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所谓的计划第二步,就是——爬墙。

         从计郝彬身上偷来的钥匙,是一大串,除了大门钥匙,还有寝室钥匙,教室钥匙,以及……配电房钥匙。

         三人来到食堂旁边的配电房,孙晓晖和盛琪琪望风,戚悦拿着那一串钥匙一个个试过去,很快就打开了房门。

         配电房内空间很小,运气好的是每一个开关上都贴着一张纸条,写着对应的用电器。戚悦找到写着电网的开关,将它关了。

         “这样就行了?”盛琪琪小声问。

         戚悦点头:“应该是。”

         “不知道哪个是的话,把所有开关都关掉不就好了?”孙晓晖大大咧咧地说,他脸上有着刚才打架留下的伤痕,一说话就痛,他龇牙咧嘴地伸出手想去动所有的开关,却被戚悦眼疾手快地按住。

         “别!电都关了,计郝彬他们会知道的。”

         盛琪琪嗤笑了一声:“没有脑子的蠢货!”

         “你说谁蠢?”孙晓晖瞪向盛琪琪。

         盛琪琪冷哼一声,眼神轻蔑。

         戚悦忙拦住孙晓晖:“我们赶紧走吧!我们离开的时间越久,他们就越容易发现我们跑了。这地方太偏僻,出去了也不容易跑回市里去,我们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在戚悦的劝说之下,孙晓晖和盛琪琪总算收敛了些。三人一起来到食堂后面,孙晓晖自告奋勇道:“我先爬上去,试试看还有没有电。”

         “试试看是必须的,但不是你。”戚悦拉住孙晓晖,嘴角扯出个冰冷的弧度,“还有更合适的人。”

         孙晓晖愣了愣:“你是说……”

         盛琪琪忽然惊叫:“那个色︶狼不见了!”

         戚悦和孙晓晖闻言一惊,此刻天色已暗,三人来了后直奔围墙下,并没注意到赵河居然不见了。

         “他人呢?”戚悦心头一紧,正是关键的时候,如果说现在赵河已经跑去找了计郝彬等人,那后果不堪设想!

         说话间,她沿着食堂墙壁向前走,刚走到拐角处,她惊喜地低叫:“他在那儿!”

         原来,赵河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被堵着嘴,行动受限,他挣脱不了身上破布拧成的绳索,只好像虫子一样慢慢蠕动。戚悦三人去配电房关电的时候他才刚爬出另一边的围墙,因此他们还没看到他,而当他们走到食堂围墙后的时候,他已经爬离了他们的视线范围,这才让三人虚惊一场。只不过他毕竟只能爬动,才刚爬出不到两米就被戚悦发现了,三人合力,将挣扎不休、还在呜呜乱叫的赵河像拖死狗似的拖了回来。

         见赵河死命挣扎,孙晓晖眼神一凶,几拳揍下去,赵河立刻就老实了。说到底,他也是欺软怕硬的货。

         孙晓晖恶狠狠地威胁道:“一会儿你少给我乱动,不然看我揍不死你!”

         赵河呜呜叫着,眼神惊恐,再配上他此刻血迹满面的脸,犹如恶鬼附身。

         盛琪琪嫌恶地躲开半步,撇撇嘴道:“平时看起来人模狗样的,不过是个孬种!”

         三人合力,将赵河托举到围墙上,见他碰到了电网之后一点事都没有,他们才彻底放下心来。将赵河丢到一旁,孙晓晖在最下方当肉垫,先接连把戚悦和盛琪琪托了上去,再由二人弯腰伸手,合力将他拉上围墙。

         正当三人准备向下跳去时,不远处传来一声大喝:“你们在干什么?”

         戚悦一惊,盛琪琪更是吓得差点摔下去,多亏孙晓晖条件反射性地伸手抓了她一把。下方赵河听到计郝彬的声音,忙激动地呜呜大叫起来。

         “蠢死了!快跳出去啊!”孙晓晖对愣住的盛琪琪叫道。

         “你才蠢呢!放手!”盛琪琪怒瞪向孙晓晖,甩开他抓她的手。

         原本盛琪琪就身形不稳,这么一闹,她身子一斜就从围墙上摔了下去,好在下方刚巧就是赵河,有他做肉垫,她并未摔伤,倒是赵河,闷哼一声后又一次昏了过去。

         “快上来!”戚悦忙叫道。

         盛琪琪忙乱地从地上爬起,毫不客气地踩在了赵河身上,伸手去抓戚悦的,孙晓晖也忙伸手,与戚悦合力将盛琪琪一起扯上了围墙。

         “蠢成这样,真是没救了!”孙晓晖嗤笑了一声。

         “好了,你们也别斗嘴了,我们快走吧!”免得两人再争执起来,戚悦忙说了一句,带头跳下了围墙。

         盛琪琪瞪了孙晓晖一眼,也来不及说什么反驳的话,跟着跳了下去。两米高的围墙不算太高,而且外头还是相对较软的泥地,跳下去的时候稍稍做下缓冲,就什么事都不会有。孙晓晖也忙跟上。

         三人甫一落地,便飞快地向前跑去。被他们抛在身后的围墙之中,呼喊声渐响。

         这所废弃的小学位于市郊,距离庆临市中心很远,属于城乡结合部。部分乡镇合并调整之后,这所原本就生源缺失严重的小学就彻底废弃了,这块土地目前还没有开发计划,因此最终被计郝彬以极低的价格租了下来。

         小学外是空旷的一片平地,一条柏油路蜿蜒向前,两旁都是田地。再往前是一座小山丘,山上被一片绿色覆盖,如果能逃进去,至少能稍稍掩盖一下身形。

         三人使出了全力拔腿狂奔,跑出了好一段距离,没了钥匙的计郝彬才带着管带们追了出来。一方跑得飞快,另一方紧追不舍,夜色中,戚悦听到自己心脏跳得飞快,几乎要随着她的动作跳出胸口。

         身后计郝彬和在训练营中的管带们边追边大声叫道:“站住!你们都给我站住!”

         当然,三人谁也没理会他们。

         当一齐跑入小山丘之中,身形隐匿在一片树木之后时,三人不约而同地停下了脚步,呼出一口浊气。

         “继续,别停!”戚悦吸了口气,低声道。

         这块土地她并不熟悉,那五年间,这个地方她一次都没有再回来过,这个承载了她一切痛苦根源的地方,她甚至根本不愿再回想起来。

         而现在,她依然如同前世一般,想要逃离这个噩梦般的地方。

         三人在路径并不明晰的小路间艰难前进。这座山有一条大约半米宽的主路直通而上,然而那条路目标太大,三人只能舍简就难,往没人走过的小路上走,以期闯出一条生路来。

         后面的声音越来越大,进入林子之后,双方的距离正在被渐渐拉近。

         “这样不行,我们得分开走!”盛琪琪忽然拉住了戚悦叫道。

         孙晓晖难得没有跟盛琪琪抬杠,反而赞同了盛琪琪的话:“没错!我们分开跑,能跑出一个是一个!”

         戚悦犹豫片刻,点头道:“好!等跑出去后,我会去找你们的!”之前三人在抓住赵河准备行动计划之时,就说了各自的家庭住址,免得出了什么意外,出去后联系不上。

         戚悦并不是个会拖泥带水的人,说完便选了一个方向要走,谁知孙晓晖忽然拉住了她的手臂,将她往他的方向一扯,紧紧抱住了她。随后,在她反应过来前,他又松开她,笑嘻嘻地说:“这次还真是做了个亏本生意,不过也不算太亏了。”

         戚悦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郑重地道了一声:“小心!”便头也不回地选择了她前进的方向。

         孙晓晖和盛琪琪并未立刻离开,见看不到戚悦的背影了,盛琪琪才嗤笑了一声道:“摆出一副情深的样子还真够恶心的,还好戚悦她眼不瞎。”

         之前三人谋划时,戚悦已经将大致情况告知盛琪琪,因此她对于戚悦家中的情况以及戚悦跟孙晓晖在一起的真相,都很清楚了。

         “关你屁事?”孙晓晖冷哼一声。

         “要不是现在没时间了,我可不放过你!”盛琪琪指了指身后道,“那咱们引开后面那些?”

         “行啊!”孙晓晖满不在乎地回道。这两人跟戚悦不一样,他们根本就不怕被抓回去。

         二人不但没往前跑,反而迎向计郝彬他们追来的方向。

         夜色中,戚悦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前摸索。衣服被划破,裸.露在外的皮肤上满是刮伤擦伤,她也不觉得痛,只是拼了命地往前跑。她很清楚,这回要是跑不出去,之后就真的麻烦了。

         有一阵子,戚悦听到后面追击的声音似乎越来越远,她也不敢大意,绕过山脊,往山的另一头跑去。站在半山腰向下望去,山脚下似乎有一条马路,不时有车灯飞快闪烁而过。那是一条省道,如果她能去拦辆车回到庆临市中心去,就不怕他们了。

         戚悦深吸了口气,加快脚步向山下逃去。身后原本消失的人声又渐渐靠近,他们应该是又追了上来。好在还有些距离,戚悦努力保持镇定,下脚万分小心,万一不小心摔伤了,那才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几分钟之后,戚悦已经接近了山脚,而身后的追击者,也离她更近了些,她一回头,还能看到那几个身影在林间隐约显现。

         就一回头的功夫,戚悦脚下一滑,从山脚的一处陡坡上翻滚着下来,重重摔落在路旁。有一瞬间,戚悦几乎感觉不到自己手脚的位置,很快,两道车灯在她眼前晃过令她恢复了神智。她手忙脚乱地爬起来,对着来车挥舞着手臂,喊道:“请停车,救救我!”

         车子踩着急刹车,刺耳的声音从夜空中飘出去很远,刚刚好在戚悦身前一米远的地方停下。她没时间体会差点被车撞到的后怕,绕过车子急切地拍了拍驾驶座的车窗。

         车内没开灯,戚悦也看不清司机的模样,她只是心急如焚地盯着车门,期望着对方能好心帮帮她。似乎过了很久,也或者才过了几秒,车上的锁啪的一下打开了。

         戚悦心中一喜:“谢谢!”

         她回头看了一眼越来越近的计郝彬等人,忙打开后座的车门,一弯腰钻了进去。

         见戚悦将车门关上,驾驶座上的男人立刻锁上车门,猛地踩下油门。车子在极短的时间内加速,透过车窗,戚悦看到计郝彬等人刚追到路边,紧紧追着车子跑了几步,最终离她越来越远。

         逃出来了!

         戚悦浑身放松下来,而直到此刻,她才发现后座上还有一个男人。

         恰在此时,对面有车子相向而来,灯光短暂地照亮了车内这一狭小的空间。男人正侧身望着戚悦,年轻英俊的面容上挂着浅浅的微笑,车灯闪烁在他精致的脸上落下变幻不定的光影,为他的身影镀上一层犹如身处梦中的虚幻。

         长久的沉默,男人忽然嘴角一勾,磁性的嗓音如同醇香的美酒般令人沉醉:“为了引起我的注意,你还真是拼上命了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