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火星登陆战(3)
        阿卡特兹指引舰队主炮摧毁了送葬者军团的空中基地,终于,不再惧怕外星空中力量的舰队指挥部下令出动大气内突击舰,同时地面部队已经快要支持不住了。

         同时,天色已亮,地面部队的阵地前尸横遍野,一片狼藉,第一道战壕已经被放弃,无数的弹壳,报废的步枪,尸体,等交织在一起堆积在战壕里。在第二道战壕中,士兵们正做着准备迎接下一波的进攻,他们当中有着包裹着纱布的轻伤员,甚至有些因为肢体残疾被装上义肢的士兵,这些士兵看起来简直和送葬者军团没两样-如果他们不是穿着联邦军军服的话。由于部队伤亡惨重,所有的轻伤员,文员,厨师均已拿起武器走上前线了,陆战队伤亡惨重,有接近10个师的番号永远的被取消了,同时还有15个师伤亡过半,其中有个师只剩下1000人,看样子只要再来一次战斗也可以撤销番号了。

         士兵们各自报着自己的弹药数,节省着使用,有几个士兵围在一起打牌,还有的正在弹吉他。后面正好又有一批零零散散的援军赶到,同时到来的还有几辆坦克,联邦军正在想办法搜刮整个火星上的一切力量填补到前线去。

         “敌袭!”军官大喊着,士兵们全都放下手中的东西爬进战壕,同时,几个士兵放下了一个大箱子,大箱子展开后飞出几个机械在阵地前方组成了哨戒炮。突然间,大地开始了震动,军官愣了下,大喊:“是地道突袭者!做好准备!”

         士兵们全部调转枪口,对着阵地后面,一瞬间,在人类阵地中间的地面上冒出了二十几个大洞,甲壳虫状的怪物从洞口刚冒出头就被士兵们集火了,不到10秒的时间全都倒在地上留着绿色的血,然而洞中依然不断地涌出各种各样的半机械怪物,他们数量众多悍不畏死。

         “最左侧的地洞漏防了,快点支援!”

         在左侧一个洞口,几十个士兵的尸体倒在地上,怪物们不断的涌到地面,并展开阵型。

         “用自行火炮!”

         随着命令,一辆扛着巨炮的车辆缓缓驶了上前,对准洞口开了一炮,顿时整个洞口四周的半机械怪物都被炸上了天,半个洞口也被掩埋住。

         “正面敌袭!”有人叫了声,士兵们都回头看去,直接地平线上密密麻麻的半机械大军开始出现。士兵们自发的向这些外星军团射击,这些怪物也予以回击,刹那间整个战场上光束四射,动能弹药来回交错。

         “磁轨炮装填定向等离子弹!瞄准7点钟方向巨型种!射击!”人类阵地左翼的磁轨炮炮口发出火焰,炮弹击穿了外星军团中一只巨大的怪物,怪物蹒跚的向前走了几步,重重的身子倒在地上,引发了一场小范围的地震!

         不过外星军团也不会只挨打不反击,一只巨兽伏下身子,露出安置在背上的巨大炮口。炮口开始吸收着周围空气中的能量,隐隐反射出幽蓝色的光,一名军官看到了,大惊失色,对着磁轨炮炮组大喊:“聚能光束!快躲开!”

         军官的提醒来的太迟,还没能炮手们跑出多远,一股巨大的能量波扫过磁轨炮,直接把它周围400米左右宽度的一切物质化为汽态,在人类阵地上留下了一个巨大的防御空洞。

         巨大的漏洞使外星怪物很快接近人类的阵地,这时坦克压了上前,几次齐射后杀伤了大部分怪物,却也被怪物群中的重火力击毁了。眼看着更多的怪物从远方地平线上又涌了出来,军官大喊:

         “近战准备!放格斗机器人!”

         士兵们纷纷把自己的外骨骼装甲从防御模式调节到格斗模式,他们的高斯步枪上出现了一个个高振动粒子刀,一个士兵按下了一直放在他们身后的箱子上的按钮,几百只小巧灵活的格斗机器人从箱子中冲了出去。

         说是近战格斗,人类士兵依然在射击,只有太过接近或者枪械能量系统冷却时才会使用光刃,毕竟和这些外表狰狞一看就知道善于近战的外星生物拼刺刀是无奈之选。

         双方战线交杂在一起,人类方的火炮大部分失去了作用,剩下的能量炮虽然因为不会爆炸还开开火,却要避开弹道直线上的人类士兵。

         形式迅速恶化,然而搏斗中的人类士兵没有察觉到地面又一次开始微微震动起来,接着,从地底钻出了好几个远古巨人式外星生物。如同火上浇油一般导致战事更加恶化。人类阵地开始崩溃,一部分士兵丧失了勇气开始向后跑去,军官恨恨的扔下帽子,已经有几个阵地是这样被突破了的。

         这时,天空中传来轰鸣的巨响,正在逃亡的士兵不禁停下了脚步向天空看去。25艘如浮空岛一般的太空战舰出现在他们头上。

         “是除草机!大气内突击舰!我们有救了!”不知谁喊了一声,接着地面上的士兵们爆发出潮水般的欢呼声,原本已经崩溃的士气又重新高昂了起来,不少士兵反身与追击自己的外星生物搏斗在了一起。

         被士兵称为除草机的大气内突击舰喷射出无数金属与能量交织的风暴,作为主炮的小型磁轨中子炮每次装填后就爆发出强大的能量,155毫米转轮式机关炮在一分钟内就发射了上千发电浆高爆弹,舰体侧面还不断发射着各式对地导弹,无数外星怪物在这些犁地般的打击下化成灰烬,即便是远古巨人这样的巨型外星生物也在舰炮下化成一团碎肉,强大的火力几乎一瞬间就扫清了正密密麻麻涌向人类的阵地的外星军团,随后他们开始向前飞行,一路喷洒着死亡之花。同时这些战舰上面的高精度狙击炮还不断开火将与人类交织在一起的外星怪物一个个点杀掉。几乎每一艘战舰下方,都产生了一条用怪物尸骸铺成的道路。

         这种情况发生在无数战线,人类方的陆地战大杀器,继承了冷战时期的AC-130功效的大气内突击舰终于在端掉送葬者军团的空中力量后登场了,每一艘突击舰都可以覆盖住方圆100公里范围的战场,他们被分散到各个人类战线,协助推进工作。

         随着突击舰的跟进,人类联邦军的进攻速度极快,几乎是以一路行军的方式来推进。送葬者军团的地面部队抵抗不可谓不顽强,然而它们刚出现在几百公里外就被突击舰一阵猛轰,留下成片成片的尸体等待着焚烧,这些尸体也只是少部分,大部分尸体早在第一次攻击中就化为气态了。现在阻碍人类进军速度的问题已经是清扫尸体和后勤供应了。

         第五日,舰队在确认地面部队进展顺利后,移动到火星的另一面,在这里再次进行了一次大空降,这次直接投放了大气内突击舰,把地面上严正以待的半机械怪物给直接清扫成一大片燃烧的垃圾。之后从这里降落的地面部队开始向四周推进,并于第九日与第一批登陆的地面部队胜利会师。至此,整个火星上的送葬者军团被分割为6个小集团,这些半机械生物躲藏在地洞内进行顽抗。

         第十一日,从地球运送过来的专业打地洞武器被舰队接收。这种被称为“下水道清洁工”的地道机器人长着如同蜘蛛一般的八条腿,它们可以在地洞里克服引力进行攀爬,同时还具有钻洞的功能,巨大的钻头同时也是近战利器,无论敌方多么敏捷强悍都无法在狭小的地洞内躲开如此巨大的钻头。同时这些机器人还装备了火焰喷射系统。使用氦三原料的喷射器可以制造出一条极其高温的火焰带,在宽广的大地上也许效果并不好,但是在地洞里,几乎每次喷射都可以烧死一大批半机械怪物。

         此时的地球联邦军,已经基本上在火星取得了胜利,送葬者军团的大部分兵力已被肃清,只剩下少部分躲在深层地洞里的残兵败将,整个舰队一片喜悦的气氛,不少人甚至无视军令偷偷开始喝酒庆祝了,似乎火星登陆战已经取得了圆满的胜利一样。

         崔阳此时正在指挥大厅无聊的等待战事的结束,在战斗期间,所有的指挥员都自觉的没去休息,即便是累了,也不过是放平座椅小憩一会儿,崔阳也不好意思回去睡觉。现在他顶着两只熊猫眼,无精打采的看着大屏幕上的火星内部简视图,红色的线条代表还没被清理干净的地洞,蓝色则代表已经被联邦军无人机占据的。现在几条蓝色线条都指向一个方位,表明那里可能是敌方指挥部所在,从地面传来的消息也证实了这点--地面部队报告无人机的损毁速度大幅度上升,在地下遇到送葬者军团极其顽强的抵抗!阿卡特兹作为一个一直不拘言笑的指挥官居然用了“极其顽强”这个词可见地下战斗的激烈!

         不过不管如何,联邦军仍然在缓慢推进着,送葬者军团的抵抗也只能推迟他们指挥部被占领的时间而已。

         “能量扫描仪的操作人员报告说发现敌方指挥部出现不规则的能量反应,他们不知道这种现象意味着什么。”遥收了了一条消息后向舰长做出了汇报。

         “总要防备着点,传令地面部队,小心推进!注意有无异常情况!”伊丽娜做出决断。

         崔阳看了下四周,大家都毫无异议,这几天一直都是这样的情况,参谋长和副舰长常常越过他这个舰长直接下令,倒是普莱斯在下令后还会来一句“舰长你看如何”当然他的回答一般也是“很好!”“就这样!”感觉自己除了战斗开始时发布下进攻的命令以外基本上就是个花瓶。

         这时,地面部队突然报告:“发现敌方指挥部出现未知能量波,能量波指向...是旗舰!旗舰请快速规避!”

         “来不及了!”

         此时,谁也没听到,站在崔阳身后的艾莉娜低语了一句:“灵力波动!?”

         阿莱克谢准将喊了一句:“做好防冲撞准备!”所有人都俯下身子,等待即将来临的冲撞。过去了寂静的一分钟后,伊丽娜站了起来,

         “好像什么都没发生,是没有被击中吗?”

         “不是,地面部队报告说能量波直接击中舰桥,但是能量护盾没有起任何反应,也没观测到爆炸!”遥通报了友军的报告。

         “这是怎么回事!送葬者军团临死前喜欢放烟花吗?”

         这时突然有人惊呼了一声:“舰长呢?舰长不见了!”

         所有人都把视线投向舰长席,只见那里现在空无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