说道:“我知道了,我会走的!”

         “婷婷,戚悦,你们在干什么?”戚嫣注意到了正交谈的二人,好奇地走了过来。

         戚悦自然地笑道:“嫣嫣姐,我刚刚听婷婷说,她想从庆临二高退学,正劝她呢。”

         戚悦的先下手为强令柳婷婷猛然瞪了过去,她没想这么快就离开这儿,可戚悦的话却让她不得不对戚嫣做出解释。

         戚嫣大惊失色:“婷婷,你怎么啦?为什么忽然想着要退学?都快高考了啊!”

         柳婷婷勉强笑道:“嫣嫣,你也知道我本来就是走关系进来的,实在有点跟不上了,我想还是转学去普通一点的学校,这样对我的成绩才更有帮助。”

         “可是你平常的成绩不是还可以的吗?”戚嫣道。

         没等柳婷婷回答,戚悦便叹息一声接口道:“嫣嫣姐,你有所不知,婷婷说,她之前的考试成绩都是作弊得来的,其实她的成绩并不好。”

         戚悦的这一泼黑水直接浇到了柳婷婷头上,可她偏偏不好辩驳。当下她忍着心中的怒气说道:“嫣嫣,我心意已决,你就别劝我了。”

         今天柳婷婷跟她说的两件事都大大超过了戚嫣的大脑处理能力,她好半天才回过神来,遗憾地说:“婷婷,你要是走了,我会想念你的。不过如果你跟不上二高的学习,转学到其他地方也好的,免得反而耽误了高考。”

         柳婷婷只能将苦水往肚子里吞下,还要做出感激的模样道:“嗯,我都知道。以后我们可以时常保持联系啊,别把我忘记了。”

         戚嫣嗔笑道:“你说什么呢。我们两家这么近,随时都能见到的啦。”

         “说的也是。”柳婷婷只能应道。

         戚悦看着这两人表演姐妹情深,只应景地露出微笑。

         走吧,柳婷婷,你别想再伤害到汪晓以及任何一个人,你也别想再阻止我接近影响戚嫣。

         过了几天,也不知道柳婷婷是怎么跟家里说的,竟真的转学离开了庆临二高。眼看着离高考只有半年时间,柳婷婷却突然转学离开,大家都产生了不少猜测。柳婷婷在三班营造了不错的人缘,可她平日里一起玩得好的同学并未提前得到消息,柳婷婷突然就走了,连她们也都猝不及防。

         知道戚嫣跟柳婷婷是表姐妹关系,大家就都来问她,不过戚嫣难得的难套话,不管是谁来问,就一句:我也不太清楚。当戚嫣用那无辜的表情回答的时候,大家还真没办法再追问下去。

         这段时间,身为差点被梁成所害的女主角,戚悦也收到了不少关注。大家除了关心她有没有受到伤害,也都很关心她到底为什么会被梁成老师盯上。那毕竟是杀人啊!对于高中生来说,杀人这种事,一向只出现在各种影视小说作品之中。

         这回戚悦使用了戚嫣装无辜的技术,每当有人来问,也总露出一脸迷茫的表情表示不知道,同时表示可能是梁成老师就是想杀人而已,而她刚巧就在那儿,就倒了大霉。

         她这话,相信的人有,不相信的人也有,但对戚悦来说,给出一个似是而非的理由就够了,真相如何,其实没有必要让他们知道。

         在柳婷婷转学后没多久,汪晓也回来上课了,她出问题的只是情节性记忆,不管是身体的本能,还是一些技能都还在,因此并不影响她上课。不过失去的记忆,就只能靠新的来补充了。而这次汪晓的回归,倒是有了不一样的发展。大家都是第一次见到失忆的人,很是新奇,时不时围过去,只为了跟汪晓说上几句,在这样的情况下,汪晓竟也交到了一些朋友。

         除了戚悦和柳婷婷之外已经没人知道汪晓和梁成曾经拥有的关系,三班同学跟汪晓聊天时,自然会提到前段时间的大事,也就是梁成杀人未遂的事。毕竟梁成曾经是三班的语文老师,大家议论纷纷,这个话题将很长时间占据他们的八卦内容。汪晓失去了记忆,早不记得梁成了,每一次都只是瞪大眼紧张地听着大家转述过程,一如所有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的人一样。

         戚悦时不时去找戚嫣,然后就会注意到汪晓。那个曾经十分沉默的女孩,在失忆之后竟活泼了一些,很能跟大家打成一片,即便听到梁成的名字,也没有多余的反应,是真的完全忘记了他。

         戚悦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梁成为汪晓做了那么多,可最终她却忘了他。那梁成呢?两人的关系已经是他一个人的记忆,他是希望汪晓记得他,记得他们的过往,还是希望她就此忘了身陷囹圄的他,快快乐乐地度过她的青春年少?

         戚悦不知道。每一个人对爱情的理解都是不同的,表达爱的方式更是五花八门。有人的爱是祝福,有人的爱是理解,还有人的爱是占有……她跟梁成不熟,自然无从得知他的选择。

         而在思考这个问题时,她难免会想到桑峻身上。他说要追求她,到底是一时意气呢,还是真的深情?抑或一开始只是随便试试,如今已然进入状态?

         在感情问题上,戚悦还是个新手。她发现自己已不如刚开始那样排斥桑峻的追求,思来想去还是决定顺其自然。

         戚悦被梁成袭击的事闹出的动静不小,自然瞒不过家里人。戚兴城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询问了戚悦这事,也被戚悦以并不清楚其中原因为由敷衍了过去。没想到倒是柳薇薇来了个借题发挥。

         “悦悦,你以后可要小心啊,这样的事惹上一次就够吓人的了。”柳薇薇做出关心戚悦模样,实则却在指责这次时事件是因她而起。

         戚悦不好在戚兴城面前直接跟柳薇薇翻脸,不然她说不定会回:您以后还是别出门了,不然被车撞死就不好了。

         她笑道:“柳姨,您放心,不会有第二次的。这事我也是莫名其妙,上哪儿小心去呢?”

         戚兴城一直当戚悦和柳薇薇相处融洽了,并未深想柳薇薇的话,反而顺着她的话道:“对啊悦悦,你在学校里要小心点,有什么事记得跟我和你柳姨说。”

         没等戚悦回答,就听一边旁听的戚哲不高兴地说:“让她小心什么啊,说得好像这事是她的错一样。”

         戚悦惊讶地看了戚哲一眼,这好像是戚哲第一次当着大家的面帮她说话。她心里给他点了个赞,笑眯眯地瞥了柳薇薇一眼——你自己的儿子都不帮你说话,反而胳膊肘向外拐,高不高兴呀?

         柳薇薇同样惊讶地看向戚哲,不过之前戚哲跟戚悦过从甚密她又不是不知道,因此也不算太意外,只是不怎么高兴地说:“小孩子懂什么?小心点总没错的。”

         戚悦不好跟柳薇薇对呛,但戚哲可不管这些,撇撇嘴道:“你这话跟朋友圈的那些个谣言似的。还‘小心点总没错的’……切,真倒霉碰上了,小心能有用?坏人那么多,被害了还怪自己不够小心?没病吧!”

         干得漂亮!戚悦都想抱着戚哲狠狠亲他一口了。

         “阿哲,怎么跟你妈说话呢?”戚兴城板起脸道。

         “爸爸,你别生气,阿哲也不是故意的,对吧阿哲?”戚嫣赶紧打圆场,又求救似的看向戚哲,指望着他服个软。

         但戚哲却理也不理她,梗着脖子道:“我有说错吗?”

         戚嫣见自己的话对戚哲没用,求救的目光就转到了戚悦这儿。戚悦本还想再看一会儿热闹,不过看戚兴城和戚哲似乎真要闹起来了,她忙道:“爸,我觉得阿哲说得挺对的。不过用词和语气还是要注意一点。”她看向一脸不高兴的戚哲,笑道,“阿哲,说话要注意语气的啊,不然你说得再对,也没人会听你话中的道理,早被你气死了。”

         “被气死了”的柳薇薇白着脸,正在一旁瞪着自己的儿子。

         戚兴城点头道:“悦悦说得对。阿哲,你都读高一了,该学着怎么好好说话了。”

         戚哲见此,也没再继续顶嘴,恹恹地说道:“我知道了。”

         而柳薇薇的脸色,始终没有好过来。

         经此一役,柳薇薇终于意识到,戚悦和戚哲的亲近已经超过了她的预计,于是她开始千方百计阻挠。可面对自己的儿子,柳薇薇的手段乏善可陈,不过就是语言上提醒他跟戚悦保持距离,说戚悦包藏祸心,行动上阻挠戚悦和戚哲一起的活动。

         戚悦自然发现了柳薇薇的行动,她的反应也简单——只当没看到,该怎样照旧怎样,时不时送点钢笔啊钱包啊之类的小东西给戚哲。戚哲还是个中二少年,柳薇薇不让他干,他就越是会起逆反心理,因此都不用她出手,戚哲自己就能将柳薇薇的那些举动化解。

         最后的结果也没出乎戚悦的意料,柳薇薇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不但没让戚哲讨厌戚悦,反而给他们本就不融洽的母子关系上再添裂纹。

         戚悦对此自然是喜闻乐见,拍手称快。

         那之后学校里的日子过得非常轻松。天气渐冷,期末考试也快来了,学校里的活力像是被冰封了似的骤然降了下来。同学们缩在教室里复习,尽量不走出温暖的环境。

         也就在这样阴冷的一个周六,戚悦接到了黎英邵的电话。

         在一切都走上正轨之后,戚悦和黎英邵也保持着适当的联系。她除了一月给他打一次生活费,时不时也会打电话去关心一下他。不过黎英邵这人习惯了报喜不报忧,就算受了什么委屈也是一个人默默地承受了,从来不会向戚悦诉苦。

         但这一次,戚悦只从电话里就听出了黎英邵的委屈,她急忙问了黎英邵地点,什么都没说就赶了过去。

         见到黎英邵的时候,他满脸通红,眼眶也是红的,显然哭过一次。

         “怎么了?”戚悦关切地问道。

         黎英邵低了头半晌不语。

         戚悦眉头微皱,追问道:“究竟怎么了?”

         黎英邵咬牙低声道:“我……被赶出来了!”

         “赶出来了?你是说你的叔叔婶婶……”戚悦道。

         黎英邵用力点头。

         “为什么?”戚悦问道。黎英邵的叔叔婶婶早不赶晚不赶,偏偏在这时候赶黎英邵,总有个缘由的。

         黎英邵低了头,轻声说:“他们说我跟小混混在一起,没有好好读书让他们丢了面子,说我自甘堕落,就不要再跟他们住在一起。”他顿了顿,忽然扬声道,“可我的朋友只是染了发而已!他们不是小混混……”

         说到后来,他的声音又弱了下来。因为这话,并没有多少说服力。在一些保守的家长看来,染发了的就是不正经的人,而黎英邵的叔叔婶婶本就不喜他,看到他跟染发朋友一起玩,有这样的反应实属正常。

         黎英邵小心翼翼地偷看戚悦,怕她因为他造成的麻烦而嫌他烦,心里忐忑不安地等着她说话。

         戚悦沉吟片刻,开口道:“行,既然你叔叔婶婶赶你出来,你就正好自己在外住了。在外自己租间房子住,你……没问题吧?”

         黎英邵连忙点头:“没问题!我可以的!”

         戚悦面上便带了笑:“那好,我们今天就去把房子找好。”

         时间比较紧,戚悦直接带着黎英邵去了中介,要求中介介绍个两居室的房子。中介手里抓着大把房源,虽说价格贵了点,但相对方便,两人看了三四套,便定下来了。黎英邵还没成年,最后是以戚悦的名义签的租赁合同。

         租好房子后,戚悦又陪着黎英邵回了她叔叔婶婶的家。黎英邵只让戚悦在外头等着,他知道自己叔叔婶婶的德行,怕他们对戚悦说什么难听的话。

         他的叔叔婶婶听说他跟朋友在外面住,一点儿也没有多问的意思,让他把自己的东西都收拾了,然后把家里的钥匙交还给他们就可以走了。

         对于叔叔婶婶的冷淡绝情,此刻黎英邵没有半分的难过。从前是他想错了,既然他的叔叔婶婶不把他当亲人,而只当做累赘,他也不用指望着从他们身上得到任何温情了。

         黎英邵东西不多,就算把四季的衣服都收拾了也就只有一个行李箱而已。他拖着箱子走出去的时候,在门口跟叔叔婶婶道了别,随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下了楼,黎英邵看到戚悦正安静地等在那儿,窈窕的身影在绿化带旁显得如此夺目,让他移不开眼。他面上立刻挂了灿烂的发自内心的笑容,快步走了过去。

         去出租房的路上,戚悦接到了桑峻的电话,对方问起她在做什么时,她也没隐瞒,说是帮一个朋友搬家。之后就是戚悦没抵挡住桑峻想要帮忙的热情,无奈地说了出租房的地址。

         二人到的时候,桑峻早已带着司机小江等候在那儿。看到黎英邵,桑峻并未显出任何异样,而是指挥小江帮着黎英邵将他唯一的行李搬上楼。

         在这两个外人面前,黎英邵有些局促,默不作声地跟在戚悦身后。到了地方,把黎英邵的行李箱放到一旁,戚悦便准备和黎英邵一道打扫卫生了。

         只是这桑峻……

         桑峻今天穿着一身深蓝色休闲修身西服,越发显得身形颀长,气势逼人,与这小小的出租房显得格格不入。可他偏就没有一点儿不自在,见戚悦他们似乎要开始打扫卫生了,他环视了一圈对小江道:“小江,你去买点清洁工具过来。”

         小江一愣,随即立刻应是,笑着转身就走,都没给戚悦阻止她的机会。

         戚悦刚要说一声接下来的事不用麻烦桑峻了,就见他把西装外套脱了随意放到一旁,挽起加厚白色衬衣的袖子,望着戚悦露出兴致勃勃的样子:“这些家具要换位置么?我一身力气,尽管使唤。”<!--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