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看了孙晓晖的表情,戚悦心下一叹。看来,要做通孙晓晖的工作是不可能的了,她只好放弃这个想法,再想别的办法逃出去。

         “既然你……”

         “你准备给我多少钱?”

         孙晓晖在戚悦开口前忽然变了脸色,换上一脸的笑问道。

         戚悦原先想说的话被噎在口中,顿了一会儿才斟酌着说道:“五万怎么样?”她记得现在这个时间点,她的个人账户里加起来大概也就有个十万,她爸平时给她零花钱和压岁钱并不抠门,不过她花钱也大手大脚惯了,并没有攒下多少钱。

         “五万!”孙晓晖眼睛一亮,随即撇撇嘴眼神一暗道,“你家可真有钱啊,也难怪看不上我。”

         戚悦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想了想干脆默认了。就让孙晓晖这样认为好了,至少这样他能放弃对她的纠缠。

         “怎样?你同意帮我这一回吗?”戚悦问。

         “五万啊,我怎么会拒绝?”孙晓晖看着戚悦笑着说,“你想让我怎么做?只说我是你男朋友,你那猴精的后妈肯定不会相信的吧?你说,我们是不是要做点什么?”

         他说着靠近了戚悦,微微低下头盯着她不怀好意地笑。

         戚悦后退了一步,压下心中那一丝不安,摇头道:“不需要。”

         要将事情闹大也容易。先跟孙晓晖伪装成男女朋友,过个一段时间,再让孙晓晖做出脚踏两条船的模样,然后她再找孙晓晖闹事,做出要自杀的模样,说出“我已经怀了你孩子”之类的话。她也想过直接装作要自杀引她父亲过来,只是她几乎可以肯定,光只是要自杀的话,柳薇薇绝对会把这消息拦住。柳薇薇也不是蠢货,会猜到自己是伪装自杀,她会等她真“自杀”了之后才去通知她父亲过来。戚悦并不想真来个“自杀”,万一控制不好火候,假自杀变成了真自杀,那就是个笑话了。所以,先以男女关系为引,爆出“怀孕”的事,再加上自杀,才能更让柳薇薇信服,而且有了前面的“怀孕”,柳薇薇所希望的“堕落”已经达成,她肯定会立刻把戚兴城叫过来“围观”他的好女儿做出了怎样的丑事。

         戚悦大致把计划跟孙晓晖说了一遍,孙晓晖边听边点头,末了感叹了一声:“戚悦,没想到你的心思这么多。我就奇了怪了,你这么聪明,怎么之前就斗不过你后妈?”

         戚悦苦笑:“之前是我没想通。”

         如果还是过去那个即将满十八岁的戚悦,她无论如何都是想不通的。也只有经过时间磨砺的她,再回到这个时间点,才能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见戚悦情绪低落,孙晓晖忙安慰道:“不是有一句话叫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吗?之前的事就不管了,你现在能想通不就好了?反正又不晚。”

         “你说得对。”戚悦笑了笑,孙晓晖说得很对,现在不晚,一切都还来得及。

         和孙晓晖又说了些细节后,戚悦见时间不早,先让孙晓晖回教室去,她过了一会儿才回去。

         计郝彬自然还在教室里,见二人先后回来,他的目光在他们身上瞄了又瞄,嘴角的笑容意味深长,之后就没再管二人。

         新闻联播还在继续。

         戚悦的目光落在电视上,脑子里却在回忆着刚才跟孙晓晖说的那些事,她仔细思考这其中的每一个细节,只希望能做到万无一失。

         新闻联播刚结束,教室后面突然传来凳子落地的声音,紧接着,一个嘶哑男声突然嚎叫起来。

         戚悦吃惊地向后看去,只见富志诚如同被人暴打了一顿似的,躺在地上不停地扭动着,如同一条粗壮的蛇。他原本坐的凳子就躺在地上。他哭嚎声很大,不过眼中并没有眼泪流出来,只是在干嚎。而他旁边的葛枫茂却只是冷眼看着,不但他如此,除了戚悦以外的其他人也都只是瞥了一眼,就没再关注,自顾自地干别的事去了。

         戚悦正觉奇怪,忽然想起这个富志诚的事了。富志诚其实早已成年,但网瘾非常重,最长时间一个月都没有离开网吧一步。他父母再也无法忍受,就把他送进了这里。没了电脑,富志诚每天就跟行尸走肉一般活着,而每到晚上,他的网瘾就会发作,像现在这样躺在地上干嚎,谁也拉不住谁也劝不住,不过大概一刻钟之后,他就会自动停下,所以大家都习惯了之后,就不再管他了。

         想起了这件事,戚悦也收回视线。富志诚还在干嚎,计郝彬就把电视声音放大了一些,今晚上看的是一部教育记录片,关于艰苦的监狱生活的。

         一刻钟后,富志诚果真结束了他的嚎叫,他拍拍弄脏的衣服,又把凳子扶起来,沉默地坐好,除此之外再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看电视一直到十点才结束,十一点熄灯锁寝室门,所有人都必须在那之前洗漱完毕。戚悦跟着大部队往宿舍走,孙晓晖也跟在她身边,上楼之后先到男生寝室,他笑着跟戚悦道别,走了进去。戚悦回了他,继续往前回到女生寝室。

         拿了自己的洗漱用具,戚悦来到女卫生间洗漱。女卫生间经过改造,除了蹲坑之外,还有一些淋浴设备。现在天气热,并没有热水,所有人都只能洗冷水澡——在计郝彬口中,这也是培养学员们吃苦耐劳的精神。不过食堂有热水,一毛钱一热水瓶,想要的可以提早去买了,晚上就拿来泡脚解乏。

         戚悦避开脑门上的伤迅速洗了澡,没跟别人有任何交集便回了寝室。她把东西放好,刚爬上床,就觉得不对——她的被子都湿了。

         被子湿了将近一半,显然是有人故意泼了水上去。

         不用多想,戚悦就知道这件事是谁做的,她得罪的人,不过就这么几个。

         之前戚悦并不打算太过高调,她不希望任何事影响到她的逃离。然而现在看来,那不过是她的奢望,她不想理会别人,却总有人要来招惹她。

         戚悦在戚家养尊处优了十八年,脾气骄纵,虽然在那之后的五年里已经渐渐沉淀下来,然而骨子里她却不是个肯吃亏的人。在她看来,她都已经几次三番没跟别人计较,然而她们却依然不依不饶,那就不能怪她不客气了。虽然她想低调,然而她们若是认为她好欺负,不停的给她找麻烦,说不定会干扰她的逃离计划。最好的办法就是反击,让对方明白,她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戚悦飞快地爬下床,扭头看去,另一边,盛琪琪和朱妙珍正望着她,两人脸上带着得意的笑,显然往被子上泼水的事,就是这两人干的。

         见戚悦表情阴沉,盛琪琪得意之余也做好了准备,她和朱妙珍两个人,戚悦才一个人,再加上戚悦还是个千金小姐,论打架她一定不会是她们两人的对手,她怕什么?

         但令盛琪琪和朱妙珍吃惊的是,戚悦并没有冲上来与二人掐架,反倒是一声不吭地转头走出寝室。

         朱妙珍忙道:“琪琪,她该不会是去打小报告了吧?”

         盛琪琪也是这么猜测的,她冷笑一声:“打小报告就打好了,她又没有证据,又能把我们怎么样?”

         虽然盛琪琪这么说,但朱妙珍心里还是没底。刚才把水泼到戚悦床上,她是挺快意的,但事后又忍不住觉得害怕,她不像盛琪琪对那些管带完全不放在眼里,心底还是惧怕的。

         戚悦走出寝室后就靠在墙上等了两分钟,然后才转身回到寝室之中,冷着脸对朱妙珍和盛琪琪道:“计主任找你们两个。”

         朱妙珍的脸色当场就变了,盛琪琪嗤笑道:“真是个孬种,就知道打小报告,你这个懦夫!”

         戚悦让到一旁,冷冷一笑:“你们还是快点吧,计主任可没有太大耐心。”

         盛琪琪脸上闪过一丝狠厉之色,恶狠狠地放话:“你给我等着!”

         她说完就昂着头向外走去,半分害怕都没有,只要她死咬着不承认,计郝彬能拿她怎样?朱妙珍脚步有些迟疑,然而有盛琪琪打头阵,她也就没那么害怕了,忙抬脚跟了上去。

         等朱妙珍一走,原本不动如山的戚悦忽然快步走到刚用热水泡完脚准备出去倒水的姚星身边,低声道:“水借我一下。”

         姚星一愣,虽不知道戚悦想干什么,还是说道:“你拿去吧。”

         “谢谢。”戚悦低声道谢,端起姚星的洗脚水,一人一半倒在了盛琪琪和朱妙珍的床上,又把脸盆还给姚星,回到自己下铺,百无聊赖地坐着玩指甲。

         盛琪琪和朱妙珍走到外头后并没有看到计郝彬的影子,朱妙珍奇怪道:“咦,计主任呢?”她下意识地摸着自己的蜈蚣辫,虽然疑惑,更多的却是如释重负的欣喜。

         盛琪琪四下看了看,眼神渐渐变得阴沉:“妈的,这个贱.人居然骗我们!”

         “你是说……计主任根本就没叫我们?”朱妙珍也回过味来了。

         盛琪琪怒道:“绝对是这样!我就说计郝彬怎么可能为这一点事帮她出头?居然被她骗了!我饶不了她!”

         盛琪琪掉头就往寝室里走,进去后四下扫了扫,见戚悦正端正地坐在她自己的下铺,不禁怒火中烧,冲过去道:“你居然敢骗我!”

         “骗你什么?”戚悦依然玩着指甲,头也不抬地问。

         “计郝彬根本就不在外面!”没等盛琪琪说话,朱妙珍立刻回道。

         戚悦淡淡地应了一声:“哦。”

         见她的反应不咸不淡,盛琪琪皱起眉狐疑地看着她。盛琪琪也不蠢,见戚悦反应如此奇怪,也不再认为刚才戚悦以计郝彬为名叫她们出去是在耍弄她们了。她忽然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快步冲回自己的床铺旁,只见那上面已经湿了一大片,还隐隐有点儿热气。

         “戚悦!”盛琪琪尖叫一声,直接向戚悦冲了过去。

         朱妙珍是在上铺,不过她不用爬上去也能看到她上铺有水一点点滴下来,落在同样湿透了的盛琪琪的床铺上。她错愕地呆了几秒,见盛琪琪盛怒地冲向戚悦,她也明白过来,同样气势汹汹的向戚悦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