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七章 告别
        随着最后一艘敌军战列舰在数艘大小不一的联邦军战舰围殴下变成太空中的烟火后,崔阳吐出了一口气,他觉得舰队指挥官真不是人干的,脑袋里现在还冒着各种角度,数据,战舰位置等等图像,他伸了下懒腰,下令各种清扫战场后就摘下了眼镜,却发现整个舰桥的人都在看着他。

         ”嗯?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吗?“崔阳奇怪的问,阿莱克谢,普莱斯这些大佬们看他的眼神让他觉得惶惶不安,因为他们居然少见的用一种鼓励和欣慰的眼神看着他。

         ”崔阳中将!你现在终于成为了一个真正的舰队指挥官了!“阿莱克谢的语气中充满着宽慰和落寞,让崔阳觉得有些手足无措。

         正当他不知所措时,身边的女孩牵起了他的手,他发现艾莉娜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他的身边,”你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艾莉娜没有平时的灵动与俏皮,只是淡淡的问。

         ”这个,艾莉娜你平时说了好多话呢,到底指的哪个啊?’崔阳觉得好笑,艾莉娜今天是犯傻了吗?她也有今天啊!

         艾莉娜撇了撇嘴,略带生气而又郑重其事的重复了那句话:”我会永远跟你在一起的,哪怕是下地狱!“

         这好久没听到的话让崔阳一愣,他随即反应过来,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周围几个人,不过却没有人嘲笑他。

         艾莉娜也不管崔阳的反应,自顾自的说:“在你指挥战斗时,我方前往拦截敌军的分舰队全军覆没了!”短短的一段语言就让崔阳知道事情严重了,一整支分舰队的毁灭,这在联邦军舰队的短暂建军史上还从来没有发生过,而且听起来似乎连逃跑都跑不掉。

         “据我推算,敌舰中有一艘特殊战舰,战力强大,我军其余战舰在其面前都无法发挥作用,唯有胜利号可以一战,所以让其余战舰迅速撤离,只留下胜利号,和你,我们一起来对抗这艘送葬者战舰!”

         崔阳被这个消息惊的呆在这里,他还没反应过来,艾莉娜已经抛出了下一个问题,“对不起,我擅自替你做主了,我们这一次也许会战败,会死......”

         崔阳原本确实觉得有些气愤,凭什么别人都能逃命,他却要留在这里!不过当他看到艾莉娜面带愧疚的站在他面前时,他什么气都没了,自己也想通了。

         “如果我们一起逃走,能走多远?”

         “联邦军全军覆没,胜利号重伤,最多两个个月后,胜利号将单独面对送葬者军团的舰队!”

         “那还有什么说的!那样也是死,早死晚死而已,而且说不定这次我们能活下来呢!你们逃命去吧,老子来做英雄了!”崔阳满不在乎的摆摆手示意其他人可以离开了。

         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整个舰桥只有两个人离开了,阿莱克谢和普莱斯,“你们怎么还不走啊!”崔阳奇怪的问。

         “我们自愿留下!”薇尔在旁边解释了一句,却引来崔阳的不满,“我和艾莉娜两个人就可以操控这艘战舰了,你们留下来干嘛?这不是添乱吗!”

         身后,遥牵住他的手,崔阳看到她那坚定的双瞳,他把原本想要骂出的话吞了下去,改用和蔼的语气说:“遥,你跟着阿莱克谢他们离开吧!”

         遥摇了摇头,“我不是关键岗位...”

         “谁说不是,舰长联络官啊!这个岗位怎么不关键了!”崔阳大声说着,结果被遥不软不硬的顶了一句:“舰长也是关键岗位....”

         崔阳无奈的笑了笑,还想说什么,遥一下抱住他把脑袋塞进他的怀里,“没有舰长的舰长联络官....没有存在的意义!”

         崔阳叹了口气,”我在这死战不就是为了你们能安全离开啊...算了算了!留下来就留下来吧,要死一起死好了!不过...”

         他转头看到舰桥上的薇尔等CP军官,“你们怎么也要留下来啊?”

         薇尔微微一笑,代表了所有人向前走了一步,“就允许舰长殉舰,不允许我们这些舰桥成员吗?”

         崔阳霸气的一挥手,“谁说我会殉舰,这场战斗我会活着回来的!”

         “那就更好了,反正战舰不会毁灭,我们逃走干嘛?”薇尔这一句话把崔阳所有劝说的话语都给堵住了,他只得放弃劝说这些忠诚勇敢的战舰成员,坐回舰长席上,却发现在旁边看到了伊丽娜。

         “伊丽娜准将...你不跟副司令和总军士长他们离开?”崔阳心里一颤,他还是有些害怕这个整天冷面孔的参谋长。

         “我出任第一舰队参谋长就是因为舰队司令是你这个半吊子!如果阿莱克谢是舰队司令,根本没必要设立参谋长这个职位...你说我还有离开的必要吗?”伊丽娜依旧是那付鄙视的语气,不过人家好心留下来,虽然话说的难听了点,崔阳也不准备在去计较什么。

         整个舰队开始快速的撤离,阿莱克谢和普莱斯登上一艘名为神圣骑士号的歼星舰上,将这里作为自己的旗舰,跟随他们的指挥部成员迅速搭建起指挥网络,开始指挥舰队有序的撤离。

         一艘艘战舰离开战场,开启了跃迁引擎,在进入跃迁轨道前,每一名舰长都带着自己的下属朝留在原地的胜利号敬礼。神圣骑士号是最后撤离的战舰,阿莱克谢接通了与胜利号的联络视频,才分别了几分钟,他就像老了十岁一般,普莱斯暂时担任他的通信联络员,同时在舰桥上的还有阿卡特兹,后者的脸色非常难看,周围的人都绕着他走,因为阿卡特兹和他的陆战队被强令离开胜利号,理由是“陆战队在舰队决战中发挥不了作用!”不过崔阳知道,阿莱克谢他们只是希望尽量多保存一些力量。

         “崔阳中将,我们走了,祝你...好运!”阿莱克谢在屏幕中,仅仅是坐在座位上,说出了这句话,他没有表现出任何不舍难过之类的表情,就如同他平时发号施令一般,只有最后的停顿显示出他内心的不平静。普莱斯看起来很烦躁,他拉开了自己衣领上的扣子,试图让自己冷静一点,“抱歉崔阳,让你一个年轻人顶在前面,我们一群老不死的先撤离了....或许当初就不该让你卷入如此残酷的命运中了!”

         “普莱斯队长,你在说什么大话!”崔阳觉得很好笑,从来没见过这个样子的普莱斯,他正好想起了一个传言:“嘿,你真以为你是专克队友的吗?别傻了,你不找我,难道让我浑浑噩噩的过一辈子,最后等到送葬者军团杀到地球上的时候再束手等死?与其那样,我还是愿意自己努力一把,说不定打赢了我们都可以流芳百世!”

         普莱斯笑笑,“没错,是我太过于矫情了,文明之战哪有人可以避开的...崔阳!人类的命运现在正在你的手里,请你一定要牢牢抓住!我们等你回来喝你的庆功酒呢!”

         崔阳自信的点点头,“普莱斯队长,你就等好了吧!我一定会带着这艘战略舰一起回来的!”

         神圣骑士号最终也进入了跃迁轨道,最后只剩下胜利号一艘战舰留在这布满残骸的星空中。胜利号正以三分之一正常航速慢慢离开这里,崔阳并没有待在舰桥上,他走到走廊边上,看着外面寂静的星空。一颗流星从天边划过,不知道它的目的地到底是哪,在它刚刚离开的路上,一颗恒星正在散发着自己的光和热,虽然它周围并没有可以分享到这些光和热的存在,它却毫不在意。在它的后面,是整个宇宙的背景色,他们就这样沉默了100多亿年,无论这一片星空下面发生什么事都不会引起他们的关注,冷酷,黑暗而又公正,平和!这就是整个宇宙给人的感觉。

         “我们马上要做的事,在整个宇宙的眼看是不是就像小孩过家家呢?”崔阳自言自语的问。旁边并没有人回答他,遥依然按照平常一样沉默着,艾莉娜也一反常态没有接话,两个人只是静静陪着崔阳,看着外面的星空。

         整艘战舰都变得安静起来,一阵优雅的歌声回荡在整个舰桥中,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崔阳循声望过去,发现竟然是薇尔在唱歌,从来没想过这个小姑娘还有这种才能。

         “曾记否世界的尽头那一瞬的微笑

         飘落而下的白羽遮掩初识眼眸

         天使迷人的歌喉许下纯洁祈祷

         将所有的温柔掩藏在心里头

         .....

         迷梦消逝着无止时间

         曾经在襁褓中安睡的婴儿已经长大成为追梦的少年

         少年与天使相遇的那个夜晚月光

         清澈溢满了这人间

         .....”

         空灵飘渺的歌声充满着希望和对幸福的渴求,让崔阳等人的心情一下子平静了下来,当歌声结束后,稀稀疏疏的鼓掌声响了起来。可惜就剩这么点人了,不然一定会有雷鸣般的掌声吧!崔阳这么想着,他看着少女,“真该强制你离开的!这么美妙的歌声应该被保存下来...”

         薇尔很不好意思的羞红着脸,低着头很窘迫的样子,见此崔阳也不再调笑她,正色问起了现在的形势,“送葬者中央舰队目前到哪了?”

         没有侦查舰,这个问题还真不好回答,所幸胜利号上有着引力波雷达,艾莉娜代替这些CP军官做了回答,“引力波雷达显示对方并没有进入跃迁状态,依然以最大常规速度在接近我们,预计2个小时后将会接敌!”

         “真是奇怪.....不过无所谓,既然它们愿意拖时间,我们就拖呗,能让舰队走的更远点!”

         崔阳转身看了看众人,他突然发现现在他是真的大权在握了,阿莱克谢和普莱斯都走了,只剩下伊丽娜在那也一言不发。不过他没有任何喜悦,只感到无比的沉重。

         “现在各位都休息一会儿吧,2个小时后我们将进行决定命运的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