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曾玉儿和姚星没过多久就回来了,重新站到队列之中。这边没有管带看着,盛琪琪就好奇地问曾玉儿:“钱思慧疯了?”

         “她就是被方爽撕她男朋友照片的事给气疯了。”曾玉儿说,“昨天我不过就说了一句她男朋友没有我的男朋友帅,她就跟我翻了脸,还差点要打我,今天方爽居然撕她照片,她不疯了才怪!”

         曾玉儿一脸的心有余悸。今天的事让她看明白钱思慧有多疯狂,还好昨天她没做什么过分的事,不然现在脸上多个那么大伤口的人,恐怕就是她了!她可不想留疤。下次要是再说起这问题,她就说钱思慧的男朋友比她的帅好了,免得钱思慧再发疯。

         曾玉儿的声音不大,不过她周围的人都听到了,包括戚悦。

         戚悦想起了昨天曾玉儿和钱思慧的争执,再回想起方才钱思慧对方爽那恨不得生啖其肉的仇恨模样,心中一片叹息。

         这件事跟前世她所知道的不太一样,或许是她回来之后,某些事也发生了改变吧。她记得钱思慧和曾玉儿都是因为早恋的事被父母送进来的。两人的父母虽然并不相识,脑回路倒相似,认为把女儿送进接触不到男朋友的地方,久而久之她们当然会忘掉早恋。可钱思慧的父母一定不会想到,他们的女儿竟然如此疯狂,不过就是为了一张照片,就能跟人拼命。

         这事说起来跟戚悦没什么关系,她刚才出手,实在是看不惯方爽那样打一个女孩子,再加上本就不喜方爽等管带。

         训练继续,之后又来了新的管带替换方爽,因此也没人再有心思去想别的,专心面对新管带。调换来的这个管带叫做龙才村,罗兴邦就是他的妻兄——这边的管带基本上都是沾亲带故的。比如隔壁老兵营的管带赵河以及另一位叫张荣的,都是计郝彬的同乡人。

         龙才村是临时被叫过来的,本来还在睡觉,此刻自然是打着呵欠,吊儿郎当一副没睡醒的模样。眼看日头渐盛,他干脆坐到了一旁的树荫下,只一双眼睛随意地扫视着新兵营里站军姿的学员们。

         这边站了没一会儿,训练场上热气腾腾,隔壁老兵营里忽然也热闹起来。两边的方阵不在一条直线上,老兵营正好在新兵营正面左前方,跟新兵营面对面,因此双方只要眼睛一斜,就能看到对面的情形。

         老兵营那边起争执的正是赵河和两个女生,那两个女生戚悦并不熟悉,她们此刻正跟赵河面红脖子粗地争着些什么。戚悦静下心来听了几句,也就弄清楚了大概。

         赵河和方爽都是好.色之徒,只不过一个好男.色,一个好女.色。赵河的胆子没方爽那么大,即便平常会色眯眯地盯着训练营中的女生,倒也不敢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这一回,赵河也不过就是色眯眯地多看了那两个女生几眼,就被暴躁的二人骂了。那两个女生平日里也不是什么软弱的角色,如果是罗兴邦这等狠角色训练她们,她们自然是半个屁都不敢放,可赵河空有管带的头衔,实际上就是小流氓出身,二人也就没把他放在心上,不爽了就会骂回去,一点儿都不带含糊的。

         赵河自然不愿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了面子,见骂不过她们,就厉声要求她们罚跑,可那两个女生根本不怕他,抱臂抬着下巴,鼻孔看人,满脸的不屑。赵河气得狠了,抬手打了其中一个女生一巴掌。这下如同捅了马蜂窝,被打的女生和旁边的女生怒红着脸冲上去,长长的指甲纷纷往赵河脸上身上招呼。

         因为之前方爽的事,计郝彬很关注训练场上的事,这边刚闹起来,他就带人冲了过来。计郝彬早年当兵,现如今身材早已经发了福,多年历练积淀下的威严却还在,他一拦,那两个女生就不敢多说废话了,毕竟她们打不过计郝彬。

         在计郝彬的严厉训斥之下,那两个女生只能磨磨蹭蹭地沿着训练场跑起步来。在那之后,计郝彬把罗兴邦叫了过来,让他带老兵营,而赵河则去带新兵营,原先带新兵营的龙才村就被他赶回去睡觉了——从他看到龙才村起,他的呵欠就他没停过!

         上午的训练总算过去,中午吃过午饭,所有学员回寝室午休。离开食堂后,孙晓晖蹭的钻到戚悦身边,笑着说道:“早上干得不错嘛!”

         之前计郝彬他们来得快,之后就是训练,因此在钱思慧的事情之后,孙晓晖并没机会跟戚悦说上话。直到现在,他才凑过来跟戚悦说上两句。

         “彼此彼此。”戚悦笑道。刚才孙晓晖暗地里往方爽身上招呼的事,她也看在眼里。那五年里,像这样使阴招的事儿,孙晓晖可没少干。

         “看不出来啊,你这千金小姐,还挺‘能干’。”孙晓晖压低声音说,他指的,可不就是戚悦那跟他如出一辙的使阴招本事。他觉得戚悦这姑娘真是越来越对他胃口了。

         说到这儿,他盯着戚悦脸上的伤痕,皱眉道:“我早就想问了,你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昨天那俩女的,又找你麻烦了?”

         毕竟住的地方不同,孙晓晖可不知道戚悦和盛琪琪早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交锋过好几回,早上他就注意到了戚悦脸上的伤,只是那时他也没机会问,现在只要戚悦开口,他就去把人打一顿,看她们还敢不敢欺负她!

         没等戚悦回答,她身后蓦地响起个声音:“就是我打的,你想怎样?”

         抢话的人正是盛琪琪。午饭后她就一直盯着戚悦,见孙晓晖凑过去了,她也不自觉跟了过去,结果刚靠近就听到孙晓晖的话,她顿时眉头一竖,没好气地插了一句。

         孙晓晖转过头去,见果真是盛琪琪,不禁冷笑了一声:“敢动我的女人,你还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啊!”

         盛琪琪却偏偏不去看孙晓晖,反而盯着戚悦道:“哟,千金小姐果然是千金小姐,还要靠男人撑腰啊,真够没用的!”

         朱妙珍一向跟盛琪琪形影不离,此刻她也正跟在盛琪琪身边,见孙晓晖如此维护戚悦,还说戚悦是他的女人,心里顿时不是滋味,然而想起昨夜戚悦的威胁,到了嘴边习惯性要附和的话就被她硬生生地吞了回去。

         戚悦本还想跟孙晓晖解释一下她并没有吃亏,没想到盛琪琪竟自己非要往枪口上撞过来。

         她回头瞥了满脸挑衅的盛琪琪一眼,挑了挑眉收回视线。

         “你什么意思!”盛琪琪大怒。

         “她的意思那么明白你也看不懂?”孙晓晖笑嘻嘻地说,“就是看、不、起你呗。”他坏心眼的在“看不起”三个字上着重念了。

         “滚一边儿去,老娘没跟你说话!”盛琪琪不耐烦地瞪了孙晓晖一眼,追着戚悦不放,“戚悦,你给我站住,把话给我说清楚!”

         朱妙珍站在几步开外望着这一切,默默地为盛琪琪打气:上啊琪琪!快上啊!把戚悦往死里揍!

         孙晓晖一步拦在盛琪琪跟前,双眼微微眯起,嘴角浮上一丝冷意:“我再警告你一次,少给我招惹戚悦,否则我要你好看!”这个训练营里管理严归严,可也不是找不到机会动手。

         “我跟戚悦的事,你一个大老爷们儿插什么手?”盛琪琪怒瞪着孙晓晖,“好男不跟女斗,打赢了我一个女的你还能长脸了不成?臭不要脸!”

         作为一个未来的资深流氓,孙晓晖容易冲动,也确实不要脸,见盛琪琪如此不识好歹,他沉着脸,干干脆脆地握了握拳头。

         可还没等他挥出拳头,他的手臂就被人给按住了,头一偏,他看到戚悦对他摇了摇头:“别动手。昨天我跟她打了一架,她也没占到便宜。”

         戚悦说着抬抬下巴,示意孙晓晖去看盛琪琪的脸。孙晓晖仔细一看,盛琪琪脸上的伤比戚悦的还多,顿时信了戚悦的话,放下拳头笑嘻嘻地说:“不愧是我的女人!干得漂亮!”

         戚悦被孙晓晖一口一个“我的女人”雷得不轻,可想到那计划是自己提出的,也只好暂时忍了。

         “别往你自己脸上贴金了,戚悦的本事,跟你有个半毛钱关系?”盛琪琪依然怒容满面,“还不快滚开?我有话跟戚悦说!”

         盛琪琪几次三番的挑衅实在令孙晓晖厌烦,可正当他想动手时,戚悦又开了口:“你想说什么?”

         可算理她了!盛琪琪心里一喜,面色也逐渐缓和,扬着下巴道:“我要单独跟你说!”

         “嘿,你还得寸进尺了是吧?”孙晓晖不耐烦地说。

         “我跟戚悦说话呢,这里没你的事!”盛琪琪表现得比他还不耐烦,轻飘飘地扫了他一眼。

         戚悦有点头疼,她扯了扯孙晓晖的手臂,对他道:“放心,我吃不了亏。”

         说完她转头对盛琪琪说:“我们边走边说?”

         盛琪琪得意洋洋地睨了孙晓晖一眼,对戚悦点头道:“好啊!”

         这边的动静不小,边上带队的管带正是赵河,他本来只是在看戏,准备等他们动手了他再插手,见三人没打起来,他有点无聊地打了个呵欠,不再多注意几人。至于其他学员,也就一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多看了几眼,见没热闹可看了也就收回注意力。

         戚悦和盛琪琪走在队伍之中,孙晓晖离了二人几米远,双眼紧盯前方,慢悠悠地跟着。朱妙珍本想跟上盛琪琪,可被她瞪了一眼后就只好落后几步,跟在了孙晓晖身边,时不时看他几眼,幻想着他此刻已是她的男朋友。

         孙晓晖压根就没注意她,不然早嫌弃地瞪她了。

         “你跟那个男的,是认真的?”盛琪琪压低声音问。

         戚悦看了她一眼:“跟你有什么关系?”

         盛琪琪被噎了一下,瞪着眼睛想了好一会儿也没想出个理由来,哼道:“是跟我没什么关系!我就问问不行吗?”

         “你单独想跟我说的话,就是这个?”戚悦道。

         “不然呢?”盛琪琪眼白一翻:“难不成你以为我会跟你像好姐妹一样谈心吗?别做梦了!你扯我头发,还抓花我脸的仇,我可还记得明明白白呢!一两句话就想讨好我,让我一笑泯恩仇?我告诉你,不、可、能!”

         戚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