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这天是一个暖和的艳阳天,教室外一丛月季花开得正艳。春光渐浓,衣裳渐轻。舒眉已经没有穿厚厚的夹棉旗袍了,而是穿着一袭蓝旗袍,外罩一件红色绒线衫,这是时下知识女性最时髦的装束。穿在她身上,越发显出盈盈一握的细柳腰身。

     江澈一眼看见了,不由自主地就想起自己那晚如何在梦中尽情搂过那圈细腰,脸颊的热度顿时又上升了好几度。一时间他越发羞愧了,感觉自己一下子变得好像是色狼上身似的,怎么一看见舒眉脑子里就全是乱七八糟的念头。这令他更加不好意思去见她,打算转身悄悄离开。

     这时候,舒眉已经发现了江澈站在教室外面,有些意外又喜悦地笑着朝他挥了挥手。她的笑容如磁石般牢牢吸住了他转身欲去的脚步,让他连一步都迈不开了。

     吩咐了全班学生抄写今天学习到的生字后,舒眉从教室里跑出来,笑盈盈地走到江澈面前问:“咦,你今天怎么这个时候来了?我下午要上课,教堂下午也要做弥撒,不方便弹琴呢。”

     江澈努力让自己神色自如地看着她说话:“哦,我不是要弹琴才来的。我来,是因为有其他的事。”

     “什么事啊?”

     “你还记得那个冯瑞卿吗?”

     “那个砟子行的?当然记得了,那个骗子让我一度觉得自己智商欠费急需充值,怎么都忘不了啦。”

     江澈没听懂:“什么费什么值?”

     舒眉反应过来,赶紧笑着摆手说:“没什么,我随便说说的。对了,你这会儿提他干吗?”

     “当然是有原因的。”

     于是,江澈对舒眉说了一遍之前在寿宴上发生的事情,再强调了一下他一时间不能纠正这个误会的原因。

     “对不起,现在他们都以为你是我的女朋友,只能先委屈你一阵子。等过段时间后,我再告诉他们已经和你断了,你就可以和我彻底撇清关系了。”

     舒眉明白了:原来现在我已经成为他名义上的女朋友,接下来还要假扮一段时间的情侣关系。难道,我后来会嫁给他是因为假戏真做了吗?

     因为舒眉分心思索去了,所以没有立即回答江澈的问题。这让他有所误会,以为她不愿意与自己扯上这种关系。脸色顿时变成了冬日的阴空,既黯且灰,声音的调子也灰扑扑的。

     “如果你不愿意,那就算了。我会去和山爷解释清楚整件事的。”

     舒眉回过神来,马上摇头说:“我没有不愿意,你不用解释那么多了。就让他们误会好了,我不在乎。”

     江澈的脸色瞬间明亮如春阳当空,他犹有些不敢相信地求证:“你真的不在乎和我扯上这种关系吗?虽然你是新女性,新女性一向主张什么个性解放、恋爱自由之类的,但是和一个男人有过名义上的交往又分开,很容易被人觉得轻浮,你就不怕以后的名声会不好听吗?”

     满不在乎地挥了挥手,舒眉微笑着说:“不怕,因为我不只是新女性,还是新新人类。名声这个东西对我来说没那么重要了。只要我想做的事既不违法也不会不道德,才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了!”

     还有一些话,舒眉没有说出来,只是自己在心底暗想:而且就算怕也没用了,已经命中注定要跟你挂上钩的。要知道在21世纪,咱俩生的娃都已经活到七十八了!

     江澈不知道舒眉的内心想法,只知道她非常爽快地就答应了暂时充当他的女朋友。虽然只是假冒性质,却也让他满心喜悦。心底像是生出了一口清泉,有一种格外甘甜的感觉,如泉水似的流遍全身。

     自吴仁义的寿宴归来,李保山父子回到了自家宅邸。一进门,李星南有些奇怪地问了父亲一个自己早就想问的问题。

     “爹,那天听说江澈在和一个教会学校的女教师交往,您还说这样不好。说那些所谓的新女性有知识有见识,可能会试图影响江澈去过什么新生活,还说要想办法让他放弃那个女人。今天吴仁义要给他提亲,不正是一个分开他和那女人的好机会吗?您怎么不但不帮忙敲边鼓,反而说出他已经有女人的事,让这桩婚事黄了呢?”

     两天前,李保山从一位自上海回南京的洪门成员口中听说了江澈的“护花行动”后,马上很上心地派心腹去调查了一下舒眉其人。自然,他查到的是“悲情孤女版本”——约翰神父将舒眉当成北平来的落难女学生,福音堂上下下下的人也都对此深信不疑。

     李保山当时很不满意江澈看中了这么一个新女性。他认定“女子无才就是德”,一个识文断字还会讲洋话的女学生,在他看来未免太“无德”了,第一反应就是不适合江澈。不过,今天吴仁义的提亲,却让他改变了主意。

     “你懂个屁。我是宁可江澈找一个可能会影响到他的新女性,也绝不能让他娶了吴仁义的小姨子。”

     “为什么?”

     李保山怒其不争地瞪了儿子一眼说:“你那个脑袋瓜除了装酒色财气外,还能不能装点别的?你也不想一想,如果让江澈和吴仁义做了姻亲,那他们的两股势力就等于拧成了一股。那样对我们会有好处吗?一个女学生对江澈的影响可能有可能没有,但吴仁义的小姨子要是嫁给了江澈,他俩以后如果结为一党,势力坐大了不听命令,到时候金鑫商社估计就不是我这个理事长说了算了。”

     李星南这才恍然大悟:“爹,还是您想得长远啊!”

     吴仁义看中了烟波玉,提出要为她赎身纳为小妾的事,让天香楼的鸨-母十分头疼。

     妓-女从良,一向是让鸨-母们头疼的事。因为能让人愿意掏赎金的妓-女,每每都是妓院的摇钱树、顶梁柱,轻易舍不得放人。当然,如果遇上了出手阔绰的豪客,愿意不惜重金地砸钱赎人,老鸨们还是可以接受的,毕竟能发一笔大财嘛。

     最让老鸨们头疼的,就是吴仁义这种不愿多花钱、却又有势力的客人。不但“卖人财”发不了,还要损失一个可以为自己带来不尽财源的头牌红倌,可谓是两头空。

     然而头疼归头疼,天香楼的老鸨最终还是只能狠狠心放人。金鑫商社的副理事长财大势大,她可是得罪不起的,只能自己吃哑巴亏了事。

     很快吴仁义就交了赎金,定了日子,预备三天后风风光光地用花轿把烟波玉娶回家。妓-女从良,嫁为人妇,算是风月生涯的最好结局。作为一桩难得的喜事,一般都会办个像样的迎娶仪式了。

     迎娶仪式之前,尽管还住在天香楼,但烟波玉已经不再是楼中卖笑的红倌人。她已经跳出了这火坑,成了自由身,无需客人的局票就能自由外出。平时妓-女们如果没有客人持票来召,是绝不允许外出的,否则趁机跑掉了怎么办?有了局票,跑了人就可以找客人赔偿一切损失。

     烟波玉留在天香楼待嫁的日子里,第一天就特意出门找去了城北的福音堂。因为她很想看一看,江澈看中的新女性到底是什么样子。

     这天下午舒眉没有课,约翰神父说要为她介绍了一份家教工作,教一对洋夫妇的女儿学习中文,准备带她去南京城最有名的公馆区颐和路见工。

     听说要去公馆区,出门前舒眉特意回宿舍换套衣服,她想去那种地方可不能穿得太寒酸了。她找出冯瑞卿“送”的那件孔雀蓝织锦缎旗袍,这是她目前为止最拿得出手的一件门面衣裳。可惜她的宿舍里没有衣柜,只有一个木箱充当贮衣箱。衣服塞在箱子里都皱巴巴的了,还得找厨娘借一把熨斗来熨熨平整。

     当舒眉还是生活在21世纪的白富美时,从没洗过衣服,也从没熨过衣服。家里有两个保姆把她伺候得舒舒服服。每天换下的衣服只需丢在浴室里,第二天自然有人把洗得干干净净、熨得平平整整的衣服挂回她的衣帽间。

     今时不同往日了,舒眉得学着自己洗衣服、熨衣服。洗都好办了,反正衣服也不会太脏,在水里用胰子搓一搓就解决问题了。可是熨这项工作,却真是一桩很麻烦的工程啊!

     民国的老熨斗不同于现代的电熨斗。一般用白铜制作,外形酷似一把小型的平底煎锅,把烧红的木炭添加在“锅底”,等到斗底充分受热后就可以用来熨衣服了。木炭烧红后有时候会爆火星,舒眉最怕的就是这个。她已经不止一次被爆出的火星烫到手了,所以对于熨衣服这件事头疼万分。

     而今天熨旗袍的过程时,舒眉就更倒霉了。不只是再次被烫了手,溅出的火星还“吻”上了娇贵的织锦缎旗袍。尽管她大呼小叫着想要抢救,顾不得烫就直接用手去拍熄那些火星,可是旗袍还是被烧焦了好几个洞,而且洞口还都在胸襟处。这件衣服算是毁了,没法再穿了。

     舒眉气得简直要抓狂:天啊!有没有搞错?我统共就这么一件能充门面的衣裳,居然还给烧焦了!老天爷,你是不是还嫌我不够倒霉呀?

     在21世纪的时候,作为一个妥妥的白富美,舒眉是不少人公认的投胎小能手,人生赢家。谁知道顺风顺水了二十年,这开挂的人生忽然画风大变。如果说她曾经是上帝的宠儿,那么现在绝对是从宠妃模式切换到了冷宫模式。老天爷好像变得故意跟她过不去了,居然在愚人节这天开了一个如此恶劣的玩笑,把她打发到了20世纪三十年代的南京城当“孤女”。

     舒眉越想就越生气:太过分了!实在是太过分了!老天爷,你安的什么心啊?有必要玩得这么大吗?这是存心想把我玩死的节奏吗?

     气嘟嘟地把烧坏的旗袍扔回衣箱后,别无选择的舒眉只好另外换上一件新买的格纹棉布旗袍,还算素雅得体了。

     一边换衣服,她一边情不自禁地回想起了在家的千日好,也挂念起了父亲:我离家出走后就一直音讯全无,老爸一定在报警找人吧?中央饭店那边客房里还有我的行李,却不见了客人,他们应该也会报警找人吧?老爸现在是不是已经知道我“神秘失踪”了!如果是,他肯定急死了!sorry,老爸,我没想要让你这么担惊受怕了,发生这种事我也不想的。唉!还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再见到您老人家啊!

     烟波玉走进福音堂教会小学时,舒眉已经和约翰神父在五分钟前双双离开了。

     从杂役的嘴里得知自己扑了一个空,今天不能见到江澈钟意的那位新女性了,烟波玉满怀遗憾地掉过头往外走。刚走了没几步,就意外遇上了迎面走过来的江澈,他自然也是来找舒眉的。

     四目相视后,江澈怔了一下,不明白烟波玉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疑惑地打了一声招呼:“玉姑娘,你怎么在这儿?”

     凝视着江澈年轻英武的面孔,烟波玉无比地怅然憾痛。如果可以,这一个才是她真正托附终身的良人。可恨她与他无缘又无份,自始至终,都只是她单方面的空相思。

     不过,在即将正式从良嫁人之前,能在福音堂巧遇江澈,让烟波玉觉得这或许是命运的安排,给了她一个吐露心声的机会。于是,她决定对他说出自己心底埋藏数年的情意,算是为这段单相思作一个彻底的了结。

     “我是来专程来找你的那位新女性的,因为我想看看她。”

     江澈听不明白:“你为什么想看她呀?”

     “因为我想看看,能被你喜欢上的女人是什么样子。”

     江澈依然是一派糊涂。他从小在保安会长大,每天-朝夕相处的都是一些粗豪汉子,女人这种生物对他来说是隔绝在日常生活之外的东西。他一点都不了解女人,更不擅长揣测理解她们话里话外的意思。所以,他满脸疑疑惑惑地看着烟波玉,眼神中全是问号。

     迎视着他的目光,烟波玉一声轻叹:“江澈,你还记得你第一次见到我是什么时候吗?”

     江澈下意识地回想了一下,不太确定地说:“是不是三年前,山爷替我在天香楼摆庆功宴的那次?”

     “那你记得,这三年里,我们一共见过几次面、说过多少话吗?”

     这江澈可就想实在不起来了,而且他也不明白烟波玉的用意:“你为什么要问这些奇怪的问题?”

     烟波玉嫣然一笑,楚楚动人:“我就知道你一定不记得,但是我都记得。撇开今天不算,三年来,我一共见过你十八次,你总共和我说过九句话。其中六句都是一样的,就是简单的打招呼——‘玉姑娘,你好’。另外三句,一句是前年春天,我陪山爷游雨花台,他临时有事打发你来对我说:‘玉姑娘,山爷让你先回去’;一句是今年吴爷的寿宴上,我想敬你的酒,你却说:‘我不喝酒,玉姑娘你不用敬我了’;最后一句是去年的中秋夜,我去俞爷府上出堂差,在回廊里遇见你,你提醒我说:‘玉姑娘,你的耳环掉了’。”

     一边说,烟波玉一边下意识地摸向自己的耳垂。将那只莹白的珍珠耳环捏在指间时,她梦呓般地轻语:“就是这只耳环,当时,你亲手捡起来还给我。从此以后,它就成了我最心爱的饰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