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 叛乱6
        在西尔维娅眼里,此时的情况显得有些诡异,两道秀丽的身影正在前方对峙着,两臂带着剑的遥和漂浮在半空中的艾莉娜,艾莉娜掩着嘴不怀好意的笑了笑,“这不是身为舰长联络官的遥吗?真没想到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小妹妹居然是朵带刺的玫瑰啊...你这样瞪着我,人家可是会怕怕的哦!”

         遥并不回话,只是略微的压低了身体,做出了随时可以冲刺的姿态。

         艾莉娜的视线越过遥,看向她身后的西尔维娅和其他医护人员,她娇笑着在半空中转了个圈,大量的自律无人机如众星拱月般围绕着她,“看来你们是想要进入禁区寻求庇护了?按照联邦特别法规第32条紧急避险条例,我没理由阻拦你们啦!不过...”

         艾莉娜原本可爱的表情一下子变得狰狞起来,从她嘴里吐出冰冷的话语,“禁区之内不得携带武器!”

         如同夏天的天气一般,她再一次恢复了之前那种可爱式的语气,仿佛之前的话不是出自她的嘴里一般,“小遥妹妹,那么,把你的武器交出来吧。”

         西尔维娅心里一阵发苦,作为给遥做调试的人员,她清楚的知道,遥身上的对人型歼灭系统并不是想拆就能拆的,这个几乎从出生就开始伴随遥的杀人武器早已随着遥的长大与其联系在一起,贸然拆除的后果是遥也活不成,何况这里也没有可以拆除的设备...

         遥回过头,看了下西尔维娅,给她让开了一条路,见状,西尔维娅只能带着其他人经过重重把守的自律无人机和哨戒炮,走进了主炮中枢禁区后,她只能隔着一道加强防护玻璃看着遥。

         遥看见西尔维娅安全后,转身就走,看样子并不想和艾莉娜发生冲突,不过,她愿意这样不代表另一方也愿意,在她离开的路上,更多的无人机堵住了去路,艾莉娜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一架无人机来到她身边,放出一份特级加密的文件,“授予联邦战舰胜利号AI艾莉娜临时权限,可以进行自我判断并采取一切措施解除胜利号上不恰当人员的武装!”

         “明白了吗?遥,我现在认定你为不恰当人员,并要求你解除武装!否则,我将强制执行!”艾莉娜收起了轻佻的笑容,正色对遥下达了最后通牒。

         面对艾莉娜的咄咄逼人,遥只是说了一句:“放我离开,我去救崔阳...”

         结果这句话就像触犯了艾莉娜的逆鳞一般,艾莉娜恶狠狠的说:“他不需要你的假仁假义!你死了就是对他最好的拯救!今天,这里就是你的墓地!”

         说罢,所有的自律无人机和哨戒炮都开始开火,子弹穿过已经进入虚化状态的艾莉娜的身体,最终全部集中到遥所在的位置上,遥已经奔跑了起来,在观战的西尔维娅眼中变成了一道闪电,从视网膜上一跃而过,哨戒炮和无人机尽了最大努力企图跟上她的速度,机械大角度扭转时发出的机械摩擦声和枪声交杂在一起,刺得在远处观战的西尔维娅一行人不得不捂住耳朵。子弹打中地面激发的火光一路追着遥的身影,她以超高的速度来到了艾莉娜面前,一剑砍下,却毫无阻碍的透了过去。遥来不及刺出第二剑,后面穷追不舍的火力逼得她只能继续移动,艾莉娜发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声:“哈哈哈,你居然在砍全息投影?嘻嘻,看你平时也不怎么运动的,现在跑的这么快应该很累了吧?不过你可不能停下来啊,后面的无人机在追你呢。”

         遥发现自己无法对艾莉娜造成伤害后,就把目标转向了那些无人机和哨戒炮,超高速的影子在无人机之间穿梭,每一次出剑都能让一架无人机失去战斗力,不过,更多的无人机补上了空缺的位置,它们围成一个圈,压缩着遥的机动空间。

         “你就只有这样的水平吗?”艾莉娜变出了一个躺椅,她躺在躺椅上,如同看电视一般看着战况,“那么你马上就可以和这个世界说拜拜了!”

         话音刚落,足够接近的无人机就一起加速冲了上去,它们停下了自己的远程火力,从身上伸出了尖锐的高震动长矛,扑向场中那移动范围越来越小的身影。

         唰的一声,包围圈出现了破绽,一条线的无人机全部变成了破铜烂铁,在包围圈外面,遥伏在地上,剧烈的喘息着,在千钧一发之刻,她爆发了自己最大的力量,硬生生的突了出来,手臂上也留下了一道深可见骨的口子。

         “哈?竟然逃出来了?不错啊,不过,你也就只能做到这一步了!”剩下的无人机再次逼了上来,遥依然伏在地上,她想要爬起来,然而走了几步就踉跄着摔在地上。这些逼上来的无人机也不再射击,而且全部伸出了高震动长矛,试图将遥刺死。看到这一幕,艾莉娜不可抑止的大笑起来,“啊哈哈哈!你肯定没有想过自己的死法吧!不知道被十几根长矛穿刺,在剧痛下扭动的你还能不能维持这副面瘫脸呢?”

         西尔维娅在这时跑了出来,她一边喊着“住手!”一边扔出了一个微型无人机,无人机飞出来后就放出了全息投影,只见阿莱克谢的影像出现在那里,“艾莉娜请停下!遥不是敌人!”

         可是那些无人机并没有停止下来,艾莉娜无辜的看着投影:“啊啊,我没有动手啊!无人机的事我不知道。”

         “艾莉娜,崔阳知道了可是会生气的!”阿莱克谢无奈的说了一句。

         “哼!”艾莉娜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遥,已经很接近的无人机全都停了下来,开始缓缓散开,遥也收起了通透的剑努力的爬起来,却发出一声惨叫:“啊!”

         正在撤退的一架无人机突然开了一枪,子弹击穿了遥的大腿,把她再次打倒在地,她抬起头,看向带着一丝得意笑容的艾莉娜。

         “抱歉,这架无人机有点失灵,看来需要修理了!”听到艾莉娜的这句话,西尔维娅赶紧跑到遥身边,用身体替她挡住了其他无人机的射击线,拿出医药包给她做包扎。

         阿莱克谢看到艾莉娜终于不再执意要杀遥,也松了口气,他对艾莉娜说:“当务之急是清理掉胜利号上的叛军,你现在应该可以掌控战舰上的系统吧,可以协助我们吗?”

         艾莉娜点点头:“当然,我会让他们知道,老鼠就该待在老鼠窝里!”

         这一刻,整个战舰上所有的叛军都见到了一个飘在半空中的女孩,如同神祗一般,女孩对他们下达了最后通牒,要求他们“滚出我的家里!”这种出乎意料的出场方式确实吓到了叛军们,一些人的精神受到了打击,他们跪下来祈求原谅,并保证会寻找就近的抵抗组织向他们投降,还有一部分则高喊着“魔龙拉格顿·梅杰奇司万岁!”向艾莉娜射击,理所当然的这些攻击全都没用,甚至造成了4人的误伤。在确认到这些人属于顽冥不化的分子后,艾莉娜只是一言不发的离开了现场。之后,战舰上的无人机生产线开始隆隆启动,一架架防御无人机从生产线上组装好,进入自己的编队,并迅速向战舰的各个区域扩散。

         在引擎维护舱,一群维护人员正拿着高斯步枪在抵御叛军的进攻,他们正面之敌装备精良,携带着很多专门用于攻坚战的装备,甚至还有一个简易的无人机小队在协助他们,维护人员大部分已经战死,他们退到了最后的防线上,一旦他们被消灭叛军就可以在引擎上安放炸弹,所造成的后果将导致联邦舰队不得不在这里花费更多的时间来修理引擎。

         对于这些人而言,比起叛军的陆战火力他们更讨厌那些不知疲倦的无人机,结构足够坚固导致很少有人可以把它们一枪干掉,无时无刻的骚扰让维护人员们疲惫不堪,数量上的优势让防守方应接不暇。这一次,叛军再次以无人机为先导发起了进攻,一个文职军官搜索着自己身边的弹药。他很郁闷,因为他并没有受过指挥训练,他只是一个作战参谋,现在却不得不带领着这些后勤人员来对抗由陆战队员组成的叛军。现在子弹也打光了,伤员得不到医治,他在这些临时的士兵脸上看到的都是绝望,沮丧。也许这一波无人机就会突破战线,干掉他们。

         飞过来的无人机几乎没有受到任何打击,它们盘旋在这些可怜的舰员头上,似乎下一刻就会发动俯冲,把能量武器的光束倾泻到他们身上。可是,世事往往会出人意料,如果一切事物的发展都可以轻易的被预测,那么人生恐怕会很无趣。无人机在舰员们的头上转了一圈,又飞回叛军那里了。“什么鬼?这是在示威吗?”军官想着,微微冒出点脑袋朝叛军看去,结果他看到的比他想象的还要奇怪。“这是?叛军无人机在和叛军交火?无人机暴动了?”

         其中一架正冒着烟的无人机歪歪扭扭的又飞回军官这里,在它下面居然还吊着一挺亥伯龙重机枪,在军官惊讶的眼神中,无人机把重机枪放了下来,又歪歪扭扭的飞回战场,军官翻了一下,这挺重机枪连能量晶体都安装好了,只要架起来就可以射击。不管怎么说,对于缺乏弹药和重武器的他们而言这都是极佳的补充,军官看了下还能战斗的几个人,招呼着他们:“来两个人操作这玩意儿!”

         无人机在与叛军交火了十分钟后就被悉数消灭了,不过看起来叛军也吃了很大的亏,好长一段时间都没再发起进攻,军官竖起耳朵可以听到对面阵地上隐隐约约传来的叛军指挥官的训斥声。

         最终叛军们还是重新鼓励起来,按照战斗队形发起了进攻,虽然这些叛军的战斗队形十分标准,掩护射击也恰到好处,不过占据地利并且拥有了亥伯龙重机枪的舰员们还是成功压制住了叛军的进攻。没有无人机在头上肆虐的感觉真好,机枪手可以好整以暇的躲在机枪盾后面肆无忌惮的对每一个出现在眼前的目标进行攻击,伤员也可以得到及时的救治,子弹也会很快的被运过来。

         不过缺乏弹药的问题还是没有被解决,这样的进攻再来几次也许舰员就没有办法了。正在这时,旁边的舰员高喊了一声:“长官!敌人在撤退!”军官看了下对面,发现叛军后部开始混乱起来,这种混乱甚至影响了前方叛军的进攻,军官清楚的看到他们开始撤退,一名叛军士兵在撤退时被重机枪击中,倒在地上哀嚎,可是却没有人停下来帮助他,叛军们似乎很急,连战友都抛弃了。军官拿出仅用的望远镜,通过望远镜看着叛军阵地,磁感光波所侦测到的目标都被标记出轮廓,围绕叛军所标记出的红色轮廓表明他们是敌人,可是军官却在望远镜中透过墙体看到了久违的蓝色轮廓,这代表着友军,而且又是无人机,大量的无人机!

         叛军那边的交火声瞬间密集了起来,夹杂了惨叫和哀嚎,一名叛军狼狈不堪的从拐角出现,奔向舰员们所在的方向,他连武器都丢了,一边跑一边大喊:“投降!我投降!”这就结束了?军官心里松了一口气,他看到一些无人机已经出现在视线内,并推进到他们用杂物和桌椅堆砌起来的防线边缘,他等着这只无人机部队的指挥官出现,可是却一直没有人出现,无人机清扫着战场,似乎他和剩余的幸存者们都被遗忘了一样。

         许久后,一架无人机来到他面前,里面传来了副舰长那熟悉的声音,“你好,上尉,带着你的人到就近的医疗站去!还有你现在晋升为少校了!”这时军官才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他感觉到自己口中干干的,看着四周巡视的无人机,他第一次感觉到这些造型狰狞的机器是那么的可爱。他不知道的是,在这艘战舰上十几处地方,有更多和他一样正在发出感慨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