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天堂有路
        李铁突然提出,明天要和我一起去追踪线索,我虽然不情愿,但是也只能同意。除了李铁这个家伙,我其实更担心明天的行程,不知道栗坡镇之行,会不会有所收获。如果这条线索通向的是一条死路,那我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老王这个人,一直都是无条件的服从李铁的安排,一听说明天不用看着我了,他也一脸的解脱。他手里原本拿着一些资料在看,但是他也看不出什么,就随手放下了,看着我偷偷一笑。

         我将资料重新整理好,这些东西可不能乱,因为里面承载了太多,不光有白小梅的冤情,还有沈老师的嘱托,更有我和灵姐的清静。

         李铁刚才在一番犹豫之后,决定暂时不将白小梅的事情说给李道士听。这个决定,还是挺值得玩味的。在昨天晚上的时候,李铁对那个杂毛老道的态度,已经有了很大改观。但是这两个人的关系,毕竟起点太低了,所以到现在为止,李铁还隐瞒这纸扎娃娃的事。再加上今天白小梅这条线索,这两个人的关系像在缓和当中,却又保留着当初芥蒂,这让我无法预测这两个人之间,未来会发生什么。

         一切都商量定了,李铁就让那个小司机去接李道士。没过一会儿,李道士来到工地宿舍。此时夜色已深,工人们都闭门不出,不敢过多关心外面发生的事情。估计在白天的时候,这帮人已经被李铁调教过了。

         就在李道士进门之前,灵姐的车头上再次出现了血迹。我们三个见了,都是皱眉不语。看来正如李道士所说,这种情况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李道士来了之后,一切都和昨天一样,除去了血迹,安抚了灵姐,然后和李铁交代了几句,最后是一番耳语。

         我虽然听不清那几句耳语是什么,但是李铁一边听着,眼睛一边朝我瞟来。不用问,李道士和他所说的,一定和我有关。他说的能是什么呢?难道还是让李铁看住了我,别让我逃跑?我暗自摇头,实在是无从确定。

         在整个过程当中,李道士和我一点儿交流也没有。对于他昨天晚上给我的那封信,我一直心存疑惑。原本以为他今天能表现出一些什么,可是他今天一点反应也没有,这让我有些惴惴不安。揣测别人意图这种事,是最耗心力的了。送李道士离开后,看着车子远去的背影,我摇摇头,不再费力去想。

         法事过后,我和老王就回到宿舍。

         老王关上门,看着我,一脸的过意不去:“那个……小焦啊,今天的事儿,你别怪王叔……我真的不知道,你是出去办那么重要的事!”

         我一笑,让他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老王这个人不容易,年过半百了,先是夹在李道士和李铁中间,现在又夹在我和李铁中间,想想也真够可怜的。

         我这一天实在太累了,所以没聊几句,我们就各自睡下。没过一会儿,我就进入了熟睡的状态,照旧进入了梦境。掐指一算,不过是几次梦境而已,我就已经对这怪梦见怪不怪了。

         看这次的梦境时,我竟然就在工地宿舍的院子中央,所站的位置,就是上一次李铁和白袍女拥吻的那个地方。我往门口一看,只见一个身穿白袍的背影,正站在大门口,像一尊门神似的,在死死的守着大门。

         又是这个白袍妇女!

         我进入梦境只想见到红裙姑娘,可是这个讨人厌的白袍妇女却一而再的出现,实在有些恶心人。我怕惊动到白袍妇女,就轻轻走开,离开院子,进入门内,穿过走廊之后,来到后院,里里外外的找了好一会儿,也没发现红裙姑娘的身影。

         这个姑娘,跑哪儿去了,我还想跟她说一下今天的成果呢!

         最后,我无奈从后门走出去。偷眼看时,只见白袍妇女站在门口,监视着道路左右,把这条路上的情况尽收眼底。我要是贸然出去,一定会被他发现。看来,是上次红裙姑娘逃走之后,就再也没出现过。白袍妇女至今都还在寻找着她。

         我撤回身子,心说,这个白袍妇女和红裙姑娘到底是什么关系,怎么跟追杀仇人似的,盯上红裙姑娘就不放了呢?她这么赖在我的梦里,跟一只癞皮狗似的,实在是恼人。看来下一次进入梦境,得多加小心了。

         这次梦境没有什么收获,只留下了对白袍妇女身份的疑问。

         第二天一早,我醒来的时候,感觉身上有些难受,想要坐起来,却感觉脖子一硬,竟然落枕了。

         妈的,真是倒霉!

         就这样,我硬着脖子一番洗漱,吃过早饭之后,李铁过来找我。他把车钥匙扔给我,那意思今天的行动,继续让我开车。

         我一摸脖子,决定不再惯着他,把他的车钥匙扔了回去,推说:“今天就别开你的豪车了,那么好的车,也不怕招摇,你也不想想咱们是去干什么的。另外,我落枕了,脖子连带着右胳膊,一动就疼,恐怕开不了车了,还是你来吧!”

         说着,我又把昨天那辆车的钥匙扔给李铁。心说,今天就让你来做一次司机,少跟我摆老板的谱儿。

         李铁狐疑着,看了我一眼,见我脖子的确不灵,才无奈同意亲自开车。

         在开着车子穿过院子大门时,我忽然想起了昨天梦中的场景,在梦境当中,白袍妇女就守在这个位置,而且李铁曾经和她疯狂的拥吻。

         我侧头看了看李铁,想要从他脸上看出些什么,可是李铁板着脸,除了一脸的昏暗,这两天也熬出了黑眼圈,其他的倒是看不出有什么异样。我记得,昨天我跟他坦白说我也在做恶梦时,他听了很吃惊。那么,我忽然想到,他有没有做噩梦呢?

         李铁会不会也知道有白袍妇女的存在?

         这个问题,突然出现在我脑中,再联系到他对李道士的那些隐瞒,我忽然觉得,不是没有可能。但是这些还都是猜测,具体如何,还有待考证。

         除了这个问题,我还想问问昨天李道士跟他耳语的是什么,可是李铁一路都黑着脸,车内的氛围很是压抑,我始终也没找到气口说话。所以,这些问题只能暂时存疑了。

         四十分钟后,我们来到栗坡镇。

         白小梅的学籍档案上,记录着她家的详细地址,我昨天都记在手机里了。我找出地址来,对李铁说了白小梅家所在的“红旗路”,还有门牌号“27号”。

         李铁放慢车速,耐心的寻找着。我也透过车窗,往外看着。

         忽然间,我眼睛一瞟,发现前方大约一百米处,出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天堂有路殡葬服务站”!

         “等一等!”我把手一横,赶紧让李铁停下。我真是没想到,我们本来是来找白小梅父母的,却找到了殡葬男的老窝!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早想找他来理论理论了。

         “怎么了?”李铁停下车问道。

         我往前一指:“那个……你看到那个‘天堂有路殡葬服务站’了吗?纸扎娃娃主人,就是这家店的老板!”

         “什么,纸扎娃娃?!”

         李铁一听,顿时打起了精神,也顾不上找白小梅的家了,一踩油门就冲到了“天堂有路殡葬服务站”的门前。

         我们双双下车,发现“天堂有路殡葬服务站”的卷帘门竟然锁着。我上前敲了敲,敲了好一会儿,里面也没有人应答。我原以为,李铁会比我冲动,可是我敲了半天门,他却躲在后面一动不动。

         这家伙是怎么了?

         我回头一看,发现李铁眉头紧锁,正死死的盯着什么。

         我顺着他的目光,也看了过去。可是这一看不要紧,当时就是一阵毛骨悚然。

         只见李铁盯着看的,是“天堂有路殡葬服务站”的门牌号,而门牌号上的数字,竟然是“27号”!

         天哪,原来“天堂有路殡葬服务站”,就是白小梅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