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四章 叛乱5
        崔阳从通风管里好不容易爬到与普莱斯分开的地方,透过过滤网,地上除了几具卫队士兵的尸体,并没有其他卫队士兵和普莱斯,他也不知道是该觉得可惜还是庆幸。

         他小心翼翼的拿开过滤网,确定四周没有人后,从天花板上跳了下来。回想着训练时所学的知识,对周围进行了一番探查,最后得出的结论让崔阳舒了一口气,如果他的判断没错的话,普莱斯根本就没在这里和叛军交火,很可能他留下了几个人来等崔阳,这几个人最后还是被叛军发现,双方短暂的交火后,这几人寡不敌众还是战死了。

         那么现在看起来他首先要做的就是找到普莱斯,然后想办法回到穿梭机上并与旗舰取得联系。

         突然,他体内的灵力激荡起来,似乎在拼命提醒他危险,他转身一看,在走廊的另一头几百米远的地方,一个身影拿着步枪指着他,那支步枪明显是狙击型的。电光火石之间,他察觉到不能用护盾去挡,在灵力的协助和本能的反应下,对方扣下扳机的那一刻他的身躯就往后弯去,这一刻时间仿佛变慢了,他清晰的看到子弹从他眼前飞过,这是经过电磁加速后的反器材中子弹,此时他还有闲心想,幸亏没有用护盾挡,不然后续的爆炸冲击波绝对挡不住。

         子弹飞过他所在的位置,一下子打到另一边的墙上,引发了一次小范围的爆炸。躲过一劫的崔阳看到对面又拿出一发子弹开始上膛,远超普通人的视力让他看到对方的嘴角甚至露出的一丝狞笑。不能就这样被动挨打!崔阳想着,身体就自己动了起来,拿出光剑,磁约束下的等离子体从光剑一段冒出来,形成一道不到一米长的光刃,然后崔阳整个人提着这把光剑就冲了上去。

         叛军狙击手冷静的装填着,他并不认为崔阳可以一瞬间越过几百米距离,崔阳也确实知道,即便自己跑步速度可以达到普通人的几倍也无法在下一枪之前冲到叛军狙击手面前,冷兵器面对热武器的尴尬与无奈似乎不可避免。紧急时刻,崔阳想起了艾莉娜平时的教导,他有意识的控制着灵力包裹住自己,随着加速,他整个人消失在三维宇宙中,进入了短暂的五维空间,这正是神奇的空间闪跃!那个狙击手刚刚装好弹,突然发现自己的目标消失了,正愣神呢,一下子感觉到胸口一阵剧痛,他低下头,最后看到的是长长的光刃从胸前刺出。

         干掉这个狙击手后,崔阳整个人大汗淋漓喘着粗气,类似的动作在训练时做过不下千百遍,可是没有哪次有这么累,精神与肉体上的疲惫让他差点跌倒,看到地上那具尸体,他强忍着恶心把尸体翻了过来,从死人身上拿起水壶就灌了下去。灌到一半,他突然想起来这个尸体生前一定也喝过的,感觉内心一阵恶心,几乎要立即呕吐出来。

         他强忍住呕吐感,又搜索了一下尸体,拿起了这个士兵身上的通话器和狙击步枪,四周看了看,躲到一个角落里带上了耳麦,调了下频率,耳麦里开始传出声音来。

         “C组报告,目标从包围圈中逃脱了!”

         “E组遭到攻击,啊啊...”

         听到这些嘈杂而带着点混乱的语音,崔阳精神一震,这难道是普莱斯?他还没死,而且正在打击这些叛军,那么现在的问题是普莱斯到底在哪里和叛军交战?

         刚冒出这个念头,耳麦里一个声音就及时给他解惑了,“秃鹫呼叫个单位,注意目标正逃亡编号4332区域,各单位注意堵截!”

         崔阳听到这句话,找到走廊里的战舰指示图,开始在上面寻找4332区域的位置,最终发现这个位置距离还隔着两个区域,他简单把那具尸体隐藏了一下,匆匆赶往目的地。

         一路上依靠着叛军的耳麦和敌我识别系统,他躲开了好几拨叛军。到了一个必经之路上,看到几个叛军正走过来,他悄悄的拔出光剑,再次用起了空间闪跃,出现在叛军身后,发动灵力强化,光刃一下子变得很长,崔阳握着光剑,从左到右横扫过去,几个叛军哼都没哼就全被切成两半了。这时,对面又走过来一个叛军士兵,他看到了崔阳瞬杀自己战友的全过程,扔掉了自己手中的武器,发出惊恐的喊叫声转身就跑,崔阳再次发动空间闪跃追上去一剑砍死了这个士兵。可惜的是,经过这一闹,叛军都知道了崔阳的存在,下一刻,他就发现自己的耳麦被屏蔽了。

         接下来崔阳不得不与赶过来的叛军士兵展开鏖战,他依靠不断发动的空间闪跃来躲开那些叛军的子弹,冲进人群中拔剑就砍,顿时人群中绽放出一阵阵的血花。后面赶到的叛军队伍聪明的分散开来,堵在下一个走廊入口。崔阳还想依靠空间闪跃冲进去呢,一个小东西砸在地上,下一刻刺眼的光芒耀花了他的眼,危机时刻他打开能量护盾,挡住对面射过来的子弹,在感官中,自己的灵力正迅速的减少。

         危急时刻,一个黑影从旁边的房间里冲了出来,边冲边开枪射击,第一发子弹就打死了叛军阵营中拿着班用机枪的家伙,黑影冲到崔阳身边,一把将他拉进旁边拐角处,崔阳这才看清是普莱斯。

         普莱斯把崔阳压在墙上,喘着粗气,大声咆哮着:“你疯了吗!和叛军打近战?你有枪为什么不用!”说着他用另一只手掏出追踪手雷,一把扔了出去,正追赶过来的叛军措不及防一下子被炸死一大片。

         解决了这一波追击的叛军后,普莱斯带着崔阳往相反方向狂奔,七拐八拐后他们钻进一间储物间。普莱斯这才坐下来稍作休息。

         “艾莉娜是怎么教你的?难道她就让你扔掉步枪冲上去跟敌人玩近战?”

         他靠在墙边,拿出一根雪茄,点着后深吸了一口,看着崔阳。

         “不...没有,是我自己老觉得自己像个绝地武士...”崔阳也知道自己犯了错误,刚才真的很险,一旦他的灵力耗尽,就会被叛军的子弹击穿身体而死。

         “我不阻止你学习光剑的运用是因为子弹总有用完的时候,但是,能用枪远程打击的时候,还是用枪比较好!好像艾莉娜也是这么教导你的吧?而且你的灵力可以提高准确率,为什么不用!”

         普莱斯歇息了一会儿,扶着腰再次站了起来,嘴里念叨着,“老咯!”

         他看了看崔阳身上的装备,扔给他一支高斯步枪和2盒U—238子弹,带着商议的语气跟崔阳说:“我们必须抢一架穿梭机逃离这里,你觉得呢?”

         “普莱斯军士长,我也认为应该抢一架,不过等我们出去后战舰上的防空火力我们怎么应付?我没学过开穿梭机,可没本事躲开那些火力啊!”

         普莱斯笑了笑,“这一点我也考虑到了,所以我们先要破坏敌军的锁定系统!准备一下,一会儿我们突出去!”

         短暂准备后,崔阳跟着普莱斯离开了这里,在他们经过的走廊上,躺着一地叛军的尸体,崔阳只是微微看了一眼就不管了,战争的确能锻炼人,原本看到尸体还会呕吐的他现在已经见惯不惯了。

         伊丽娜今天非常烦躁,刚刚,胜利号上传来了叛乱的消息,这简直是惊天霹雳,这种叛乱的发生让她无法理解,不过她现在知道的是,演习已经提前结束了!

         她下令离胜利号最近的一艘驱逐舰立即派遣陆战队上去平叛!一艘大气内突击舰准备强行突入格纳库,在压制住叛军后,后面跟着的几艘艘运输艇将把陆战队主力运送上去。

         大气内装甲突击舰在离胜利号20公里处开始加速,对着格纳库的大门冲了过去!在快要撞到大门时,大门突然打开了。由于事发突然,装甲舰只能依着惯性冲了进去,接着大门又开始迅速的关闭,后面的运输舰根本没办法跟上。

         装甲舰上的士兵们看着身后缓缓关闭的大门,嘴里一阵发苦,这明显是策划好的计划不知道哪里泄漏了,现在下面的敌军一定已经准备好了。

         队长鼓舞着大家的士气,“大家不要慌!我们守住这里,大门很快就会被攻破!我们是最优秀的陆战队,一定能守住的!而且突击舰也会进行火力支援的!”

         等到突击舰的舱门打开后,一个陆战队士兵小心翼翼的走了出来,他猫着腰端着镇压者机枪,看了下四周,发现没人后往舱门里招呼了一下,后面的士兵鱼贯而出。等到全员出来后,队长发现整个格纳库居然一个敌人都没有,队伍根本没有遇到想象中的强大火力,这里寂静的如同没有发生过叛乱一样,唯一碍眼的是前面地上的血迹。

         在队长的示意下,几个士兵朝前走去,搜索着四周。一个士兵爬到旁边堆积的箱子上,他费劲的拉开蒙在上面的帆布,朝箱子里看去,这一眼让他惊魂失色,他朝着队长大叫:“定...定向云爆弹!”

         在他喊出这句话的同时,一股火焰从他下面的箱子里喷薄而出,迅速冲向陆战队所在的方位,十几个走在前面的陆战队士兵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高温的火焰吞没了,后面的陆战队士兵在被冲击波冲倒后都爬不起来了,他们感到呼吸变的异常困难以至于不得不用手掐着喉咙来缓解这巨大的痛苦,队长用尽全身力气爬起来发出嘶哑变音的声音:“打开维生仪!”他按下按钮,情况却依然没有好转,在倒下前,他看了一眼身上的维生仪,这玩意儿的灯根本就不亮!

         在外面的运输艇看来,突击舰进去后十分钟左右,门又一次打开了,突击舰从里面再次驶了出来,带队的指挥官感觉莫名其妙的,他拿起通信器,试图联系上突击舰问问他们为什么又出来了。

         不过,他的通话根本无法进行下去了,因为出来的突击舰调整了一下方向后,就火力全开攻击这些严正以待的运输艇,第一艘被攻击的就是指挥官所在的这艘。本来就是用来做运输的飞船根本抵挡不住任何口径的火炮,突击舰那强大的对地火力在近距离被发挥的非常完美,一瞬间就干掉了好几艘运输艇,直到飞在上方的驱逐舰一炮将它打成了一个移动着的大火球。

         刚刚赶回来正在驱逐舰里的伊丽娜愤怒的把手中的水杯砸在了地上,这时,她再次接受到艾莉娜的信号。

         因为是依靠无人机来转接,信号十分不稳,屏幕上艾莉娜的影像随着画面一阵阵的扭曲,“别再派军队进来了!叛军拆了一门胜利号上的150mm反物质防空射弹炮,正对着大门内,除非你们能想办法让驱逐舰冲进来!”

         “叛军怎么还能拆了防空炮的?”伊丽娜惊讶了一下。

         “因为叛军里面不仅是陆战队啊,还有的叛军穿着损管或者地勤的军服!”艾莉娜强调了一下叛军的成分,“顺便说一句,你们那里有内奸啊!叛军早就知道你们的突击方式了,直接在格纳库放了云爆弹,还有,维生仪也没起作用!”

         伊丽娜听到这句话心里一颤,她脸色铁青,带着杀意回头对一个军官说:“查一查阵亡士兵的后勤主管是谁!”

         军官听到伊丽娜的声音被吓得一愣,也知道事情的严重,听了这句话赶紧转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