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0章 惊觉
        李铁听见我和灵姐说话,也从窗口探出头来,看着我的时候,眼睛里似乎在往外喷火。

         灵姐对他说:“你看吧,我就说小焦不会跑,结果今天就回来了吧!”

         李铁一笑,点点头,没有说话。

         两个人离开窗口,灵姐关上窗户之前,笑着对我招招手。

         过了一会儿,李铁下楼,却不见灵姐的身影。

         “灵姐呢?”我问道。

         李铁说:“我把她拦住了,没让她下来。”

         “很好。”我点点头,说实话,我正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灵姐呢,如果有灵姐在,有些话,我还真没法说出口。不过刚才那个场景,在李铁看来,恐怕很有西门庆和潘金莲隔窗相望的意味,所以他的脸色非常的难看。

         李铁说:“怎么,身上痒痒,回来找打了?”

         我一笑,指着李铁的车子说:“咱们还是到车里说吧。”

         李铁“哼”了一声,将车门打开,让我坐进车中。

         “有话快说,趁我发火之前。”李铁说。

         我说:“我说完我要说的这些话之后,你一定会发火,不过,却不是对我发火。”

         “什么意思?”李铁问。

         我说:“因为一直以来,骗你的人,从来都不是我,害灵姐的,也另有人在。而且,这两个人,还很有可能是同一个人。你要发火的话,就应该找对人,对那个罪魁祸首发火。”

         李铁以为我是回来狡辩的,笑道:“你这种人我见得多了,这叫垂死挣扎,不过你放心,我李铁从十几岁开始混迹江湖,这种垂死挣扎的行为,在我手里,从来就没得到过什么效果。你小子,哼,不信的话,可以试试!”

         我一阵无语,李铁这个人在我的印象当中,一直都是相当精明的一个人。我也听灵姐说过,李铁在上学的时候就是学校一霸,是那种像我这种学生,一见了就头疼的坏家伙。灵姐从十六岁就开始跟他,一直到现在,已经快二十年了。在灵姐的眼里,她和李铁的感情,算是一段传奇了。李铁离开学校进入社会之后,便开始自己创业,渐渐的做起了建筑承包商,混成如今这副模样,算事业有成了。可是,就是这样一个人,在李道士那里,却被忽悠得团团转。

         在我刚来这里的时候,李铁对李道士的态度,还是排斥和瞧不起的。李铁是不一般,可是李道士的手段,却明显要更厉害一些。从治好灵姐,到挖出大蟒蛇,再到火烧蛇群,一切事情都像是安排好了一样,一步一步的,步步为营,李道士让李铁的态度,从“你是个什么东西”的蔑视,变成了满口“大师”的尊敬和迷信。

         我在来之前,一直害怕李铁会不听我说话,就把我赶走。如今,我已经和李铁一起坐在了车中。这个家伙,还愿意给我说话的机会,至少说明他还没糊涂到不可救药的地步。这对灵姐来说,是个好消息。

         我事先已经将那段视频,和几张相片导入手机当中。我将手机拿出来,先点开那段视频,递给李铁看。

         从这一系列的诡异事件刚开始的时候,“视频”这种东西,一直都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所以李铁一看见我给他的是一段视频,只是犹豫了一下,然后便接了过去,一脸严肃的看起来。他知道这种东西的重要性。

         在我递出手机的同时,问道:“你听说过附近的‘穷经寺’吗?”

         李铁说:“听说过,怎么突然说起‘穷经寺’了,跟你的事,有什么关系……”

         一边说着,李铁已经看到视频上的和尚。

         李铁说:“难道这个和尚,是穷经寺的?”

         我点点头,说:“没错,这个和尚,名叫凌峰……”我等待着他继续往下看。

         十几秒钟之后,灵姐终于出现在了画面当中。

         李铁看上去有些惊讶,不过很快一阵摇头,叹道:“唉,原来,是她去过穷经寺……”

         我一听李铁这语气,是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啊。他作为灵姐的丈夫,肯定早就知道灵姐为了求子,近乎疯狂的拜访各种寺庙道观的事情了。一定以为这个画面,不过是其中的一个。他一定和我一样,怎么都预想不到,接下来将要发生的那一幕。

         又过了一会儿,那一幕,终于出现了。

         灵姐喝下了凌峰大和尚的茶,晕倒了……

         凌峰大和尚解下袈裟,像狗一样的,伏在了灵姐的身上……

         我看到,李铁的脸,顿时绿了,两只手气得直哆嗦,鼻孔里忽忽的喘着牛气,双眼好像要冒出火来。

         我在一旁提醒道:“你注意一下视频的拍摄时间。这个时间,正好能对上‘五周’的期限……灵姐她,是被这个和尚迷,奸的……”

         李铁恶狠狠的看了我一眼,一定是想要骂我,这样的羞辱,他怎么能够忍受?可是,他更知道,羞辱他的并不是我,而是视频中的凌峰大和尚。所以,他只是用冒火的眼睛等着我,却没有说什么,一下把手机扔在面板上,然后一下下恨恨的砸着方向盘,每砸一下,就伴随着一声大骂。当然,这些骂声是针对凌峰大和尚的。或许,也有他对自己的悔恨,却没有一声是来骂我的。

         我看着他狠狠的砸着方向盘,并没有上前去阻拦。男人就是这样,他可以在外面沾花惹草,红旗飘飘,可是家里的那杆大旗,却是谁都不能染指的。李铁这种人,只能再加一个“更”字。

         李铁砸了二十多下之后,拳头上见了血,终于停了下来。

         我捡回手机,翻出那几张照片,按照胖子给我看时的顺序,先给他看了李道士的照片,然后是凌峰大和尚的照片,最后,是两个人的对比照片。

         李铁看完惊呆了,一把抢过手机,带着血的手,抖的更加厉害了。

         “是他……都是他……这个姓李的孙子……”

         李铁信了我的证据。我没想到,李铁这么容易就相信了这张对比照,看来在他心底里,当初的那份蔑视,还有几分残留。或许,他对李道士不是“服从”,而是“屈服”。

         李铁把眼睛都快瞪裂了,紧紧的攥着我的手机。我真怕他一下给摔了,心说这个手机可摔不得啊,里面藏着这段证据视频不说,还有好几段视频,是有关红裙姑娘的,对我都相当的重要,虽说摔了还有存储卡,但是好好的一部手机,你给摔了,我怎么办?再者说,动静闹大了,灵姐就知道了。想起灵姐刚才那纯净的笑容,我比之前更加犹豫了。这件事,应该让她知道,但是绝对不能这么轻率!

         “你……冷静一下!”我第一次劝道。

         李铁把牙咬得咯吱咯吱的响,骂道:“这个老王八蛋,看老子不扒了他的皮……”说着,李铁把手机还给我,幸好没摔。

         他拿出自己的手机,开始给手下的班组长打电话。他要叫的是火灾那天,留下来的那些工人。那些工人不是不信邪的,就是缺钱的,此时此刻,这两样都是李铁极其需要的品质。李铁将集合地点,安排在火灾后的生活营地。他之所以选择那个地方,我想除了方便之外,还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那个地方,充满了悲壮的味道,这与他此刻的心境,十分的相符。

         放下电话,李铁就启动了车子,猛踩一脚油门儿,车子哇的一声就窜了出去,疯狂的往生活营地的地址开去。

         车子一离开,我就在后视镜中看到,灵姐刚刚下楼,穿戴好了,打扮的也很漂亮,在冲着车子跳着脚,挥着手,喊着让车子停下。我不知道李铁看到了没有,不过我知道,这事不能带着灵姐,所以我也没有提醒他。

         到了生活营地,李铁一下车,就奔库房的遗址冲了过去。库房那边,只烧塌了三分之一左右。他一脚将房门踹开,然后从里面拿出扛出一捆钢管来。那些钢管全都一米长,握在手里,相当的趁手。

         李铁将钢管扔在地上,然后往旁边一坐,开始抽烟。咕咚咕咚的,他一颗接着一颗的抽,一句话也不说。一眨眼的工夫,就留下一地的烟头儿。

         一个小时之后,二十几个工人终于陆续聚齐了。大家伙显然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一看老板这架势,就知道要出去干架了,接二连三的,都非常自觉的挑选了合手的钢管,有的上下擦拭着,有的已经在旁边挥舞起来,好像在练习似的。

         李铁抽完最后一颗烟,终于站起身来。

         工人们一看老板站起来了,就离开静了下来,把目光都投了过来。

         李铁昂着头,眼光一个个的扫过去,说道:“一切都是老规矩,完事儿之后,找你们的班组长去领钱。”

         好家伙,“老规矩”,李铁果然不是第一次带他们打架了,一句“老规矩”工人们就已经听懂了,我也不知道这个“老规矩”到底是多少钱。不过,看样子应该少不了。