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章
        戚悦在公司得到足够的信息之后,又跟好帮手盛琪琪开始谋划起来。盛琪琪的跑腿任务完成后就通知了戚悦,戚悦口头上表彰了她,随即又开始接下来的正事。

         按照戚悦先前找到的东西来看,柳文德跟那家灯具厂一定有私底下的交易,否则不会在合同上那么倾向于对方,简直就是在挖她爸这个公司的墙角。她得找人查查看柳文德跟那家灯具厂的关系,不过这种事可不像上回跟踪柳薇薇一样简单,恐怕得找专业人士。

         戚悦思来想去还是找了梅贤,没有明说,只说希望他能介绍一个靠谱的“私人咨询机构”给他。梅贤又哪会不知道她的意思,心照不宣地递给了她一张名片。戚悦当即便联系了那位“咨询顾问”,约了个见面时间。

         晚饭是先前约好,跟桑峻一起,这一餐饭,戚悦吃得极为愉快。晚上回到方瑜家中,她唯一有点遗憾的是,她现在还在“生她爸爸的气”,没办法回家观看自己所做事的成效。

         同一时间,柳薇薇跟朋友出去玩了,回到家有些晚。家中很安静,她发现有一封自己的信件,有些疑惑怎么没寄件人,随即顺手将信拆开。当那几张照片和纸条上的内容跃入眼帘,柳薇薇心里一震,慌乱之下手中的东西掉了一地,她惊惶四顾,见戚兴城并未在她视野之中,这才稍微舒了口气,又立刻蹲下,手忙脚乱地整理好地上的所有东西,飞快地塞进柜子里,立刻上锁。

         她没有立刻上楼,反而是焦躁的在楼下踱步。如果拍到的人不是计郝彬而是其他男人,那她绝不会这么慌张,她相信只要她解释,兴城一定会相信她的,她本来就没有背叛过他。可那个男人是计郝彬,兴城又不是不认识他,要是被兴城知道她私下跟计郝彬接触的事,那问题就麻烦了!她那么多年来在兴城面前竖立的温柔体贴形象,绝对不能就这么被破坏了,就算兴城相信了她想出来的解释,心里也一定会留有芥蒂,而她是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的!

         该死!偷拍这些照片的人究竟是谁?到底是谁在盯着她?戚悦那个小丫头片子吗?不,不会的,如果她有这些照片,恐怕早闹到兴城面前了,哪会拿什么“出轨”来吓唬她?想来就是某些不长眼的,看中了她家的有钱,盯了她好久才发现这个,想敲她一笔。气死她了!如果那人不是计郝彬,她又怎么可能受对方的胁迫?现在没办法,就算再气,她也只能乖乖的把钱给对方准备好。别让她知道那人是谁,她非要弄死他不可!

         柳薇薇自以为悄无声息,无人知道她的所作所为,殊不知这一切却被戚兴城看了个一清二楚。她的表现在他眼中如此清晰,他忍不住握紧了拳头。可仅仅这样,他并不愿意轻易做出决定。他的薇薇啊,一直都是那么温柔,善解人意,还总为悦悦的未来着想,他不敢轻易相信。

         戚兴城很快便做出若无其事的模样,晚上也没让柳薇薇看出异样来。

         两天之后,戚兴城和戚悦两人想要的调查结果都出来了。戚兴城这边,他那神通广大的私人侦探朋友已经帮他找到了计郝彬,没有惊动对方,戚兴城得知对方就在隔壁市后,当天就在那位朋友的陪同下去“出差”了。

         而另一边,戚悦发现柳文德可真是不干净,不少厂家的老板都跟他有私下接触,而那家灯具厂更是有将近一半的股份都在他老婆的名下,难怪他要如此胆大妄为了,毕竟钱最后都是要到他手里的。就算真出事了,还有她爸公司这个靠山在前面挡着呢,合同上可是规定了,她爸公司可是要负连带责任的。

         就是不知道她爸爸对这些事了解多少了,如果说他了解得一清二楚还随柳文德胡闹,她只能说她爸岁数还没到就老糊涂了。想到这儿她冷笑一声,她爸爸确实是糊涂,要不然怎么前世就任由她变成那样了呢?

         当天晚上,戚悦带上一脸公事公办的表情回了位于桃花源小区的家中。她到家的时候,她爸爸还没回来,家里只有柳薇薇在。见她回来,因戚兴城不在,柳薇薇也懒得摆出一副慈母的脸,只冷嘲热讽地说道:“不是不回来了?现在腆着脸出现在这儿的人是谁哦。”

         戚悦道:“这里是我的家,我不回这里还能回哪里?”

         “呵呵,你不是对这个家一点儿都不留恋的吗?怎么不搬出去?”柳薇薇道。

         戚悦微微一笑:“没办法,嫣嫣姐和阿哲弟弟都很希望我赶快回来,我总不能辜负他们的期望。”

         这倒不是戚悦瞎说,当她还在方瑜那儿的时候,戚嫣和戚哲都跟她联系过,一个言语诚恳地劝说她回来,另一个则使了个激将法,说她要是不回去,这个家里的东西都没她份了。

         果然,柳薇薇软肋被戳,脸色一青。她的那一双儿女小的时候还挺听她的话,可没想到越大越不好管了,竟然被戚悦的糖衣炮弹给攻陷了,任由她怎么说他们都不听,把她给气的啊,却偏偏毫无办法。

         “你等着瞧吧,你没几天可得意的了!”柳薇薇气急败坏地说,现在她虽然还没有想到更好的办法将戚悦赶走毁掉,可她有信心,这个家迟早容不下戚悦的!

         “好啊,那我们就拭目以待了。”戚悦微微一笑,毫不畏惧。她倒想看看,究竟谁才是再也得意不了的那个人。

         这段时间的接触下来,柳薇薇早知戚悦已不是曾经那个一点就炸的炮仗,跟戚悦斗嘴她也没多少胜算,因此丢下狠话之后便气愤地回房了。

         而戚悦则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等着戚兴城归来。她知道今天戚兴城去隔壁城市出差了,晚上就会回来。

         大概等了半小时,门口传来声音,戚悦起身,便看到戚兴城黑着脸走进门来。

         戚悦调整了一下表情,走过去道:“爸,我有话对你说。”

         戚兴城见到戚悦有些惊讶,脸上便带了一丝笑:“悦悦,你不生爸爸的气了?”

         戚悦别开视线:“那件事晚点再说,我要说的是一件公事。”

         她说着举了举手中的文件袋。

         戚兴城本想说公事的话晚点再说,他从隔壁市回来可不是带着什么好消息回来的,实在没有心情听什么公事。可毕竟听来的消息跟戚悦有关,这让他对她更多了一丝愧疚,再加上先前他误会她的事还没完呢,因此这会儿他便点头道:“好,那我们去书房说。”

         二人刚走上楼梯,听到外面动静的柳薇薇便走了出来,惊喜地笑道:“兴城,你回来啦?”

         之前那封勒索信她算是妥善处理好了,不就是二十万么?对她来说并不算什么,只不过在给钱了之后,她还拉上了她的哥哥,两人一起盯梢盯了半天,却始终没看到有谁去了那边的垃圾桶取钱。等到了下午,他们觉得不对,这才跑去检查了一下垃圾桶,这才发现原来这垃圾桶贴近路边的位置不知何时被开了一个口子,而路边又是一片人趴下就能藏着的低矮灌木,他们光盯着大马路上,没注意另一边,钱什么时候被取走的都不知道。当时把柳薇薇和柳文德气得够呛,不过既然已经给出了钱,这事就应当算是勉强处理完了,如果对方再贪得无厌,他们可不会饶过他的!

         总之,因为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了,柳薇薇此刻面对戚兴城的时候毫无压力,表情十分自然。

         直到她对上戚兴城冷冷的一瞥,随即便呆若木鸡。

         “我跟悦悦去书房有事,晚点再找你。”戚兴城冷声道。

         “兴城?”柳薇薇表情微变,在她的记忆之中,戚兴城从来都没有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过话,究竟发生了什么?

         戚兴城却不再理会她,往书房走去。

         戚悦经过柳薇薇身边的时候,故意得意地看了她一眼,仿佛自己已经成了胜利者一般。

         柳薇薇恨得咬牙切齿,却因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到底是心里没底,只能提着心回了房间。

         戚悦跟去书房之后,也不废话,一一将文件袋中的东西取出,放在戚兴城面前,边放边简短地说明情况。

         戚兴城随着戚悦的说明拿起文件,一份份看过去,越看眉头皱得越紧。直到最后,他将文件放下,面露疲惫地靠在椅子上,神情颓然。

         戚悦一直注意着戚兴城的神情,见他并不是早已经了然的神情,可见他并非刻意纵容柳文德,这才稍稍放心。等到说明完毕,她安静地站在一旁,等着戚兴城那至关重要的回应。

         如果他决定要偏袒柳文德,那她是真的对她这个爸爸就此死心了。

         许久之后,戚兴城抬头看向戚悦,叹息了一声:“悦悦,爸爸对不起你啊。”

         这个回应并不在戚悦的考虑之中,她眉头微皱,看着戚兴城道:“爸爸,我不懂你是什么意思。”

         戚兴城青着脸道:“我今天去见了计郝彬。”

         跟计郝彬见面,从他那儿问出一切毫无难度,那个男人见钱眼开,他拿出钱来,对方就如同竹筒倒豆子一般把一切和盘托出。如今得知柳薇薇居然如此狠毒,将戚悦送到那种地方原来是为了毁掉她,他心神剧震,仿佛一瞬间老了十岁。曾经坚信的事情被撕扯个稀烂,薇薇到底还有多少事在瞒着他?过去因为薇薇的话,他又究竟误会了悦悦多少次?

         想到自己女儿过去曾受到的委屈,他就觉得心里一阵抽疼。他之前只当是悦悦年纪小,不懂事,却全然没想到原来所谓的“不懂事”是被薇薇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