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 逃走
        李铁把白袍女抱得很紧,两只饥渴的手,在女人背后上下游移,疯狂的摩挲着。两个人霎那间忘情,相互吸允着,耳鬓厮磨,直吻得咂咂作响,简直比啃螃蟹还香。

         好家伙,那场面实在是太污人眼了,都快把我给恶心死了!

         要知道,白袍妇女除了衣服是白的,其它地方那是要多脏有多脏,那大长头发!那大红嘴巴子!那大黑牙!要说她是从化粪池里钻出来的,我都百分之百的相信!可是李铁却跟捞着仙女似的,陶醉得闭着眼睛,亲得这个香啊!我真怕他用劲儿过猛,直接把白袍女半腐烂的脸皮给嘬下来。

         到最后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心说不行,不能再看了,我还没找到红裙姑娘呢,我可不想这场梦,是被他们俩活生生给恶心醒的!

         我轻轻的把自行车放在地上,然后硬着头皮,高抬腿、轻落脚,沿着院子的边缘往走廊的门绕去。

         每走那么三五步,我都会去看看他们,生怕打扰到他们的好事。我发现在整个过程当中,李铁始终全身心的投入到亲吻当中,根本就没注意到有我这一号。白袍女倒是能一心二用,她一边迎合着李铁的亲吻,一边溜着眼睛,往我这边看来。但是,她也只是看着而已,并没有其他的动作。

         我见她没别的反应,便一点点的大起胆子来,最后干脆三步并作两步,蹿进门之后,一回身就把门给关上了。

         我靠着门,心里直突突,一阵大喘气,心说白袍大妈啊,你可千万别再追过来了,就在外面好好享受李铁那个棒小伙儿吧,反正他也挺享受的。你俩王八瞅绿豆,瘸驴配破磨,正好两将就!

         别管怎样,白袍女这一关算是暂时躲过去了,但是还得找红裙姑娘啊。

         我往左右一看,只见整条走廊里都是空荡荡的,在黑暗当中显得很是幽深,静得吓人,每走一步,都有回声钻进我的耳朵。那股深沉的气氛,压得我连大气都不敢喘。

         走廊里并没有红裙姑娘的身影。我又穿到后院,找了一圈,还是没见到红裙姑娘。

         我一想,或许她已经逃开了吧。她的行踪那么诡异,既然那边白袍女被耽搁住了,那么她抓住机会逃走,应该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

         不知不觉间,我又回到走廊里,一抬头,发现我已经来到灵姐的门前。

         “这……”

         我一愣,不知灵姐到底怎么样了?

         我真想推门进去看看,可是天已经这么晚了,现在进去,恐怕不太合适吧!

         我又一想,突然想起来,这不是在梦里吗,而且是我自己的梦。我自己的梦谁能管得着啊,既然是在梦里,那还管他合适不合适的干什么?

         进!

         一边想着,我就去敲门。可是门没锁,只是半掩着,我一敲,门就“吱呀”一声开了。

         “灵姐?”我一边推门,一边叫了一声。

         推开门时,只见屋内有一道昏黄的光线。屋里没有开灯,而是点着一支蜡烛。蜡烛的香气,混合着灵姐的香水味儿,弥漫了整个屋子。那暖烘烘的香气,一开门就扑鼻而来。提鼻子闻时,只觉得好香,一阵沁人心脾!

         灵姐还没有睡,她侧对着房门,坐在桌子旁边,正对着镜子,在静静的梳着头。桌子上灯光如豆,正好打出灵姐一道美丽的剪影。灵姐的红色睡裙很薄,被烛光打透了,在一层红色的光晕内部,隐约间,可以看到她胸部的美丽弧线。

         这个女人,真是生就了一副好身材啊!

         我重重的咽了口唾沫,好不容易才把目光移开。

         “灵……灵姐,你还好吧?”我又问了一声。

         灵姐听见了,一笑说:“哦,是小焦啊,快进来……”说话时,她并没有动,还在继续对着镜子梳着头。

         不过,声音有些奇怪。

         我迈步进屋,一点点的靠近灵姐,往镜子中看去时,能逐渐看见她干净的发际线、白皙的额头,然后是精致的眉毛、长翘的睫毛、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接着是那个新隆的鼻子,一切的一切,都是一如既往的那么美!

         太漂亮了,不愧是灵姐!

         我一边感叹着,又往前凑了一步,想要看全她美丽的脸庞。

         可是接下来的画面,却大大出乎我的意料,看得我一阵毛骨悚然。

         我看到镜子当中,灵姐的鼻子以下的部分,突然变得血肉模糊,皮肉竟然全都绽开了,露出两排白森森的牙齿,血液混合着黏涎,在下巴上拉得老长、老长……

         我当时吓得都僵住了。

         “灵……灵姐,你……你这是怎么了?”我的声音的变调了。

         灵姐在镜子中看着我,失落的低下了头,然后突然站起来,一转身,嗖的一下就闪到我面前,那血淋淋、白森森的两排牙齿,直接就抵住了我的鼻子尖。

         “嘶……”

         灵姐一出气,就从牙缝儿里迸出一团血点子,星星点点,全都落在我的脸上,凉凉的,带着一股血腥气。

         我急忙侧头躲开,闭上了眼睛,屏住了呼吸,不敢再看。

         只听灵姐说道:“救我……救我……救我……”

         灵姐的三声“救我”,听得我汗毛倒竖,顿时一身冷汗。

         霎那间,只觉得双脚麻木,一个站立不稳就摔倒在地。

         睁眼看时,眼前就是灵姐带血的双足;抬头看时,红色睡裙里,肚子被豁开了,尽是淋漓的内脏,灵姐正俯视着我,几丝带血的黏涎,正滴下来……

         “吧嗒……”

         我的妈呀!

         我一骨碌,急忙闪开,连滚带爬的冲出房门。

         我逃出去没几步,就听见身后哔哔啵啵的响,然后是灵姐的一声惨叫。

         我回头一看,只见灵姐的屋子竟然着起火来,可能是蜡烛翻了,但是那火焰蔓延的速度很诡异,一眨眼的功夫,门外的板材也开始燃烧起来。走廊里的火灾报警器开始“叮铃铃”的报警。

         同时,灵姐冲出屋子,她满身是火,红色睡裙被烧光,露出了被豁开的肚子。她伸着胳膊,张牙舞爪的朝我扑来。看那嘴型,好像还在让我救她!

         “叮铃铃……叮铃铃……”

         报警器的铃声越响越大,好像已经穿透了梦境。

         我一个激灵,惊坐而起,睁眼睛一看,天色已经大亮。一旁的手机闹铃,正“叮铃铃”的响着,相当的刺耳。

         我重重的咽了口唾沫,长出一口气,心说这场怪梦,总算是醒过来了!

         我拿过手机,关掉闹钟,一时间心里难以平静。白袍妇女,红裙姑娘,还有接二连三的求救信号,梦里的情景不断在我脑中重现。这些琐碎的信息,到底意味这什么?

         我坐在床上,陷入了没有结果的沉思。

         突然间,宿舍门开了,老王拿着洗脸盆回来,见我愣愣的坐着,就说:“你醒了,再睡一会儿也行,反正今天你哪儿也去不了。”

         我听了一愣,问老王:“你说什么,我哪儿也去不了,是什么意思?”

         老王说:“你忘了,昨天晚上李道士可是特殊交代过的,千万不能把你放跑了。刚才我见着李铁,他还特意告诉我了呢,说我今天不用上工了,就在家看着你。所以说,我劝你还是再睡一会儿,要不然这一天,可长着呢!”

         我一听,火不打一处来,把怪梦里的火气都带出来了:“妈的,这个李铁,还真跟老子来这套!”

         老王说:“你也用不着生气,你昨天不是也说了不会逃跑吗?跟他们生那份气干什么?”

         我“哼”了一声:“敢情你不用上工是好事,我莫名其妙的被软禁了算怎么回事?换做事你,你能不生气吗?”

         老王爱和稀泥,一摆手说:“行了行了,你也不用多说了,也别起来了,就那么躺着吧,大不了王叔我今天伺候你一天。说吧,早上想吃啥,我去食堂给你打!”

         我心气不顺,往床上一躺,不再理会老王。梦境,现实,一时间我脑袋里乱成一锅浆糊。

         老王一摇头,叹着气,转身出去打饭,临走还“咔哒”一声,把门给锁上了。

         好家伙,听见门上锁的那一声,我更不能忍了,心说李铁啊李铁,你竟然真的这么对我,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了,你不是要软禁我吗?好,那我就偏偏要跑给你看!还有那个破道士李增阳,装神弄鬼的,还写封破信让我配合他,另一边却给李铁进谗言,说什么不能把我放跑了之类的鬼话,真是想把我当猴儿耍啊……

         一想到这两个人的嘴脸,我更加火往上撞,一骨碌翻身下床,穿好了衣服。一摸裤兜,发现里面竟然是老王昨天早上给我的那把车钥匙!

         太好了!

         车子都有了,不跑还等什么?

         当然了,此行要是单纯为了逃跑而逃跑,那我也太幼稚了点。我把昨天从火锅店拿回来的红色钱包装起来,这次外出,我已经定好了目的地,就去学生证上的那个地址,县城的二高中,到三年十九班,找苏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