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戚悦没多纠结桑峻的说法,道谢:“多谢。”

         要不是桑峻恰巧在这儿,她想要摆脱那群人,恐怕还不容易。不过……庆临市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他又一次出现救了她,是不是……太过凑巧了?

         或许是察觉到了戚悦的疑惑,桑峻自觉解释道:“我正要去开会,刚巧路过这边。”

         司机小江默默地开着车,他当然不会揭他老板的底。这段时间老板有事没事就让他在放学时间点开车过来晃一圈,简直跟跟踪狂似的。要不然,哪能刚巧英雄救美呢?

         听了桑峻的解释,戚悦没再多问,说道:“不好意思,耽误了你的时间,前面让我下车吧。这次多谢你了,下回……下回请你吃饭。”

         桑峻点头客气地笑道:“好。小江,过了前面的路口就停车。”

         “好的,桑先生。”小江应了一声,心想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桑先生怎么就这么轻易放过了呢?知道桑峻行程的他可是清清楚楚,一会儿并没有什么会议,那只不过是掩饰桑先生跟踪狂似的行为的借口呀!

         车子开出十几米远,缓缓停下。

         戚悦转头再次道谢:“今天真的谢谢你了。”

         桑峻刚要开口,却听他口袋里传来一阵铃声,他脸上露出歉意,对戚悦道:“抱歉,我先接个电话。”

         戚悦不好现在走,只能沉默等着。

         桑峻接了电话,应了几声,很快便挂了。

         他看向戚悦道:“对方有事,会议取消了。”

         戚悦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特意跟自己说明这一点,正要再度道别,却听他紧接着说道:“择日不如撞日,不如今天你请我吃饭吧。”

         戚悦一怔,有点后悔刚才为了客气才说的请吃饭这话。

         她定定神道:“抱歉,今天还要去买几本高三总复习书,而且我家人还在等着我回家吃饭,下回吧。”

         她提起买书这事,是特意提醒她还是个高中生的事实。

         “这样啊。”失望袭上桑峻的面庞,他叹了口气,带着些许落寞道,“既然你有事,我也不好强人所难。中午开会没来得及吃午饭,这个时间点也约不到别人,看来我只能一个人吃饭去了。”

         小江肩膀一缩,自我催眠:这一刻我不算人!他就说嘛,这么好一个机会,桑先生怎么可能不抓住?会议是假的,取消会议的电话当然也是假的!桑先生煞费苦心,他可不能搅黄了这事。

         眼见戚悦的视线不自觉地往自己这儿飘,小江忙恳求道:“桑先生,我女朋友非要现在见我,您看能不能给我放个假?”

         桑峻满意地看着小江,大度地说道:“没关系,你走吧。”

         小江连声道谢,赶紧下车,打了辆出租车就跑远了。他哪来的女朋友?但难得放假,不如他就去人多的地方晃晃,说不定能碰到一两个呢?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等戚悦回神,车内已经只剩下她和桑峻二人。

         桑峻下车后坐进驾驶座时,戚悦依然在左右为难。别人要是跟她来硬的,她可以理直气壮地硬气回去,但桑峻一点没逼她不说,还客气得不行,反倒是听了他的那些话,让她心生歉疚。

         她慢吞吞地下了车,桑峻从驾驶座里探出头来,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说:“我送你去书店吧,现在我多的是时间。”没等戚悦拒绝,他又道:“不用跟我客气,我也是顺路,我记得不远处就有一家书城。”

         戚悦的目的地,确实是不远处的书城,店大书多,她可以轻易找到她想要的书。

         不过迟疑片刻,她便绕到副驾驶座上车,系好安全带。

         当桑峻启动车子时,戚悦已然纠结出了个结果,之前桑峻帮了她那么多次,她还没能还他人情,饭总是要请的,不然她怎么好意思离开?

         “我们先去吃饭吧。”戚悦道,“书可以晚点买。”

         桑峻直视前方路况的眼中闪过一丝喜意,说出口的话却带着一丝犹豫:“其实你不必专程陪我吃饭,你父母会担心的吧。”

         “我跟他们说一下。”戚悦道。

         余光瞥到戚悦拿出手机打电话,桑峻没再开口。小江走前他特意调了个闹钟铃声伪装成来电,就是为了留下戚悦,所谓的“不必专程陪我”不过就是客套一下,他自然不会坚持,否则弄巧成拙可就糟了。

         戚悦打给陈阿姨说了不回家吃饭的事,挂了电话对桑峻道:“已经说过了,晚上九点前回去就行。”

         桑峻瞥了眼车上显示的时间,将近六点,相处时间只剩下三小时。

         “我们先去书城吧。”桑峻道,“晚了书城该关门了。”

         他盘算着,吃个晚饭用不着三小时,吃完他就该送她回家了,毕竟她还是个高中生,他不好带她去其他地方玩。但若是先挑书,再吃饭,就有更多时间相处了。

         “没关系,我改天再去吧。”戚悦道。她也不好意思让桑峻等着她挑书。

         桑峻道:“我也正好要买几本书,一起吧。”

         他这样说,她便只好不再反对。

         书城很近,不过书城附近停车位都满了,桑峻只能将车又开远了些,跟戚悦一道往回走。

         怕不说话尴尬,戚悦没话找话:“你要买什么书?”

         “高三总复习书。”桑峻一本正经地回道。

         戚悦面露疑惑,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桑峻肃然解释道:“替我表妹买。”

         “汪晓?”戚悦恍然道。

         桑峻点头:“没错。”汪晓……嗯,他该好好记住这名字了。

         戚悦了然,随即道:“最近学校里没什么事,汪晓跟以前差不多。”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只不过她虽常常关注汪晓,但毕竟不是一个班级的,不可能什么事都知道,此时难免有些心虚。

         “那就好。”桑峻心里一点都不在意,面上却显露出些许关心的神色,“我高中时代已经是多年前的事了,也不知道该给她买怎样的参考书,不如你买的时候,顺道帮她挑几本吧。”

         举手之劳的事,戚悦自然不会拒绝,便点头道:“好。”

         两人走进书城时,受到了些许关注。

         戚悦从学校放学,还没回过家,身上穿着的是庆临二高的校服,校服是运动服样式的,不怎么好看,但因为戚悦本身长得好看,穿着这一身并不显得违和。而桑峻之前还在公司,现在一身笔挺西装,一副社会精英的模样。这两人俊男美女相当养眼,但气质太过不搭,着实吸引了部分路人的目光,不少人暗自猜测两人的关系。

         戚悦下意识的与桑峻保持着一定距离,因此路人便没道理误以为他们是兄妹,毕竟二人间太过生疏。于是不少的旖旎想法滋生,透过暧昧的眼神传递给二人。

         戚悦走进书城才意识到这问题,但为时已晚,她总不能让桑峻回去车上等,说出那种话来才更尴尬。因此她只好主动屏蔽了那些眼神,只当没看到。

         相比较而言,桑峻单手插兜,自在多了。

         二人上了二楼,找到教辅区,来到高三区域。形形色.色的教辅堆满了十几个书架,戚悦开始挑挑拣拣。

         桑峻没事干,拿出手机给小江发了个短信,让他定个餐馆。考虑到不可太激进,再加上戚悦还穿着校服,他总不好带她去西餐馆,便让小江订一家家常菜馆,带包厢的那种。

         因为桑峻在一旁等着,戚悦稍微挑选了一番,花了不到十分钟便找到了几本看上去不错的教辅,拿了双份,其中一份递给桑峻:“这些还不错,可以先看看。”

         桑峻接过,又道:“我刚想起来,我还有个读高一的表弟,能顺便帮着挑几本吗?”

         戚悦一愣:“也可以……挑哪几科的?”

         之前帮汪晓挑的时候戚悦没问,因为她大概了解汪晓的情况,挑选跟她差不多的教辅书问题不大。但桑峻口中的表弟,她什么情况都不了解,自然不好不多问两句。

         正如桑峻刚才所说,他离开高中已然很久,高一有哪些科目都不太记得了,顿了顿才回道:“主科都要吧。”

         戚悦点头,转身走到高一教辅书架旁。

         桑峻跟过去,煞有介事地抽出本书翻动,也不管他这一身西装笔挺的模样在高一教辅书处翻书有多违和。

         翻了几本后,桑峻挑了本凑过去跟戚悦说话:“你看这本怎样?”

         戚悦头微偏,拿过桑峻手中的书翻起来。

         桑峻并没有退开,故作自然地贴着戚悦,视线一本正经地落在书页上,但当戚悦不注意时,他的视线便会微微一斜,落在她白皙的脸上,然后眼神就柔和下来。

         “你表弟这科成绩好吗?”戚悦大致翻了翻问道。

         桑峻随口道:“中等偏下吧,我表弟岁数小,贪玩,不太爱学习。”

         “那这本就不错。题目都比较基础,例题多,讲解详细,很适合他。”戚悦道。

         “好,那这本就买了吧。”桑峻温声道。

         挑完了一本,戚悦便又退开去挑其他的。桑峻觉出些意思来,翻了会儿便又拿了本书去询问戚悦。

         二人如此商量着定下给桑峻表弟买的参考书,半小时后才拿着一叠书去前台结账。桑峻两叠,戚悦一叠,两人各自付各自的,谁也没太过客套。

         将各自的书放在后座上后,二人坐上了驾驶座和副驾驶座。桑峻从后视镜里瞥了眼他刚买下的两叠书,一叠属于汪晓,可以让小江帮着送去,虽然有点奇怪。至于另一叠……他并没有一个读高一的表弟,倒是听小江说过他有个调皮的熊孩子弟弟在读高一,那就送给小江吧,让他享受一下报复的快感。

         迅速地决定好两叠书的去处后,桑峻微微舒出口气道:“你想去哪儿吃饭?”

         戚悦笑了下:“今天我请客,你随便挑地方吧。”

         “那也行。”桑峻笑着点头,见戚悦已经系好安全带,便启动了车子。正好,小江方才已发短信告诉他,位置已订好。

         两人到地方时已快七点,此刻正是秋末冬初,天色早已暗下来,阵阵冷风吹过,穿得少的能直接起一身鸡皮疙瘩。

         车上温暖,下车后戚悦稍稍缩了缩脖子,旁边便递过来一件西装外套:“穿上吧。”

         戚悦没接:“不用了,我不冷。”

         “我有点热,你就当顺便帮我拿一下吧。”桑峻道,手中的西装又往前递了递。

         戚悦只好接过,慢悠悠地披上。一瞬间的温暖让她舒服得想叹息,抓紧了外套两边。

         桑峻里面只穿着一身雪白的衬衫,剪裁得体的衬衫勾勒出他精壮的躯体曲线,薄薄的衣料下仿佛蕴藏着无穷的力量。

         戚悦只看了两眼就觉得有些脸热,忙飞快地移开了视线。总有些人,担得起“秀色可餐”这四个字,不拘男女。

         桑峻带戚悦来的这处家常菜馆,地理位置相对偏僻,外观朴实无华,但甫一进入,就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典雅气息。菜馆内部环境清幽,明明正是饭点,却听不到太多的喧哗之声。

         戚悦没来过这儿,跟着桑峻走进去才发现他早有预约。她莫名有了种上当的感觉,她好像被坑了……

         虽说隐约意识到被设计了,但戚悦却并未觉得多少愤怒。回想今天被桑峻救下以来的事,归根到底其实就一句:愿者上钩。如果她真一点儿机会都不给桑峻,现在早就到家了。可桑峻太过客气,中间或许也小小耍了点儿苦肉计,她终究没办法硬下心肠。

         想通之后,戚悦也放开了。既然已经来到了这儿,就别再多想,专心吃完这顿饭。

         服务员带着二人进入一间清静的小包厢,先上了清香扑鼻的绿茶。桌上放着菜单,桑峻推了本到戚悦面前让她先看,自己转头问服务员这儿的特色菜。

         服务员利落地报了些菜名。

         桑峻便转头问戚悦:“你吃辣吗?”

         戚悦点头:“可以吃一点。”

         桑峻笑道:“那我就先点了,你看看菜单,有什么想吃的就点。”倒有种反客为主的意思。

         戚悦并未在意,边听着桑峻熟练地点菜,边翻动着菜单。菜单上只写了菜名,没写价格,但从这儿的环境来看,消费不会便宜。当然,这点她还是出得起的,毕竟她已不是那个街头女混混,天天为点钱费尽心机。

         冷盘上得快,戚悦才刚跟桑峻没话找话谈汪晓的事说了两句,菜就陆续上了。除了菜之外,桑峻点了一扎果汁,陪着戚悦这个学生党一起喝饮料。

         两人聊着一些不着边际的事,多是戚悦学校里的趣事,戚悦不觉得桑峻一个走入社会的人会对那些淡而无味的事感兴趣,本不愿意多说,可见桑峻饶有兴趣地追问,她便只好详细地说了一些。

         饭到中途,戚悦想倒果汁时发现果汁快完了,不禁有些疑惑,这是她的第二杯,这扎果汁容量不少,没道理这么快就倒完的吧。她忽然注意到,桑峻以一种缓慢却坚定的速度喝了快半杯果汁,而他的面颊却泛上极淡的粉。

         这果汁并不含酒精,桑峻没可能喝醉的……那他面颊泛红,是什么情况?

         或许是戚悦的视线太过露骨,桑峻疑惑地看了过来:“怎么了,我脸上长花了?”

         戚悦真想回个“差不多”。

         她摇头,对站在一旁的服务员道:“麻烦再拿一扎橙汁,谢谢。”

         服务员应下走出包厢。

         戚悦边吃菜边默不作声地观察着桑峻,看到了一些蛛丝马迹。她大概明白了,桑峻脸上泛红……是被辣着了。

         戚悦忽然觉得有些好笑,偷偷观察桑峻时发现他每次夹带辣的菜时都会有片刻迟疑,但并不明显,不仔细观察看不出来。然后他就会若无其事地吃进嘴里,慢吞吞咀嚼咽下后,再喝一大口果汁下去,所以这扎果汁才会去得那么快。

         今天点的菜大部分带一点辣,但只能算是微辣。可看桑峻的表现,显然是一点辣都不能吃。不能吃辣却偏偏要陪着她一起吃,戚悦心下感慨,一时间也不知说什么好,最后只能装作没察觉到,神情恢复自然。

         一顿饭临近尾声时,桑峻一脸严肃地致歉离席。戚悦绷着个脸,等他走出去才蓦地笑了起来。一顿饭下来,他喝了那么多果汁,居然一直等到现在才去厕所,她觉得他也略能憋了些……大概实在憋不住了才这样的吧。

         戚悦笑完便忍不住叹了一声。

         她的心已乱,再跟桑峻多接触下去,她不知道她自己是否还能坚持住。这个男人,表面上是一副温柔体贴的正人君子模样,可暗处的一些小动作,却让人觉得有趣又动心,好像是一根羽毛搔到了痒处,让人有种抱着他喊你怎么能这么可爱的冲动。

         桑峻回来得很快,两人又坐了会儿,时间便一眨眼到了八点半。戚悦准备结账时被告知,桑峻刚才趁着上厕所的机会,顺道把账给结了。

         面对戚悦不赞同的视线,桑峻歉然一笑:“以前经常带家里的表弟表妹出去玩,结账结习惯了,刚才是顺手……”

         如果此刻小江在场,必定会在心里毫不留情地戳穿桑峻:桑先生你憋胡说,你家要是有一大群表弟表妹用得着费尽心机找到汪晓这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吗!

         戚悦:“……”

         桑峻又道:“没关系,这次是我请你,下次你再回请我吧。我保证,下回我会努力控制我的条件反射。”

         戚悦忍不住笑了起来:“好吧。”

         上车时戚悦想,桑峻真有一套,给了下一次“约会”以借口。他之前提到过他开了个公司,看样子规模不小,以他这情商手段,公司必定会发展得更好。

         吃完饭戚悦本想自己打车回家,不过桑峻坚持要送她回家,她也没辙,最终被他弄到了她家小区地址。

         回去的路上,二人热络不少,当被问到将来想干什么时,戚悦神使鬼差般说了实话:“我想继承我父亲的公司。”

         桑峻顿了顿,笑道:“等你高考后,要不要来我这儿实习?我保证那对你继承你父亲的公司很有好处。”

         戚悦一愣,同样笑道:“好啊,以后有机会的话。”

         她这话不过就是随口应付一句,但桑峻却认真地计算了一番,嗯,还有不到八个月。

         前方忽然有交警指示车子靠边停下,二人正在交谈,差点就错过了交警的指挥,险险停车。

         “怎么了?”戚悦不解道。

         桑峻同样疑惑。

         不过在交警上来要求他出示驾照时,桑峻表现得非常配合,然后,对方要求他吹气查是否酒驾。

         当看到交警的视线明晃晃地落在桑峻依然微微泛红的面颊上之时,戚悦不厚道地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闻声桑峻微赧,对交警解释道:“我并没有喝酒。”

         不过,他到底还是配合地吹气检查,仪器证明他没有说谎后,交警才放过他。

         车子启动,看到交警那依然带着疑惑的视线,戚悦忍笑忍得相当辛苦。

         桑峻无奈道:“别憋着了,想笑就笑吧。”

         “对不起……”戚悦忙道了歉,可声音里却带着掩饰不住的笑意,她转头看向另一边,笑得眉眼弯弯。

         桑峻轻咳一声,见戚悦笑得如此开心,他轻笑道:“没关系。我从小一吃辣就脸红,这是绝症,治不了。”

         “那你以后别吃辣了。”戚悦笑道。

         桑峻笑:“好,那就要麻烦你下回陪我吃不辣的菜了。”

         戚悦无语,他偷换概念的本事也是一等一的呢,她那普遍意义上的规劝,到他这儿,就成了一种承诺。偏偏他笑着说话,又说得如此自然,竟教人无法反驳。

         “嗯。”戚悦低低应了一声。她想,她还欠着他一顿饭呢,总要还的。&lt;!--over--&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