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戚悦有一瞬间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她是离开训练营跟着孙晓晖跑了之后才染上的毒.瘾,那么现在的感觉,究竟是……

         戚悦告诉自己,这是被太阳暴晒产生的幻觉,那并不是毒.瘾发作!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发现关节酸痛,仿佛被啃咬的感觉竟然慢慢扩散,很快她就觉得全身都处于一种麻痒难耐的状态,必须死死咬着牙才能抵抗这种痛苦。

         所有人都被站军姿和大太阳弄得昏头昏脑,并未有人注意到戚悦的异样。

         全身痛苦之中,戚悦脑中忽然想到了什么。

         她曾经几次戒.毒,对于这个自然有所了解。通过阅读别人的研究报告以及亲身经历,她知道吸.毒者对于毒品的依赖不但包括生理上的,同样也包括心理上的。当初她连生理的依赖都没能戒除,更别说心理的了。她忘不了吸毒后的美妙感觉,那如同置身仙境般的满足……尝到了巨大甜头的人,又怎么会轻易放弃再去尝试呢?为着那种短暂的快.感,甚至能牺牲一切,包括礼义廉耻,包括身体健康。即使清醒过后悔痛万分,毒.瘾再次发作时,依然会想方设法弄到毒.品。

         戚悦做过功课,所以她知道一旦沾染上毒.品,那就是一辈子的事,戒毒对个人来说不容易,但若进入专门的戒毒机构,要戒除毒.品并不难。可之前吸.毒的时间越长,出来之后的复吸可能性也越高,绝大多数人这辈子都在吸.毒,戒毒,复吸,又戒.毒……如此循环往复中度过。这其中很大一个原因就是心理成瘾。

         戚悦本以为重生之后自己的身体干干净净,没有被毒.品侵蚀破坏过,可她没想到心理成瘾竟然也会影响到她重生后的身体。

         戚悦死死咬着牙,不愿意被毒.瘾打败。

         她还有仇要报,她还有大好的人生要度过,毒.品带给她的快.感根本就不算什么,她不能被现在的痛苦击垮!

         她不断告诉自己:那只是她心理上无意识的渴求,她的身体一点都不需要!那种渴求都是假的!她完全可以战胜它!她不能败在这里,她不能败给自己!

         没有身体成瘾的支撑,单单心理上的渴望根本就是孤掌难鸣,她可以撑过去的!

         太过用力,戚悦的嘴唇都被咬破,沁出了点点鲜血,血腥气顿时涌入她的鼻腔。

         不论是身体上的酸疼难忍还是心理上的极度渴望,都是假的!她已经重生了,它不能再击败她!

         戚悦双腿发软,终究支撑不住,膝盖一弯跪在了地上,整个人也如同被煮熟的虾般缩成一团。

         “戚悦,你干什么?快站起来!”

         赵河一见戚悦的表现顿时吓了一跳,回过神来后便大声喝骂了一句。不过因为早上的事,他到底不敢太靠近戚悦,免得被她抓伤脸。

         “喂,戚悦,你怎么了?”盛琪琪站在戚悦身旁,忙蹲下想要扶起戚悦,可当她对上戚悦蓦地抬起的双眼时,她就像被雷击中似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只见戚悦因为用力而红了双眼,眼中血丝密布,再加上此刻她眼中的决绝和痛楚,简直就像是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鬼。

         “我……我没事……”戚悦挣扎着张了嘴,很快又弯下腰,艰难地抵御汹涌而来的麻痒难耐。得不到缓解的麻痒,最终变成尖锐的刀子,一寸寸割着戚悦的全身肌肉,半分都没放过。嘴里说着没事,可戚悦眼前却渐渐黑了,耳边的声音慢慢小下去,又渐渐响了起来,她听到了一些熟悉的声音。

         “悦悦,当年的事你不明白。薇薇早就跟了我,她受了不少苦,你也体谅体谅她。你放心,你永远是我戚兴城的女儿,我不会让别人欺负我的女儿!”这是她爸爸戚兴城的声音,当初信誓旦旦,临到头,还是被柳薇薇蒙蔽,害了她的一辈子。

         “兴城,你看,你女儿又这样了!你都看到了,我也想当一个好妈妈,可悦悦这样,我也没办法啊。都说后妈难当,我怎么就这么命苦呢!不明不白跟了你几十年,到头来还要被小辈欺负……”那是柳薇薇的声音,她这个后妈惯会在她爸面前演戏,偏偏她爸还就吃她这一套,再加上她自己当初也表现得太差,她爸一直都觉得是她在无理取闹。

         “悦悦妹妹,我知道你心里难过,可是人死不能复生,我们都要往前看……啊,悦悦妹妹,你别动手啊!爸爸,妈妈!啊,快住手!”那是她同父异母姐姐戚嫣的声音,她跟戚嫣接触不多,只知道戚嫣在别人看来是一朵不染纤尘的白莲花。

         “让开,你挡我路了。”这是她同父异母弟弟戚哲的声音。相对于戚嫣,她跟戚哲接触得更少了,那个比她小两岁的阴沉少年,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让她看顺眼,他对她自然也是彼此彼此。

         “薇薇,我就说戚兴城不会发现的吧?你之前还一直担心,我就说你想多了啊!瞧瞧,他女儿做出了那种不要脸的事,他怎么都不可能原谅她的。我们可说好了,将来你可不能亏待了你哥我!”这是柳文德的声音。她偷听到过他和柳薇薇的对话,他跟柳薇薇是共谋。

         “戚悦,跟我走吧!这种家,你还待在这里干什么?你跟我走,有我一口饭吃,就少不了你的!”这是孙晓晖的声音。那时她听到了柳薇薇和柳文德的话,向她爸揭穿他们,可她爸根本就不信她,她心灰意冷,握住了孙晓晖伸过来的手,那时候,那是唯一向她伸出的手。

         “姐,我没钱吃饭了,你就让我蹭个饭嘛……哎哎哎别打!就一顿!我保证吃完我来洗碗!”这是黎英邵的声音。跟着孙晓晖的日子,也不全是麻木的,黎英邵那小子,就是个足以逗乐她的人。

         “啊啊啊……”这是她自己……想要戒.毒却戒除不了时发出的痛苦惨叫。

         一时间,戚悦的脑子里闪过各种各样的声音,它们轮番上阵,似乎并没有放过她的意思。

         她痛苦地张大嘴,如同被抛在岸上渴水的鱼,却一点儿声音都没能发出来。她伸出手,一口咬在了自己的虎口上,指望着手上的痛楚能够转移她全身的麻痒之痛以及脑子里那些声音不停歇响起的痛苦,嘴里立刻便是浓重的血腥味。

         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才一会儿,或许已经过去许久,难耐的痛苦令戚悦失去了对时间的把握,她觉得全身那种似乎永远都不会停下的痛苦终于渐渐轻下来了。而此刻,她也再次听到了周围的声音。

         “戚悦?你别吓人啊戚悦!”盛琪琪的声音里满是恐慌。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送她去医院啊!”孙晓晖大声叫着。

         然而并没有人回应他的话。

         戚悦忽然想,如果她继续保持这样半死不活的模样,他们会不会送她去医院?如果能离开这里,在去医院的路上或者在医院之中,她岂不是有机会逃出去了?

         虽然身上的疼痛渐渐缓解,戚悦却依然咬着自己的手指,做出万分痛苦的模样。汗水已经将她脸颊边的头发浸湿,一缕缕头发半死不活地粘在她的脸颊两侧。之前的痛苦令她消耗了大量的体力,再加上之前一晚未睡,她的面色十分苍白,仿佛下一刻就会昏死过去。

         赵河慌了手脚,却不能做主,好在旁边就是罗兴邦,他留下看着,让赵河去通知计郝彬过来。

         没一会儿,计郝彬就来了,见戚悦一副快要死去的模样,也是一惊。然而思索过后,他并没有将戚悦送医院去的想法,反而指挥学员们将戚悦搬回寝室去。

         在孙晓晖插手帮忙,想要去抱起戚悦时,她忽然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声。

         “再这样下去,她会死的!你们到底在干什么啊!”孙晓晖一见这情况,顿时激动地大叫起来。

         计郝彬眉头紧皱,仔仔细细地打量着戚悦,想要找出她在装病的迹象。从前训练营里也不是没人装病,想要趁着送医院的功夫逃走,然而他们每一个,都没有眼前的戚悦“装”得像——假如她是装的话。

         计郝彬眼珠子一转,对罗兴邦使了个眼色,让他把孙晓晖拖走。孙晓晖自然不肯乖乖就范,可他哪里是罗兴邦的对手?被打了两拳,不老实也不行了。没了孙晓晖的阻挠,其他人都不成气候。虽说之前跟孙晓晖闹过矛盾,这回盛琪琪却跟孙晓晖站在同一战线,可惜她势单力孤,哪里又斗得过那些管带们?于是在计郝彬的命令之下,学员们将戚悦抬回了女生寝室,放到了床上后就没再管她。

         在所有人离开前,计郝彬故意站在戚悦床前说:“想装病,趁着我们送你去医院的时候逃走?那是不可能的。既然病了,你就给我乖乖在床上躺着!”

         赶走所有人,计郝彬也从容离开。当初柳薇薇给他钱让他办事时,并没有透露太多,但他也不傻,在收钱之后还去调查过,很快就明白了戚悦家的情况。他可不介意助纣为虐,因此即使知道是小三鸠占鹊巢还妄图赶走原配女儿,他可没那个正义感去做什么。虽然柳薇薇只说要让戚悦堕落,但他想,如果戚悦一病不起,或者干脆病逝了,想来那位戚夫人会更高兴。得急病抢救不过来不是挺常见的么?谅别人也说不出什么来。他刚才又故意在所有人面前“点出”戚悦是在装病,做出他并不是故意的假象,将来真出了什么事,也怪不到他头上来,而且他帮了戚夫人那么大一个忙,她还不得多给他点儿封口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