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白小梅
        我紧跟两步,随着沈老师进到店里面。她在一个木制柜子前停下。

         我一看,那只木柜子只有椅子面那么大,却被高高架起。外表黑乎乎的,泛着油光,质地看上去比较厚重,也不知是用什么木料做成的。柜子门与我的肩头几乎平齐,以沈老师的个头来说,还需要仰视一些才能够到。一把带着云纹的鎏金锁,紧紧的把守着两扇小门。我隐约看到柜门上方的缝隙处,似乎袅袅的,正在冒着淡淡的烟气,不知道是为什么。

         沈老师双手合十,对着柜子门拜了拜,然后才从衣兜里掏出钥匙,将柜子门打开。

         我在一旁好奇着,心说柜子里装的到底是什么,神神秘秘的,打开之前还要拜一拜?

         “咔嗒”一声,鎏金锁打开。

         沈老师将柜门拉开,顿时就见里面香烟缭绕,一股浓重的香火气,扑面而来。佛事店里本来就有一股味道,现在更加的浓了。我被呛得咳了一声。

         很快,烟气散去。我定睛看时,只见柜子里面竟然供奉这一个牌位,上面黑底白字,写着“白小梅之灵位”六大大字。

         灵位?!

         原来这个木柜子,是个隐秘的龛位。沈老师刚才就提到过“小梅”这个名字,原来就是这个白小梅啊!可是,这个“白小梅”又是谁,沈老师为什么会这么供奉着她?

         “白小梅?她是谁?”我问道。

         沈老师正合十再拜,听了我的问题就是一怔,眼神突然一变,疑惑的看着我:“怎么……你,不是小梅派来的吗?”

         “小梅……派来的?什么意思……”

         这句话我脱口就说了出去,但是马上就有些后悔。我在想,刚才是不是应该就坡下驴,顺水推舟,就假装承认是小梅派来的,然后才好继续问沈老师的话啊。

         但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沈老师听了,果然变得警惕了,一下把柜子门给关上,背靠着柜子问我:“你,不是为了小梅跳楼那件事而来的吗?”

         “是啊,当然是!”

         我点点头,但是马上又摇摇头,我心纳闷,跳楼的不是苏葵吗,怎么变成白小梅了?就改口说:“我的确是为了跳楼事件而来,但是跳楼的女生,好像……不叫白小梅啊!”

         沈老师直勾勾的盯着我,再次把柜子门打开,指着灵位上的名字,气愤的对我说道:“胡说!二高中就这一桩跳楼案,小梅的事,把我一生都给毁了!她不叫白小梅,还能叫什么?”

         你没错,那我就错了吗?我心说,苏葵的学生证上白纸黑字,哪一个字也不是我杜撰的?我也没错啊。

         “等……等一下!”我发现势头有些不对,好像越走越偏了,便一伸手,直接把柜子门又给关上了。

         沈老师见我未经她允许,就碰了她的宝贝柜子,瞪着我的眼睛,睁得更大了,恨不得立刻就把我吃了。

         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因为我发现,从我还没进门的时候开始,这件事情就在往奇怪的方向发展。沈老师一开始的时候,为什么躲我?在我进来之后,为什么我不说话她就知道我想要什么?

         我觉得,在说正事之前,有必要把这些话说清楚。

         我理了理头绪,连忙说:“沈老师,你先别着急。为了避免出有什么误会,咱们还是一步一步的来。我先来问你,你刚才见到我,为什么要躲?在噩梦中见过我,又是什么意思?”

         沈老师一时没反应过来,还沉浸在刚才的警惕情绪当中。

         我为了避嫌,又拿过那把鎏金锁,当着沈老师的面,把柜子门给锁上了,然后把双手一摊,对她说:“我没有别的意思,更没有什么企图,现在只想把话说清楚!”

         沈老师渐渐缓过神来,检查了一下锁头,然后扶住旁边的桌子,瘫坐在椅子当中。

         她的眼神还是不够精神,略显萎靡,她先是自言自语,然后渐渐的,终于开始讲起了白小梅的事情:“不会错的,不会错的……我做小梅的班主任,有两年多,怎么会弄错呢……”

         “她是个可怜的姑娘,她不爱说话,却很要强,一个漂亮姑娘,却有一股犟劲……有一天,我发现她的胳膊上有淤青,就问她是怎么回事。她不说,我怎么问她都不说。过了一段日子,我又发现了一次,这一次她还是不肯说。我没答应,就上前去检查,可是这一检查,我的心里一阵冰凉。”

         “原来,这个孩子不只是胳膊上,浑身上下,大大小小,全都是淤青。我就问她,是谁打的你?孩子还是不肯说,哭着就跑了。我给小梅的家长打过几次电话,让他们过来关心一下孩子。家长倒是每次都来,可是淤青却从来没有减少过。”

         “我也问过小梅同宿舍的同学,她们说,小梅经常做恶梦,有时还会梦游,会听见‘嘣嘣’的响,就像是在撞墙一样,她们胆小,没敢去看个究竟。她们说小梅越来越让人害怕,还跟我提过换宿舍……”

         “我以为是小梅学习压力太大,就带她去医院看了一次心理医生,但是也没检查出来什么,医生让我配合家长,多做疏导。大夫又看了那些淤青之后,怀疑这孩子可能是被虐待了。”

         “后来,我就当面质问家长,是不是你们重男轻女,在虐待女儿?家长一听就生气了,一拍桌子就走了,打那之后,我再怎么给他们打电话,他们也没有来过学校……直到,直到小梅跳楼身亡!”

         我在一旁静静的听着,这个白小梅实在是可怜,可是她和苏葵到底有没有关系?这两个姑娘,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从沈老师的讲述中,我暂时还没听到什么重合的地方。

         沈老师继续说道:“小梅死后,我的人生就毁了……家长来学校胡闹,学校领导顶不住,就让我先躲开,给我放了一个长假,工作也暂时交给别人代理。可是,我在家里也没得安宁,开始不断的做噩梦,一闭上眼睛就能看见小梅。她浑身是血,可怜兮兮的,带着一个血口罩,无论我怎么识图跟她讲话,她都不肯说话,只露出那对水汪汪的眼睛,看得我都快崩溃了……”

         等一下,血口罩?眼睛?

         听到这两个信息时,我心头就是一震,总算找到了和红裙姑娘重合的地方了!看来有门儿。

         沈老师又说:“小梅的噩梦一直缠着我,后来我实在忍受不了,想要重新回到工作上,却打不起精神。后来出于无奈,我就跟学校提出了辞职,想要离开二高中。当时想的是,或许离开了小梅跳楼的地方,就能获得清静了。可是我错了,一直到现在,我也没能摆脱掉她……”

         我这才知道,原来沈老师是自己辞职,不是被开除的。她也和我一样,在饱受怪梦的困扰。

         沈老师说:“就在昨天,小梅还来找过我,她拿给我一张照片。那张照片上有个男人……就是你!”

         “我?”

         我真是想不到,自己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别人的梦中。要是搁在几天之前,沈老师的说法我绝对不可能相信,可是现在我信,因为这种怪梦,我也做过不止一次了。

         只是,这些怪梦,到底是什么原理?事出古怪,绝对不会无缘无故!

         沈老师幽幽点头,说道:“是的,就是你。但是小梅只是举着照片,隔着血口罩,还是不肯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