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五德之体
    收藏我要收藏,推荐,我稀罕推荐!就在这个时候,山洞外面,雨声突然变得小了,接着一股异样的幽香出人意料的传入山洞之中,让山洞中所有人都是一阵诧异。正自疑惑之间,突然听到一个清脆的声音道:“华阳仙门的人难道都是这般有本事吗?欺负几个山村少年,几十年的修行都修到狗身上去了吗?”

     声音清脆悦耳,如同金玉相击,分明是一个少女声音。陈无怀三人心中疑惑,不知道来者是谁,但是那中年男子和妖媚女子闻听此言却都是面色狂变,十分忌惮。

     “我道是谁呢!原来是南阳仙门的欣若妹子,我等师兄妹在此处理一桩师门之事,不知欣若妹子到此所为何事啊?”妖媚女子脸色连变,对那未曾谋面的少女似乎颇为忌惮,但是倏忽之间却又恢复了那妖媚融骨的神态。

     香风鼓动,一个白衣美女,如同广寒仙子临尘一般轻飘飘的飘落在洞口,幽香迷人,白衣袭人,纤尘不染。透过那洞口光芒望去,之间此女一袭白色丝群曳地,浑身曲线玲珑,脸容如同梨花初绽,肌肤好似羊脂美玉,说不出的美丽,说不出的迷人。一双大眼睛随着长长地睫毛一眨一眨,闪烁出灵动的光彩。

     陈无怀深出一口气,刹那间有一种窒息的感觉,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能有几回闻!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仿佛是面对一轮明月,皓皓乎难以接近;又如同仰望夜空之星辰,璨璨然天地生辉!与之相比,便是那妖娆媚女,林间百花也要怆然失色。

     白衣女子楚楚动人,微微一笑,登时间如同黑夜之中的漫天星辰一般,璀璨生辉。声音清脆的道:“华阳仙门内部的事小妹我自然是管不着,但是我们修行之人素来不插手凡俗世界之事,这三个少年明显毫无神力波动,不知道两位作何解释呢?”

     妖媚女子脸上瞬间变得铁青无比,一股冷厉的杀气从她身上绽放,直将陈无怀与郭立等人逼得冷汗直冒,心中惴惴!却听那白衣美女扑哧一声脆笑道:“怎么,柳如烟,难不成你恼羞成怒之下还想将我一刀杀了不成?”

     “乔欣若,我华阳仙门与贵门同为越国五大修仙门派,可以说得上是同气连枝,今日之事,全部因为贵门杀害我师弟赵德芳引起,不然我师兄妹二人也不会在此审问几个凡人!”中年男子声音冰寒,完全与白衣少女乔欣若摊牌。

     陈无怀见状大急,此刻说什么也不能承认,反正赵德芳灰飞烟灭,死无对证。于是强自忍受着身上的剧痛说道:“仙子明鉴,我们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村中少年,怎可能杀得了无所不能的神仙!”

     乔欣若闻听此语,脸上闪过诧异的神色,转眼在陈无怀三人身上各自看了一眼,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微微一转,像是已经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见到陈无怀身上新旧血迹满布,俏脸之上闪过讶异的神色,缓缓说道:“吴敬之,吴师兄!我们修仙之人,追求的便是一种超然,一种解脱!你如此这般血口喷人,只怕与修仙大大的不利吧!”

     吴敬之冰寒的脸上闪过难堪的神色,乔欣若天之骄女,是南阳仙门年青一代的领军人物,在整个越国五大仙门之中都是屈指可数的。此刻虽被她如此指摘,但是顾虑到她的修为,心中不免有所顾忌。

     “他们三个村中少年,看上去淳朴好客,虽然身上沾有血迹,但是想必也是什么山中野兽的鲜血!至于两位口中所说的赵德芳,好歹也是修仙之人,怎么可能被他们所害!两位莫不是鬼迷心窍,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弄不明白了吧!”言语之中,袒护之意十分明显,但是偏偏让人无可反驳,恰好陈无怀等人又在旁边随声附和,倒是让那柳如烟和吴敬之无言以对。

     陈无怀浑身上下剧痛无比,眉头紧锁,但是始终不发一声。郭立和董璇璇看着,却束手无策,只能急的直跺脚。

     乔欣若秀眉微蹙,纤手轻轻在陈无怀面前拂过,一道神芒从她的指端游走而出,扑鼻幽香瞬间笼罩陈无怀身体,说不出的舒泰。如沐春风一般,让人陶醉其中。待到那幽香消失,陈无怀惊奇的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新伤旧伤竟然奇迹般的好了。心中大喜之下连忙道谢,不觉之中对寻仙问道产生了浓郁的向往。

     “好了,这三人我们南阳仙门带走了,如果两位还有什么异议的话,不妨让华阳仙门的长老门主前来!”看他不过十六七岁的光景,但是说出这句话,却是气势逼人,显然没有将吴敬之与柳如烟放在眼里,让两人更是怒火中烧。

     “乔丫头忒也刁钻伶俐,如此仙苗怎的可以独吞?”苍老之声响起,柳如烟与吴敬之闻言大喜,齐声恭敬道:“师尊!”束手立于一旁,果然过不片刻,山洞之中神光山洞,一个仙风道骨的鹤发童颜老者缓缓走了进来,身后神芒闪动,顷刻之间十余年龄不等男子鱼贯而入,这个小山洞之中登时仙气缭绕,挤满了人。

     “原来是韩长老,欣若对他们三人很有好感,想必也是冥冥之中自有注定,是以想要请他们到仙门之中做客,不想韩长老法眼如电,竟然看出他们竟然是仙苗!”乔欣若脸上神色一变,随即如桃花绽放,很是让人心驰神动。

     那韩长老童颜之上同样是有怒色闪过,但是面对如此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竟然也不好发作,让陈无怀等人都是大奇。只听他故作咳嗽了一下,说道:“乔丫头修为又有长进,果然不愧是越国百年难得一见的仙苗,这次这三人既然是老朽的这两个不肖弟子先发现的,就请乔丫头你回去与南阳诸位道友好言几句了!”说话彬彬有礼,竟然似是与平辈交流一般。

     “那就不必了,既然韩道友说他们三个是仙苗,就请韩道友检查一下他们的身体,看看是不是真的如你刚才所观察的那般!”另外一个苍老的声音,不怒自威的响起,乔欣若闻听之后,俏脸之上喜不自胜,显然是己方前辈到了。

     果不其然,在陈无怀三人诧异的目光之中,一行十余人在一个白衣老者的带领下出现在洞口。那韩姓长老见状脸色瞬息狂变,自是没有想到对方竟会来的如此之快!双方寒暄,但是暗中却均都是笑里藏刀,显然是摩擦不断。

     韩长老果然如那白衣老者所说,来到陈无怀的面前,双手神芒闪动,两道神光倏然进入陈无怀的身体之中,陈无怀只觉得一股暖流在体内游过,倏忽然消失不见。心中大奇,转身看到那韩长老满脸吃惊,手指头禁不住颤抖,口中喃喃自语道:“竟然是这种体质!”

     洞中诸人均都是诧异异常,想不到韩长老竟然会如此失态,那白衣老者问道:“韩明道友,究竟是怎么回事?”

     韩明童颜之上满是慎重,好像失去了六神七魄,骇然道:“体内基石坚逾精铁,五大神脏如同金石!”

     白衣老者闻言也不禁动容,颤声道:“五德之体!”

     在场之人纷纷变色,“五德之体”四个字竟然如同焦雷横空,晴天霹雳,让他们难以平静。

     “万年前的魔体!马玉师兄,此子身体奇特,绝对没有错!"韩明童颜难以平静,心中之震惊更甚。

     “古老传闻,魔体身具五德,身体能够同时容纳五行神力,一旦修成,必然横行天下,难逢抗手!据说,当年让诸道宗损失惨重的魔王东方啸天就是这种体制!此种体质更是万年难得一见,不想竟然会在这里出现!”

     马玉与韩明同时动容,围绕着陈无怀上看下看,如同欣赏一件古玩宝物一般,一时间,陈无怀变得如此炙手可热,便是他自己,也有一种始料未及之感。听闻两个老头子一阵唏嘘,更是云里雾里,不明所以。

     突然,韩明眉头紧锁,似是发现了什么不对劲。马玉问其故,只听他缓缓道来:“魔体并不常见,但是万年来却不是没有!如果在下所听非虚,此子只怕再难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