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白氏绯闻
        对于白小梅的死,这个女人又提出了第二种可能:被鬼缠死的。

         我看了看李铁,他也是一脸的担忧,估计他心里想的,一定和我差不多。在这件事上,我们是越陷越深了!

         先前的那个女人听了,点头说:“你这话,说得也有道理。鬼这东西,谁能说的准呢?尤其是他们老白家!”

         听得出来,白家在村子里的名声不是很好。白家貌似很有钱,有些树大招风。村民们对于白氏家族,有不少诡异的说法。有些说法,甚至近乎于诋毁。

         小伙儿吸了一口烟,问道:“我听说,白老二在生下女儿之后,没过几年,裤裆那东西就受伤了。这都过去十几年了,你说他那东西早就用不了了,怎么去年还能生下一个儿子呢?”

         女人们听了,捂着嘴一阵笑:“他不行了,不是还有白老大吗!”

         小伙儿张大了嘴,惊道:“我的天,还真有这回事啊!这哥俩,还真会取长补短。老大没媳妇儿,老二那东西用不了,结果还是没挡住人家传宗接代,原来那个小孽种……呵呵,这家人,真是牛啊!”

         旁边的一个女人说:“这事是不是两厢情愿,还得两说着呢!你们想啊,一个是老光棍,另一个犯起病来,就精神不清楚……这种事,咱们外人可说不准!”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挠了挠脑袋,事情好像越来越复杂了。他们最后这几句话的意思,就是四个字:“叔嫂通奸”。

         怎么还有这么一宗事儿?

         李铁在一旁低声问我:“按他们的说法,白小梅还有个一岁的弟弟?”

         我摇摇头。这些东西沈老师并没有提过,估计她也未必知道。白小梅死去已经两年多了,按时间来推算,她的这个弟弟,明显是在她死后出生的。

         丧女之后,再生一子,白小梅父母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只是我没预料到,这个新出生的儿子,却是带着绯闻的。而且这个绯闻还关乎伦理,这就让事情变得更加扑朔迷离了。

         李铁皱着眉头,顿了顿说:“看来这哥儿俩的关系,很是微妙啊……”

         我没说话,只是感觉到脚下的那根钢丝,忽然间细了一圈儿!

         精神病母亲虐待女儿,女儿被鬼所缠,叔嫂通奸……我的天呐,这都是些什么!我知道,这些说法未必都是真的,可是这其中但凡一件属实,栗坡镇白家,都是我活了这二十多年间,见过最混乱的家族。看来,我得准备好刷新自己的认知了。

         “接下来,该怎么办?”我一时头大,拿不定主意,便问一旁的李铁。

         李铁这个家伙,本身就过着混乱的生活,他跟小三生下的孩子都会打酱油了,心里承受能力肯定比我强啊,他叹了口气,说:“还能怎么办,我们现在就只有白小梅这一条线索,总不能就这么扔掉吧……走吧,继续原计划!”

         说着,李铁就当先出去,恢复路人的模样,还假模假样的,跟槐树下的那些人问路。那些人以为我们是白家的外地朋友,是来参加葬礼的,便把去往白家的路指给我们。其实没有他们指路,我们也能找到。只不过李铁这么一弄,倒是显得挺自然的,好像我们从来没偷听过他们讲话似的。

         我急忙跟上李铁。有了那几个人的指引,再加上唢呐声一直也没停,我们很快就找到了白家。

         从远处看时,白家的门前人来人往,果然很乱。

         我们趁乱上前,悄悄站在门边,往院内看时,只见院子里人头攒动,院子中央扎着一座灵棚,灵棚内停着一具棺材,棺材前是一桌香案,香案上摆着供品、香烛,还有一张大幅的黑白相片。

         我拢目光一看,只见黑白照片上的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殡葬男。死去的那个人,真的就是他!

         怎么办?

         我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隐约间心口一阵绞痛,纸扎娃娃和那封冥币的秘密,我该找谁去问?更关键的是,殡葬男死了,那么下一个被吞噬的,会是谁?是我,还是灵姐?

         李铁见我愣住,拍了我一下。我一怔,回过神来。李铁说:“振作点,别弄砸了!”

         我看着他,心说李铁啊李铁,你是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啊,你要是知道下一个死去的,不是我就是你老婆,看你还有没有心思来提醒我,让我镇定?

         这事得让他知道。

         但是现在不行,我知道暂时还不能告诉他。要是连他也慌了,就真的什么也办不成了。

         我深吸一口气,稳了稳心神,心里还是突突的。

         再看院内时,在灵棚内的一张凳子上,坐着一个女人。那女人身披缟素,孝帽子底下头发散乱,她低着头,脸上挂着泪痕,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地面,怀里却抱着一个年幼的孩子。

         看到这一幕时,我脑中忽然浮现出灵姐捡孩子的画面……

         李铁碰了我一下,提示我注意那个女人。

         我再次打量这对母子,不用问,这个女人一定就是白小梅的妈妈了。她怀中的孩子,肯定就是那小伙子口中的“孽种”。

         关于白小梅,关于白有业,关于这个一岁大的孩子,真相到底是怎样的,白家到底隐藏这什么秘密……我真恨不得立刻就知道答案,可是忽然间,落枕的脖子又开始疼起来,好像在提醒我要多加小心!

         李铁有些着急,又在旁边催我。

         我一摸脖子,只对他说了一个字:“撤!”

         “你……都看好了?”李铁不放心的问道。

         “差不多了。”

         我一转身,模糊的回答道。这不是我故意敷衍他,实在是我心里也没有底。现在最稳妥的办法,就是趁乱撤退,把我混乱的心绪沉一沉,然后再来登门拜访。

         我们回到村外,钻进车里。我跟李铁讲了大概的情况之后,开始琢磨,该以什么名义出现在白有厚的面前,该怎样询问白小梅死亡的秘密……

         时间很快到了中午,远处突然响起了一阵锣声。

         “镗……镗……镗……”

         锣声节奏缓慢,十多分钟之后,锣声伴着唢呐声渐渐靠近,一支队伍从村中出来。人群当中,有人打着灵幡,有人洒着纸钱,还有人抬着棺材,原来是送葬的队伍。队伍出村之后,一转弯,上了村后的山路。

         “怎么办,跟吗?”李铁忽然问道。

         我犹豫了一下。在听到那个小伙子说白有业的尸体变成了干尸之后,我就在好奇是真是假。我们在白家门口偷看时,又听到有人说白有厚花了钱,他大哥的尸体可以不用火化,能够直接埋葬全尸。这也就是说,殡葬男的尸首,此刻就躺在棺材当中。那么到底是干尸,还是湿尸,打开一看就一目了然了。

         可是,棺材盖子卯上之后,就再也没有打开的道理,就算我们跟到墓地去,也没有机会看到尸体了。那么我们跟过去还有什么用?我想不到有任何帮助。

         我又一琢磨,不跟过去看看,总觉得会错过什么。心说反正现在也做不了别的,与其在车里,跟李铁大眼瞪小眼,还不如跟过去看看呢……

         “走!”

         我终于打定主意,和李铁一起,远远的跟在送葬队伍的后面,一直跟到了白有业的墓地。

         墓地选在村子后面的山上,大约在半山腰的位置。在白有业的墓坑旁边,有一座老坟,看碑文上的内容,里面埋的应该是白氏兄弟的父亲,也就是村民口中“损阴丧德”的那一位。

         这本是一次可有可无的跟踪,却没想到在几天之后,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