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章
        对于戚兴城的转变,戚悦自然是有些吃惊的。她内心深处虽然期望着他能分清是非,可没有指望这么快,都让她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了。

         戚悦垂下视线,因为戚兴城的态度,心里的那一丝委屈就这么漫涌上来。他当然对不起她,要不是他听信了柳薇薇的话,把她丢到那种地方去,她又何至于落到重生前那地步?若不是重生了……

         戚兴城抬头看着戚悦道:“悦悦,计郝彬说,薇薇买通了他让他放任你乱来,这事是不是真的?”

         “是。”戚悦回答得毫不犹豫。这事,可是她当年离家出走前偷听到柳薇薇和柳文德说的。

         戚兴城闭了闭眼,叹了口气道:“之前都是爸爸不好,太相信薇薇的话,一直都误会了你,让你受委屈了。”

         戚悦低头不语。

         “今后爸爸不会再那么糊涂了。”戚兴城道。

         本来今天光柳薇薇的事就让戚兴城够失望透顶的了,没想到还有柳文德的事,按照戚悦给他的这些文件来看,再要不了多久,整个公司都要被柳文德拖垮了!而他,竟然因为柳薇薇的关系而放任了柳文德那么久,差点连他这一辈子的心血都被毁了!

         “爸爸,那这个,你准备怎么做?”戚悦倒没那么快相信戚兴城能对柳薇薇做得多绝情,不过柳文德这事却需要严肃对待,戚兴城毕竟是个生意人,自己的公司竟然被人暗中破坏成这样,不气死才怪。

         若是换做平时,戚兴城大概会说,这事他自有主张,让戚悦不要管,然而现在事情是戚悦发现的,他如今也看到了自己女儿的迅速成熟,这会儿便没有瞒着她,沉声道:“明天我就去公司把柳文德的职务都解除了!”

         “那他吞下的钱呢?”戚悦歪了歪头。

         戚兴城道:“当然是让他都吐出来!不然我就报警。”

         戚悦垂了垂视线,她倒是希望现在就报警,受贿罪和职务侵占罪是跑不了的,不过想来他爸也不会做得那么绝情,她也没必要把事情做绝。

         戚悦离开书房后,又去卧室帮她爸把柳薇薇叫去书房。柳薇薇一脸的忐忑,也没心思理会戚悦,进入了书房。书房的门虽然关着,可隔音效果也没好到一点儿声音都透不出来的地步,戚悦就光明正大地靠在书房门口,听着里头的越来越大的动静。

         先是戚兴城的质问,随即便是柳薇薇无力的反驳,反驳无效之后的哭诉,然后是戚兴城痛心疾首的诘问。

         书房的动静终究引起了戚嫣和戚哲的注意,先前二人都在各自房间里做事,没有太注意外头,这会儿便双双走了出来,随即看到了几天都没回家的戚悦。

         “悦悦!”戚嫣眼睛一亮,立刻开心地跑了过来,“你终于回家了!”

         戚哲切了一声,脸上一阵不屑。

         戚悦摇摇头,抬手指了指书房,戚嫣这时候才注意到书房里的吵闹,听出那是她的爸爸和妈妈,面上便露出一阵慌乱:“他们……他们怎么吵架了?”

         她犹豫地往前走了一步,似乎想要去劝架,可随即又止住了脚步,只怕自己会添乱。

         戚哲冷笑一声:“这下你高兴了吧?”

         他这话是对戚悦说的。虽说他也不喜欢他的妈妈老管着他,老跟他说不能做这事不能做那事,可他也不愿意见自己的爸妈吵起来。

         “是挺高兴的。”戚悦抬头看着戚哲,神情冷淡,“如果你处在我的位置,在你知道你妈妈都做了些什么之后,你也会忍不住高兴得想跳舞的。”

         戚哲皱了皱眉,侧头看了眼还未停歇下来的书房,又回头看向戚悦:“我妈妈究竟做了什么?”

         “一会儿你自己问她吧。”戚悦不愿多说。她垂着视线,靠在白墙上,思绪却飘远了,回到了她重生之前,一切都走脱了轨,她一步步走入深渊,直到最后无可救药。

         戚哲还想再说些什么,可见戚悦神情竟然有些哀伤,便什么都说不出口,只是神情复杂地看着书房门口。

         戚嫣叹了口气,皱着眉满脸烦恼。

         听着书房里的动静,当动静渐渐止歇的时候,书房门打开,满脸泪痕的柳薇薇走了出来。

         看到外头有这么多人,她一愣,面上有些难堪,随即看向一切的罪魁祸首,戚悦。

         “都是你对不对?”她关上书房门,才小声地咬牙切齿地问道。她双目通红,看上去楚楚可怜。

         戚悦笑道:“当然是我啊。”

         “你这个,你这个……”她气急,却见戚悦抬手指了指书房,只能压下胸中的一切愤懑,转身愤恨地离去。

         她这么多年来在戚兴城面前的温柔小意算是全完了,刚才她在他面前哭诉了很久,又是保证又是赌咒发誓,戚兴城才算勉强看在这么多年的情分上以及戚悦没事的前提下不再追究了,只是两人间注定回不到过去了。

         都怪戚悦,都是那个她的错!恨死她了,可她却偏偏不能对戚悦做什么!若戚悦出事,就算没证据,兴城一定会怪到她头上的!

         看完热闹,戚悦心情舒畅,准备回房间,戚哲忽然问道:“报复就这么让你高兴吗?”

         戚悦顿了顿,回头看他:“对啊,看到让我不幸的人自食恶果,我很高兴。”

         戚哲扯了扯嘴角:“那你是不是也要报复我和戚嫣?”

         戚悦望着戚哲半晌,最终却选择了转身就走,什么都没说。

         第二天戚悦跟戚兴城一起去了公司,作为一个布景板,她全程围观了柳文德被戚兴城扫地出门之时的各种丑态。

         柳文德在公司里待了那么多年,根基不浅。刚开始戚兴城对柳文德发火的时候,还有人试图劝说,然而在戚兴城将那一份份触目惊心的文件甩给他们看之后,就没人敢再开口了。笑话,那可是已经算是犯罪了啊,他们这时候绝对不敢触霉头的。

         戚悦抱胸看着这一场闹剧,只觉得心中痛快。柳薇薇,柳文德,她说过不会让他们好过的,如今不一一应验了么?

         柳文德根本没想到自己做下的事会就那么暴露了,偏生戚兴城根本就不听他解释,还拿报警来威胁他,他只能暂避锋芒,郁闷地收拾东西离开公司。按照他的猜想,虽然戚兴城发现了他做的那些事,可只要柳薇薇吹吹耳旁风,戚兴城一定就会软化下来,到时候他回来就是分分钟的事,根本就不用担心。

         然而,等到联系上柳薇薇,柳文德才知道事情有多严重。别说吹耳旁风让他回公司了,恐怕柳薇薇要是有一点做的不好,就要被赶出戚家了。回想到戚兴城说的让他三天内把他贪走的资产全部交回去这事,他咬咬牙,心里一狠。到手的钱他怎么可能再交出去?既然戚兴城不仁,就不能怪他不义了。既然戚兴城自己蠢没有报警冻结他的资产,那么他就准备拿着钱跑路了!只要有钱,哪里去不了?

         柳文德心里已做好了逃走的打算,可从柳薇薇那儿听来的事还是让他十分不忿。这些事,居然都是戚悦那个小丫头片子干的!他就知道戚悦到公司后没什么好事,可也从来没有想过她能做到这地步!自己多年的筹划就这么瞬间被毁,柳文德心里的怨恨如同火山喷发般无可阻挡,他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把柳文德从公司赶出去之后,公司里的很多事都要重新安排。戚悦虽然才刚高中毕业,连大学都还没开始上,可她所表现出来的能力让戚兴城感叹不已,也十分欣喜,他的女儿有这样的本事,公司的未来发展他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因此,他让梅贤带着戚悦一起,将柳文德留下的烂摊子一并收拾干净。

         戚悦虚心跟梅贤学习请教,认认真真地充实着自己。两天后,公司的事情告一段落,戚悦心情大好,接受了桑峻的邀请,两人约好在公司楼下见面。

         戚悦收拾好东西下楼的时候,仿佛连脚步都在飘。自她重生以来,这几天是她最高兴的日子,柳薇薇今后只能夹着尾巴做人,柳文德被迫要把所有捞走的钱都吐出来,否则就会坐牢,虽说现在还不算一劳永逸,可她有信心不会再让他们赚去便宜,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哪会再怕他们?

         已经过了下班高峰期,楼下马路上来往的人并不多,戚悦站在马路边上,等着桑峻来接她。

         很快,她看到了不远处正缓缓驶近的桑峻的车,笑着轻轻挥了挥手。桑峻的车窗是开着的,他车开得慢,嘴角刚勾起一抹笑,随即面色剧变:“当心!”

         戚悦心里一跳,身体已经做出了反应,没等回头看究竟桑峻让她当心什么便往后跳开。

         一辆银白色的轿车早已在旁安静地等候着,突然启动加速,朝戚悦所在的路边冲来,车子在撞上人之后猛然停下,随即立刻后撤,掉头逃窜。

         “戚悦!”桑峻从车上跳下,猛然冲过来,抱起人事不省的戚悦,飞奔回车上,向医院冲去。

         *

         戚悦缓缓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老旧的天花板。

         她蓦然坐起身,低头看去,她的手臂纤细得过了头,仿佛一碰就碎。她心头一跳,飞快地环顾。待看清楚周围的一切,她瞳孔一缩,面色剧变。

         这里,居然是她曾经厮混过很多年的那个房子!她的脚边,躺着早已昏死过去的孙晓晖和黎英邵,她……她竟然又回到了这个时间点?因为,是因为被车撞了的缘故?

         戚悦忍不住浑身颤抖起来。难道说,之前她重生了的那些事,不过是她磕了药产生的幻觉?她依然处于那个被彻底毁了的身体里,什么重生改变一切全都是一场如同海市蜃楼一般的美梦?一个绝不可能实现的美梦?

         大颗的眼泪低落,戚悦捂着脸无声地哭泣着。如果那一切只是梦的话,那她的一切努力,究竟算什么?

         许久,戚悦抹干眼泪站起身。通红的双眼扫过乱糟糟的房间,又落在自己瘦削的手臂上,最后她收回视线,面上的神情渐渐变得坚定。就算那一切只是梦也不要紧,从现在开始努力,也不晚。她知道要戒毒有多难,可她一定会努力的,从前的那种颓废等死的日子,她再也不要过了,她要离开这地方,重新开始她的新生活,就算没有一个崭新的身体,没有外力的帮助,她也要坚强起来,她相信她能做到的,一定能!

         戚悦缓步有些吃力的向门口走去,没有惊醒躺在地上的两人。她握住了门把手,回头看了一眼,眼神变得更为坚定。她不会再自暴自弃下去的,她一定能让自己的人生重新走上正轨的!

         房门被打来,门外一片白光,刺得她忍不住眯起了双眼。光芒暗去,她睁开双眼,看到的,却是医院的惨白色。

         “戚悦?”桑峻倾身,眉宇间是化不开的担忧,“你怎么样?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我让医生过来看看。”

         “我没事。”戚悦挣扎着坐起来,才发现自己的嗓音有些沙哑。她摸了摸自己的眼睛,摸到了一些潮湿的痕迹。

         桑峻注意到了她的异样,说道:“刚才你昏睡的时候哭了,是梦到什么伤心事了吗?”

         戚悦呆呆地看着手指上那一点泪痕,好半晌才侧头看向桑峻,笑道:“好像是的……但我已经不记得了。”

         过去的一切,这一刻她是真正放下了。

         桑峻见状,没有再多问,只简单地说明了一下情况。戚悦被车撞的时候,因为躲得及时,只是一些皮外伤,甚至不用住院。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桑峻坚持让她留院观察几天。

         桑峻刚说完情况,戚兴城就赶来了医院,是桑峻通知他的。

         而肇事司机,从监控上来看,正是柳文德。在卷款潜逃之前,他终究气不过,便开车伺机等在外头,不管撞死还是撞伤戚悦,他都无所谓。发生了这样的时候,戚兴城自然不会再听柳薇薇的软语哀求,立刻报了警。

         几天之后,柳文德在另一个省被警方抓住,押解回庆临市,等待宣判。

         戚悦回到家中之时,收到了除了柳薇薇之外的所有人的欢迎,她也只当家里没这个人。而戚哲和戚嫣,毕竟也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她的事,如今也跟柳薇薇有了嫌隙,那她跟他们关系好,对柳薇薇来说就更是一种折磨了。

         为了柳薇薇的事,戚兴城专门和戚悦谈过,他也很矛盾,一方面柳薇薇做的事实在是过分,可另一方面,她陪伴了他那么多年,他也没办法对她太狠心,所以最终他只能请求戚悦的原谅。戚悦也不想再纠结这些事,如今看着柳薇薇这么痛苦,她的气早消了,倒不介意柳薇薇还在她面前晃,反正柳薇薇也玩不出什么花样来。

         大学开学这天,戚兴城本想送戚悦去上学,却被戚悦拒绝了。因为大学就在市内,她虽然为了方便选中住校,可要回家也很快,因此并没有一次性带太多东西过去。没想到拒绝了她爸爸,她却被桑峻截胡了,人车都到了跟前,连行李都被“劫持”了,她自然只能上了车。

         大学校门口都是热情洋溢的年轻学生们,桑峻帮戚悦拖着行李,二人早将车停下校外的一座停车场,徒步往校园里走。

         呼吸着校园中淡淡的玉兰花香,戚悦只觉心旷神怡。过去她没有机会体验大学生涯,而现在,一切推翻重来,她的人生重生走上正轨,未来的日子,充满了未知而又令人振奋的挑战,她相信,这一次,她一定能将自己的人生过好。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