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赶走舒眉后,江澈脱下西服外套在沙发上坐下,打算休息一会儿再进浴室洗澡。

     一位楼层服务生通过门口两个保镖的搜身检查进了客房。他用白铜保温瓶送来一瓶刚刚烧开的热水,殷勤地为江澈沏了一杯香茶。

     从服务生进屋的那一刻起,尽管知道保镖一定查过了,江澈的身体还是下意识地微微崩紧。如一头蓄势待发的豹子,随时准备应付各种凶险的突发状况。而且他原本是背对着门口坐着,房门一响他就立即侧过身子。他一向最不喜欢身后有人,因为那样最容易遭人偷袭。

     服务生沏完茶后正准备退出房间,忽然又想起来回头说:“对了,江先生,我之前进来开夜床时看见床上搁着一样东西,我替你收到床头柜里去了。”

     “哦,谢谢。”

     江澈不记得自己搁过什么东西在床上,服务生一走他就马上打开抽屉,发现了一件叫不出名字的东西。那是一个大概三寸长两寸宽的长方形物件,一面是金色的金属,一面是黑色的玻璃,精致小巧,极薄极轻。拿在手里翻来覆去地查看,他有些奇怪地想:这是什么东西呀?

     查看过程中,他的手忽然触碰到了那物件边缘上一个小小的突起部位,那面黑色玻璃突然就像电灯似的瞬间明亮,令他惊奇万分。更令他吃惊的是,亮起来的黑色玻璃中框着一张照片——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头戴宽檐草帽,身穿纯白飘逸长裙,巧笑嫣然地站在一处蔚蓝海岸。

     这就是舒眉之前失踪不见的苹果手机,手机显示屏的屏保壁纸,她用了一张自己不久前在马尔代夫度假的照片做主题。

     江澈很快认出照片中一身洋装的女孩子,就是不久前他刚叫人扔去大街上的“疯女人”。不觉一怔:这个原来是她的东西,看照片倒是一点也不疯。这玩意儿好像是相框,居然可以像灯一样亮起来,亮了以后才能看到照片。而且这张照片也跟照相馆拍得不一样,看起来特别清晰。一定又是西洋货了!

     彼时的西洋货大都很名贵,江澈相信这个“特别镜框”也价值不菲。他不想占这种小便宜,打算把东西还给那个“疯女人”。他下意识地走到窗前张望,大概一刻钟前,他亲眼看着两个手下把她扔在下面的马路上。不过现在马路上已经不见她的人影,看来已经走了。

     在窗口张望一番后,江澈一低头发现手中的“特别镜框”又变回了黑色玻璃。他试着再次触碰了一下那个突起部位,玻璃再次明亮放光,少女巧笑嫣然的照片也再次展现。

     江澈由衷地觉得这“镜框”太特别了!还从没见过这么特别的西洋货。也不知道那个“疯女人”花了多少钱买它,暂且先替她收着吧,以后如果有机会再还给她。虽然他不是什么良善之辈,但也绝不会昧下一个女人的财物。

     把“镜框”收起来后,江澈一边解开衬衫钮扣一边走向浴室准备洗澡。路过桌上那杯香气袅袅的清茶时,他顺手把它端起来泼进了垃圾桶——不知根底的外人经手的饮食,他是绝对不会沾唇的。

     就在江澈走到窗口张望的五分钟前,哭得泪眼汪汪的舒眉,忽然看见有辆黄包车拉着一位外国神父经过饭店门口。

     那时候,舒眉已经被冻得脸色开始发白了。一见到那位神父,她顿时如见救星似的冲过去拦在车头,用英文向他求救:“father,he,please。”

     路上偶遇的美国传教士约翰,成了舒眉的大救星。这个能用流利英文向他求助的中国少女让他意外又惊讶,二话不说就把她带回了教会所在的南京城北福音堂。

     在福音堂让舒眉穿暖吃饱后,约翰神父询问她为什么会搞成这样子流落街头,她想了想没有再提“穿越时空”的事。之前对江澈作出了这样的解释,结果被他当成“疯女人”扔到大街上。如果神父也觉得她是疯子而不愿继续收留她的话,那她估计真要去秦淮河卖笑了!

     于是,舒眉对约翰神父说了一个“ry”的新版本。她自称本是北平的女学生,从小家境优越,一直接受良好的教育。但是今年父亲的生意失利,又不幸染病身亡。家道中落后,狠毒的继母把她卖给一位南京商人为妾。她身不由己地被商人带回南京,趁其不备时从浴室里跳窗逃脱,所以才会如此狼狈地流落街头。

     舒眉编造的这个悲情孤女版本,深得约翰神父的同情。他将纯熟的母语和不太熟练的中文夹杂在一起表达自己的同情之意:“rgirl,你真是太不幸了!”

     “神父,还好我今晚遇见了你,不然一定会冻死在街头的。”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呢?想回北平吗?”

     “不,我不想回北平,回去也没有亲人了,搞不好还会被后妈卖第二次。我想留在南京找份工作,神父,您能帮帮我吗?”

     舒眉当然要留在南京了,她是在中央饭店穿越时空误入民国的,她坚信那幢建筑里一定有着可以突破时空限制的时空隧道。怎么来的自然怎么走,她如果想要重返21世纪,只有去中央饭店找机会才行。这就决定了她万万不能离开南京。

     “可以呀,我们福音堂除了传教以外,还在教堂后院办了一所教会小学,免费为附近的贫困儿童提供基础教育。正好学校还缺一位老师,如果你愿意可以留下来教书。只是薪水不是太高,一个月只有十五块。不过,我们可以免费提供食宿了。”

     舒眉想也不想地就点了头:“我愿意,神父,我非常愿意。”

     舒眉当然愿意了。虽然她并不清楚民国时的十五块钱是什么概念,但是在这个女性谋职求生十分艰难的大环境下能得到一份教职工作,还免费提供食宿,对她来说已经很好了!比去秦淮河卖笑要好上一百倍。

     就这样,舒眉留在教会小学当起了老师。知道她身无分文,好心的约翰神父还预支了十五块法币的薪水,让她为自己购置一些衣物和生活用品。

     拿着十五块法币上街逛了一圈后,舒眉差不多知道了法币的确切价值。彼时这种法定货币问世才几个月,购买力还很高,不像后来贬值得那么厉害。譬如办一桌四荤四素的酒席只需要两块钱。

     但是无论如何,这点工资对于舒眉来说还是很拮据了,因为她以前在家随便买件衣服都是好几千,现在却拿着十五块钱的薪水,她忍不住愤愤然地想:这日子要怎么过哇——都怪这该死的穿越!!!

     比钱不够花更让人揪心的是,舒眉通过当天的报纸确认了自己所在的年份日期——1936年2月18日。她倒抽一口冷气:天啊!也就是说明年七月就要卢沟桥事变了,日本将全面发动侵华战争。年底南京就要沦陷,南京大屠杀就要发生了!oh,mygod,如果我不能赶在那之前回到21世纪,那就必须要赶在那之前离开南京才行。

     因为来的时候身上就只有一件浴袍,此刻舒眉需要添置的东西很多,手里的钱却很少,只能样样都挑最便宜的买。结果新买的一件廉价的蓝布夹棉旗袍刚穿上身就开始褪色,晚上睡觉时脱下一看,白色的内褂都被染蓝了。气得她真想扔掉——她什么时候穿过这么劣质的衣服呀!

     而学校提供的食宿也相当简陋,宿舍是一间阴暗狭小的小屋,除了一床一桌一椅外什么都没有。伙食是校食堂的一日三餐,以粥饭蔬菜为主,基本不见油腥。这种很差很粗糙的饮食,舒眉一开始简直难以下咽。一定要等到饿狠了,才能吃得下去。

     舒眉的父亲是北京一位富得流油的建材商人,她是妥妥的白富美一个。从小到大衣食无忧,住着豪宅,开着名车,卧室的衣帽间里挂满各色名牌衣物,食物做得不够精致都不吃。现在却沦落到如此地步,一时间心理真是很失衡。

     好在,她还懂得要调节这种强烈的心理失衡,发完脾气后又自我安慰:算了,你没被冻死在街头就已经算是很好命了!之前只有一件浴袍裹身,现在好歹有吃有住还有夹棉衣裳御寒,你就知足吧你!

     正式开始在福音堂教会小学教书后,舒眉这种“知足常乐”的心态就更多了。

     因为教会小学的孩子们均为贫苦儿童。他们的父母大都是南京底层的贫苦百姓,收入有限,生活十分艰难。有一部分还是来南京谋生的乡下人,穷得根本租不起房子住,就在城北的狮子山脚下用毛竹、芦席、茅草和篾片搭成一个半拱形一米多高的简陋窝棚房,地上铺块烂棉絮,权当一家人的住所。狮子山脚因此成了地道的贫民窟。

     这种贫苦家庭中,大人原本是不会让孩子们去上学的,能走路了就要干活了。拎只小篮子或去拾煤渣或去捡菜叶,多少也能贴补一下家用。但是因为教会小学可以免费提供一顿午餐,这才吸引到了一些家长们把孩子送来吃白食,那样能为家里省一顿口粮。小学因此才有了三四十个年纪从五六岁到十二三岁不等的学生。

     舒眉发现与自己的学生们相比,自己身上那套极其廉价的蓝布棉袍已经算是上等好货了。至少它是一件完整的新衫。而教室里那些孩子们绝大多数都穿着补丁摞补丁的衣服,补丁多得已经根本看不出衣服原来的款式和颜色了。这还是好的,有些衣服甚至烂得没法补了,根本就是一条条烂布缠在身上。

     而且孩子们的衣服不仅破还很脏,因为穷人没有太多过冬御寒的衣物,往往一件破棉袄穿上整个冬天都不会洗——洗了没得换。衣服因此脏得要命,尤其袖口领口全是厚厚的污垢。衣服这么脏,小孩子自然也干净不了。除了脸蛋方便擦洗会稍好一点外,耳根处脖子上全部布满灰黑体垢,头发里还爬着虱子,身上散发着一股难闻的气味。

     总之满教室的孩子们看起去根本不像小学生,更像衣衫褴褛的小乞丐。头一回走进教室时,舒眉差点以为自己不是来当老师,而是来当丐帮帮主的。

     在舒眉生活的21世纪的北京城,孩子们是祖国的花朵,一个个走出来全部光光鲜鲜干干净净的讨人喜爱,她最喜欢逗小孩玩了。可是这些来自贫民窟的孩子们,她都不敢靠得太近。脏和臭她都可以勉强接受,但那些虱子们实在令她望而却步。当然这不是孩子们的错,他们没有良好的生活环境,自然也就没有良好的生活习惯,不懂得要讲卫生。

     每天上午的课上完后,孩子们全部都像饿狼似的冲进食堂等着开饭。舒眉食不下咽的粗糙饭菜,他们不但三口两口就吃得一干二净,还会用舌头把碗底残余的一点汤汁全部舔干净。从没见过如此贫困现象的舒眉,突然觉得自己以前随便买件衣服就花掉几千上万块,真是太造孽了!

     舒眉教了一周的书后,某天有个小女生凤儿突然没来上课。她随口问了一下有谁知道她缺席的原因,结果一个穿得最破烂的小男生站起来说:“凤儿被她爹卖了。”

     舒眉听得大吃一惊:“什么?卖了?怎么会这样?”

     “她爹欠了高利贷的钱还不起,就把凤儿卖掉抵债了。”

     “卖到哪去了?”

     “不知道,听我娘说她被一个人牙子领走了。”

     人牙子就是人贩子,被他们领走准没好事,小姑娘十有*要沦落到烟花巷了。舒眉对此又气又恨又无可奈何。她知道,在这种乱世中贫家稚子最容易成为被贩卖的商品。

     民国时期,国民政府虽然有着严禁贩卖人口的法令,但形同一纸空文。还因为有帮会流氓大批加入这项“特种事业”,使得这一时期贩卖人口的活动达到空前猖獗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