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 三年十九班
        在临走之前,我琢磨了一下,老王毕竟上了年纪,要是真心想骗他,还是比较容易的。我看了看,发现上铺有一床闲被子。我便把被子拿下来,卷好了,放在床上,摆成身子模样,然后用我的被子盖好,装成是我蒙头大睡的样子。

         待会儿等老王吃完早饭,会给我带饭回来。我估计他一定会跟我说话,但是未必会立刻过来查看。毕竟在他眼里,我因为生气而不理他,还是挺正常的一件事。他或许会在一旁磨叽个十分二十分的,然后才会过来动手叫我。

         这十分钟到二十分钟的时间,再加上他在食堂吃饭的那段时间,至少能为我赢得半个小时,乐观一点儿的话,甚至能有一个小时。这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对我来说,已经很充裕了。

         在红色钱包里的学生证上,写着的地址是“二高中”。这个“二高中”虽然没有说明是哪里的二高中,但是高中学校这种机构,至少要在县城以上的级别才会有。工地宿舍这边很偏僻,属于双封县管辖境内。这附近方圆一二百里之内,几所高中全部集中在双封县县城。我的首选目标,自然就锁定在了双封县城。如果在双封县城找不到,再去撞到红裙姑娘附近去找,那时也不是很迟。

         从工地宿舍到双封县城,这段路程我前几次走过,也就一个小时的车程,等老王发觉我跑了,我也差不多快到地方了。到那时木已成舟,他也拿我没什么办法了。

         我又想了想,看还有没有什么遗漏的。

         最后,为了保险起见,我决定给老王留一张纸条。我拿过桌上的纸笔,写道:“王叔,我在天黑之前肯定回来,你最好不要通知李铁。”我落了款,然后把纸条塞进被子里,让老王一掀被子就能看见。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我就去试了试门锁,锁得还挺紧的。这种临建板房的门,原本不是很结实,两三脚能踹开。但是门是往里开的,从外面踹很容易,从里面踹就相对困难了,而且踹门还会发出很大的声音。逃跑这种事,当然是越安静越好了。所以,踹门而出,是下下之策。

         我便把目标定在窗户上,掀开紧闭的窗帘时,只见窗户的锁是最常用的月牙锁,就安装在里边,而且外面也没有栏杆,月牙锁一旋转就能打开,窗户那么大,钻出两个我去都绰绰有余了。

         这下可好,我心里当时一亮,忍不住笑了出来。

         看来老王是太相信我昨天说的话了,要不然,他也不会那么松懈,肯定会寸步不离的跟着我的。就这破窗户,就算是把门上八道锁,又有个屁用啊!

         我轻轻拉开窗户,看左右没人,就跳出宿舍,然后又把窗户关好,手里紧紧的攥着车钥匙,心怀忐忑,一步一步的往前院走去,生怕在路上碰见什么人。

         这个时候,不早也不晚,刚好是人们吃早饭的时间。我很快来到前院,见院里空荡荡的,也没有人,于是就抓住机会,快跑几步,猫着腰钻上车子。

         我把车门轻轻关上,然后把车钥匙一插,将车子启动。车子打着火之后,终于用不着小心翼翼的了,我调转车头,一踩油门,就冲出了驻地院子。

         我加速离开,从后视镜里看着后边,直到看不到宿舍区了,也没见后边有什么动静,看来他们没有察觉。这次的逃跑计划,算是已经成功了一半。

         我一边打着方向盘,一边在心里说,老王啊老王,你要是真够意思,就替我多担待着点儿吧。希望你发现被子里面不是我之后,别急着去给李铁报信。毕竟我不是真的要逃跑,而是去查明真相!等我查明了真相,也算是为你那二货老板分忧了,你说是不是?再说了,你放跑了我,就不怕李铁怪罪?最好,你就按照我在纸条上写的那么做!

         我开着车子,不由自主的开始回想着这两天的发生的事儿。不想还不觉得,这一想,还真是让人感慨。

         记得前天早上,我满心欢喜的去接灵姐,想着能跑一趟肥差,心里美得不得了,却不成想在路上捡到了纸扎娃娃,撞上了红色影子,惹了一身的诡异;到了昨天早上,本以为经过李道士的处理,怪事已经结束了,可是去火锅店取手机的时候,却发现事情又有了新的变化,而且越来越严重了;而到了今天早上,我却已经成了一个逃跑者,连早饭都吃不上了。

         不过是区区的三个早上而已,事情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模样,那么明天呢?后天又会怎样?李增阳把期限定为七天到半个月,剩下的那些天,又该有多难熬啊!

         凡事就怕多想,越想越是让人唏嘘不已。

         不过,要是挨个算起来,在涉事的这几个人当中,我还算是好的。虽然到现在为止,我收到的只是一些琐碎的信息,但是我不像灵姐那么崩溃,也不想李铁那么恐惧;这事儿跟老王的关系不大,倒是没必要跟他去比;李道士那个人少言寡语,或许知道的东西会多一些,对于他,我还真有些拿捏不准。

         在这些琐碎的线索当中,唯一能被我主动掌握的,就得数“学生证”这一条了。搁下李道士那封信里的说法不论,我单是凭直觉也早就意识到,这位高中女生苏葵肯定是个关键人物。找到她,一定能有新的突破。

         我这一路马不停蹄,没给李铁省油,但是也没敢开得太快,毕竟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要是再撞到什么东西,我的麻烦岂不是更大了!

         一个小时之后,我终于到了双封县县城。在进入县城之前,我用手机查好了二高中的地址,然后沿着地图的指示,一路开往双封县二高中。

         我隔着车窗一看,这座双封县二高中是规模中等,前面有三座教学楼,隔着足球场,还有几座楼,应该是宿舍楼,这前前后后的几栋楼,全都是七层高建筑。此时刚过九点,校园里静悄悄的,操场上一个人也没有,隔着窗户可以看到,学生们都在上课。

         学校是封闭式管理,大门紧闭。我把车停在学校门口,下车走到门卫亭。

         门卫亭的窗户开着,看门的是个老大爷,看上去比老王还要大几岁,正百无聊赖的闪着扇子,听着广播,见来人了才从椅背上直起身来。

         我清了清嗓子,心说不用犹豫了,想要进去,必须得说谎啊,于是就说:“大爷,我是……这学校的学生家长,想进去找一个人!”

         “家长?你是学生的什么人啊?”老大爷瞪着眼睛问我。

         我这个年纪,当然装不了高中生的父母了,只能说:“我妹妹在这念高三,我找她有点事儿!”

         老大爷说:“原来是高三的啊,你妹妹在几班啊?”

         “高三十九班!”我说道。

         “十九班,等我查一下啊,找一下班主任的电话。”说着,老大爷戴上老花镜,拿出一本台账来,用手指点着,一行一行的往下查着。

         老爷子在里边查着台账,我在外边却开始头疼,心说不妙啊,他不是直接放我进去,而是要叫班主任。班主任来了,我该怎么说?我上学的时候,最怕的就是班主任了。见到班主任,肯定聊不上几句,我就得露馅啊……

         怎么办?

         “你刚才说几班?”老大爷手指停在台账上,突然抬眼问我。

         “哦,十……十九班。”我犹豫着说道。

         老大爷又看了看台账,重新抬起头,摇着头对我说:“不对啊,高三只有十八个班,哪来的十九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