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线索
        门口那些人一见到我的车,就立刻沸腾了起来,朝着我这边指指点点,交头接耳,还有人跑回院子,不用问,一定是去给李铁报信了。

         这阵仗,我还能看不明白吗,当时就是一阵头疼。老王那个家伙也真是的,刚才在电话里,竟然还骗我说还没露馅儿!要是没露馅儿,李铁那个混蛋,能给我摆这样的欢迎仪式?

         我暗骂一声,事情往往就是这样,你原本抱着一颗坦荡的心,却挡不住别人用小人之心来揣度你。

         我降低车速,慢慢的开到院子门口,那帮人迅速就把我围住了。一个个的叫着号,七嘴八舌的说着“你这个家伙,休想逃跑”之类的话,还挥舞着手里的家伙事儿,琢磨做样的要砸车。

         我在心里暗骂,这帮小喽啰的智商也真是够了。一来我要是真想逃跑,还他妈回来干什么?二来我又不瞎,看见你们等着我还敢过来,就说明我心里没鬼!三来,这他妈又不是我的车,你们想砸就砸啊,都在那犹豫什么呢!

         车子前面也有人挡着,我“嘀嘀嘀”的按着车喇叭,让他躲开,我好进院子。可是那个家伙张牙舞爪,闹得还挺凶,拿着一根钢筋棍儿,隔着挡风玻璃指着我,一通骂骂咧咧,想砸又不敢砸,咋咋呼呼的,一副很希望能被领导注意到的样子。

         我一阵反感,火气上涌,心说你个大傻子,要阻止我逃跑,去车后面堵着啊,在前面这么闹,是要比我调头吗?

         我一阵猛踩油门,车子“嗡”的一声窜,才把他吓得连连后退,一屁股跌倒在地。

         这下前面终于清静了,我好不容易才把车开回到院子。

         李铁和老王也出来了。

         老王急忙过来,让众人往后退退,然后打开车门,急慌慌的对我说:“你怎么才回来啊,都急死我了!”李铁大腹便便,在后面装腔作势的说:“小兔崽子,被我逮到了吧,看你还往哪儿跑!”

         我摇头叹气,真不知道该怎么评价李铁,这家伙到底是糊涂还是精明,难道是这两天的怪事给他弄蒙了,怎么净说这种可笑的话?对于这种没水平的质问,我实在没法搭茬儿,便把档案袋抱在怀中,走下车子。

         我一下车,那帮人就要围上来。

         “都他妈给我停住!”我环视一圈,一声大喊。

         一帮人顿时愣住了,好像没到我会这么硬气。

         我将档案袋高高举起,看着李铁说:“这是我今天查到的线索,你要是想知道是什么,就给我里边说话。”说完,我用力分开人群,当先进门。

         小喽啰们对我的话不知所云,李铁却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在后面愣了几秒,然后便驱散众人。那帮人急着在老板面前表现,还说不能轻易放过我,必须得收拾我。李铁着急进来看线索,又不方便跟他们多说,就骂道:“滚滚滚,你们知道个屁啊,别这儿瞎咧咧。”老王留在后面,遣散众人,然后也很快回跟了进来。

         我在前面走着,沿着空荡荡的走廊,一直回到宿舍。

         一进房门,看床上时,早上我布置的那些东西,全都被甩开了,估计李铁知道之后,来这里闹过一通。可以想象,老王的这一天也够煎熬的。我一声叹息,心里对老王的埋怨,顿时少了几分。

         我给自己到了点水,然后一边喝着,一边等李铁和老王回来。

         李铁一进屋,见我这副从容的样子就说:“你个臭小子,是认定了我不会收拾你,是不是?”

         我喝着水说:“我早就说过了,我不会逃跑,谁让你就是不信呢?我知道你厉害,就算我跑回城里,用不了三五天,就会被你找到。不过我不逃跑,并不是因为怕你,而是因为这件事,是我和灵姐一起撞见的,灵姐天天做恶梦,你以为我,就不做噩梦吗?”

         “什么,你也做恶梦?”

         李铁听了有些诧异,看来他还真以为受苦的只有他老婆呢,问完了还看了老王一眼,那意思有这情况,你怎么不汇报?老王哪知道我做梦这事,被李铁盯得不知所措,一脸的冤枉,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我说:“我不想逃跑,不是因为你,而是因为那个红衣女鬼!”

         李铁皱着眉头,看了看桌上的档案袋,注意力终于从我逃走这件事上移开。闹了这么久,这个家伙终于找到了重点!

         他问道:“这,又是什么?”

         我放下水杯,将档案袋打开,说:“红裙女鬼在我梦中留下了信息,这是我今天花了一天的时间,才追查到的线索……希望能有用!”

         “希望能有用”这句话是我的真心话,因为档案袋拿到手之后,我也是第一次打开,心里不是很有底。路上的时候,我有几次想要停下来看看,可是为了抢时间,一次也没舍得停。我当时想的是,就算回到宿舍也有自己的时间,到时候再看也不迟。可是现在倒好,只能我们三个人一起看了。

         我一边拆着档案袋,一边暗自紧张,心里祈祷着,里面一定要装着有用的东西,要不然我刚才吹得那些牛,全都得从天上掉下来!

         档案袋一打开,我先往里面看了一眼。

         那一瞬间,我心里总有一个可怕的念想,生怕里面不是什么资料,而又是冥币之类的东西。不过还好,老天爷跟我开玩笑,一而再,并没有再而三,档案袋里面参差不齐,装着的几沓纸全都是资料,正如沈老师说的那样。

         我将资料全部抽出来,放在桌子上摊开,依次是学籍档案,成绩表,平时的一些作文,还有一份生前的体检报告。

         我抢先拿起学籍档案,翻开封面看时,第一页是白小梅的基本信息页,上面竟然贴着一张彩色的一寸照片。那张照片完好无损,上面的女生眉清目秀,相当的漂亮。那上扬的嘴角,那充满灵气的眼睛,怎么看,也不想是一个会跳楼自杀的孩子!

         我仔细端详着这张照片,心说,原来这就是我梦中的那个红裙姑娘,在梦里的时候,我曾经识图解开她的口罩,可是并没有成功。如今,总算是见到她的庐山真面目了!

         这个姑娘,真的很漂亮!

         在看她的基本信息时,我注意到她的父亲名叫“白有厚”,家住双封县栗坡镇。

         “栗坡镇在哪儿,离这儿远吗?”我问道。

         在我查看学籍档案的时候,李铁和老王也没闲着,手里都拿了几张资料,在那边没头没脑,稀里糊涂的看着。

         李铁听了就说:“栗坡镇离这里不远,开车去的话,三四十分钟。怎么了,你问栗坡镇干什么?”

         我把学籍档案递给李铁:“这个女孩的家,就住在栗坡镇。”

         李铁接过白小梅的学籍档案,也注意到了白小梅家的地址。

         我心绪难平,忍不住感叹道:“你能想象吗,这么漂亮的一个女生,竟然是跳楼自杀的!”

         “跳楼……自杀?”

         李铁顿了顿,急忙把学籍档案给扔下了,好像再也不想碰白小梅的东西。

         他看了看时间,说:“一会儿李道士该来了,这件事……这件事还是暂时别跟他说了!老王,你这张嘴,能把住门儿吗?”他明显对老王有些不放心。

         老王连忙说道:“能能能,老板你尽管放心,我绝对不乱说。”

         看得出来,老王的这一天,没少被李铁折磨。算起来,这也是怨我。

         李铁又对我说:“你说不会逃跑,我就暂时相信你了。从明天开始,我就不让老王看着你了,他去正常上工。但是你也不能一个人,我会跟着你,咱们一起去栗坡镇,找白小梅的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