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红色钱包
        老王告诉我,这位道士李增阳,并不是本地人,他来到这里,才不过半年的时间。李道士来了之后,就在黑龙庙落下了脚,简单的把破庙收拾了一下,每天起居都在庙里。

         渐渐地,李增阳帮当地人做了几次法事,事主们对李增阳评价不错。李道士名声慢慢响了,也曾帮助老王家里解决过一些难题,所以老王才一直对待他感恩戴德,要不然也用不着夹在道士和李铁中间,两面犯难了。后来,陆续有人上黑龙庙,帮忙修缮,虽然还是破烂不堪,但总归是好转了一些。每逢初一十五,黑龙庙也开始有了香火。

         可是问题是,按照李铁施工队伍的计划,在不久的将来,黑龙庙将被夷为平地,不复存在。

         李增阳原本专心做事,打算攒够了香火钱,就把黑龙庙彻底重修,亮亮堂堂的,从此在这个地方扎根落脚,专心修行。可是听说了这个施工计划之后,就犯起了愁。

         后来,他听说老王在工地上开挖掘机,就通过老王,找到了施工队老板李铁。在第一次见面时,老道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就指出李铁身上的问题,尤其提到了灵姐的异样。

         可是不成想,却弄巧成拙,他的一番好话,反倒触碰了李铁的忌讳。李铁对于李增阳的说法,始终抱着怀疑的态度,尤其是在听到保护黑龙庙的提议之后,李铁认定李增阳目的不纯,更加火大了。从那之后,在李铁眼里,李增阳就成了一个得寸进尺,贪得无厌,心怀不轨的神棍,甚至都不愿意正眼瞧他,或明或暗的,还屡次羞辱于他。

         听完老王的讲述之后,我心说果然不出我所料,着两个人之间,原来还有这样的过节。

         我忽然想起李增阳刚下车时的情景,他说那血液燃起的火焰,名叫“黑火”,当时还一脸惊愕,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可是后来却只字未提,实在不合常理。

         黑火,一听这名字,就不是一般东西。李增阳这一前一后,截然相反的表现,不得不让人生疑……

         接着,老王磨磨唧唧,又跟我说他夹在两个人中间,有多么不容易。我听着犯困,不知过了多久,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老王早早就醒了,说今天要上工,昨天的事情既然都处理好了,我又没有什么事,可以多睡一会儿。

         我逃过一劫,身心俱疲,也想多睡一会儿,可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就是再也睡不着了。

         老王洗脸回来,忽然手机响了。他一看对方号码:“怎么是火锅店,这一大早上的,能有什么事?”说着,就把电话接通,听那头说了两句话之后,老王就过来问我,“小焦,你昨天晚上是不是说过,你的手机丢了?”

         手机?

         我急忙说:“对对,我手机的确找不到了。”

         老王挂掉电话:“你的手机在火锅店。待会你自己去取就行,我有事走不开,都帮你说好了。”

         我喜出望外,急忙起身,对老王好一番感谢。老王说这点小事算什么,他常去那个火锅店,跟店里人都熟识了,所以就算丢了东西,也不怕找不回来。然后把车钥匙给我,让我开昨天那辆车去。

         吃过早饭,我趁李铁不注意,就开着车,溜出了工地宿舍。按照昨天的记忆,一路来到镇上的主街,街面上店铺林立,我找了好一会儿,才发现昨天的那个火锅店。

         我进入店内,老板娘很快认出了我,笑着问道:“过来了,小哥。怎么丢了东西,也不知道来找啊?”

         我无奈一笑,昨天出了那么多怪事,发现丢手机又跟鬼票子被毁连在一起,当时净往复杂了想了,只以为是女鬼做的怪,谁成想只是丢在了火锅店?早知道这么简单,就不用那么担心了。

         我笑道:“我也没想到是丢在了这里。”

         老板娘从柜台里拿出两件东西,一个就是我的手机,另一个却是一个红色的钱包,她说:“检查一下吧,别少了什么东西!”

         嗯?

         我看着那个红色钱包,就是一愣。

         老板娘一拍钱包,半开玩笑的说道:“没听明白?我让你查一下里面的钱!我丑话说前边哈,我们可一动也没动过,连拉链都没拉开过,你最好当着面检查一下,别回头来找我们,说里面的钱少了,到时候我们可不负责任了。”

         “可是……”

         我想说那钱包不是我的,但是心里突然一翻,因为钱包的颜色,突然引起了我的注意。

         红色,又是红色!

         红色的女鬼,红色的灵姐,红色的鲜血……昨天所有的怪事,都和红色有关,这个钱包会不会也是……我心头突然袭来一层阴霾,又是一阵不祥的预感。

         可是,事情不是已经结束了吗?

         我疑着心上前,先是拿起了手机,简单看了一下,见手机没有什么问题,就收好了手机,然后才去拿那红色钱包。

         我拿在手里一摸,钱包冰凉,掂量一下还挺沉的。打开看时,只见在一面的证件夹里,塞着一把光秃秃的钥匙,钥匙后面还有一个塑料壳的证件。那证件背面朝外,因此还无法知道是什么东西。

         证件袋后面是两个夹层。我拉开第一个夹层的拉链,打开一看,里面是五百块钱。

         我愣了一下,好家伙,又是飞来横财?说实话,见了钱的确挺心动的。但是有了昨天的教训,我已经长记性了,暗暗告诫着自己,千万不要贪便宜,要是回头再变成鬼票子,我就算不被逼疯,也得犯心脏病。

         红色钱包还有第二个夹层,也紧紧的拉着拉链。

         我一摸,里面不像是空的,随手将拉链打开。我打开这一看,当时只觉得耳朵里一阵轰鸣,头发也炸了起来。因为在第二个夹层里面,赫然摆放着一沓冥币,而且都是半截的!

         我的天,怎么怕什么来什么?

         我重重的咽了一口唾沫,用力眨了眨眼睛,生怕是自己看错了。可是经过再三检查,连看再摸的哪里错得了?那不是鬼票子,又能是什么?

         老板娘见我半天没说话,就问:“怎么,里面的钱……不是真的少了吧?我们可真的没动过啊!”她怕我赖账,连忙撇清关系。我忙说:“不是……没有问题。五百块钱,正正好好。多……多谢了啊!”

         我心乱如麻,一转身就出了火锅店,一头钻进车子,急忙锁上了车门,关紧了车窗。老板娘好像发现我有些不对劲,在柜台里往外望着,最后还摇了摇头。我管不了那么多了,她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

         关上车窗之后,我就迫不及待的打开钱包,将第二个夹层里的鬼票子,全部掏了出来。

         我的手有些哆嗦,哗啦一下,鬼票子洒落一地。

         我一看,当时就惊呆了。只见那些半截鬼票子,也是从中间一撕两半,和我撕掉的那些极其相像。但是,也有不同的地方,这些鬼票子都带着血迹,每一张上面都有!

         天哪,又是血迹!

         我有些慌了,急忙将鬼票子全部捡起,一边捡着一边查了一下,总共是十八张半截的,合起来也就是九张完整的。

         我不知道这个数目,是不是与殡葬男给我的那些相匹配。因为我当时只是凭感觉,觉得大约是十张左右,根本没仔细数过。我暗暗后悔,当时数一下就好了。

         我把鬼票子重新塞回去,心里一阵阵的犯着嘀咕,总觉得这些鬼票子,就是昨天丢的那些……

         我摇摇头,把两个夹层紧紧拉上,然后去看那个证件夹。证件夹是透明的,里面首先是一个光秃秃的钥匙。我把钥匙拿出来,翻来覆去的看着,也看不出什么门道,就重新塞了回去。

         在钥匙下面,是一个塑料壳的证件,背面朝上放着。我将证件抽出,翻过来一看,发现那是一张学生证。

         塑料壳里面一张学生登记卡,卡片上“姓名”一栏里面写着“苏葵”这个名字;在“年级”一栏里,写着“三年十九班”;在“学校”一栏里,写着“二高中”。

         在卡片的左侧,还贴着一张一寸相片。一寸相片是红底的,上面是一个长发女生,看轮廓相当清秀,齐刘海儿盖住了额头,脸部却被刮花了,只留下白花花的一片。

         唯一能看清楚的,就只剩下眼睛了!

         我仔细地看着那双眼睛,越看越觉得眼熟。这双眼睛,怎么和我梦中那个红裙姑娘的眼睛,那么相似呢?难道我撞到的那个红裙女鬼,就是这位女高中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