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漏洞
        沈老师满怀心事,讲着白小梅的事情。我在一旁听着,从一开始的觉得有误,到后来越来越觉得,这个白小梅和红裙姑娘很像。尤其是她戴着血口罩,不说话,只是用眼睛看人这几个特点。

         可是,她们的名字为什么不一样呢?我实在想不通。

         沈老师继续说道:“小梅虽然没说话,但是,我能从她那双大眼睛中看出来,她拿着你的照片时,心里是高兴的。我当时还很好奇,照片上的男人到底是谁,竟然有这样的魔力。结果转过天来,就在店门外,看到了你……”

         说着,沈老师看了我一眼,再一次从上到下的打量着我,好像要从我身上,找到她认定的那种“魔力”。两年来,沈老师始终被噩梦缠绕,精神状态已经有些偏离,所以她在打量我和说话的时候,都带着一股神经质的气息。但是我知道,她说的都是可信的。

         我突然想到,如果我摆脱不了那些噩梦,两年之后,我将会是什么样子?我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立刻回到现实中来,不再胡思乱想。

         说实在的,我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司机,哪里有什么“魔力”?要是真有那两下子,我早就发达了,还用过这种看人眼色的苦逼日子。

         沈老师接着说:“在看到你的那一瞬间,我真的很害怕,以为你和小梅一样,也是个……可是,当你闯进门来的时候,我发现你不是……同时,也突然间明白了小梅的意思。或许,你就是那个能让我从噩梦中走出的人;或许,你就是那个,能度小梅超生的人!”

         帮沈老师解脱?度白小梅超生?

         这两项使命都太大了,乍一听,我立刻就觉得不靠谱。我一个凡人,怎么可能完成这样的任务呢?这完全超出了我的能力嘛。

         可是,我回头一想,这趟是出来干什么了呀,不就是为了红裙姑娘而逃出来的吗?她在我梦中发出信号,让我救她。如果她就是白小梅,那么帮了红裙姑娘,不就是帮沈老师解脱,不就是度白小梅超生吗!

         想到这些,我心里突然一翻,就像早已经踩上了一条钢丝,一低头才突然发现,钢丝下面,竟然全都是翻滚的岩浆。我站在这条细细的钢丝上,无论是继续往前走,还是调头退回去,都有跌进滚滚岩浆的危险。

         你要是问我,是怎样踏上这条钢丝的,抱歉,我也很想知道答案!一步一步的,我也一直在被牵着鼻子走。

         沈老师讲完了往事,说:“所以,我才下定决心,要带你去取那些东西。”

         讲到这里,话题终于重新绕了回来。

         我看了看那个木柜子,问道:“沈老师,你要给我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是小梅的……”

         沈老师欲言又止,马上就说出那写东西是什么了,可是突然间好像想起了什么,停下说:“等一下,你刚才不是说,跳楼的不是小梅吗?我好像也得慎重一些,那些东西,到底该不该给你呢……”

         我点点头,有来就得有往,这无可厚非,听完了白小梅的故事,我也得说说苏葵了。

         我直接掏出红色钱包,那在手中问道:“沈老师,这件东西,你见过吗?”

         沈老师盯着看,也不说话,我就递到她的手里。

         她拿着红色钱包,左右看着,突然眉毛一动:“这个钱包……我查看小梅伤势的时候,好像在她身上见过……后来在医院,也见过一次!”

         “你确定?”

         沈老师再次看了看,说:“我确定……哦,能确定百分之八十吧!”

         好,我心说这就不错了,事隔这么久,百分之八十的正确性就很难得了。看得出来,沈老师还保持着做老师时的严谨,她的百分之八十,再加上我的判断,已经足够下结论了,我梦中的红裙姑娘,应该就是白小梅。

         我拿回钱包,将里面的学生证拿出来,展示给沈老师看。

         “你看看这张照片,是不是白小梅?还有,你班上有没有一个叫‘苏葵’的女生?”

         沈老师盯着这张学生证,立刻眼窝转泪,开始掩面哭泣。

         她边哭边说,这就是双封县二高中,两年前使用的学生证。那张模糊的一寸照,就轮廓和那双眼睛来说,的确和白小梅的一模一样。至于“苏葵”,沈老师却摇头说不认识,她也从来没听说这个名字!

         我收回学生证,“苏葵”这个名字和白小梅对不上号,这是到目前为止,唯一的一个漏洞。

         我摇摇头,事到如今,这条漏洞和能确定的部分相比,已经显得不是那么重要。我只能暂时忽略掉这个漏洞,将梦中的红裙姑娘,和“白小梅”这个名字画上了等号。

         沈老师好不容易才收住泪水。她见过钱包和学生证之后,比我还相信,这些东西就属于白小梅。于是再也不犹豫了,站起身来,掏出钥匙,再一次打开了柜子。

         沈老师对着白小梅的灵位,合十拜道:“小梅啊,他来了……你可以安息了……我们师生二人的苦日子,终于要到头了……”

         说完,沈老师将柜子内的小香炉、祭品全都搬出来,又将牌位请出,安放在一旁的桌子上。然后返回身去,将木柜子的底部打开,里面竟然是一个夹层。

         在夹层里,沈老师掏出一个档案袋。

         她说:“这个袋子里面,是小梅的资料,都是我翻印的备份,有她的学籍信息,成绩记录,有她平时写下的作文,还有我带她去医院时,做的体检报告。”

         我接过档案袋,用手一摸,里面的东西其实不多,但是我知道,里面装的责任却很重大。这件事牵扯到灵姐等很多人不说,就我个人而言,如果解不开这其中的秘密,那么我的未来,恐怕也会和沈老师一样,在浑浑噩噩中,荒度一生吧。

         我虽然是个外行,但是刑侦剧没少看,就问道,里面除了刚才提到的那些,有没有尸检报告。

         沈老师听了一阵摇头:“哪里有什么尸检报告?小梅出事后,警察倒是比她父母先到的,可是她父母来之后,根本没同意进行深入的检查,就把尸体带回去了。警察那边,只是判断出是跳楼,是自杀,至于你想要的那种报告,一张也没有!”

         我无奈点头,收好了档案袋,又跟沈老师互留了联系方式。这件事,未来肯定会有不可预知的麻烦,再有问题,肯定会来请教沈老师。

         离开沈老师的店,我就立刻调头,往工地的方向开去。

         路上,我给老王打了一个电话。老王发现我逃跑,是在上午九点多。那时我刚离开学校,就接到了老王的电话。我在电话中跟他承诺,晚上一定回去,让他按照纸条上写的那么做就行了,最后还威胁他,要是被李铁知道了,他也没有好下场。老王当时急得不行,但是他也没什么办法,只能暂时同意了。

         现在已经是下午五点半了,不知道老王那边怎么样了。

         电话很快接通,我问道:“怎么样王叔,没露馅儿吧?”老王语气慌张:“还,还没有。你怎么还不回来?”我说正在往回赶,让他不要着急。

         挂断电话后,我就加快了速度。因为找到了一些线索,我的心情也轻松了许多,回程就比早上要快一些。大约到六点二十的时候,我终于赶回了工地宿舍。

         在距离宿舍一二百米的时候,我就发现院子门前站着十几个工人,手里都握着家伙,锤子、斧子、钢筋棍,各式各样,什么都有。

         我一看就知道完了,这帮人凶神恶煞的,一定是在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